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4章

作者:尾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夕阳西下时分,到达南距格尔木160公里处的昆仑山垭口。

    这是青藏公路上的一大关隘,业已成了旅游景点,有自驾游的客人行经此处,势必要停车和披挂着哈达以及经幡的山口标记碑合影留恋的——只是今儿却清静,天公有心作美:披覆着银灰色雪盖的千万山头莽莽苍苍,都浸在柔和日光里。

    易飒招呼宗杭:“腰都坐酸了,下来走走。”

    宗杭也是这个感觉,第一个窜下车,又是伸懒腰又是做大转体,无意间一瞥眼,才发现丁玉蝶压根没下来,而易飒弯着腰,正从一个拎包里抽出那本软面册子。

    宗杭心里一顿,知道她应该是想跟自己说事情,于是接下来都听她的:她说走远些景色更好看,他就跟着往远处走;她说高处视野更通透,他就跟着她爬上最高的那个土坡。

    土坡上有风,不大,地面上爬很短的黄褐色植被,宗杭也不认识是什么。

    易飒攥着那本册子,觉得话都好说,但开场难。

    好在宗杭给她解了围:“其实我都知道了。”

    知道了?

    易飒反奇怪了:“你知道什么了?”

    宗杭指了指那本软面册子。

    “怎么知道的?”

    “丁玉蝶刚到营地的那个晚上,不是拉着你说了大半天话吗,”宗杭有点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就是……那个时候。”

    怪不得呢,易飒斜乜了他一眼:“你倒是越来越会动脑子了。”

    宗杭权当这是在夸他,还谦虚了一把:“一点点吧。”

    易飒咯咯笑起来。

    她把本子扔在地上当坐垫,一屁股坐下去,又拍拍身边的地:“你坐这。”

    宗杭坐下去,手臂圈挽住膝盖,和她并着肩看对面山顶的云团被天上的风推涌。

    过了会,易飒说:“我过几年就要死了。”

    语调平静,好像论的不是生死,而是下个月要去哪儿玩。

    宗杭说:“不会的,我们还可以想办法。”

    易飒没吭声,那些重症病人、抑或走到绝路的人,总会接收到无数类似的善意安慰,诸如“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天无绝人之路,会有办法的”,听听就好,不用太当真。

    她看向宗杭,并不瞒他:“你也会有同样的问题,不过还好,盘岭叔说,你至少还有个二三十年,或者更长。”

    她看着宗杭笑:“所以,你也不用太灰心。二三十年,几乎是整个人生了,不耽误你追漂亮姑娘、结婚、生孩子,你要是动作快效率高的话,说不定能看到你的儿子娶媳妇呢。”

    说什么胡话,宗杭狠狠瞪了易飒一眼。

    易飒不当回事:“呦,还瞪我呢。”

    宗杭心一横,像是要跟人吵架:“但是我喜欢你啊。”

    易飒哦了一声:“喜欢又怎么样呢?你要追我吗?娶我吗?然后过两年给我办丧事吗?你还有那么长的日子怎么过呢?你爸妈又会怎么想呢?你都没想过吧?”

    宗杭一时语塞,心头有点空空的,像是这坡上的风,都变着法儿从他前胸后背的孔隙中透了过去:他确实还没想过那么多。

    易飒笑:“难怪人家老说,男孩子就是要晚熟点,宗杭,你现在只知道‘喜欢’,但你不知道‘喜欢’后头,还缀着很多很多事呢,你都没想清楚。我有时候看你,跟个孩子似的……”

    她想了一下,说他:“嗯,不成熟。”

    宗杭急了:“谁说的?我成熟……”

    说到一半,自己悔不迭的,恨不得把话给吞回去:哪有人梗着脖子标榜自己“成熟”的?这不欲盖弥彰吗?

    但是,易飒就很成熟吗?她还不是跟他一样?就爱在他面前扮老成。

    易飒看他发急,真想拿手摸摸他脑袋,那个半边头发差不多被燎没了的脑袋。

    她手指微屈了一下,还是缩了回来,顿了顿才柔声说:“可以了,宗杭,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真的该回家去了。”

    就知道她会提这茬。

    “那盘岭叔呢,他还没下落呢。”

    易飒平心静气:“盘岭叔已经指定了丁玉蝶接他的班,后续再有事,自然会有三姓、有丁玉蝶去安排。”

    “但你,宗杭,你还有父母等着你,你跟我们不一样,你不可以随随便便去冒险,这次是幸运,但人不可能每次都幸运。我在地窟的时候就下了决心:要是能出去,我一定把你送走,不肯走的话,捆也得拿绳子捆走。”

    宗杭沉默了会,眼睛有点发涩,好一会儿才很固执地看她:“所以你把我叫下来,是在跟我告别是吗?”

    易飒说:“对,就是,你能明白就好。”

    “是什么样的那种告别?过一阵子再见的那种,还是再也不见的?”

    他觉得怎么着都不该是后一种的,但话说出来,越看易飒的表情越觉得心里没底,末了忽然反应过来:她要的就是这种的!

    宗杭脑子里嗡嗡的,大叫:“我不同意!你有必要吗?有必要这样吗?”

    他可以先回家去休养,让父母放心,过一阵子再去找她啊,她怕他有危险,至多三姓再有犯险的事,他再也不提跟去的话了——出什么了不得的事了,连面都不让见了。

    易飒却只是笑,眸光愈发柔和:“宗杭,你知道吗,来的路上,我做了个梦,梦里,还打了你了。”

    宗杭堵着气不想听,但她还是说了。

    说起鸡蛋花树下,说起他因为嗅到难闻的异味而四处找寻,而她因为害怕自己被看到,拿着树枝劈头盖脸打他。

    “我想好了,如果事情注定这样发展,那我不需要任何人陪,也不要人照顾,更不想让你来送这一程,我不愿意人家看到我丑陋破落的样子,我只想一个人清静待着。”

    宗杭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被易飒打断了:“你说服不了我的,你从来也说不过我,我心意很坚决,就是这样。”

    宗杭沉默了会,说了句:“一定要一个人去捱吗?”

    易飒叹气,说:“你们可真奇怪。”

    她喃喃:“小时候,哪怕是失去了所有的家人,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反而是周围的大人,一见到我就长吁短叹的,红着眼圈说我命苦。”

    “现在你也是,一定要觉得我在苦捱。我不觉得是捱,我只觉得我愿意这样,宗杭,你配合一下,让我去做我自己愿意做的事,不要找我了,前头还有不错的人生在等着你,你跨出一步就行。”

    前头?

    宗杭茫然地抬头前看,看到盘山公路上,一条长长的车队正蜿蜒而来。

    他还以为是过路的车队,但易飒站起身来,一直目视着那列车越来越近。

    宗杭有点不安,也跟着站了起来,那列车队好像是冲着他们来的,也看到他们了,正逐渐减速。

    头车停在了土坡下。

    易飒低声说了句:“宗杭,你要记住我的话,你还有一整个人生呢,向前走,过去的能忘掉就忘掉吧。你去爱最好的人,过最想要的生活,你这么好,就应该得到最好的……”

    宗杭还没来得及回答,头车的车门打开,一个穿厚羽绒的女人几乎是跌撞着冲下车来,仰头往上看了一眼,带着哭音嘶哑着嗓子大叫:“杭杭?”

    是童虹!

    宗杭周身的血一下子涌到了颅顶,愣愣看着童虹往山坡上头冲,然后不知道因为高反还是脚下不稳,身子趔趄了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瞬间红了眼,迎着童虹奔了下去。

    更多的人从车上下来了,有宗必胜、有他这头分公司的同事,有警察,还有扛着摄像机的,激动得闹闹哄哄,潮水般把抱在一起的宗杭和童虹围在了中间。

    易飒含着泪笑起来。

    她弯腰捡起那本册子,转身往下走。

    头一次觉得,山真的有阴面阳面,那一面一定是阳面,喧嚣、热闹。

    而这一面是阴面,安静、冷清,只坡底下有一辆车在等她。

    易飒打开车门坐进去,对丁玉蝶说了句:“走吧。”

    丁玉蝶嘟嚷了句:“就这样把他扔下啦?女人还真是心狠呢。”

    是的,他说的是“女人”,并不特指易飒:在地窟时他就发现了,不管是易云巧还是易飒,狠起来一点都不含糊,反而是他和宗杭,犹豫着不能立刻下定决心。

    女人还真是心狠呢。

    他慢慢发动车子,绕过土坡、绕过土坡上沸反盈天的人群,也绕过土坡下错落停着的各色车辆,向着漫长而又孤寂的公路驶去。

    易飒没有回头。

    告别就该这样,别拖拉,连目光的牵黏都不要有,不然,就永远也告别不了了。

    她不知道,土坡上的宗杭忽然抬起头,没去管杂乱的询问,也没去管那些恼人的几乎伸到脸前的镜头——只是一直盯着他们这辆车,一路目送,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

    易飒一上车就阖上了眼睛。

    并无十足睡意,但就是想睡,想关闭五感,不看不听不想,还自己一片虚无的宁静。

    模糊中,听见丁玉蝶叫她:“飒飒?”

    “嗯?”

    “盘岭叔真的让我接班?让我主持后头的事情?”

    “嗯。”

    “我怕我不行啊,”丁玉蝶一贯的过分自信和优越感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我觉得我没什么经验,这么大的事,万一我给搞砸了……”

    易飒喃喃说了句:“盘岭叔说了,此刻不代表日后,过去也不等于未来。”

    丁玉蝶没听明白:“哈?”

    易飒没再回答他。

    没有什么不行的。

    丁盘岭说,人有无限可能性。

    就像第一次见宗杭时,她以为这样单纯不设防的人物,没法在她的世界里活下去,但他居然陪着她历重重凶险,咬牙捱到了最后。

    还像她一直觉得,丁碛是个王八蛋,死不足惜,但他的以死谢幕,却成了一干人逃出生天的关键,让她至今都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对他的死持何种态度。

    人有无限可能性,不以过去定未来,不以此刻断日后。

    所以,没什么不行的。

    也许,事情的最后收尾,就是在丁玉蝶手上呢?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