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章 风险收益

作者:素光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班主任吴老师的怒吼,深切地传达到了每一位同学的耳朵里。

    从某种意义上讲,大课间的“宇宙虚拟战争”演变为了一场真正的纠纷。

    而现在,吴老师要找出罪魁祸首。

    她的手掌猛拍了几下讲台,每一巴掌都仿佛扇在了班长董孙奇的脸上。董孙奇明知吴老师“不许在班上写小说、画漫画”的硬性规定,还敢带头参加《探索宇宙》系列漫画的情节绘制……在当前的这一刻,董孙奇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吴老师搬来一把椅子,放在讲台旁边。她坐在这把椅子上,要和全班同学谈心,一次性地教育所有学生。

    首先,她捻起一张纸条,面无异色地朗读道:“尊敬的地球人首领,我们决定把阮晶晶划归到地球人的基地,这是和亲。和平万岁。”

    坐在第二排的阮晶晶面色烧红。她被狂躁的愤怒笼罩着。她回过头,看着董孙奇,对他翻了个白眼。

    阮晶晶的举动没逃过吴老师的眼睛。

    根据吴老师的判断,阮晶晶应该不知情。这就好办了。

    吴老师大声质问道:“谁写的小纸条,给我站出来!你们才几岁,就玩这一套?在吴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写这种小纸条?啊,你们什么意思,四年级一班没有班主任了吗?我管不到你们了吗?一个个的,做事还有分寸吗?”

    无人应声。

    吴老师再次拍响了讲台:“究竟是谁带的头?我问最后一遍!如果没人承认!每个人都要写八百字的检讨,明天早上八点之前交到我的办公室!”

    八百字的检讨!

    检讨需要灵感,需要酝酿。

    一旦规定了字数,就会让一个学生失去检讨的初心。

    更何况,吴老师采取了“连坐”的政策,不偏不倚地惩罚全班同学。她这一招,真的特别狠,特别有谋略,不愧是省城实验小学四年级一班的班主任。

    江逾白准备揽下所有责任。他把书包塞进抽屉,正要从座位上站起来,林知夏抓住了他的手腕。

    林知夏轻声说:“等一等!江逾白,纸条不是你写的……”

    江逾白已经站了起来。

    他不怕吴老师,更不怕承担责任。

    他要让林知夏看看,什么叫担当,什么叫勇敢,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会保护林知夏,照顾林知夏,不让林知夏面临一丝写检讨、被叫家长的风险。这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应该做的。无需同学们的夸赞与推崇,他将一力承担一切后果。

    他坦诚地发言:“吴老师,我在班上……”

    江逾白还没说完,柳行简忽然吼了一声:“全是我干的!”

    “是我!”江逾白急忙争抢道,“我画了漫画,制定了所有角色!”

    柳行简和他针锋相对:“是我!是我干的!”

    江逾白有些愤怒:“你在撒谎。”

    柳行简义无反顾地宣称:“我没撒谎!我说的是实话!”

    “虚拟宇宙大战”打不成了,柳行简深感惋惜。

    柳行简正在思考,如何才能给江逾白致命一击,如何才能让江逾白失魂落魄?

    由于江逾白从中作梗,柳行简人生第一次被罚站走廊。柳行简发誓,他一辈子不会忘记那种耻辱,那种深深铭刻在骨髓里的奇耻大辱!

    当时,四年级的教导主任正在走廊上巡查,瞥见了被罚站的柳行简,教导主任就问了他一句:“柳行简啊柳行简,你妈妈知道你被老师罚站了吗?”

    这是何等的羞耻与屈辱!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此时此刻,柳行简已经瞧出了端倪——他发现,江逾白正在力挽狂澜。

    江逾白并不在乎吴老师的批评。只要江逾白一个人包揽所有错误,他在班级里的地位就会如日中天,他会成为全班同学瞻仰和崇拜的对象。课代表会以“收到江逾白的作业”为荣,体育课和活动课上会有数不清的男生想和江逾白组队。“江逾白”这三个字,将会成为四年级(一)班的大无畏精神之代表。

    柳行简绝不允许事态发展到那一步。

    于是,柳行简更高声地承认:“是我!我搞出了《探索宇宙》漫画!我怂恿了全班!我发动了宇宙战争!”

    江逾白听得一愣。他和林知夏才是《探索宇宙》系列漫画的联合创始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责任问题。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著作权署名问题。

    多亏了家庭环境的熏陶,江逾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法律意识非常浓厚。他冷静地听完柳行简的陈述,丝毫不退让地阐明:“我组织了全班同学参加漫画创作。我是真正的发起人。”

    “我才是!”柳行简被仇恨支配,口不择言,“我让丁岩和唐乐琴画出战争的地形图!我把全班同学分成了两个兵团!”

    “够了!”吴老师咆哮道,“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

    教室内万籁俱静,同学们的呼吸声都变得轻不可闻。

    没有人讲话。所有人都在目送江逾白和柳行简,就像古罗马时代的一群奴隶目送两位角斗士闯进斗兽场,就像法兰西帝国的士兵目送拿破仑被流放。众人以沉默面对现实,以沉默做无声的反抗——这场景十分悲壮。

    魏荣杰几乎要泪流满面了。

    那一份“和亲协议”的草案,正是魏荣杰亲手撰写的。

    可是,江逾白和柳行简都没有揭发他。

    他幼小而幼稚的内心,承受不了这么伟大的同学情。

    趁着吴老师还没走出教室,魏荣杰猛地站起身,挺起胸膛,充满骄傲地宣告道:“吴老师!送阮晶晶去和亲的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你不要怪江逾白和柳行简!你要怪就怪我吧!”

    “魏荣杰!”班长董孙奇发出沉痛而悲切的轻微呢喃。

    魏荣杰搭住了董孙奇的肩膀,温柔地说:“我会回来的,班长,不要担心我。”

    “魏荣杰!你还有脸讲话?”吴老师的怒火几乎要冲破教室,“你给我过来!”

    “来了!”魏荣杰蹬蹬地跑向了吴老师。

    大课间还没结束。窗外的雨依然在下,雨丝朦胧,落在走廊的栏杆上,敲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天色依然阴沉,乌云成团翻滚,彻底覆盖了日光。

    天边的雨,就是同学们心底的泪。

    原本,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场宇宙之战。

    谁都没料到战争的最后结果竟然是——地球军团的首领、猎户座军团的副首领、猎户座军团的军师都被吴老师抓走了。

    吴老师才是真正的大反派。

    许多同学都跑到了林知夏的座位边上,问她:“怎么办啊?江逾白会不会被请家长?我们要不要去班主任的办公室门口集体抗议!”

    “不会。你们别去找班主任,保持理智,随机应变,别让事态恶化。”林知夏给出劝告。

    她很冷静。

    她阻止了一群要去办公室大吵大闹的同学。

    江逾白被抓走了,林知夏不慌不乱。她还保存着《探索宇宙》系列漫画的原稿。这份原稿,是四年级(一)班众多同学的心灵寄托。

    “我很久没看到吴老师这么生气,”董孙奇坐在江逾白的位置上,对林知夏说,“哎,江逾白要是被请家长了,那是我对不起他啊。我没有站出来,为他讲两句好话。”

    林知夏摇了一下头:“没关系,你不用自责。他也不会有事……”

    同学们都看着林知夏,而林知夏的态度十分温和:“我们要学会,从大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董孙奇不耻上问:“啊?大人的角度?”

    “对,”林知夏耐心解释,“如果你是吴老师,班上的学生沉迷自制的连载漫画,你会为他们着急吗?你会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回归到学习的正轨上吗?”

    董孙奇坚决地说:“我会!”

    林知夏点头:“你找到了两个罪魁祸首,一个叫江逾白,一个叫柳行简,你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会给他们的父母挨个打电话吗?”

    董孙奇迟疑着说不出答案。

    林知夏自言自语道:“大人做一件事,会讲究风险和收益。就像我们的《探索宇宙》系列漫画里,挖金矿的事故概率3.7%,我们根据期望值来计算最终收益,也要考虑风险曲线。”

    “怎么讲?”董孙奇锲而不舍地向她提问,“江逾白和柳行简都没事吗?”

    “没事。”林知夏下定结论。

    她从书包里找出一根绳子,开开心心地呼唤唐乐琴:“唐乐琴!唐乐琴!我们继续玩翻花绳的游戏吧!”

    唐乐琴拽着董孙奇的衣领,把董孙奇拎出了座位。

    然后,唐乐琴鸠占鹊巢,心无旁骛地和林知夏玩起了翻花绳。有那么一瞬,董孙奇认为,唐乐琴确实是地球人派来的间谍——她一点都不担心柳行简和魏荣杰的人身安全。

    教学楼四楼的“实验班办公室”里,吴老师正在闭目养神。

    吴老师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座盆栽,一沓作业,还有一份教案。她一只手搭住了桌面,另一只手搁在自己的腿上,神色隐隐透着一丝疲惫。她问:“你们在班上画那种漫画,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她面前的三个学生争先恐后地回答:“知道!”

    她睁开眼睛,怒视着他们:“你们一个一个给我讲清楚。魏荣杰,你先来!你把阮晶晶送去和亲是几个意思?什么是和亲?啊,你要注意自己的思想道德,我都不好意思在班上说你!别的东西我都不管,学校也在培养你们的课外兴趣,我平常对你们够宽松了。我作为你的班主任,真心想让你学会尊重女同学。”

    “我、我从《三国演义》上看来的,”魏荣杰支支吾吾地描述道,“孙权把孙尚香嫁给了刘备,他跟刘备和亲来着……”

    吴老师重重一拍桌子:“魏荣杰,你根本没读懂《三国演义》。刘备、孙权、曹操争霸天下的演义小说,跟你们这帮小孩子有什么关系?书上写了什么,你转头就把它带到学校里来,带到生活里来,这样能行吗?吴老师跟你们讲过,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三国演义》里温酒斩华雄、杀颜良诛文丑、火烧赤壁、挥泪斩马稷,你全都跟着要学一遍吗?”

    魏荣杰拼命摇头。

    三年多的学校生活,让魏荣杰明白一个道理——聆听老师的批评时,要专心,要恭谨,等老师消了气,这件事就能轻轻揭过了。

    比起江逾白和柳行简,魏荣杰显然具有更多的对付老师的经验。

    吴老师忽然又问:“你们这个漫画,做了多长时间?钱老师说,柳行简很排斥地球人,那是不是你们漫画里的内容?你们这个年纪,最容易被那些不真实的漫画故事影响。思想素质,孩子们!你们要锻炼自己的思想素质!多看些真善美的东西,看些温暖感人的东西。小学生守则里写得明明白白,你们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中国古代的君子都晓得‘温良恭俭让,礼仪仁智信’,你们几个呢?找地球人打仗是谁的主意?”

    魏荣杰毫不犹豫地透露:“是柳行简自己想出来的。”

    “柳行简!”吴老师愤怒地喊出了柳行简的全名。

    柳行简原地立正,双手紧贴着裤缝。

    吴老师教育他:“柳行简,柳行简,真是个好名字。《论语·雍也》里有一句话,叫做‘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你还记得这是什么意思吗?你的做法、你的想法一定要配得上你的名字,好吗?柳行简?”

    柳行简的视线垂落,形如枯木,无神地盯着地板。

    “还有你,江逾白,”吴老师转过身,面朝着江逾白,“你啊,要把心思放在正路上。你组织了全班同学参与漫画,很好,这说明你有组织能力,有领导能力。但是,这是正确的做法吗?不是的。你的行为,会让班上产生拉帮结派的小团体,还有打来打去的桥段,这是吴老师最不想看到的。你会影响到别的同学。柳行简都被你们带得疯疯癫癫……”

    讲出“疯疯癫癫”四个字之后,吴老师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江逾白。”

    江逾白上前一步。

    吴老师弯曲食指,手指骨节叩响了桌面:“江逾白,你跟老师讲实话,那个《探索宇宙》漫画,是不是林知夏想出来的主意?是不是她?”

    江逾白一口咬定:“不是她。”

    他侧目,看向了魏荣杰。

    魏荣杰也说:“不是她。”

    真的不是她。

    江逾白画出了漫画的第一笔,林知夏只是背景观念的架构者。

    然而,吴老师却说:“林知夏经常琢磨一些很超前的东西,吴老师理解她,给她更多的自由,但我不希望她影响别的学生。她是个好孩子,我们四年级(一)班的大部分同学都是好孩子,不能因为一点小插曲,损坏了我们班的名声。你们要有集体荣誉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们在班级里闹出笑话,全年级都会知道。”

    班主任之间都会相互比较,吴老师特别看重“班风”两个字。她思索片刻,低声问:“江逾白,你想不想换座位?”

    换座位?

    江逾白摇头如拨浪鼓:“不。”

    虽然,和林知夏做同桌之后,江逾白曾有一段时间恐惧上学,但他觉得自己早就完全调整过来了。

    而换座位,毫无疑问,那是软弱的表现。江逾白作为一个成长中的男子汉,不会怨天尤人,不会畏首畏尾,更不会屈服于软弱的意志。

    吴老师又闭上了眼睛。她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在桌面上,砸出沉重的闷响,像是年久失修的一座钟,惊扰了时间的流逝。

    “回去吧,你们,”吴老师嘱咐道,“你们每人给我写800字检讨,明天早晨8点前交到我的办公室。念在你们都是第一次犯错,我就不找你们家长了。再有一次,绝不轻饶,听懂了吗?”

    那三名学生连连点头。

    江逾白、柳行简、魏荣杰三人先后走出了吴老师的办公室。他们安安静静地穿过走廊,栏杆外飘来一阵斜风细雨,沾湿了他们的衣服和裤子。

    四年级(一)班的几位同学把脑袋探出了窗户,冲着他们三人发出怪异的吼叫——这就是同学之间表达关心的特殊方式。江逾白可以理解。

    隔壁班的一些学生听闻风声,也跑来偷看他们。从老师办公室到四年级(一)班的教室,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竟然被江逾白走出了班师回朝的隆重感觉。

    班长董孙奇双手背后,站在教室门口,眼眶微微湿润:“江逾白,魏荣杰,你们都回来了?”

    “嗯,回来了。”江逾白应道。

    董孙奇又问:“你们被叫家长了吗?”

    “没有,”江逾白如实说,“只要写一篇800字的检讨。”

    董孙奇右手握拳,砸进左手的掌心:“我靠!林知夏料事如神!”

    他一把搂过魏荣杰:“我是孙权,你是周瑜,江逾白是刘备,林知夏就是诸葛亮!”

    江逾白没空和董孙奇闲扯。他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察觉林知夏的神色一如往常。江逾白短暂的离去似乎并未影响她的平静生活。

    窗户被林知夏推开了一条小缝,氤氲的雾气蒙住了玻璃,林知夏正在玻璃上写字。她写下了费马大定理x^n y^n=z^n的表达式。

    透过费马大定理,她持续观望着雨中世界。

    直到江逾白喊她:“林知夏。”

    她回头:“你叫我?”

    江逾白落座:“我要写800字的检讨。”

    林知夏坐在他旁边:“你写不出来吗?”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写不出来?

    江逾白打开文具盒,撕下一张草稿纸,认真摆好了架势:“我写检讨很快。在你走神的时候,我会把检讨写完。”

    林知夏一手托着腮帮:“真的吗?”

    江逾白信誓旦旦:“真的。”

    早饭吃得太撑,林知夏有点困。她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觉。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大课间结束,刺耳的上课铃吵醒了林知夏。她懵懵懂懂地爬起来,却发现——江逾白的那张草稿纸上没有一个字。

    江逾白保持着握笔的姿势,仍在深思熟虑、斟酌措词。

    “我帮你写吧。”林知夏提议道。

    江逾白冷淡地拒绝她:“不用了,谢谢。我自己的事情,我会独立完成。”在林知夏的种种刺激之下,江逾白终于有了一丝灵感。

    他提笔写道:“第一次写检讨……”一共六个字。

    六个字结束,江逾白再次陷入词穷的状态。他被林知夏用炽热的目光凝视着,感觉自己就像个没学过汉语拼音的文盲。

    想当初在新加坡,多少人夸他中文好?人世几回伤往事,往事复谁知。

    “人世几回伤往事”这句话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西塞山怀古》。想到此处,江逾白干脆把这七个字写进了他的检讨,这样一来,他的检讨就有了13个字,只要再写787个字,他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他离成功更近了一步。

    林知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毫不留情地奚落他:“你憋了这么久,只能写出13个字呀!”

    他沉稳应对,不急不躁:“是的。我正在努力。”

    这个回答,虽然简短,但很体面,也没给竞争对手留下继续嘲笑他的余地。

    但他没料到,林知夏竟然翻动了他摆在书桌上的作业。林知夏拿走了他的《语文作业本》,很认真地观摩了几页纸。

    然后,林知夏掏出草稿纸,写下标题“检讨书”,署名“江逾白”。

    江逾白震惊至极。因为,林知夏现在的笔迹,就和江逾白一模一样。她只花了十秒钟观察他的作业,就能成功模仿他的一笔一划、一撇一捺。

    而他作为被模仿的对象,连一丁点错误都挑不出来。

    林知夏飞快地写道:第一次写检讨,“人世几回伤往事”这句话,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人世”是世界,也是学校。我“伤往事”,是在为犯下的错误感到沮丧。对不起,吴老师,今天上午,我认识到了我的错误……

    林知夏沿用了江逾白的13字开头,尽情拓展,手速如飞。

    她没有一分一秒的思维卡壳,采用春秋笔法淡化了事件的严重性,字里行间又透露出一种浓浓的悔意、淡淡的矜持、和深深的责任感。那简直不是一份检讨,而是林知夏的现代汉语教学课堂。

    江逾白想给她跪下。

    他还没缓过神,林知夏已经收尾了。

    江逾白想拜她为师。

    在收尾部分,林知夏总结道:这份检讨,是我的反思,是我的自省,也是我改正的机会。我要遵守《小学生行为守则》,做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

    江逾白插话道:“在办公室里,吴老师提到了德智体美。”

    “对呀,”林知夏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吴老师最喜欢提起德智体美。你给她写检讨,一定要把这句话加进去。如果写得不好,态度不端正,她可能会让你重写。”

    “重写?”江逾白感到难以置信。

    这堂课原本是体育课,由于天气原因,体育课被临时改成了自习课。班上同学窃窃私语、偷偷聊天,体育老师根本不管。

    体育老师捧着一本杂志坐在讲台旁边,潜心阅读他的杂志,两耳不闻窗外事。

    起初,江逾白准备趁着自习课的机会,写出一份属于他的亲笔检讨信。他冷静地阐述着理由:“我闯的祸,应该自己承担。我不能收下你的检讨书。我应该写一份新的。哪怕明天早晨,吴老师让我再写一份,我也认了。”

    然而林知夏对他说:“江逾白,你写一个新的,我手里这份就白写了。你想让我把这份检讨书送给别人吗?假如我把它送给柳行简,柳行简一定会以为我瞧不起他。我要是送给魏荣杰,魏荣杰一定会非常感谢我的。那我还是送给魏荣杰吧……”

    江逾白一言不发,当场撕了自己的13字检讨,珍重地收好了林知夏的代写版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