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0章 三四零

作者:一只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就叫她一并过来吧。m.lwxs520.com 乐文移动网”鸠宁热情的说道,“虽然她没有随份子,但我们这答谢礼也不差她这一份。”她这自认不着痕迹的抹黑让知道前因后果的陈诚皱了皱眉,不过都是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她什么德行他们几个除了被爱情迷惑了双眼的管淘和她一直在他面前极力伪装的程天,谁又不清楚呢。

    “这……”陈诚面露迟疑之色的看了看有些望眼欲穿的程天,他这幅样子,真的没事吗?

    就在他犹豫着要如何谢绝的时候,目光殷殷的程天也开口了,“诚子,你在犹豫什么?”莫非这个人他真的认识?而且,他们之间或许真的存在某些纠葛?不然怎么解释他为什么这么不愿让他看到她。

    “哦,没什么。”程天怀疑审视的目光看得陈诚神经一紧,心理不由窜上了几抹心虚,毕竟在香簪山的时候,他是隐瞒了程天的,不过当他想到维佳和游戏里的那个豆豆不是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神经松弛了许多,他看了鸠宁一眼,见她依然是那副拭目以待的样子,不由轻轻的低叹了口气,“我这就叫她过来。”

    说完,转头朝着正背对着三人低头在餐桌上挑食物的仙豆叫了一声,“维佳!”

    而程天的视线也随着他转头的方向望了过去,恰好落在那一片被仙豆霸占(其实是没人吃)了的自助餐桌的区域。

    仙豆恰在此时回头,她的容颜就这样的撞入了程天视线,“小-结-巴!”程天一字一句的喃喃念着,拿在手中的伴手礼也随着手指的无力而脱落,摔在了草地上。

    他的这一失态引起了一侧周围人的注意,鸠宁也注视着他怔愣的侧颜,紧紧的咬住了嘴巴。

    而这一切,背对他的陈诚却没有看到,而装着伴手礼的纸盒落在草地上也是声音极小,所以他也没有留意到,只是伸手朝着仙豆招了招,“维佳,过来拿伴手礼。”

    仙豆弯膝将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带着浅浅的微笑朝着三人的方向走去。

    程天看着她朝着自己走来,只觉她的面容越来越朦胧,而周围的喧嚣则越来越远去,这个画面……这个画面曾是他无数个午夜梦回时心痛又渴望的向往啊!却在今日他成婚的这一天成真了。

    他捂着自己揪疼又蠢动的胸口,他以为他忘记了,却原来,这心动从未离开过,它只是因为求不得痛苦被心沙深深掩埋了而已。

    而站在一旁看程天的眼眶渐渐湿润了的鸠宁则突然有一种这个男人将会被别人从自己身边抢走一般的害怕,她此时已然顾不得后悔,只能伸手抓住他的手,希望可以挽留他,可以提醒他,他的新娘还站在他的身边。

    只可惜她的动作并没有挽回程天沉浸在想往视线中的注意力,一滴泪终于从他的眼眶中跌落,就在周围众人都奇怪于新郎为何如此激动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与会宾客都震惊不已的事。

    只见他抬起脚步,丝毫不顾新年的阻拦,朝着一个方向大步的奔去,然后……然后他竟然抱住了,而且是紧紧的抱住那个正走向他们的今日宴会最耀眼的女人,那个不是他新娘的女人。

    怎么回事?!新郎的举动让周围宾客面面相觑,而鸠宁则终于信念崩塌的跌坐在了地上。程天的这一抱让她知道,她的爱情,她的婚礼,她的婚姻,一切都完了,今天过后,她只会成为人们眼中的笑柄。曾经无数自以为是的幸福与恩爱,都在这一刻被残酷的现实尽数打碎。

    而此时终于将幻想中的人儿实感的拥入怀中的程天,则是贴着仙豆耳背不断的念着,“小结巴,小结巴,你终于肯见我了,你终于肯见我!我真的好想你!”念到后半段,他的声音中已然弥漫着浓浓的哭腔。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结巴!”仙豆被他突然的一抱弄得一愣之后手肘并用的推拒着他的胸膛。

    程天却固执的抱着她不放,“不,我不会再放开你,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此时,陈诚也在过了最初的猝不及防后,赶到了二人的身边,他一把将程天从仙豆身上扒开,伸手将仙豆护在怀里,看着程天说道,“天哥,你冷静一点,她不是豆豆!”

    程天一见抗拒着自己的仙豆此时却缩在陈诚的怀里,情绪不由激动了起来,上前揪住了他西装的衣领,摇晃着说道,“不!你骗我!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是不是!是不是!”

    陈诚因为护着仙豆,所以防御力直线下降,只能徒劳的喊道,“不是的,天哥,你听我跟你解释。”

    “你这个混蛋!”程天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解释,直接一拳乎在了陈诚的脸上。

    这一记重拳被处于只能被动挨打地位的陈诚挨了个正着,让他结结实实的痛了一回,他稳住后退的身体,将仙豆推到了已经上前来控制事态的管淘怀里,这才抬手摸了一下感觉有热物流出的鼻端。

    血?!陈诚看着手指上的鲜红,心中的火气不由也窜了上来,他抓住迎面扑过来的程天的衣领,与他纠缠在了一起。“你tm给我冷静一点!”

    “去tm的冷静!你这个混蛋!”程天说完挥拳又要出击,这一次却被早有防备的陈诚给闪了过去。

    陈诚等着无理取闹的不断向他发动攻击的程天,终于忍无可忍,趁着他攻击再度落空的空挡,一拳将他揍倒在了地上,“你tm还能不能听人说点人话啦!”

    程天抬手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盯猎物一般的瞪着站立在他面前的陈诚,歪脸朝旁边啐了一口,将口中的血沫吐掉,一言不发的站起,寻找攻击的围着陈诚转了一圈,然后认准一个空隙,在他充满戒备的神色中冲了上去。

    两人就此纠打了起来,你来我往谁都不服谁。最后还是凌威和鸠盛赶来,强行将两人给拉了开来。

    “天哥,你冷静一点。”凌威劝,由于他们是从休息室被人叫来的,所以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是很清楚,于是一向沉稳的凌威主持起了大局,将一众相关人等请到了休息室,将不相干的人全部关在了门外。

    “诚子,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还和天哥打起来了?”凌威虽然话是这么问,但视线却投向了被管淘护在身边的仙豆。

    “你问他!”陈诚整理着自己的伤口,暴躁的朝着程天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说道。

    “问我?!我还要问你呢!”程天被他这么一挑衅,火气又上来了,“你就这么做我兄弟的?!竟然觊觎我的女人!!!”

    “呵!你的女人!”陈诚嘲讽低笑,“你不会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他的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向了鸠宁,程天眼中闪过愧疚,但有些事,他今天一定要弄明白,“你别顾左右而言他!”说完,他软了语气,转向仙豆问道,“小结巴,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神色中带着数不尽的忧伤和情缠。

    自己的女人被人如此相待,陈诚怎能不急,他移动身子,挡住他投向仙豆的视线,辩白的话冲口而出,“她不是你的小结巴,你的小结巴早就死了!”

    他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的表情都为之一窒。

    “死了?!怎么会?!”第一个出声的是管淘,他脸上带着惋惜与悲痛,不敢置信的望着陈诚。

    陈诚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好似将豆豆嘱咐过自己要保密的事情给说出去了,不由闪躲回避的低下了头。

    而程天则直接经受不住打击的膝盖一软,神色愣愣的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唯一还理智尚存并且能主持大局的凌威问道。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了陈诚的身上,陈诚经过几番挣扎之后,还是将他以为的仙豆病逝的前后告诉了众人。

    “你是说,这个女孩子在提出分手的时候,就已经快要不行了?”仙豆不适时宜的提醒,当然,这句话她是带着一脸唏嘘与惋惜的表情轻声说出来的。

    众人意识到,也许豆豆对程天的分手,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轻率与无理取闹,而是怀着一种宁愿被所有人误会自己,也要忍痛斩断恋人对自己的情丝的爱的无私。

    “不!我不相信!”程天用食指抓着自己的头神色哀痛的摇头抗拒着这个爱人已然离世的消息,“你骗我!你骗我~”程天说道最后,整个人已经蜷缩在椅子上哀哀的哭泣了起来。可见他心里还是相信了陈诚的这个解释的。

    而得知爱人是因为爱他而离开的这个‘真相’,让他的心比他原来以为的宛如玩耍一样的结局还要痛,因为,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回应她的爱了,心中无处宣泄的痛让他清楚的认知到,她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

    在场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也都是为这个悲剧爱情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哀叹、惋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