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7章 完结章

作者:柔桡轻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时候距离六月底高考查成绩也就四五天时间了。

    飞机上,萦萦有些担心,她心跳的厉害,沈予携看出些什么,握紧她的手安慰道:“萦萦,别担心,有我在。”

    两个小时后,飞机落在宁北市机场。

    一下飞机,两人神情凝重,相视一眼,萦萦喃喃道:“好重的阴煞气息。”

    都能在机场感觉到阴煞,而且就是龙泉塔那个方位。

    龙泉塔距离机场大概是三十公里左右,连着机场都能感觉,龙泉塔附近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两人不敢逗留,立刻朝着龙泉塔赶了过去。

    路上时候,萦萦给庞树明打个电话,“龙泉塔附近情况如何?”

    庞树明道:“龙泉塔不对劲是杨老发现的,距离龙泉塔附近的居民已经开始疏散,那些阴煞突然从龙泉塔下面窜出,看样子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特殊部门的同事都已经朝着宁北市赶过去,萦萦你跟予携到了之后莫要轻举妄动,先看看情况。”

    谁都没料到龙泉塔下面竟藏着如此浓郁的阴煞,又是为何突然开始泄露出来的?

    庞处口中的杨老萦萦也是认识的,是特殊事务所的同事,不过年纪很大,已经八十好几,现在过的都是养老生活,老人家修为一般,对阴煞只是有些感应,这些日子老人家感应龙泉塔的阴煞比前些日子浓郁些,加之龙泉塔附近的居民开始出事,有人路过龙泉塔回家后便开始浑身发冷颤抖不已,有几位严重的已经丢了性命。

    现在所有人都不清楚龙泉塔的状况,杨老修为也只能勉强察觉龙泉塔附近阴煞加重,别的根本看不出来。

    几个被阴煞入体伤的很重的病人还在医院。

    两人先过去医院一趟,沈予携直接出手把病人身上的阴煞吸收出来,萦萦又在病人身上下了安神术,等把病人处理好,两人过去龙泉塔。

    宁北市的领导们还是很有决策,当机立断开始疏散附近居民,也把居民暂时安置在市区体育馆里面。

    网上也出现有关龙泉塔的帖子。

    《龙泉塔出事了》

    帖子内容是:“龙泉塔那地方越来越邪门,之前只有龙泉塔正在施工的那片区域出事,现在龙泉塔附近一公里好像都邪的很,我有亲戚就住在龙泉塔附近,他跟我们说上面让他们疏散了,现在都暂时住在体育馆那边,听说已经死了好几个,还有几个重病。”

    1L:“不是吧?怎么回事?”

    2L:“瑟瑟发抖,这事情我也听说了,现在都说那地方邪门的很。”

    3L:“真有这么邪?那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龙泉塔龙泉塔,莫非埋的是龙?”

    5L:“以前叫龙泉井的,据说是困龙的,是不是那龙困的太久怨气太深,现在大爆发要报仇了?”

    10L:“真的好怕,龙泉塔附近已经半空,市区一个体育馆,还有两个安置点都住满了人,居民们现在也都很担心,也没人报道这是怎么回事,简直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回事啊。”

    11L:“10楼别带节奏,我觉得我们宁北市的领导已经很牛逼,当机立断就让居民疏散,把伤害降低到最小。”

    12L:“同意楼上,请不要带节奏,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搞清楚龙泉塔到底怎么回事。”

    下面讨论的人越来越多,帖子很快被送上热搜。

    301L:“这种事情要调查也该是那些玄门中人吧?前几天你们不是讨论那个谁谁谁,捷安高中校花挺牛批的,她怎么不去处理这事儿?而且这个龙泉塔的项目本来就跟她爸爸有关吧?”

    320L:“请别把那个姓陈的跟萦萦扯上关系,龙泉塔那项目现在已经被封家跟袁家收购,还有我相信如果如果龙泉塔真的出事,萦萦一定会立即赶过去的,而不是像你们这样的键盘侠,就靠着一张嘴网上叭叭叭的。”

    网上议论纷纷的时候,萦萦跟沈予携已经赶往龙泉塔。

    越接近龙泉塔,阴煞气息越重,若是两年前的萦萦,恐在这样浓郁的阴煞气息中也会受伤,但她现在修为,这些阴煞也伤不到她,只是阴煞伤不到她,这般多的阴煞气息她也毫无办法,这些阴煞太多太多,甚至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多,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些。

    萦萦喃喃道:“现在要怎么办?”

    只靠着他们两人,真的能解决此地的问题?

    明明她原先用神识探查过这里,并没有如此浓郁的阴煞,地底那些源源不断的阴煞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予携来到此地后,脸色一直很沉,距离龙泉塔这里越近,他心跳的就越发厉害,总感觉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联想之前的梦境,沈予携似有不好的预感。

    “师兄。”萦萦侧头喊他。

    沈予携回望,目光温柔了些,“别怕。”

    萦萦抿唇,“师兄,我总感觉龙泉塔的事情不简单,可能是有什么人动了手脚,会不会跟之前那个各地设阵法的人有关?”

    会不会跟靳家主宅出现的那个白色影子有关?

    沈予携思忖半晌道:“极有可能同设阵的人有关,现在我们要弄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何。”

    是啊,那人到底想干什么?

    一开始她以为那人是为了炼尸,但明显不是。

    若这里的阴煞越来越重,只怕整个宁北市都会受到牵连,所以那人到底想干什么?把整个宁北市的人都弄死做成走尸吗?

    他的所图是甚?

    沈予携感受到周围的阴煞,那些气息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朝着他体内拥去。

    萦萦也察觉出去,她脸色微白,牵着沈予携手离开龙泉塔,“师兄,这里不能久留,我们等事务所的同事来了后再商量。”她的语气有些急,其实萦萦心里很清楚,就算事务所的同事过来后,她们一样没有办法的,甚至连她也束手无策,这里的阴煞太多太多,除了让师兄吸收阴煞,可这么多的阴煞入体,就算师兄修炼跟阴煞有关,这么多的阴煞,他也会无法承受的。

    沈予携低头,叹息道:“萦萦,你知道的。”

    萦萦却是坚持,“师兄,先回家一趟吧,最多明天事务所的同事们就能过来,德化真人也会过来,德化真人是大师,肯定懂的比我们多谢,或许会有法子。”

    最后两人还是先回了施家一趟。

    施樾现在还在京城,两人回来的事情她没有跟施樾说。

    施母知道萦萦回来还有些意外,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道:“萦萦,你跟予携怎么回宁北市了?”

    施母不上网,根本不知道网络上有关龙泉塔的事情。

    “妈妈,我跟师兄先回了,樾樾还在京城录制节目,会在填志愿之前回。”萦萦怕吓着施母,没有说实话,而且高考成绩再有几天就该成出来了,不知道出成绩之前能否解决龙泉塔的问题。

    施母笑道:“那你们先坐着休息,我跟刘妈去厨房帮你们做好吃的。”

    萦萦点头,等施母跟刘妈进了厨房,萦萦跟庞处打了个电话,告知他龙泉塔的情况比想象中严很多。

    庞处心里其实也很担忧,特殊事务所的同事都已经陆陆续续赶了过去,不过有些要明天才能启程,今天能来宁北市的都是京城那几个。

    下午,尚明,聂天,德化真人,还有茅山派的经红叶都已来到宁北市。

    她们跟萦萦和沈予携一同去看过龙泉塔的情况,看完之后,几人脸色都很沉,龙泉塔的事情已经超过她们的认知,他们甚至无法进到施工的工地上,修为不够,这里的事情他们可能真的帮不上忙。

    见到几人脸色,萦萦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事情无法解决,几人先回家里,晚上五点左右,宁北市上空突然乌云密布,开始下起暴雨。

    这场暴雨来的措不及手,天气预报上根本没有这场暴雨。

    而且是只有宁北市下雨,别的地方无异常。

    萦萦心里越发担忧。

    次日晨起,这场大雨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越下越大,明明是酷暑,温度却降至十几度。

    坐在客厅的施母穿着薄外套喃喃道:“这天气也太反常了些。”

    的确是反常。

    网上也炸开了锅。

    “宁北市这天气到底怎么回事啊?”

    “今天才十六度啊,现在可是盛夏天气,这种天气太反常了,我妈都不让我出门,而且这两天不是盛传龙泉塔邪门吗?会不会跟龙泉塔有关?”

    “怎么办啊,好害怕,现在想离开宁北市恐怕都没法,这么大的雨,飞机肯定都停了。”

    “真的好吓人,天气太反常,我爸妈都说这辈子她们第一次见到这种天气。”

    “难道真的跟龙泉塔有关?”

    “到底能不能解决龙泉塔的事情?我们是普通老百姓对这些不懂,但国家应该有什么特殊部门的吧?”

    “希望快点解决,龙泉塔附近的居民现在都撤走了,总感觉位置会扩大的更大,说不定会对整个宁北市都有影响。”

    看过网上这些热搜评论,萦萦关掉手机。

    没一会儿连施樾都给萦萦打了电话,还告诉萦萦他准备启程回来。

    被萦萦拦下,萦萦告诉他,“樾樾,你现在不许回,而且宁北市在下暴雨,你无法回来的,等龙泉塔的事情解决我再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回也只是给我添乱。”

    那边沉默半晌,施樾到底还是应了声挂断了电话。

    如此又过去半天,等到晚上时候,庞处给萦萦打了电话,语气很严肃,“萦萦,宁北市的情况很严重,气象监督局还有其余同事都已经在宁北市外了,但他们发现根本进不去宁北市,仿佛宁北市成了个大型迷幻阵。”

    “庞处,我知道了。”萦萦脸色发白,她回头看了师兄一眼,一颗心跟着沉了下去。

    等她挂掉电话,沈予携握住萦萦的手,“萦萦,我能解决龙泉塔的问题,不会有事的。”

    这个局仿佛就是针对他的,因为只有他能处理那些阴煞,他不出手,幕后之人只怕不会现身的。

    萦萦抓紧师兄的手,她抿着唇,眼尾泛红,不肯说话。

    “那萦萦你乖乖等我回来可好?”沈予携俯身亲了亲萦萦额头,语气温柔,“我定会回来的。”

    “我陪你去……”萦萦知道他们必须去,她不能任由龙泉塔的阴煞继续涌出来,不然整个市的人都会被牵连市区性命。

    尚明,聂天他们也道:“我们也跟着一起去。”

    他们虽然修为不够,但若遇见其余事情,也能帮忙一星半点的忙。

    几人连夜开车过去宁北市。

    外面还下着暴雨,亏得宁北市排水系统好,周围又不少江河湖泊,不然市区里面肯定会淹水。

    半个多小时后,几人来到龙泉塔附近,萦萦发现这里的阴煞比前两日更加浓郁了。

    沈予携跟萦萦还要进到龙泉塔的中心地带,尚明,聂天,德化真人他们是无法进入的,只能现在外围等着。

    两人朝着大雾中而去,越到中央地带,雾气便越浓。

    萦萦放开神识朝着地底探去,越是朝下谈她越心惊,地下的阴煞极多,而且有一具庞大的尸骸。

    那尸骸并不是龙骨,她辨不出那到底是什么的尸骸,但绝不是龙。

    这里不是传言困龙的地方,看样子更像是远古巨兽的坟墓。

    尸骸埋的很沈很沈,萦萦的神识勉强能够探查到那里。

    沈予携自然也探查到,看见尸骸那瞬间,他心神几乎都是一震。

    两人来到龙泉塔中心位置,也正好是之前烂尾工程的工地上。

    还下着大雨,两人寻了处可以遮雨的地方,沈予携盘腿坐下,回头望了萦萦一眼,这里太黑,萦萦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她挨着师兄坐下,颤着声道:“师兄,我来帮你护法。”

    “好。”

    黑暗之中,师兄的声音很温柔。

    “萦萦别担心,师兄不会有事的。”

    沈予携知道不管梦境中是不是他与萦萦的前世,不管他会变成何等模样,他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永远都不会伤害萦萦。

    萦萦盘腿坐在师兄身边,听着外面哗啦啦的大雨,师兄已经开始吸收这些阴煞,她能够感受得到。

    时间一点点过去,萦萦几乎一直盯着师兄。

    等到早晨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萦萦看着师兄渐渐清晰的眉目,他闭着双眸,神情也无半分变化,静静吸收着周遭的阴煞。

    外面还在下雨,能见度很低。

    网络上已经疯了。

    “怎么回事啊?还在下雨,而且听说现在宁北市进不来出不去,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现在宁北市所有的高铁跟航班都暂时停了,我有朋友跟我说,现在宁北市别人根本进不来,就跟鬼打墙一样,不管你是开车还是走路都进不来,我们是不是被困在市区了?”

    “而且也出不去!我有朋友试过,真的出不去,吓死人了,呜呜呜,我好害怕啊,我们会不会死在宁北市?”

    “到底怎么回事啊,新闻也没播报什么情况,难道我们真的全部都要死在里面?”

    “就是因为龙泉塔那儿的原因吧?”

    围脖跟网络上一片哭喊声,好多网友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等问清楚后也都惊讶的不成,竟然还有宁北市周边的人特意跑来试验,发现真的进不来宁北市,无论他怎么走,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就仿佛宁北市被什么东西彻底隔离开。

    网上一下子就疯了。

    上层也发了新闻,告知大家,让大家不要担心,已经派人去宁北市处理这个问题,请大家不要恐慌,一定不会有事的。

    但大家还是很担心,这个话题也整整占据了三天的热搜。

    三天时间,宁北市的暴雨还在下着,沈予携跟萦萦已经待在龙泉塔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两人没合眼,没吃东西。

    又是四天过去,沈予携整整吸收了七天七夜的阴煞,两人都是修炼之人,七日不吃不喝也是坚持得住。

    萦萦一直守在师兄旁边,她能感受师兄周身阴煞气息多的可怕,而周围的阴煞气息却越来越少。

    第八日,天边微亮,沈予携终于睁开双眸。

    萦萦欢喜道:“师兄。”她忙起身抱住师兄,“师兄,你可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沈予携慢慢抬起手臂,把萦萦抱在怀中,他的目光有些复杂。

    “无事。”他慢慢拉开萦萦,眸光落在萦萦脸颊上,他的目光缠绵眷恋,似一眼万年。

    他低头吻住萦萦的唇,不似以往那般轻柔,如狂风骤雨。

    “师兄……”萦萦模模糊糊的喊,最后一丝声线也被他吞入腹中。

    萦萦此刻模样其实有些狼狈的,她身上衣服好几日未换洗,这七日守着师兄不吃不喝,脸也没洗过,她被亲的呼吸不顺畅,使劲推了推师兄,“师兄,你怎么了……”

    沈予携终于抬头,他俊美的容貌好像也起了丝丝变化。

    还是原来的五官,气息和气场却略有不同。

    萦萦有些疑惑,“师兄,你到底怎么了……”

    她问完话忽然愣住,因为她察觉不出师兄的修为,师兄吸收这么多阴煞,修为大涨她察觉不出也是正常,可她甚至察觉不出师兄身上的阴煞气息,师兄此刻就犹如普通人。

    这不应该的,那么浓郁的阴煞气息,师兄能瞬间收敛起来。

    就算师兄修为高,但师兄修炼也就三年时间不到,这一刻他好像有着身经百战的经验。

    周围雾气还未散开,沈予携没有回答萦萦的问题,他的目光忽然冷了下去,朝着萦萦后方望过去。

    后方传来个轻笑声,“他没怎样,只是想起万年前的事情,想起他本身不过是个下等魔物的事情罢了。”

    那声音无比耳熟,却又微微不同。

    萦萦脸色沉下去,她转过身子看见雾中走出一个白色人影。

    正是顾承锦,只是他穿着一身白衣,身量很高,看着犹如古时的翩翩公子,他长相俊秀,平日也是温文尔雅的人,这会儿脸上却挂着一丝邪笑。

    萦萦冷声问,“你不是顾承锦,你到底是谁!”

    难不成是什么孤魂野鬼上了顾承锦的身?看他口中的魔物又是什么意思?他说师兄是魔物?

    沈予携淡声道:“他不是顾承锦,他只是占用了顾承锦的肉身而已。”

    修为回归,他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想了起来。

    这是他和萦萦的第三世。

    第二世他是端王,亲手埋葬了死掉的侯府庶女陈泠萦。

    其实不应该说第几世,他本身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魔物,魔物没有感情,只知修炼,他越来越强大,偶有一日撞见来魔界狩猎的霓落公主,那是仙界的公主,它一见钟情,开始高调追求霓落,但他们之间隔着两界,一魔一仙,那时的他狂妄自大,喜欢便不顾一切,不顾任何仙魔的反对。

    他疯狂追求霓落,霓落一开始却很不喜他。

    后来他救下去魔界狩猎被邪修打伤的霓落,两人渐渐有了多的交集,也渐渐有了感情。

    可仙界岂会允许他同仙界公主在一起,霓落的父皇不允许,霓落的义兄霓尘也不允许。

    霓尘是仙界主君捡来的孩子养在身边,从小看着霓落长大,对她情根深种,如若不是他的出现,霓落以后大概会嫁给霓尘。

    但霓落喜欢上他,霓尘不允,恨上他,离开仙界云游各界,却窥探到天机,修为半年几乎到了大乘境界,引来天道责罚,霓尘为躲避天道跑回仙界,引得仙界被天道降下数万道天雷,仙界无法承受天雷责罚,整个仙界都会溃散,是他以一身修为和庞大的兽身替仙界替霓落抗下那些责罚,他肉身死去,神魂也仅是保留最后一丝飘散在天地之间,浑浑噩噩,后得机缘得以用肉胎重生,成为端王殿下,只是他到底是魔物出生,天生就带着阴煞,普通人无法承受的这些阴煞气息让他成为人类口中的天煞孤星命格。

    沈予携不清楚万年前他身死后仙界又发生何事,以至于他跟霓落有这样的重逢方式。

    萦萦便是霓落那缕神识。

    沈予携看着顾承锦,他身上有霓尘的一缕神识。

    他道:“你是霓尘,没曾想万年后还会再见你。”

    那缕神识的确是霓尘的,它占据了顾承锦的肉身,霓尘跟顾承锦的长相也完全不同,顾承锦只是个普通人,顾承锦没法承受这缕神识的,他的魂魄应该已经彻底消散。

    霓尘冷笑道:“当年若不是你,我与皇妹亦不会分开,要不是你,仙界亦不会有如此劫难,就算最后你救下仙界又如何。”

    萦萦皱眉,他们在说什么?

    她修为不够,无法得知万年前的事情。

    沈予携问:“靳家老宅的白色人影是你?还有那些恶鬼同阵法的事情都是你做的?”

    “自然是我。”霓尘的脸色很白,他的目光落在萦萦脸上,倒也温柔了几分,“皇妹,你可还记得皇兄?”

    萦萦冷声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是万年前仙界的人?你夺了顾承锦的身体做下这些事情又是为何?”

    她能从两人话语中分辨出一些信息来,那么她也是万年前仙界的人?那时候就与沈师兄有了纠葛吗?

    “为何?”霓尘慢慢笑起来,“我恨,恨这魔头抢走你,恨你喜欢上这魔头……”

    他慢慢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后来他以一身修为救下仙界,可你却还是无法忘怀他,郁郁不乐,而魔界也怪仙界害他们失去主人,后仙魔两界到底还是和平数百年,但百年后,矛盾越发严重,仙魔两界开始大战,你死在那场大战中,我也在那场大战中离开仙界被天机寻到降下责罚而身死,只残留最后一丝神魂,我以那缕神魂发咒,你们若继续在一起,我这缕神魂便能醒来。”

    所以第二世时候,霓尘的这缕神魂并没有醒来。

    现在萦萦与这魔物在一起,他残留的最后那丝神魂醒来了,只不过到底只有一缕神魂,没有肉胎,他选了个合眼的肉胎强行占了顾承锦的身体,而顾承锦本是个普通人,魂魄无法承受,早已魂飞魄散。

    萦萦心颤的厉害,原本她以为的第一世竟不是,她与沈师兄还有那般过往,难怪上辈子她被抛尸乱葬岗,师兄那么冷漠的人会无缘无故抱起她的尸首将她埋葬,一切早有缘由。

    萦萦问:“这里就是埋葬当年我师兄兽骨的地方?你设的阵法,又把我师兄引来此处助他修得大道,到底是想干什么?”

    “修得大道?”霓尘忽然笑了声,“大道?你们竟真以为有大道?天道就是神,神是独一无二的,他根本不会允许有人能够凌驾神灵之界,当年我窥探出天机,修为得以到大乘境界,还不是被天道降下惩罚肉身消散,神魂几乎俱灭。”

    萦萦忽然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她道:“所以你布下的那些阵法都是为了引得龙泉塔这里出事?为了让我师兄修为直接大乘境界,为了让他被天道责罚?”

    霓尘没有回答萦萦的问题,而是说,“你死后,仙界跟魔界那场大战元气大伤,死伤无数,如果不是他,仙魔两界不会如此,仙界也不会凋零。”

    他最恨的人便是这魔头,拼着最后一丝神魂消散的可能他也会灭了这个魔头。

    但他只有一缕神魂,没法直接跟这魔头对上,所以耗费所有心神布下阵法,引得天地间所有阴煞都聚集此处,而这里又是魔头葬身之处,若在此处他修为大乘,天道必定会降下天劫,劈的他神魂跟尸骨烟消云散。

    这个世界灵气不多,但阴煞气息可是不少,所以他的计划也很顺利。

    沈予携一直没有说话,萦萦心头却颤的厉害,“你只是一缕神魂,连肉胎都无,你布置这些阵法只怕也耗费你所有神魂,你应该也活不下去,这又是何必。”对她来说,那应该是万年前的恩怨,不管她是霓落还是施萦萦,她喜欢的都只有师兄,喜欢的是眼前人,想抓住的也是眼前人。

    霓尘轻笑,“是啊,我的确也活不下去。”

    那又如何,他本身也无活下去的动力,连最喜欢的女子都忘记他,不爱他,彻底消散前他能够把这魔头一起带走也是好的。

    他当初死前唯一恨得便是这个魔物,不是他仙界最后不会凋零,霓落也不会死,父皇他们都不会死。

    天地间一片苍茫,雾气浓郁,大雨还未曾停歇,远处雷声滚滚,由远而近。

    萦萦脸色煞白,她握紧师兄的手。

    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着,那天雷在乌云中翻滚着,粗壮的雷电噼里啪啦的。

    霓尘笑了下,“天道的惩罚已经降下,你躲不开这劫的。”

    “师兄……”萦萦侧头,望着师兄平静的面容喃喃细语,“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雷电打在身上,谁都会没命的。

    沈予携低头望着萦萦,目光柔和,“萦萦放心,师兄不会有事的。”

    他与萦萦第一世那样的结局,如今他不允许两人再有如此结局,那时候的他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以为帮着仙界挡了灾,霓落便能活,可最后仙魔两界却凋零了。

    这一世,他要两人都活着。

    天雷翻滚声越来越响,似要降下。

    沈予携望着萦萦温声道:“萦萦乖,你去外面等着我。”

    萦萦攥着拳不语,她死死咬着牙,脸色煞白。

    “乖,师兄不会有事的。”沈予携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这次相信我好不好?”

    远处的霓尘脸色沉沉。

    天雷声越来越响,萦萦终于红着眼点点头,她踮起脚尖亲了亲师兄嘴唇,而后慢慢的,一步步的朝着远处走去。

    天雷轰隆,降下的那瞬间,萦萦脑海中闪过一道道影像,她似看见一遮天的巨兽临天而立,脚下无数人影,一道道天雷打下,巨兽全数挡住,最后一道天雷降下,巨兽轰然坠落,她看见与她容貌一样的女子绝望奔向巨兽……

    眼前的天雷也已经落下,朝着沈予携奔涌而来,萦萦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辈子,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再死在她的面前了,几乎是瞬间,她已经扑到师兄身上,雷劫降下来那瞬间,她把洞府内所有灵气全都涌出,灵气把两人裹在其中,只是那道天雷还是打在了她的身上。

    萦萦只觉得身体巨疼,一瞬间,她就昏迷不醒,陷入黑暗。

    “萦萦!”遗留在耳边最后的声音便是师兄惊慌的喊声。

    沈予携同霓尘的心思都在天雷上,他们没料到萦萦会这时扑上来。

    霓尘脸色惨白,他喃喃道:“霓落……”

    怎会如此,至始至终,他想对付的人只有沈予携这个魔物而已。

    天雷一道道滚落下来,沈予携幻化成巨兽,将萦萦整个人护在身下,天雷一道道降下,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远处的霓尘脸色亦越来越白,他如今不过撑着最后一口气罢了。

    他强行布下的阵法,引来这般多阴煞,最后一缕神魂根本无法承受,再有不久,他也该消散了。

    天雷终于停下,宁北市区的上空瞬间晴空万里,霓尘死死盯着远处的巨兽。

    巨兽却突然动了下,慢慢成人形,高大男子的抱着怀中似没了声息的娇小少女,高大男人有些狼狈,七窍都有些出血,但他还活着,他承受住了这次的天雷。

    霓尘怔怔的望着他,不可置信道:“怎么会,怎么会!你怎么会没事!不可能的,不应该的……”

    他说完这句话却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脸色越来越白,他慢慢跪在地上,用尽全身力气对沈予携说,“让,让我再见霓落最后一眼。”

    沈予携并不理他,抱着萦萦离开。

    霓尘只是弄错一件事情,天道并不是绝情绝意,当年是霓尘投机取巧窥探天机得以大乘境界,天道自然震怒,这才降下惩罚。

    而他则是靠着修炼得以大乘境界,又为整个仙界挡下天道的震怒,这次却不同。

    这次只是天劫,他本身的劫难。

    沈予携抱着萦萦离开,身后的霓尘慢慢倒地,他到死也无法理解,为何这次那魔物没有被雷劫劈的烟消云散。

    尚明,聂天,德化真人他们都还在外围等着,等了足足七天七夜,眼睁睁看着天空着忽然雷电滚滚,一个小时后又变得晴空万里。

    几人面面相觑,不由道:“萦萦跟沈予携如何了?”

    正说着,忽见远处沈予携抱着萦萦走过来,几人大惊,急忙迎了上去,见到萦萦毫无声息的躺在沈予携怀中,沈予携模样有些狼狈,身上满是血迹。

    尚明颤抖道:“怎么了?萦萦这是怎么回事?”

    沈予携低头道:“龙泉塔已经无事,你们回去复命吧,我带萦萦先回家了。”

    瞬间,沈予携抱着萦萦消失在几人面前。

    德化真人喃喃道:“这,这是大乘境界。”

    大乘境界,那是已经成了神。

    沈予携抱着萦萦直接出现在施家的客厅,施母跟刘妈吓了一跳,等回过神看见沈予携怀中的萦萦,施母脸色煞白,“萦萦怎么了?”

    “阿姨,对不起。”沈予携低声道:“是我没保护好萦萦。”

    施母整个人瘫痪下来,“萦,萦萦她,她……?”那个死字,施母根本无法说出口。

    沈予携没有说话,萦萦还有最后一口气,肉身也未被雷劫劈坏,却少了一魂。

    他先把萦萦抱会楼上,施母失声痛哭,被刘妈掺扶着也上了楼。

    萦萦就这样沉睡下去。

    沈予携已大乘境界,瞬息之间他能去往每一个地方,可不管是人间还是地府,都找不到萦萦缺失的那一魂。

    而高考填报志愿已经过了时间。

    宁北市恢复正常后,施越就回了宁北市,也见到仿佛陷入沉睡中的萦萦,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慰施母,“妈,别担心,姐姐一定会醒过来的。”

    他坚信。

    宁北市的文理科状元都已经出来了。

    文科状元是萦萦,满分七百五,轰动整个宁北市。

    而理科状元是施樾,成绩是七百一十四分。

    原本还有记者打算来施家采访,毕竟一门两个状元,该是何等荣誉,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可上层却突然打电话告诉宁北市所有的媒体,让她们不许去施家采访。

    有些记者是知道萦萦的事情,再联想前几日龙泉塔的事情,还有八九天的暴雨,暴雨后雷鸣闪电,突然又晴空万里,之后宁北市恢复正常,龙泉塔也没了任何邪门事儿,突然就明白过来什么。

    网上也全是讨论龙泉塔的事儿。

    【所以龙泉塔的事情是解决了吗?】

    【解决了,那几天真是吓死人,暴雨连续九天,第九天上午开始闪电雷鸣的,我家住的楼层比较高,那雷电粗壮的吓人,我都要吓死了,真害怕那些雷电直接把整个宁北市都给劈没了。】

    【我也是宁北市的,也见到那些雷电了,一道道劈在龙泉塔那地儿,我怎么感觉是有人渡劫?】

    【幸好没事了,不过你们说,龙泉塔的事情到底是谁解决的?】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宁北市最近不是高考成绩出来了吗?听说文理科状元是对双胎?怎么没人采访?】

    【对,是对双胎,文科状元满分成绩,特厉害,真的奇怪,今天各大媒体怎么没任何动静啊?】

    【你们应该听过关于施萦萦的传闻吧?听说她是玄学大师,还是今年宁北市的文科状元,所以你们说为什么媒体没有上门去采访她?总感觉不是不接受采访,而是无法被采访?】

    【楼上什么意思啊?】

    【还没懂吗?意思就是,解决龙泉塔问题的可能就是你们宁北市那个文科状元。】

    【有没有施萦萦的同学?她填报志愿了没啊?】

    【卧槽,我是黑客,我黑进了宁北市教育系统,你们说个那个施萦萦根本没有填报志愿,而今年高考填报志愿时间已经过去了。】

    网上都炸了,也都猜测萦萦是不是处理龙泉塔时候出了事?

    现在网上都是祈求萦萦平安的消息。

    而萦萦的亲朋好友也开始给萦萦打电话,但电话都无法打通。

    沈予携前往各处寻萦萦丢失的那一魂魄,白日出去,晚上回来陪伴萦萦。

    萦萦躺在柔软的床铺中,紧闭着双眸,面色雪白,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施母也从一开始的悲痛欲绝到后来调整好心态,开始照顾萦萦,这是她的孩子,不管萦萦能不能醒来,她都会好好照料她,好好爱她。

    三年时间转瞬而过,某天清晨,萦萦睁开眼,望向坐在床边的男子,冲着他盈然一笑。

    “师兄,我回来了。”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