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探索宇宙

作者:素光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今天早晨第二堂语文课之后,天空变得晦暗阴沉。乌云席卷了整座城市,氤氲的水雾越来越浓,密布的雷声接踵而至,催落一场倾盆大雨。

    四年级(一)班的许多同学都跑去了窗边看雨,还有一些同学围在了江逾白的身边——他们听闻江逾白正在绘制《探索宇宙》系列漫画,纷纷要求参与漫画的情节。

    江逾白的班级地位如日中天。

    他仿佛一跃成为美国好莱坞的著名导演。

    面对一群祈求入镜的同班同学,江逾白协调道:“别争了,要有先来后到。”

    江逾白首先安排了自己和林知夏的出场。在他构建的宇宙世界里,林知夏要去探索宇宙奥秘,江逾白要去猎户座上淘金。

    “就像十九世纪的美国淘金潮。”江逾白对大家解释道。

    林知夏趴在课桌上看他:“猎户座上有黄金吗?”

    “江逾白说有就有!”董孙奇大声拥簇。

    林知夏妥协:“好吧。那么,我和江逾白就是寻找黄金的地球人,猎户座上还有一群以董孙奇为首的猎户人!他们有着掌控磁场的神秘力量。”

    一时之间,同学们纷纷划分阵营。

    “我要做地球人!”

    “我要做猎户人!”

    等等的吵闹声不绝于耳。

    丁岩愤怒地指责道:“好多人背叛了地球!”

    董孙奇反驳他:“是你们地球人先侵略了我们猎户座!还要偷我们的黄金!”

    江逾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为了解决地球人与猎户人的争端,江逾白贡献出一个崭新的笔记本。他一边记叙,一边描述道:“2004年,地球人与猎户人的战争开始了。江逾白熟悉猎户座的地形。他率领地球军团进攻猎户座……”

    “不是进攻!”董孙奇纠正他,“是侵略!侵略!”

    江逾白发出一声冷笑:“董孙奇想通过磁场和涡旋星系引爆云核,占领整个银河系……”

    董孙奇记起自己的反派人设,兢兢业业地纠正道:“不是占领,是毁灭!毁灭!”

    他双手搂住身旁的两位男生,高声宣布:“我们猎户座一定要毁灭银河系!”

    被他搂住的那名男生也说:“打败地球人!愚蠢的地球人!贪婪的地球人!”他们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完全融入了猎户座的热血氛围。

    董孙奇甚至拽住丁岩,问他:“你们地球人,为什么会跑来遥远的猎户座?”

    丁岩支支吾吾道:“啊?因为、因为好玩?”

    “我靠?”董孙奇对自己的伙伴们说,“大家听听,地球人觉得猎户座好玩,他们就跑来猎户座,抢我们的地盘!”

    猎户座的同学们自动站到了董孙奇的背后,自觉与地球人划清界限。

    与之对立的地球人也聚成一团。

    这时,林知夏抓起一支钢笔,开始补充剧情:“董孙奇军团的愿望是毁灭银河系。而我们地球人站在猎户座的土地上,是为了自由和尊严!地球上的一切生命、文明、和环境都是我们浴血奋战的理由。勇敢的战士们,想想你们的亲人、朋友、宠物狗!这不是一场星际争霸赛,这是在反抗命运的安排,反抗暴徒的侵略!是为了我们抬头看天时,永远能望见的属于银河系的永恒光辉……”

    地球人都在发愣。

    两秒钟之后,同学们爆发雷鸣般的掌声。

    董孙奇感慨道:“根本说不过林知夏,她好会讲话。林知夏要是来竞选班长,我早就下台了……”

    董孙奇话音未落,四年级(一)班的教室门口传来“砰咚”的声响——那是拐杖拄地的声音。有一个身形瘦高的男孩子一手拄拐,在母亲的陪同中走进教室。

    这位男孩子的皮肤很白,五官也蛮好看。不少同学朝着他走了过去。但是大家都不敢对他讲话,只是站在一旁交头接耳,或者向他伸手,想要扶他一把。

    他一巴掌打掉了别人的援手。

    他的母亲斥责道:“柳行简!”

    他名叫柳行简。

    董孙奇告诉江逾白:“喏,那就是柳行简。他妈妈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他爸爸也是有钱有权。他暑假自己在家,从别墅的楼梯上摔下来了,摔断一条腿,休学一个月。”

    江逾白被董孙奇当成了哥们。出于哥们义气,董孙奇再三叮嘱道:“江逾白,你千万别去惹柳行简。”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风浪如波涛,吹得走廊外侧一片潮湿。柳行简的衣服和裤子都沾了雨水。他的妈妈给他留下一块毛巾,又和他说了几句话,方才离开了教室。

    这堂课的课间有30分钟,被学校称为“大课间”。一般情况下,大课间时,四年级以上的同学都要去操场跑步。不过今天的暴雨来势凶猛,跑步活动暂时取消了。

    江逾白收好笔记本,打算出门透透气。

    天光越发黯淡,白昼亦如黄昏。

    教学楼岿然不动,屹立在倾泻如洪的雨水中。

    江逾白抬头望天,忽然听见拐杖“嘣嘣”敲在地上。他稍稍偏过脸,看见柳行简一脸肃穆地撑着拐杖,独自一人走向四楼的开水间。

    江逾白移开了目光。

    柳行简把拐杖放在了开水房的门口。他像一只单腿蚂蚱,悲壮而决绝,连跳带蹦,迎接着命运的捉弄。他牢牢握着水杯,两步跳进了开水房。

    开水房的水温,高达一百度。

    江逾白想了想,抬步走过去,站在门槛之外观望。

    此时的雨色朦胧如烟,衬得走廊灯光格外明亮。江逾白的影子飘然降临,如鬼魅般倒映在热水器的侧面钢板上,吓了柳行简一大跳。

    柳行简的水杯没有拿稳。水杯摔在了不锈钢的台面上。开水滚烫,猛然迸溅,像是一颗爆裂的炸弹,炸得柳行简痛呼一声:“喂!你是故意的吗?”

    江逾白略显茫然:“什么?”

    柳行简使劲拉长了衣服袖子——这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他把自己烫红的手背藏进袖子里,面色阴沉地对江逾白说:“你给我等着,没你好果子吃。”

    柳行简的大言不惭,瞬间激发了江逾白的胜负欲。

    江逾白平静地撂下狠话:“等你腿好了再说吧。”

    柳行简被他气得深吸一口气:“你最好快点道歉。”

    江逾白立刻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手……拿不稳水杯。”

    柳行简怒火狂烧,抬腿连跳,正要一拳猛锤江逾白的肩膀,江逾白一步后退,不费吹灰之力地躲开了他的攻击。

    而柳行简扶着开水间的门框,怒不可遏地问他:“你就是那个新加坡回来的转校生?你叫什么名字!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

    江逾白承认道:“我叫江逾白。‘逾’这个字,你可能不会写,我不准备教你。”

    柳行简看起来很活泼的样子,还能跳起来打人,不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于是,江逾白仿佛无事发生一样走回了教室。他记起董孙奇的叮嘱——千万不要招惹柳行简。

    虽然,江逾白并不清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但现在看来,他好像确实已经把柳行简给惹毛了。

    那么,会有什么后果?

    江逾白找到董孙奇,采访道:“班长,问你一个问题。”

    班长董孙奇的座位附近永远热闹。

    班长是四年级(一)班的核心,是各方消息的源泉,也是团结全班同学的中坚力量。今天的班长也不例外。他的周围有几个同学都在借书。

    “班长,借我一本《冒险小虎队》吧!”同学们发出这般真诚的恳求。

    董孙奇从不让大家失望。董孙奇严格规划着每一位同学借书还书的日期。他及时配货、及时补货、及时换货,确保自己的供应链永不断裂。

    他又借出了一本《冒险小虎队》,这才抽出空来,解答江逾白的问题:“江首富,什么事?”

    这一声“江首富”喊出来,让江逾白和董孙奇宛如互相勾结的权贵阶级。

    江逾白低声打听道:“董班长,你让我别惹柳行简,为什么?”

    董孙奇收敛了笑意,脸上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你去惹他了?”

    江逾白漫不经心:“没什么,小误会。”

    董孙奇摇了摇头:“不能这么说。”

    江逾白问:“还能怎么说?”

    董孙奇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江首富啊,你要是和柳行简打闹起来,那就是狗咬狗……啊,不对,我说,你们是神仙打架,班主任都不敢拉架。柳行简他……特别记仇。小学一年级,韩大伟踩了柳行简的脚,柳行简踩回十下,才消气。”

    “所以,你和柳行简,闹矛盾了吗?”问话的人,是林知夏。

    江逾白转身,林知夏刚好站在他的背后。她抱着一沓语文作业,离他只有十厘米的距离。她仔细观察着江逾白的表情,想从细微的变化中窥探他的内心所想。但她的凝视过于直接,像非洲草原上的狮子瞄准羚羊。

    江逾白后退到靠上书桌,才对她说:“你快去发作业。”

    林知夏随手把本子分成四摞,交给了站在她旁边的四位小组长。她又问:“柳行简欺负你了吗?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

    董孙奇哈哈大笑:“林知夏,你不用担心!我是班长,我会替江逾白主持公道,维护正义!”

    江逾白有些疑惑,为什么他成为了被保护的角色。哪怕在《探索宇宙》的系列漫画里,“江逾白”也应该是一名统领星际军团、勇敢与猎户座抗争的热血勇士。

    窗外风雨呼啸,江逾白对林知夏说:“走,我们先回座位。”

    其实,江逾白并不是四年级(一)班的第一位转学生。

    林知夏念小学二年级、三年级的时候,也有同学从其他学校、其他班级转过来。大人们都认为小孩子十分单纯。然而林知夏认为,学校就是社会的低浓度缩影,并以一套独特的规则运行。

    转学生作为一个单独个体,进入新班级时,势必会引起全班同学的注意。

    全班的高度关注,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比如三年级下学期的一位转学生,因为触怒了班级小团体中的一名核心成员,而被全班同学孤立了一个月——这种类似于成人社会的党派之争,也是林知夏的《人类观察日记》中需要补充的内容。

    在林知夏的设想里,江逾白作为一名转学生,可能正在被柳行简欺负。

    江逾白却问她:“为什么你觉得是柳行简冒犯了我,而不是我冒犯了他?”

    林知夏若有所思:“因为你经常傻乎乎的,给我感觉你很好欺负。”

    “傻乎乎”三个字从林知夏的嘴里说出来,格外的有杀伤力,杀得江逾白片甲不留,血流成河。他勉强稳住了,并告诉她:“不,是我惹毛了柳行简。”

    她歪头:“咦?”

    他侧目:“你只说一个咦,又是什么意思?”

    “无需担心的意思,”林知夏回答,“你放心,我会帮你关注柳行简的一举一动。”

    江逾白立刻制止:“我都不关注柳行简,你关注他干什么?浪费时间。”

    随后,江逾白又提出真诚地建议:“你要是有空,多写点《人类观察日记》不是更好?”

    林知夏的语气十分惊喜:“是吗!我还以为,我写那个日记,你会有点不高兴呢!看来你很喜欢我写《人类观察日记》嘛!”

    江逾白昧着良心回答:“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