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章 FPGA电子板

作者:素光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日早晨七点四十,江逾白带着检讨书,踏进了班主任吴老师的办公室。

    正好,魏荣杰和柳行简也都来了。

    江逾白、魏荣杰、柳行简三位同学列成一排,老老实实地站在班主任的面前。

    吴老师收下他们三人的检讨书,当场阅读。她的眉毛越皱越紧,面部表情也变得肃然。

    江逾白有一点紧张。昨天晚上,他亲手抄写了一遍检讨。他把林知夏的手稿保存在家里,然后把自己的复制版本交给了吴老师。

    毫无疑问,林知夏的写作风格很明显。她的词汇量十分丰富,遣词造句的能力堪称一绝。

    相比之下,江逾白的语文水平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江逾白怀疑吴老师会发现,那份检讨书实际上是林知夏撰写的。

    吴老师教书多年,自有一双慧眼。

    她是省城实验小学重点班的班主任。她带过许多学生,一定很清楚小学生的小把戏。

    江逾白开始思索,如果被吴老师看穿了真相,他要怎么辩解,才能不牵连林知夏。

    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吴老师忽然开口说:“柳行简,魏荣杰,你们两个,昨天有没有认真写检讨?800字的检讨,翻来覆去都是同样的话,你们俩这是什么意思?态度很不端正。”

    柳行简面色苍白,欲言又止。

    魏荣杰支支吾吾地说:“吴老师……我,我写不出来……”

    他抽了一下鼻子,悄悄地吸溜鼻涕。

    江逾白对魏荣杰产生了几分同情。

    昨天上午的江逾白,也是苦苦思索、反复煎熬才憋出来13个字。

    假如没有林知夏的帮助,江逾白熬夜通宵也弄不出800字的自我检讨。

    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江逾白潜意识里并不认为自己犯下了弥天大错。他和全班同学一起画漫画,玩游戏,并不是一件罪无可恕的事情。林知夏还让全班同学见识到了世界的奇诡、物理的美妙、天文学的神秘魅力、经济模型的重要意义。

    江逾白点了一下头。对的,他的这份检讨,只是形势所迫。他仍然有一颗向往《探索宇宙》的求知心。

    “江逾白,”吴老师在这个时候表扬他,“你的检讨书,写得可以。吴老师能感受到你是真的后悔了,知错了,摆正了态度。”

    吴老师把江逾白的检讨书递到了柳行简的手中:“你们要学习江逾白知错就改的好品质。我是为了你们好,才会批评你们。我不管你们,那才是害了你们。柳行简,魏荣杰,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再给我交一份800字的检讨。摆正态度,好吗?不要让我看到重复的语句,不要把一句话翻来覆去地写十遍。那是在敷衍老师,你们也没有正确认识到自己的缺点。”

    柳行简和魏荣杰只能乖乖应好。

    走出办公室之后,魏荣杰快步跟上江逾白,问道:“江逾白,为什么你的检讨写得这么好?你没有拉别的同学下水,也没有讲别人的坏话……”

    江逾白回答:“检讨书是检讨我自己,我不会牵扯别人。”

    “江逾白,”柳行简突然喊他,“你给我站住!”

    江逾白飞奔着踏进教室。他的运动外衣稍稍敞开,奔跑时飘逸如侠客。他甩给柳行简一句话:“我凭什么听你的?”

    柳行简再一次被他激怒。

    柳行简本来想纡尊降贵,亲自请教一下如何写好一份检讨——这是江逾白唯一的一次能够讨好柳行简的机会。

    倘若江逾白耐心辅导,表现得足够客气,柳行简就会宽恕江逾白,原谅江逾白之前犯下的种种错误。

    然而,很可惜,江逾白浪费了这个宝贵的机会。

    柳行简一拳锤上班级的正门,阴恻恻地说:“江逾白!你给我等着!”

    此话一出,全班同学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江逾白。

    江逾白完全忽视了柳行简。他迫不及待地返回座位,向林知夏报喜:“吴老师收下了检讨。她没让我重写。”

    林知夏波澜不惊:“太好啦。”

    江逾白打开书包,找出下堂课要用到的一本《四年级上册数学》。

    他假装自己正在阅读数学书上的内容。他酝酿了好一会儿,保持着端正的坐姿,诚恳而正式地说了一句:“林知夏,谢谢你的帮忙。”

    “你说什么?”林知夏一只手挡在耳朵边,“我没听见。”

    江逾白冷笑:“没听见就算了。”

    林知夏学他冷笑:“哈哈哈哈,江逾白,你在害羞吗?”

    江逾白本来没有害羞,被林知夏这么一问,他莫名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换了个坐姿,面朝另一个方向,距离林知夏更远。

    林知夏喊他:“江江江江逾白!”

    江逾白立刻回敬:“林林林林知夏!”

    林知夏“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会说,神经病。”

    江逾白坚称:“这三个字有点冒犯。你希望我说,我就更不会说。”

    他们二人正在斗嘴,学校广播里忽然传来教导主任的声音。

    教导主任让四年级的班长和副班长马上前往文印室,领取一份重要材料,各班的班主任也必须协调近期的工作。

    教导主任通过广播宣布:“秉持着自愿的原则,各班的同学啊,你们要告知家长,自主选择是否接种乙肝疫苗。”

    乙肝疫苗!

    听到这四个字,林知夏脸色泛白。

    她最害怕打针了!

    她一看见针头,就会心生恐惧。什么宇宙真理,什么尼采假说,什么第二型弦理论,通通都会被她抛之脑后。那一支尖锐而锋利的针头,就是她眼中所见的全部世界——当然,那个世界是阴森恐怖、晦暗无光的。

    江逾白呢?

    江逾白害怕打针吗?

    林知夏猛然扭过头,一声不吭盯着江逾白。

    江逾白被她盯得心里发毛,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林知夏的睫毛轻轻地眨了两下。她要怎么告诉江逾白,她有多讨厌打针?

    江逾白在《探索宇宙》系列漫画里,把林知夏塑造成了“真理之神、第一军师、宇宙领航员”。这些非同寻常的称号,给林知夏带来了一丝偶像包袱。她羞于承认自己见到针头就会哭天抹泪。

    作为宇宙领航员、地球第一军师、猎户座基地的真理之神,林知夏一点也不坚强。区区一支乙肝疫苗,就能让她感到危险。

    但,如果,江逾白也害怕打针,林知夏就能获得他的共情。林知夏迂回地问道:“江逾白,你刚才听见广播了吗?”

    江逾白很淡定地说:“我听见了。”

    “你有什么感想吗?”林知夏谨慎地试探他。

    “我没有感想,”江逾白拔出钢笔的笔帽,写起一份家庭教师布置的数学作业,“我去年接种过乙肝疫苗。”

    所以,这一次,江逾白不用再接种疫苗了?

    林知夏好羡慕他。

    她直截了当地问:“你打针的时候,会哭吗?”

    “为什么要哭?”江逾白很疑惑,“忍一下就结束了。”

    林知夏的问题到此为止。她已经确定,江逾白根本不在乎“打针”这回事。她像是失去了盟友的落魄士兵,这一整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但她还残存着一线希望——乙肝疫苗并不是免费的。不仅不免费,还有些昂贵。

    班长和副班长去文印室领到了乙肝疫苗的宣传册。这一批宣传册被班长分发给了每一位同学。宣传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校与省级三甲医院展开合作,确保乙肝疫苗的安全性、可靠性、有效性、稳定性。乙肝疫苗每人份72元,单支24元……

    读到这里,林知夏的脑中灵光一闪。

    是的,她知道,乙肝疫苗至少要打三次。

    一次24块钱,三次72元。

    确实,3乘以24等于72。

    不过,上一次要交76块钱的秋游费,妈妈都很舍不得。

    这一次72块钱的乙肝疫苗,妈妈一定不愿意接受!

    妈妈不给钱,林知夏就不用打针了!

    这天傍晚,夕阳普照大地,深秋的冷风中掺杂着凉意。

    林知夏背着书包,闯进家门,胸有成竹地将《乙肝疫苗宣传册》交给了妈妈。

    她表现得特别乖,特别安静,只等着妈妈说出一句:夏夏,家里没钱。这72块钱的疫苗,能不能不打?

    她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回答:好的,妈妈。夏夏不想打针。

    然而,然而,事与愿违。

    妈妈仔细看过了《乙肝疫苗宣传册》,大声地喊来了林知夏的爸爸。

    爸爸和妈妈商量了一会儿,爸爸建议道:“夏夏出生的时候打过乙肝疫苗。她现在9岁了,宣传册上说,抗体的滴度会逐年减弱,要不咱们让她再去打一次疫苗?”

    妈妈很爽快地答应:“好的,让她去学校打。三甲医院的医生,咱们也能放心。明年过年,我们还得带夏夏回老家。老家农村的老人没几个爱讲究的,家里人来人往,是要提前做些准备。”

    “一年没回老家了,”爸爸叹息道,“咱爸咱妈在电话里讲,他们想看秋秋和夏夏……”

    妈妈冷嗤一声:“得了。你妈偏心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的眼里只有孙子,哪有孙女?”

    “当着孩子的面,”爸爸指了指林知夏,“你别跟我这么说话。”

    妈妈打开了收钱的匣子,找出72块钱交给了林知夏。妈妈还哄了她一句:“夏夏,你今年9岁了,是个小大人了,你不能再害怕打针了。打疫苗是好事情,你懂的肯定比妈妈多,妈妈就不多讲了。”

    林知夏神情木讷。她沉默地接过72块钱,脚步迟缓地走向了她的卧室。

    她回忆起小时候打针的经历,仿佛又经历了一遍当年的场景。她用一块手帕把这72块钱包好,打了个结,才将手帕塞进书包里。

    夜空辽阔,晚风轻荡,熹微的月光照进玻璃窗,却被室内的明亮灯光完全掩盖。

    林知夏捧着饭碗,坐在一张圆桌边,安安静静地吃着晚饭。

    电视里正在播放《大风车》,今晚的节目是动画版的《西游记》。孙悟空握着金箍棒,凌空跃起,挥棒一击,劈得白骨精当场灰飞烟灭,好不威风!

    林泽秋喝了一声彩:“打得好!”

    他转过头,看着妹妹:“林知夏,你怎么搞的?吃饭吃得没精打采。”

    妈妈给林知夏夹了一只鸡翅:“夏夏,你在想什么呢?”

    林知夏叼住了鸡翅,却没应声。

    今晚的鸡翅,是妈妈静心烹制的红烧鸡翅,肉质香嫩可口,火候掌握得刚刚好。林知夏一边吃,一边思考,在她接种乙肝疫苗之前,还能过多少像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呢?

    妹妹的反常举动,引起了林泽秋的注意。

    林泽秋放下饭碗,微微俯身,靠近林知夏的耳朵,大喊一声:“喂!林知夏!”

    林知夏被他吓得魂飞魄散。

    妈妈气得骂了一句:“林泽秋,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吓你妹妹!你是她的哥哥,没有一点哥哥该有的样子!”

    林泽秋闷头扒饭。连扒两口,他才说:“我看她老是在发呆……”

    林知夏拒不承认:“我没有发呆!”她攥着筷子,捣了捣碗里的米饭:“我只是在想打疫苗的事情。”

    “你九岁了,还怕打针?”哥哥果然毫不留情地嘲讽她,“女孩子就是娇气。我七岁和人打架,膝盖裂了个口子,我一声都没吱。”

    林知夏嗤笑:“你七岁那年,还尿过一次床。”

    她详细描述当时的状况:“爸爸妈妈带我们回老家,你不敢上农村的厕所。你害怕旱厕里有虫子。男孩子真是胆子大……像哥哥胆子这么大,见到一只虫子,人就慌张极了。”

    林泽秋被戳中痛处,狠狠反击道:“你七岁的时候,有比我好到哪儿去?你怕黑,怕鬼,怕外星人抓你,动不动就要妈妈去你的卧室,哄你睡着。我就没见过比你更胆小懦弱的女孩子!”

    “那又怎样!”林知夏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妈妈喜欢我,妈妈愿意哄我!哥哥总是跟我吵架,妈妈更不可能哄你!”

    林泽秋重重把碗扣在桌面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我不稀罕!”

    林知夏凝视他的神色:“不,我看出来了,你很羡慕我。”

    妈妈轻拍林知夏的肩膀:“夏夏,别再说了,安静吃饭。饭菜都快凉了。”

    然后,妈妈扭头,警告哥哥:“林泽秋,你不要在饭桌上挑事,让你妹妹把饭吃完。她今年才九岁,你比她大三岁,你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儿?什么都要跟她争!你妹妹这么小,长得又瘦,她不好好吃饭怎么能行?”

    林泽秋沉闷地“嗯”了一声。

    室内灯光映照在他的身上,他的短发稍显凌乱,隐去了眉梢眼角的情绪。他保持着克制的沉默,吃饭也没有一丝声息。

    林知夏盯着他的侧脸。片刻之后,她偷偷夹了一只最大的鸡翅,放进林泽秋的碗里,还用勺子给他浇了一点汤汁。

    他又开始发表冷言冷语:“谁要你的鸡翅。”

    妈妈瞪了他一眼,他干巴巴地改口说:“好、好吃。”

    晚餐之后,林泽秋在厨房洗碗,林知夏在卧室里看书。

    林知夏的桌上摆着一本名为《Computer system architecture》的书。这本书是她从省图书馆借来的,2003年出版的新书,特别热门,特别受欢迎,为它排队的人有很多。

    林知夏一直在等待,前天终于轮到她了。图书管理员给林家打了一个电话作为通知,林知夏当天就去了省图书馆,方才把这本书请进了家门。

    昨天晚上,她抽空看了一大半,今天早晨,基本就把整本书看完了。

    这本书主要描述的是计算机系统架构。林知夏最近一直在钻研这个方向。她很想自己做PCB元件,设计电路,操作FPGA电子板,亲手制作一台计算机的CPU。

    她的想法很美妙,然而现实却不近人情,为了完成这个愿望,首先,她必须有钱。其次,她应该有一个工作间。以上两点,在家里都不容易实现。

    林知夏暂时忘记了乙肝疫苗。

    厨房里,林泽秋洗完最后一只碗,又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碗里的水珠。他收拾好橱柜和碗柜,终于有空去完成今天的作业。

    路过林知夏的房间时,林泽秋看到,林知夏呆呆地坐在书桌前,似乎正在为了什么重要的事而伤透脑筋。

    他轻敲她的房门,念道:“林知夏。”

    林知夏没好气地回答:“干什么?”

    林泽秋走进了妹妹的卧室:“你还在想那个疫苗?”

    他不提还好。他这一提,立刻激起了林知夏的担忧。

    “我不在乎……”林知夏努力地说服自己,“我一点也不在乎。”

    她说到一半,就离开了书桌,找到一只毛绒玩具企鹅,又把企鹅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整张脸都埋进了企鹅的灰色绒毛中,这让林泽秋想起妈妈的话——你妹妹今年才九岁,你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儿?

    是的。

    虽然林知夏记忆力很好,领悟力很强,智商也很高,但她毕竟只有九岁。她依然怕黑、怕鬼、怕外星人、怕陌生人、怕去医院打针。

    林泽秋坐在一把椅子上,对她说:“喂,林知夏。”

    林知夏抬头看他:“你又想吓我吗?”

    “你搞什么啊,总把我想得那么坏,”林泽秋不耐烦地说,“我跟你讲,你打针的时候,不要像呆头鹅一样盯着针头。你闭上眼睛行不行?”

    林泽秋回忆往事:“前年,你七岁,爸爸妈妈带你去医院打针,我也在场。护士拉着你的手,你一直在看针头,你吭哧吭哧地哭个不停。谁打针会像你那样,死死地盯着护士?”

    林知夏委屈极了:“我……”

    她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深呼吸,”林泽秋叮嘱她,“打针之前,你深呼吸,闭上眼睛,相信护士。一分钟不到就完了的事儿,值得你担心到现在?别把你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林知夏握着小企鹅玩偶的两只翅膀:“哥哥。”

    哥哥语气温柔,措词粗鲁:“有话快讲。”

    林知夏问他:“哥哥,你是在安慰我吗?谢谢哥哥!当你感到害怕的时候,我也会来帮助你的。比如……下次你见到虫子,我就来帮你把虫子拍死。”

    林泽秋没承认,也没反驳。他站起身,离开了林知夏的房间。

    “你又无视我。”林知夏指责道。

    林泽秋站在她的门口说:“拜托,我要写作业,今晚有一张数学试卷,还有一张英语试卷要写。我不像你,不能一秒搞定一道题。你老实待着,别来烦我,别缠着我。”

    “我才不想理你。”林知夏宣称。

    “那太好了,”林泽秋回答,“我跟你也没话讲。”

    话音落罢,林泽秋走回他自己的卧室。他打开台灯,把作业从书包里倒出来,一本一本地摆在桌面上。

    台灯正亮,落下浅黄色的光晕,照出温暖的意境。

    林泽秋拉开窗帘,夜色模糊了万家灯火,夜空中几盏孤星依稀可辨。他拖开椅子,散漫地落座,执起一支黑色签字笔,专心写他的数学作业。

    今天的数学作业是一张试卷。

    林泽秋花了四十分钟,写到最后一题,思维一下子遇到了阻碍。

    最后一题是附加题,题型非常灵活,林泽秋怀疑这道题超过了初中数学的大纲。

    他苦思冥想二十分钟,才记起自己还有英语作业没完成,如果在数学上耗费太多时间,他今天晚上就要睡得很迟了。

    可他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

    明天一早,班主任,也就是他们的数学老师,会让全班同学交换试卷,相互批改分数。班主任会一边订正试卷,一边介绍解题方法。

    放弃附加题是可行的。然而,林泽秋作为数学课代表的面子会挂不住。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卧室门外,飘来林知夏的声音:“哥哥。”

    林泽秋猛地一回头:“你要干什么?”

    林知夏蹬蹬地跑进他的房间:“二十分钟前,我出来倒水,看见你在发呆。二十分钟后,你还在发呆……为什么呀?哥哥?”

    “没有为什么,”林泽秋捂住自己的试卷,“别废话,管好你自己。”

    林知夏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他的位置旁边。她毫不客气地坐在桌前,想偷看林泽秋的数学试卷。

    林泽秋十分坚决,死也不肯松手,林知夏扒住他的手指,从他的指缝里阅读题目。

    她甚至没有看清完整的题干,就已经猜到了出题人的意图。

    她很认真地提醒道:“这道题,可以用数学归纳法证明。毕竟,初中数学的难度不高,归纳法就够用了。你把这个命题转化为……对于题目中的正整数集合N中的每一个元素,都存在对应的有序实数数组A。当n小于2时,条件显然成立。当n大于或等于2时,新增的数组数据C就应该是……”

    林知夏写出一个简洁易懂的方程式。

    林泽秋抓住了脑中一闪而现的灵光。他在妹妹的辅导下,耗时四分钟,顺利地完成了这道附加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