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7)

作者:红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糊在女儿的小下巴上。她飞快拿来手袋,打开,从里边找出软软的手帕为盼盼擦拭。

    盼盼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妈妈……”她小小声嚅嚅地叫,“这个妖怪姐姐好像是找你的耶……”声音虽然细细弱弱,音量却刚好够黎烟听到。

    “妖怪姐姐”当下便涨红了脸。

    黎烟使劲压着气。

    眼前这对母女,她真是恨极,母亲牙尖嘴利,哪怕已经下了堂,却依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女儿更是可恶,不知道她是真傻假傻,顶着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居然敢说她妖怪!

    许瞳收好手帕,拍拍盼盼头顶,对她柔柔微笑,“乖,你自己吃,妈妈看看妖怪姐姐有什么话想说!”说完转头面向黎烟。

    盼盼在一旁眨一眨眼,盯着许瞳的手袋——妈妈似乎忘记了拉上包包的拉锁呢……

    许瞳转头看向黎烟,“我想你今天在这出现,不是为了看我们母女吃东西的吧?”

    黎烟嗤的一笑,坐在椅子上翘着腿,不可一世的扬起下巴,“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到了今天这番处境,你还能这么自得其乐?我要是你的话,一定躲起来不见人,省得被人家看笑话!”

    许瞳忍俊不禁,一下失笑出声:“哈哈!黎小姐,真难为你居然也是有羞耻之心的!你有替我不好意思的时间,还不如替自己打薄一下脸皮,抢男人抢到人家孩子父亲头上,还理直气壮洋洋自得,我也奇怪,你自己怎么都不觉得害臊呢?”

    停一停,她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神情,继续说下去:“黎小姐,我且说一句,信不信由你。顾辰这个人,心里怎么想的,我一定比任何人都懂。对于和你的传闻,他不做解释,并不意味他对你真有感觉。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天知地知,他知我知,至于别人,恐怕一辈子也猜不到!好心奉劝你一句,黎小姐,人贵自知,不要自取其辱!”

    黎烟被抢白得面红耳赤。

    “许小姐,不如我也奉劝你一句话,”她狞声狞气,“上流社会讲的是门当户对,我们家和顾家正在谈几笔大生意,家族势力相当,彼此倚重,这样才叫珠联璧合。而草根就是草根,别说生一个孩子,就算生一堆,也照样个个都是不值钱的草根!再者说,单凭一个孩子,怎么能比得上一个家族的势力呢?用她,”黎烟伸着粘了长长猩红色指甲的手指,指着盼盼说,“一个草根丫头,你是绑不住顾辰的心的!”

    听到她居然说到自己的宝贝,许瞳一下就沉了脸。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旁边盼盼就抓住她衣袖,眼泪汪汪小可怜似的问她:“妈妈,妖怪姐姐是在说我不值钱吗?她是不是在胡说?爸爸那么疼我,怎么会不要我!”

    许瞳心里一痛,爱怜地抚摸盼盼头顶,“宝宝乖,别听她乱说,等妈妈帮你教训她!”

    小盼盼红了眼睛,抿着小嘴巴,泫然欲泣。

    这边她刚要拉来架势,打算好好修理一下这位捧在众人手心里已经不知道天高厚的无知大小姐,那边却有人早她一步,已经冷冷出声。

    “黎小姐,我想我有必要通知你几件事。”顾辰的声音如同被寒冰冻过一样凛冽。

    盼盼从椅子上扑通一下跳到地上,倒动着小腿飞快向顾辰跑过去,用力撞进他怀里,委委屈屈地叫:“爸爸!”

    顾辰被怀里的宝贝一下叫软了心。

    他紧紧抱着女儿,对黎烟继续说:“第一,我要通知你,顾氏和黎氏那几宗买卖,从你刚刚说完那一番话起,即刻作废,并且今后永不合作。第二,你最好到国外去发展,那里我顾及不到,否则只要你留在本土,我会不遗余力封杀你,时效是,无限期!”

    黎烟一下呆在那里。

    自以为是的愚昧女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对于顾辰来说,女儿就像他的眼珠,宝贝得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哪怕她再怎样顽皮的时候,他这做父亲的,自己都舍不得说女儿一个字,又怎么能够容忍她一个黎烟红口白牙的在这大放厥词?!

    ●︶3︶●

    彼时跟在顾辰身后一起出现的郑秘书,悄悄凑到许瞳身边,对她挤着眼睛说:“以后可得让我家宝宝好好给盼盼打溜须,我算看出来了,老板是真宠这丫头!谁要敢说她一个字儿,老板大人可以无条件憎恨以及无期限打击她一辈子!”

    许瞳忍住笑,也悄悄地,问她:“你们怎么来了?”

    郑秘书睁大眼睛,“不是你让我们来的吗?”

    “是我吗?”许瞳含笑质疑。

    郑秘书想了想,有些明白过来,“哦,那就是盼盼用你的手机找她爸爸了!”转念又一想,神秘兮兮乐起来,偷偷用手肘拐许瞳一记,“你好狡猾啊!一定是你故意暗示的,要盼盼找她爸爸的!”

    许瞳一脸无辜,眨眨眼,“天大的冤枉!我可没有,我只是没拉严手袋而已,盼盼那么大了,她自己想拿我的手机找爸爸,你说,这是我可以阻止的事吗?”

    郑秘书和许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开来。

    ●︶3︶●

    打发掉黎烟,顾辰抱着盼盼走到郑秘书与许瞳身边。

    他让郑秘书先把孩子抱到车上送回家去。顾仁延想孙女想得发疯,今天再不把盼盼带回家给他看看,相信明天老头子能和这对翘家母女一起离家出走。

    身边没有了其他人,顾辰对许瞳开门见山问:“玩够了没有?你想折腾,我就陪你折腾,我这么配合你,怎么样,还满意吗?”

    许瞳懒洋洋靠在椅背上,“还行吧!”

    顾辰皱眉。

    “如果玩够了,那就别折腾了,抓紧时间和我把婚结了吧。”

    许瞳垂下眼皮,“这是求婚?”她显然不满意,“我不是随便的人,想让我和你结婚,你得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才行!”

    顾辰看着她,面色柔下来,似乎有点想笑。

    她算吃住了他,对着他时,总是敢这样无赖。只是她无赖起来的样子,他竟然有点百看不厌。

    “我们一直不结婚,盼盼的户口也就一直拖着都没有落。孩子马上要上学了,她现在,可还是私生女的身份。你忍心宝贝在学校里被同学们嘲笑?”

    许瞳一拍手,“哎!这理由够强!”她煞有介事地笑起来,“那好吧,那我们就抓紧时间把事办了吧!”笑一笑,忽然一歪头,忽闪忽闪地眨着眼,人一下变得柔媚起来,“你怎么不说让我回家去呢?”声音里藏着一丝腻,隐隐有些娇嗔的味道。

    顾辰的心早早已经软成一团。脸上却依然挂着故作姿态的淡定。

    “你真觉得,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找茬出来的?”他挑着眉,徐徐开口,“你早想好这回要和我结婚了是不是?孩子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不光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你也早早有打算了,不是吗?”他用手指轻敲桌面,敲几下,忽然伸到旁边去,覆在她的手上。

    “有哪家的新娘子结婚,是从新房里接出、转一圈又重新接回新房里去的呢?”他凑近她,压低声音,缓缓地问,声音里夹杂一缕沙哑,字字句句无比动听,有如一只魅惑的手,不经意间已拨乱他人心弦。

    许瞳觉得喉咙口有些燥。

    尽管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哪怕连孩子都为他生了,可是只要他对自己施展诱惑,她就依然无法克制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出现。

    她反握住他的手,一扭身子,侧倚进他怀里,矫情地娇嗔:“讨厌,又被你猜中,好无聊啊!”

    顾辰顺势揽紧她,低头深深吸气嗅她发香。他的举动和脸上神情再无法隐瞒一个事实——他其实,非常非常想念她!

    “晚上去你那!”他哑着声音贴在她耳边说。

    许瞳抬起眼,狐疑地望着他,“为什么是我那?”

    顾辰说得理直气壮,“我不能从自己家里接新娘,所以结婚前你不能够回家。既然你得待在娘家,那么只好我去你那儿!”

    许瞳推搡他一下,娇声地笑:“去你的!我是问你,晚上去我那儿,想干嘛!”

    顾辰衔住她的耳珠,轻轻吮啮,“我做了很多天和尚,现在连骨头缝都在叫着饿!”

    许瞳打趣他:“呀?你不愁在外面找食的呀,就算你懒得找,还有那么多要死要活送上门的呢,是不是!”

    顾辰把她掼在怀中惩罚一样用力的揉,“我真去吃她们,你会同意?恩?”

    许瞳瓮声瓮气低低地叫:“讨厌!你弄疼我了!”

    看她娇恼的样子,他心痒难搔,再顾不得这里是室外,一径地低下头去,深深吻住她。

    ●︶3︶●

    婚礼事宜,一拖再拖许多年后,如今总算启动起来。

    准备过程中的某天,顾辰去唐家见自己孩子的妈,意外发现她竟在愁眉苦脸的发呆。

    “在想什么?”他轻轻问她。

    “呃……”她犹犹豫豫,似有些挣扎,“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你可不可以……嗯……走走后门交点罚款,把宝宝的户口办下来……”

    顾辰挑高了眉,扬声问:“然后?”

    “然后……然后我们可不可以……推迟婚礼……”许瞳嗫嗫嚅嚅地一说完,立刻在脸上挂满谄媚的笑。

    “理由。”顾辰居然心平气和。

    许瞳不由缩缩脖子。

    她太了解他。

    这种时候,他越心平气和,表示越是山雨欲来。

    “……我想再等一等……因为,等一等再结婚的话,那时候我们的宝贝正好能凑成一对花童呢!就不用劳驾外人孩子了,你说好不好?”

    顾辰皱紧眉。他心里有一瞬不解。而这一瞬之后,翻天覆地的狂喜猛地涌上心头。

    “什么时候发现的?”他克制不住自己,声音微微颤抖着,充满兴奋与喜悦。

    “昨天喽。最近总是困,怎么睡都睡不够,想想不太对劲,就跑去医院查了查,结果居然又中标!都怪你!总在人家准备美美的披上婚纱的时候搞大人家的肚子!讨厌!大肚子穿婚纱,丑死了!要不,我们就拖一拖再结婚嘛……老公……”她撒娇撒痴、无所不用的企图迫降他。

    然而这一次,顾辰说什么都不再依她了。

    婚礼如常举办,规模隆重得惊人。

    新郎英俊得令人脸红心跳,新娘娇美得楚楚动人。

    新娘身后的美女小花童,无比粉嫩可爱,像个小天使一样,甜化了无数人的心。

    如此完美的一场婚礼,新娘其实却并不满意。

    直到许多年后,许瞳一边看着当年结婚时的照片,还一边无尽遗憾的对老公嘟囔:“都怪你,非要我大着肚子穿婚纱和你结婚!别人家的新娘都小腹平平,只有我一个像藏了颗球一样!”

    她那心软嘴硬的老公,听她又在抱怨,便表现得颇不耐烦,“这件事你已经唠叨多少回了?算了算了,不就是想我和你补照婚纱照,算我怕了你,你去选日子好了!”

    许瞳折起相册放在一边,歪进丈夫怀里,开心得不得了。

    她那样子就像一只餍足的猫,嘴角挂着懒懒的狡黠的笑。

    “一个人在那偷笑什么呢?捡了便宜似的!”他揽住她问。

    “我在笑,从前有个人,他嘴巴又臭又硬,可是呢,他很爱很爱他的老婆,我在替他老婆感到幸福!”

    他也跟着笑起来。

    “我也感到很幸福,”他说,“老婆!”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到这就彻底结束了,网络的+实体的。其实网络完结时已经小伤感了一次,现在把实体的也贴完,不免又有点矫情地要伤感下下。这算是这个文彻底的告一段落了,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陪伴,感谢不吝赐予赞美、批评的所有人,对你们的一切意见,九哥都心怀感恩!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PS:姐妹篇《旧欢如梦》会尽快完稿,进入出·版流程。极大可能顾风顾盼的完整故事会以一个长番外的形式出现在《旧欢如梦》里,看我有没有时间写哈,准确消息到时候我会在出·版公告里告诉大家,九哥爱你们^_^

    书香门第【苏飞】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