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番外之无情道破...)

作者:别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番外之无情道破

    对于修者来说, 时间最是不值钱。

    凡人蹉跎百年,一生便这么过去了。而对于苏灵来说, 这百年不过只是她修为晋升的一个阶段罢了。

    再稀松平常不过。

    最开始时候苏灵他们偶尔会碰上些其他门派的修者。

    苏灵倒是没什么,可青年下手没个分寸,怕招惹是非,她总是带着谢伏危躲得远远的。

    也正是因为一直这么躲着,苏灵并不知道沉晦早已经出了关,更不知道当年谢伏危诛杀赤松子他们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他们见了修者就躲得远远的,自然没机会与其接触,好多消息都不通晓。

    直到前些年林一下山找到她的时候, 苏灵才知道当年离开万剑仙宗的那些知情的修者都立了血誓,绝不将谢伏危诛杀赤松子的事情透露分毫。

    只是轻描淡写地盖了过去, 将谢伏危逐出师门, 这般勉强给了他们一个交代。

    这件事明面上就这么过去了。

    沉晦虽然没有如何降罪谢伏危,也没有站在昆仑他们那边,但是却也没再认谢伏危这个徒弟。

    也就是说, 谢伏危当真是因为自己而回不去万剑仙宗了。

    林一来找她的时候谢伏危也在, 准确来说就算是她想要瞒着私下和少年偷偷见面都难。

    以谢伏危的修为, 除非来的人是沉晦, 其他任何人他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再加上他自苏灵骗了他, 想要背着他离开万剑仙宗之后,他便时刻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自林一找到苏灵,告诉没有人会追杀或者抓他们后, 苏灵再没有躲躲藏藏地生活了。

    而少年也会隔三差五下山来找她,有的时候竹俞也会来, 戚b也来过一两次。

    只是苏灵没想到这一次林风竟然也来了。

    她前些日子刚突破了瓶颈,达到了元婴后期。不想后脚林一便带着林风来到了如今他们在人间住的地方。

    自从知道没人在追着他们后, 苏灵便带着谢伏危径直回了临水城。

    将军府早在几百年前就没了,但是她这人恋旧,花了些灵石买下了她原先住的那个宅子。

    又花了些时间布置,她是照着自己的记忆布置的,和之前的将军府有七八分相似。

    今日一早她刚去了临水河那边买了糖三角回来,谢伏危和往常一样在庭院那边练剑。

    三四月天里,院子里的那棵海棠开得正浓,青年在树下舞剑,有那么一瞬间苏灵觉得岁月静好。

    好像一直这么下去也不错。

    虽然她现在对谢伏危并没有最初时候那般的怦然心动,男女之情。

    可年少时候遇上了这么一个姿容无双,惊艳绝伦的人,之后应该也很难再动心吧。

    也不知道是时间久了,还是因为心境不同了。

    苏灵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

    没有剑侣,没有道侣,有这么一个人相伴相随着,至少也没那么孤单。

    在苏灵刚回来的瞬间谢伏危便觉察到了她的气息,他手腕一动,将不知春送入了剑鞘之中。

    “阿灵。”

    青年弯了弯唇,三两步便上前站在了她的面前。

    以往时候谢伏危一般都叫自己师妹,可在之前陆岭之过来找她的时候,他第一次不顾苏灵的意愿将对方赶了出去。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谢伏危很少唤她师妹,直接唤了和陆岭之一样的称呼。

    然而日后只要听到陆岭之这么唤了,他又会沉着脸色用不知春狠狠朝着对方砍去。

    谢伏危大多时候很好说话,只是对于苏灵的事情很是偏执霸道。

    就像是这个称呼,他也不许旁人唤。

    谢伏危走近很自然地伸手将少女抱在了怀里,低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面颊。

    对于这种事情苏灵从最开始的抗拒,时间久了,便已经麻木了。

    她任由对方蹭着,甚至还能面不改色的继续吃糖三角。

    谢伏危见了不满地皱了皱眉。

    “你要是想吃我可以给你做,味道和你爱吃的那家一模一样,你不用专门出去买。麻烦。”

    这话苏灵不是第一次听了。

    她不慌不忙的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掀了下眼皮瞥了谢伏危一眼。

    “我又不是只是吃这味道,在没入万剑仙宗之前我就一直吃那家了,我买个情怀而已。”

    “可是我不喜欢你吃别人做的东西……”

    “谢伏危,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我的字不许别人唤也就算了,就连我吃个东西你也管?”

    苏灵没忍住这么吐槽了一句,刚准备继续吃糖三角的时候,一阵骤风从不远处吹了过来。

    院子里的那棵海棠树被吹得飒飒作响,花叶也吹散了好些,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这不是寻常的风,而是由灵力带起的。

    谢伏危下意识想要上前将苏灵护在身后,然而下一秒在感知到了这灵力气息后一怔。

    怀里的少女也猛地一抬头,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他,径直往灵力而来的方向过去。

    “师父!”

    天边一只仙鹤破风而来,在其之上站着一个鹤发老者。

    他的衣袖被劲风吹得烈烈,花白的胡子也在风中摇曳,那双眼眸清明,不见丝毫混浊之色。

    林风前几年就出关了,只是神魂灵脉还没稳定下来,静养了一段时间。

    林一在他出关之后把发生的事情都与他一并说了,尽管当时林风还没下山找她。但是从少年的言语之中不难看出林风对谢伏危的排斥。

    丝毫不亚于陆岭之对谢伏危。

    在他看来,一切的源头都是谢伏危。如果没有九重塔那一剑,如果没有他强留苏灵,后面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林一化成人形后刚落地,视线不自觉往苏灵身上落。

    “就瞧见真人了,我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儿也不知道与我打招呼。”

    “没呢没呢,我们不是隔三差五就能见到吗?小林子你别这么小气。”

    苏灵过去揉了揉少年的脑袋,弯着眉眼笑得灿烂。

    那笑容落在谢伏危的眼里,让他心里吃味不已。

    可是苏灵并没有注意到青年的情绪变化。她揉了林一的头后,连忙走到了林风跟前。

    “师父,你身体好些了吗?之前用传音灵玉和你交流的时候,我听你声音好像没什么精神。要是你身体还不舒服就早些回去休息,改日再来也可以的。徒儿就在这里,不着急。”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为师才来就要赶我走?”

    林风冷哼了一声,可眉眼却很是温和。能见到苏灵,他心里也很是高兴。

    只是这愉悦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看到谢伏危的时候,他脸骤然沉了下来。

    谢伏危沉默了一瞬,上前,和之前在万剑仙宗时候一样,朝着老者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林师叔。”

    “别了,我可当不起你这个宗主的大礼。 ”

    “……我已经不是宗主了。”

    “呵,原来你知道啊。你如今既不是万剑仙宗的宗主,更不是宗门弟子了。你都已经被沉晦给逐出师门了,就更不该给我行礼了。”

    林风对谢伏危没什么好脸,之前在和苏灵通过传音灵玉交流的时候也总是怼他怼得厉害。

    要是寻常人也就算了。

    可林风是苏灵的师父,谢伏危只薄唇微抿,一一受着了。

    “师叔说笑了。我虽已不是宗门弟子,可你是阿灵的师父,又是我的长辈,我向你行礼再正常不过了。”

    谢伏危知道林风不大乐意看见自己,他只看了苏灵一眼,然后垂眸敛了情绪。

    “师叔好不容易下山一次,想必有很多话要与阿灵说。既如此我就先离开,不打扰你们了。”

    他说完也不管林风他们什么反应,拿着不知春便回了屋子。

    林风看着青年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后,他这才移开了视线。

    “什么态度?亏我以前还觉得他和他师父相比起来,至少态度恭顺周正,结果比他师父还气人!我就说了几句就受不了了?”

    “师父,不是你先不待见他的吗?谢伏危是不想留着碍你的眼,你别多想。”

    苏灵不说还好,一说林风更生气了,胡子都被吹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胳膊肘往外拐了?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害成这样,这才一百多年不到,你就忘了?”

    少女摸了摸鼻子,求助似的看向了一旁的林一。

    林一抱着手臂,没有想要为她解围的打算。

    苏灵见此叹了口气,这才开口说道。

    “师父你别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其实说实话,当年那些事情不全是谢伏危造成的,我也有问题。”

    “你还为他辩驳?!”

    “诶不是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

    “因为这些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而且我也得了重生的机会。我不恨他,也不怨他,他之后也为了我做了很多事情。怎么说呢,就是觉得我和他也算恩怨两清了,我都放下了,师父你也别总记着了。这样对你身体不好,不利于你休养。”

    林风沉默了半晌,其实这些他都清楚。之前和苏灵交流的时候他也能够看出来,少女是真的放下,真的不在乎了。

    她只专注于当下,活得自在逍遥才是最要紧的。

    这些他不是不明白。

    只是林风觉得不值。

    因为和这么个人纠缠如此,他觉得不值。

    “……好,我可以不与他计较。”

    “那你呢?”

    苏灵一愣,没太明白林风的话的意思。老者眼眸沉了几分,直勾勾看向少女。

    “你不是之前一直想拿了身体,离开剑宗,离开谢伏危吗?那现在呢?你还想要离开他吗?”

    “毕竟外面没人再追杀你,你想要去哪儿都可以。”

    “……我就算想离开应该也不成吧。”

    苏灵也不知怎么了,在回答林风的时候顿了一下。

    “谢伏危的修为比我高,再加上同心咒,我去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找到我的。”

    “这些你不用管。我就问你一句,不想离开吗?”

    老者皱了皱眉,神情很是严肃。

    “要是你还想要离开,为师帮你。”

    这个问题苏灵并没有立刻给予答复。林风见少女沉默了许久,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

    之后没再问了。

    只喝了一盏茶,然后嘱咐了一些琐碎事情后,便带着林一一并离开了。

    当天晚上苏灵少有的没有睡着。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有了点儿睡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林风离开后的这几日里,谢伏危都格外安静。

    他本身就不是个爱说话的性子,只是在和她相处的时候会说得多点儿。

    平日时候只会闷闷在院子那练剑,或者擦拭灵剑,又或者清扫着周围落叶。

    静谧似一副画卷。

    然而这些天,谢伏危不仅话更少了,连见到苏灵的时候也时常陷入沉默。他总是这么直勾勾注视着他许久,而后又一言不发地回自己屋子里待着。

    这种情况一两天还好,苏灵只会以为是谢伏危心情不好。

    可直到这么过了近半月,谢伏危还是如此,她这才有些忍不住了。

    一天晚饭过后,谢伏危和往常一样默默收拾了碗筷,回了房间。

    结果门刚关上,便感知到了苏灵来到了门外。

    少女轻轻扣了扣门,里面的人身子一僵,长睫也颤了一下。

    “师妹,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要是不是什么急事的话,就明天再说吧。天冷,你早点儿回屋休息。”

    要是换做平常时候,谢伏危只要一感知到苏灵的气息,还不等她过来,他便推门出来了。

    而这一次,不仅没开门,还赶她走。实在反常得厉害。

    苏灵斟酌着语句,迟疑了下这才开口询问。“谢伏危,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

    声音又沉又闷,而且还停顿了一秒才回答,这可不像没有的样子。

    苏灵心下一动,站在门外半晌。

    “那我可以进来吗?”

    “要是你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以后就不来打扰你了。”

    谢伏危听到后半句会一怔,那双眸子晦暗。

    “什么意思?什么叫以后不来打扰我了?”

    他脸色沉得厉害,还没等苏灵反应,原本禁闭的门骤然被推了开来。

    “你要离开了对不对?你受够我了,不想再和我待在一起了对不对!”

    “之前林风与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这段时间忍着不去碰你,不去烦你,我只是希望你能不要那么讨厌我,厌烦我。哪怕对我有一丝留恋也好,可是你还是想走是吗?”

    他眼眶红得厉害,也没注意到苏灵愕然的模样,伸手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像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一般。

    “苏灵,你告诉我,我究竟要怎么做你才不走?我以为这一百年来,你对我也是有留恋的……”

    “所以这些天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这么反常的?”

    苏灵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结果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脖子处落下些许湿热,让她骤然顿住了动作

    “……你哭了?”

    “……你不要走好不好?”

    她有些哭笑不得,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动作轻柔安抚道。

    “谢伏危,谁给你说我要走了?”

    “你又骗我。你要是不想走,为什么当时他问你的时候你没有回答?”

    青年眼睫上还湿润着,眼尾也红。

    “你现在没走,之后也肯定会走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你不喜欢我,哪怕一点儿也……”

    “如果我说是有一点儿呢。”

    谢伏危瞳孔一缩,猛地抬眸看向了眼前的少女。

    “你刚才……”

    苏灵红唇微抿,抬起手将脸颊处的头发别在了耳后。

    “我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这么朝夕相处了一百年,我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感觉?”

    “当时师父问我还想不想离开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回答不是因为我想,而是因为我心里的答复是否定的。”

    “谢伏危,我对你是有些喜欢的,但是还不足以称之为爱。”

    她看着青年呆愣的样子,不自觉勾唇笑了笑,月色柔和,落在她的眉眼也温柔。

    “我之所以不打算离开,可能是因为这一点儿留恋。又或者只是因为这百年来我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缠着我,陪着我了。就像是一件东西用久了,有了感情,没有丢掉的必要而已。”

    “谢伏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喜欢,你也想要吗?”

    谢伏危薄唇微抿,低头轻轻抵在了苏灵的额头。

    青年的呼吸很轻,像是怕这是梦一般,小心翼翼。

    “想。”

    谢伏危话音刚落,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变化。

    像是无尽黑暗里突然出现了一点儿火苗,很小的一簇,却让世界有了光亮。

    谢伏危一直以为无情道只是他自己的道,他破不了是他自己悟性不够。

    然而在这个时候感知到了体内的变化后,他才幡然醒悟。

    无情道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道。

    他知情爱,若对方没有回应便永远不会有所松动。

    而现在。

    谢伏危真切地感知到了。

    他的无情道破了。

    在少女回应他的感情的刹那。

    谢伏危觉得自己很笨,用了百年知道情是什么,又用了百年才得到了苏灵这么一点回应。

    可是他却觉得,回应多少都没有关系。

    只要是她给的。

    他欣然欢喜,甘之如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