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4章 后记

作者:七彩叶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阑雨, 你还管这个渣男干什么?他以前那样对你, 你为什么还要管他?咱们听医生的放弃吧, 他是不会醒了的。”纪微看着忙碌不堪的好朋友,着急的劝道。

    谢阑雨一边熟练的给床上的丈夫翻身擦背, 一边说:“小微,我是他的老婆,我不管他谁管他?”

    “让靳杰来管啊, 他不是把靳杰当成亲儿子的吗?”纪微生气说。

    谢阑雨无奈叹息, “小微, 你觉得靳杰会来吗?别说让他来照顾靳磊, 就是拿点医药费他都不肯, 我对他是不报任何希望了。”

    “靳磊所有的钱都花在靳杰身上,靳磊出了事他看都不来看一眼,也不出一分钱, 良心被狗吃了,我早就劝过你们,不要太好心,你们偏不听, 这下好了,等于养了一只白眼狼。”

    谢阑雨没再说话, 只是无声的叹息。

    靳磊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很是惊讶, 他回来了,回到他原本的世界了,难道他已经攒够了生命值, 可以重生了?

    一定是这样,否则像系统那样的周扒皮是不会让他回来的。

    只是他回来了为什么没有进入自己的身体?而是飘在外面?

    “小微,你还有什么临时工可以介绍我去做吗?”谢阑雨给丈夫擦完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纪微惊问:“你每天打五六份工了,你还要新的工作?”

    “家里一点钱也没有了,靳磊的治疗就要断了,我得多打一份工才行。”谢阑雨说。

    纪微气得直插腰,“你去靳杰那把靳磊的钱都拿回来啊,靳磊这个傻冒,把钱都存到靳杰的账户,房子也写的靳杰的名字,这下好了,他一出事,靳杰就把你从房子里赶了出来,钱也不给你,你现在天天在医院打地铺,还要做五六份工,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没事的,总不能眼看着他死。”谢阑微看着床上的丈夫说。

    纪微恨铁不成钢,“他现在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活着的时候没给你半点好处,瘫了还要拖累你,还不如死了干净。”

    靳磊听到这,震惊万分。

    床上躺着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身体,给她做护理的女人是他的妻子,纪微是妻子的同学兼闺密,而她们所说的靳杰是他大哥的儿子,他的侄子。

    大哥得病死的时候侄子靳杰只有十岁,大嫂改了嫁,靳杰就留在了靳家,他念着侄子孤苦伶仃,又是大哥唯一的血脉,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般对待,抚养他成人,还供他念了大学。

    他是冒雨去给侄子送饭时出了车祸,他的灵魂被系统捕获后,他之所以答应系统的条件去做任务,也是因为不放心侄子,谁知妻子和好友竟然说侄子在他出事后连看都没来看过他。

    不可能的,侄子与他最亲近了,私下里还喊过他爸,侄子不可能这样对他的。

    可是妻子最是诚实的人,也不可能说谎,而且这里没有外人,只有关系最为要好的一个朋友,更没必要说谎。

    那可能是有什么误会,也许侄子抽不开身,侄子不给妻子医药费也许是因为有更重要的地方要花钱。

    “别说了,走吧,我再去打份工,多赚一点是一点。”谢阑雨将东西放好,去拉纪微。

    纪微看了下表,“都八点了,你还打什么工?你不睡觉了?”

    “还早呢,我十一点再回来睡。”谢阑雨一边拉着她出去一边说。

    纪微仍是气愤,“你真是傻得冒泡了,靳磊是积了多少德才娶到你这么好的老婆?偏偏他还不珍惜,为了侄子伤了你多少回?你怎么就不记仇呢?要搁我身上,我掐死他八百回了。”

    “过去的事别再提了,我不能眼看着他死,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救他,你要真是我的好朋友就帮帮我,别再说风凉话了。”

    “行了行了,我也是倒霉,摊上你这样的傻冒朋友,我能怎么样?能不帮你吗?”

    “小微,我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谢谢你啊。”

    声音远去,最后消失,病房里安静下来,只有心跳监测仪的声音,滴滴滴的响着。

    靳磊心中很感动,都到了这个份上妻子都没有放弃他,把他照顾得极好,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服也是整整齐齐,不知道的以为他只是在睡觉,根本不像是个病人。

    他和妻子结婚时,他还是个菜鸟,天天坐在电脑前也没收入,都靠着妻子的工资维持生活,妻子从来没嫌弃过她,岳父岳母说他不务正业,让他出去找工作时,妻子还帮他说话,更是拿出婚前的积蓄给岳父岳母买礼物,说是他赚的钱。

    后来他赚到钱了,大哥病死了,他又把钱全花在了侄子身上,家中的开销仍旧是妻子在出,妻子也没有怨言。

    为了侄子,他甚至对妻子说他们不要孩子,妻子黯然失落的神情还历历在目。

    为了证明他把侄子当成亲生儿子,他买房子写的是侄子的名字,他的稿费也全存在了侄子的账户里。

    那一年,岳父病重,需要一大笔手术费,他因不想去侄子那拿钱,让妻子再等半个月,等他发了稿费就拿钱给岳父做手术,谁知在他拿到稿费的时候岳父已经病死了。

    为此岳母还和妻子断了关系,岳母至今都恨着妻子,说她不孝,这事也成了妻子心中的结。

    不管再忙,他都要去接侄子回家,而妻子加夜班,不管再晚都没让他去接过。侄子上班了也是他接送,侄子吃不惯公司的房,他让妻子做好了,他天天给侄子去送。

    侄子生病,他整夜整夜的守着。

    妻子生病,他从来没有管过。

    侄子的一任大小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可是他却不记得妻子的生日,不记得妻子的喜好,不记得妻子的生理期……

    靳磊想到这些,懊恼而羞愧。

    他做了这么多个世界的任务,改造了这么多的渣男,竟不知他自己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打断了靳磊的思绪,他转头看去,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疼爱有加的侄子靳杰,他大喜,看,侄子这不是来看他了吗?

    他迫切的想知道侄子会对他说什么,所以他没有做声,激动的站在一旁看着。

    靳杰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长得高高大大,戴着副眼镜,看着秀气又斯文。

    靳磊看到他有种看到自己的儿子长大成人的欣慰和成就感,要是他和妻子有孩子,也差不多和他一样大了。

    靳杰进得病房,将病房的门给反锁了,然后扶了扶眼镜,神情有些紧张,他走到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半响开口说:“小叔,你可别怪我,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你已经成了植物人,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死了,这样婶婶也不会老是去问我要钱了。”

    什么?

    靳磊听到他的话,惊得脑中一片轰鸣。

    他当成亲儿子养大的侄子竟然盼着他死?

    十岁到二十七岁,整整十七年,他的付出竟换来这样的结果?

    靳杰紧张的扶了扶眼镜,走过去要拔掉靳磊的呼吸机,他抖着手,抓住呼吸机的插头就要往下拔,突然,他发现有目光在盯着他,他本能的看去,见病床上躺着的人竟然睁开了眼睛。

    “啊——”靳杰吓得猛的松开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靳磊也没想到他能在这个时候回到身体里,这具身体瘫了三年,骨头有些僵硬,他刚回来,还有些不适应,因此睁着眼睛看着靳杰,没有动作。

    “小杰,你怎么了?”见靳杰吓成这样,他心中冷笑,面上却是疑惑。

    靳杰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准备做的事,快速压下心中的慌乱,站起身说:“没、没事,小叔,你终于醒了,我、我太高兴了。”

    “我是怎么了?我不是记得去给你送饭吗?我怎么在医院?”靳磊试着动了动。

    靳杰忙向前说:“小叔,你别动,你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已经昏迷三年了,”

    “对对,我记起来了,我去给你送饭的时候下着暴雨,我怕你等久了饿着,就开得快了些,一时没注意出了车祸。”靳磊没再动,看着他说。

    靳杰不敢看他的眼睛,他低着头说,“小叔,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出事,你不知道,你出事后我有多着急,我巴不得出事的是我,我来替你受这份罪。”

    “你能这么想就好,小叔也没白疼你一场。”靳磊一脸欣慰。

    靳杰心虚得紧,忙转移了话题,“小叔,我去叫医生来。”

    看着侄子落荒而逃,靳磊脸上的笑意散去,布上冷意。

    要不是他回来亲眼看到侄子的所作所为,他永远不会知道侄子竟然是这样没有良心的人,在他出事后把妻子赶出去,拽着他的钱不给他治病,甚至为了钱要杀他。

    这么多年来,侄子在他面前表现得良善可怜,对他敬重有加,花言巧语哄得他为他付出一切,哪怕他不念他的恩情,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心狠手辣到这个地步吧?

    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小白兔一般听话乖巧,竟是条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他真是瞎了眼,为了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让一心为他的妻子受尽委屈,将他和妻子的家弄得支离破碎……

    “醒了吗?真是奇迹。”医生很快来了,见靳磊果然醒了,很是惊喜。

    医生一边给靳磊做检查,一边朝护士道:“赶紧通知谢女士,让她回来,她一定会高兴坏了的。”

    护士转身去打电话了。

    医生做完检查,又抽了血,然后对靳磊说:“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跟我们讲,虽然醒了也要再观察两天看看,等验血结果出来看看情况才能出院。”

    “谢谢医生。”靳磊说。

    医生说了声没事,然后带着人离开了。

    病房里又只剩下靳杰,靳杰还是不敢和他单独待在一起,本能的就心虚,他说:“小叔,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去吧。”靳磊点点头。

    靳杰转身走了。

    没过多久,谢阑雨和纪微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睁着睁睛的靳磊时,谢阑雨眼眶就红了。

    “过去啊,傻站着做什么?”纪微也有些激动,推了推好友提醒。

    谢阑雨吸了吸鼻子,抬步走过去,每迈出一步都觉得沉重,三年了,她盼这天已经三年了,丈夫终于醒了,她像是在做梦一样。

    靳磊看到她过来,尝试着要坐起来。

    “你别动,我来扶你。”谢阑雨见他要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扶住了他。

    靳磊看着憔悴的妻子,心中的愧疚感更重,他握住她的手说:“让你受苦了。”

    “不苦,你能醒过来,我受再多苦都值得。”谢阑雨忍不住落下泪来。

    靳磊紧紧握住她的手,激动说:“谢谢。”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不管我对你怎么样你都对我一如既往,从没有怨怪过我,谢谢。

    “两口子说什么谢?都是应该的。”谢阑雨擦了擦眼泪说。

    靳磊却不这么认为,没有什么应该,谁也不是生来就是为谁付出的,妻子能这样对他,都是因为爱他,而他却拿她的爱当他不要脸的资本,他无视她的付出,忽略她的感受,自私自利,从没为她着想过。

    在做任务的时候,他老是骂那些渣男,孰不知他才是最该被骂的人。

    纪微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将眼泪逼退,走向前说:“姓靳的,你要是有点良心就对阑雨好一点,别再让她受委屈了。”

    “你放心,我会的。”靳磊看着纪微严肃说。

    纪微本想好好骂他一顿,可看到他这般严肃认真的模样又骂不出来,直觉告诉她,靳磊以后一定会对阑雨好的。

    两口子的事她也不好太过插手,说了几句话,让阑雨有事给她打电话她就走了。

    纪微刚走,靳杰买了饭回来了,“婶婶来了,我去给小叔买吃的了,小叔,我买了肉粥,我问过医生了,你刚醒来肠胃虚弱,要吃半流质食物,喝肉粥最好了。”

    “小杰你怎么在这?”谢阑雨惊讶。

    靳杰走到桌上去放东西,闻言动作一顿,强装了平静说:“我来看小叔,正好小叔就醒了。”

    “你来看你小叔?”谢阑雨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靳杰怕她说什么话,忙说:“是啊,以前我工作太忙了,没怎么来看小叔,最近终于得了空,所以就立即来看小叔了,小叔估计也是想我了,这不我一来他就醒了。”

    前半句谢阑雨不信,她几次都看到靳杰和女朋友约会,有时间约会却没时间来看住院的叔叔,谁信?后半句她信,靳磊最在意靳杰这个侄子,见他来了激动得醒过来也有可能。

    这样说来还得谢谢靳杰,要不是他来看靳磊,靳磊估计还不会醒。

    她也不是个爱说嘴的,且丈夫才刚醒,她不会在丈夫面前说些侄子的什么坏话影响丈夫的心情,再说了,就算他说丈夫也未必会信,何必两边不讨好?

    见谢阑雨没话了,靳杰松了口气,亲自给靳磊端了粥过来要喂给他吃。

    “我来吧。”谢阑雨说。

    靳杰立即应好,就要将粥递给她。

    靳磊却说:“让小杰来吧,别拂了孩子一片心意。”

    谢阑雨就收回了手。

    靳杰讪笑着说:“对对,我早就想照顾小叔了,婶婶就让我来吧,小叔对我那么好,这么多年把我当成亲儿子一样,我也把他当成亲生父亲一般,以后照顾小叔的事就让我来,也让我尽尽孝心。”

    谢阑雨看他一眼,神情冷淡。

    靳磊瘫了这三年,他一次没来过,无数次她照顾不过来打电话给他,他都说工作忙,没时间,如今靳磊醒了,他倒好,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不过靳磊就吃他这一套,只要他说几句好话,他把命给他都行。

    她也根本不能说侄子什么,一说靳磊一定跟她急,以为她不想养侄子。

    她索性也不说了,她相信日久见人心,靳磊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她不想再看靳杰演戏,转身出去找医生问靳磊的情况了。

    “行啊,你婶婶这些年照顾我也累坏了,该好好休息休息,小杰,以后小叔就靠你照顾了,你去跟公司请个假,暂时别上班了,过来照顾我。”靳磊看了一眼离去的谢阑雨,顺着他的话往下接了。

    靳杰啊了一声,一边舀了粥喂他,一边为难说:“不、不上班?小叔,不上班哪来的钱?这些年你在医院,我只能靠自己上班那点工资过日子,本就艰难了,要是再不上班……”

    “我不是给你留了钱吗?”靳磊接过粥边吃边问。

    靳杰看他一眼,飞快移开视线,“我谈了个女朋友,最近在商量婚事,对方要房子车子,还要三十万礼金,那些钱我买了车子,礼金还不够。”

    “买车了啊?可是房子你也没有啊,不是光礼金不够。”靳磊说。

    靳杰心头咯噔一下,试探着问:“小叔,那房子写的是我的名字,要不先借我结婚用用?”

    “给你结婚用可以啊,那是两房,我和你婶婶住一个房间就够了,还有一个房间给你用。”靳磊假装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来。

    靳杰看着他,很是为难,“我女朋友对她父母说我是孤儿,一个人住,我已经把她父母接过到房子里了,我女朋友怀孕了,需要人照顾。”

    “一个人住?”靳磊问:“我在医院,你婶婶没事啊,你婶婶不是住在家里吗?”

    靳杰叽叽唔唔半天才说:“婶婶要照顾你,搬到医院来住了。”

    “你的意思是,我买的房子你给你女朋友一家人在住,把你婶婶赶出来了?”靳磊沉了脸问。

    靳杰直摆手,“没有没有,小叔,婶婶只是过来照顾你,我没有赶她出来,等你好了你们可以回去。”

    “什么叫我们可以回去?那本来就是我们的房子。”靳磊再也忍不住,怒了,“靳杰,你马上让你女朋友的父母搬出去,我和你婶婶明天就要回去。”

    靳杰站着没动。

    靳磊冷着眼看他,“不愿意?”

    “小叔,那房子你就给我吧,你本来也是打算留给我的,你和婶婶没孩子,以后那房子也是由我继承,现在给和以后给不都是一样吗?”靳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靳磊冷笑,终于不演戏了,他问:“如果我不给呢?”

    “房产证是我的名字,那房子就是我的。”靳杰抬起头看,脸上有冷漠。

    靳磊怒极反笑,“靳杰,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什么把我当成父亲,什么记得我的恩情,什么要孝敬我,要给我养老,都是说来哄我的,你的目的就是想在我身上搞到钱罢了。”

    “小叔,话何必说得那么难听?你本来就不是我爸,让我把你当成爸也太强人所难了,你要是把房子给我,让我结了婚,我以后会给你和婶婶送终的。”靳杰说。

    靳磊怒说:“你说的是人话吗?我养了你十七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就算养条狗也会摇尾巴,你呢?畜牲不如吗?”

    “养大我又怎么样?又不是我让你养的,是你自己要养的,付出了就想要回报吗?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付出就有回报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是古董思想?你落伍了!”靳杰趾高气扬喊道。

    两人的吵闹声把谢阑雨和医生护士都引了过来,见他们在吵架,大家忙要进去劝。

    靳磊从病床上下来,走到靳杰面前,握拳,抬手,狠狠给了他一拳,“什么年代也要讲良心,连养育之恩都不念,与畜牲有什么区别?”

    靳杰被打爬在地,脑中嗡嗡作响,半天没回过神来,他被打了?被小叔打了?被把他当成命根子一般的小叔打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瘫痪了三年的病人竟然动手打人了。

    谢阑雨更是张大嘴巴好一会儿没合拢,靳磊竟然舍得打靳杰?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第二回 了吗?

    “给我滚,这些年养你花的钱就算了,就当喂了狗,不,喂了狗还念旧情,就当喂了豺狼,至于我留给你的那五十万和房子,我会走法律程序拿回来,以后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你成龙成虫与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就当我哥没有给靳家留后!”靳磊指着靳杰怒道。

    靳杰爬起来,擦去嘴角的血,阴狠道:“房子和钱我都不会给你,那是我的,你拿不走!”

    “那就等着瞧!”靳磊捏着手指关节,发出啪啪的响声。

    靳杰怕了,不敢再多说什么,推开人跑了。

    谢阑雨这才回过神走向前扶住他,“你这是做什么?不要命了?”

    “我没事,你别担心。”靳磊拍拍她的手安抚。

    谢阑雨哪会不担心,他好不容易醒过来,要是因为这事又伤了身体,她这些年就白吃那些苦了。

    她让医生给他再做了检查,医生说没事她才彻底放心。

    次日,验血报告出来,靳磊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医生同意他们办了出院手术。

    可是出了院,他们却没地方可去,房子在靳杰手上,他们暂时拿不回来,谢阑雨犹豫许久,说:“要不去我妈那借住一段时间?”

    “那怎么行?你和你妈的矛盾还没解开,不能再增加新的矛盾了。”靳磊摇头说。

    谢阑雨叹气问:“那怎么办?”

    “你身上还有多少钱?”靳磊问。

    谢阑雨说:“只有三百多。”

    本来有五百多的,出院时补交了一些费用。

    “今天星期几?”靳磊再问。

    谢阑雨说:“星期日。”

    “太好了。”靳磊高兴说:“走,我们去住酒店。”

    谢阑雨以为他说要住旅馆,答应了,他们没地方去,也只能住旅馆了。

    “就这家吧。”到了一家酒店门口,靳磊说。

    谢阑雨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不行不行,这家酒店最便宜的都要三百六,太贵了。”

    “你身上有多少?”靳磊再问。

    谢阑雨把钱掏出来数了一下,苦笑,“三百八十六。”

    还多了二十六块。

    “就住这。”靳磊拉着她进了酒店。

    交了钱拿了房卡,靳磊带着谢阑雨进了电梯,然后到了房间的楼层,他们进了房间。

    谢阑雨看着干净豪华的房间,愁眉不展,她全部家当就换了这个房间,以后可怎么办?

    “阑雨,你休息一下,我上会网。”靳磊走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

    谢阑雨点点头,去整理从医院带出来的东西。

    靳磊打开电脑,打开浏览器,又打开了他所在的小说网站,登录进自己的作者号。

    三年没进来,里面的消息不停的弹出,大部分是编辑找他的,还有一些网站的活动和提醒消息。

    他大概看了一下,接着点击全部已阅,然后点开了收益板块,他往收益栏看去,这三年来他每年都有好一百多万的收益,他心头一喜,点开了收益明细,发现这三年的收入大多是无线那边的结算。

    想来也是,他三年没有写了,没有实时收益,能有这么高的收入全靠旧文,他的旧文早就上了各种无线渠道,每年都会结算两次。

    他加了一下,有四百多万,他赶紧提现了一部分。

    网站一个月可以提现一次,每周一给作者转账,今天是周日,明天就是转账日,所以明天他就有钱了。

    提好现,他又浏览了一下他的读者的评论,然后挂了个公告,告诉读者他出车祸的事,又给编辑发了个信息,也把事情告诉了编辑,然后关掉了电脑。

    谢阑雨在沙发上唉声叹气,他走过去搂住她说:“别担心,明天就有钱了。”

    “你哪来的钱?”谢阑雨惊讶问。

    他的钱不都给靳杰了吗?

    靳磊说:“我作者号里有钱没有提现,我刚刚看了下有好几百万。”

    “真的?”谢阑雨惊喜不已。

    靳磊点点头,“以后不会让你再受苦了。”

    “小杰……”谢阑雨仍旧担心侄子那边。

    靳磊说:“我以后不会再管他了,你知道吗?我刚醒的时候竟然看到他要拔我的呼吸机。”

    “什么?”谢阑雨大惊。

    靳磊沉着脸说:“这么多年来,我掏心掏肺的对他,他竟然狼心狗肺到这个份上,实在太寒我的心了,所以以后我不会再管他了,我还要把房子和钱都拿回来,我就算把钱捐给国家也不给他。”

    “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你。”谢阑雨一阵后怕。

    要是丈夫没有及时醒过来,靳杰岂不是就得手了吗?

    靳磊握住她的手,“你别自责,你做得够好了,是靳杰畜牲不如,这些年我为了他让你受尽了委屈,对不起,我错了,我一定会好好弥补我的过错。”

    “你能明白就好,明白就好。”谢阑雨哭着说。

    这么多年了,她总算等到丈夫明白一切的这一天,还好她没有放弃。

    次日,靳磊的钱就到账了,靳磊带着谢阑雨去买了房子,装修好家电齐全的,拎包入住,当天晚上,两口子就住进了新房。

    接着靳磊请了极有名的律师打官司,要回给靳杰的房子和钱,房子是他买的,他有付款记录,钱也是他转给靳杰的,也有转账记录,那个律师很厉害,官司打赢了。

    靳磊收回了房子和钱,都给了谢阑雨。

    靳磊则继续创作,他写的小说都很受欢迎,收入非常可观。

    他花重金请名医给谢阑雨调理身体,带她出去旅游,给她买最漂亮的衣服,请她吃尽天下的美食,让她的后半生过得无比滋润幸福。

    而靳杰,没了房子车子后,他那怀孕的女朋友打掉孩子和他分了手,他因为不念养育之恩把婶婶赶出家门,又不管出车祸的叔叔,被人曝光到了网上,引得全网责骂,公司也把他开除了。

    他找不到工作,又吃不得苦,过得极惨。

    很多年后,靳磊作为有名的作家被请到一个节目做访谈,主持人问他:“你有要感谢的人吗?”

    “我要感谢我的妻子谢阑雨,要不是她我不可能有今天,感谢她的默默付出,感谢她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没有放弃我。”靳磊对着镜着说。

    主持人笑说:“你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吗?”

    “我爱你,阑雨。”靳磊一脸深情说。

    主持人和观众鼓起掌来。

    电视机前的谢阑雨感动的落下泪来。

    一旁的纪微也红了眼眶,“阑雨,我承认,你的做法是对的,要不是你当初的坚持,就没有你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信了,善良的人是有好报的。”

    谢阑雨笑着点头,“我现在真的很幸福也很满足,我没有什么遗憾……”想到什么,她眸中的笑意淡去,并不是没有遗憾的,她还有一个遗憾。

    突然,有人敲门,谢阑雨以为是靳磊回来了,笑说:“估计又忘记带钥匙了,这年纪大了,记忆越来越差。”

    “谁说不是呢?”纪微笑说:“都快五十的人了,记忆肯定大不如以前。”

    谢阑雨起身要去开门,纪微抢了先,“我去吧,你就别起身了。”

    “也行。”谢阑雨敲了敲腿,最近下雨,风湿犯了,腿有些痛。

    纪微打开门,半响没出声。

    谢阑雨奇怪问:“小微,怎么了?不是靳磊吗?”

    纪微看她一眼,走出去将人扶了进来,“阑雨,你看谁来了?”

    “妈?”谢阑雨看到来人,惊得站起身来。

    纪微扶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气了她几十年的母亲。

    谢阑雨猛的走向前,在妇人一步远的距离停下,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的滚落,“妈!”

    谢母也是老泪纵横,“阑雨。”

    “妈,您不气我了?您不怪我了吗?”谢阑雨握住母亲的手哭着问。

    谢母摇摇头,“妈不气了,也不怪了,这些年你给妈送的钱送的吃的用的妈都收到了,你爸的墓地也是你年年都修葺,你并不是不孝,妈不该为了当年的事怨怪你这么多年。”

    “妈!”谢阑雨一把抱住母亲,大声哭了出来。

    几十年了,母亲终于原谅她了,她做梦都希望看到这一天,她如愿了。

    纪微看到母女俩冰释前嫌,也很感动,她抬手擦了擦眼泪,无意间看到靳磊站在外面,她走出去问:“你怎么不进去?”

    “让她们母女好好说说话吧。”靳磊转身往外走。

    纪微犹豫了一下,跟了出去,“你怎么让阿姨原谅阑雨的?”

    靳磊突然一个踉跄。

    纪微忙向前扶住他,见他裤子上全是泥土,她想到什么诧异问:“你跪下来求阿姨?”

    靳磊点了点头,“我每天在妈家门口跪两个小时,跪了十年,她才答应来看阑雨。”

    “你跪了十年?”纪微震惊。

    靳磊弯身揉了揉腿,“再一个十年也无法弥补当初我对阑雨的亏欠。”

    “你……”纪微看着他佝偻的身影,莫名的鼻子发酸。

    原来是他跪了十年才求得阑雨母亲的原谅,十年的坚持,他是怎么做到的?

    靳磊揉了一会腿,然后蹒跚着往院子里走。

    纪微咬了咬唇,朝着他的背影说:“对不起,我不该骂你渣男。”

    靳磊转头笑说:“我以前本来就是渣男。”

    纪微:“啊?”

    他竟然承认他是渣男?

    他停下来,看着院里开得正艳的合欢花,说:“我现在改造成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