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3 部分

作者:淡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然而接下来的话却喂了小助理一嘴的狗粮。

    准新郎:“我想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沈嘉:“对。”

    沈丛:“必须盛大!”

    小助理弱弱地问:“婚纱那边需要我们准备吗?”

    沈丛说:“我妹妹结婚的婚纱不能差。”

    沈嘉:“钱不是问题。”

    准新郎:“要独家定制。”

    三人:“独一无二。”

    沈母还在坚持中式婚礼说:“送客时的喜服也得准备,还有晚礼服, 结婚一辈子才一次,禾禾得漂漂亮亮地出嫁。”

    正巧沈禾手机响了, 是阮甄来问伴娘的事情, 她交待了几句再次回来时,几个人已经停止了讨论。沈禾有点惊喜,问:“都讨论好了?定了什么?中式还是西式?”

    徐京墨说:“改婚期了。”

    “啊?”

    沈母说:“结婚前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你和京墨都得参与进来, 等你们忙完在纽约那边的事情再定婚期。在此之前, 我先去确定我那边我的宾客名单。”

    沈嘉:“婚纱的设计师我去问姜娉。”

    沈丛:“她结婚时的婚纱挺好看的。”

    沈禾愣了下,姜娉是炙手可热的金马奖影后,在事业最巅峰的时期选择息影嫁入豪门。年初举办的婚礼相当热闹,她身上的婚纱好几家媒体都重点标出,大做文章,沈禾年初忙得晕头转向的,通过手机弹出的推送都知道姜娉的婚纱出自于专为英国皇室提供礼服的名家,价格当然不菲。

    她想说其实不用办得这么隆重的,可是看着她所爱的人讨论得热烈,她什么都没说。

    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真幸运,爱她的人那么多。

    红青昆剧团受邀前往纽约剧院出演的是令他们名声大噪的创新版昆剧《桃花扇》。

    全国巡演时早已烂熟于心,这一回前往异国他乡演出,除去观众多了许多外国友人之外,其余称不上有难度,但性质却是不一样的。作为继京剧之后,第二个在纽约舞台上演出的剧种,这在戏剧舞台上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

    而令曾团长柳团长开心的是,在纽约剧院的演出不仅仅受到了广大华侨的支持,而且还令许多当地人叹为观止。

    音乐和舞蹈是无国界的。

    徐京墨与沈禾在台上谢幕,听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时,内心都有一股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这是在国内舞台上感受不到的。

    昆曲,这门六百年前的古老艺术,穿越了时间,穿越了空间,来到了大洋彼岸的舞台。他们穿着传统的戏服,化着独特极具中国风的妆容,向国际展示自己的历史,展示着泱泱大国的文化底蕴,将中国传统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吸引了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

    这就是昆曲的魅力。

    有那么一瞬间,沈禾觉得自己此生无悔入昆曲圈。

    舞台下掌声不断。

    舞台上一次又一次地谢幕。

    最后一次时,徐京墨握住了沈禾的手,然而先开口的却是沈禾:“回国后,我有个惊喜想给你。”

    作为她的男朋友,徐京墨给她的惊喜不算少。

    撩妹的方式可以说一套一套的,自然少不了浪漫的手段,不管是杭州西湖的烟花,还是午夜的摩天轮,他像是她无处不在的少女心的归宿,充满了浪漫主义的童话色彩。

    沈禾当然很吃这一套。

    他给的每一个小惊喜,做的每一件浪漫事,甚至包括每一次滚床单,都很得沈禾的心,令沈禾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开心地尖叫。但沈禾也明白,所有事情都基准于做的人是徐京墨。

    她吃这一套,与所谓套路手段无关,仅仅是因为这个人。

    爱一个人就会想要付出。

    徐京墨给予她许多的小惊喜,沈禾也在不断地创造自己给徐京墨的小惊喜,而她现在在憋一个大招——一个准备了将近十年的大招。沈禾沉浸在自己准备的小惊喜中,回国的飞机十几个小时,又是红眼航班,飞机上的人大多睡得昏昏沉沉,唯独沈禾亢奋得不像话。

    “徐京墨,你看到我给你准备的惊喜一定会很感动!”

    “嗯?”

    沈禾说:“我要忍住,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就没意思了。”

    徐京墨配合地说:“你可以让我猜。”

    “这份惊喜其实是一份礼物。”

    “你?”

    沈禾嗔他:“才不是!”

    “是猫?”

    “不是。”

    “我不能告诉你,但是这份惊喜我准备了很多年,等回国后的第二天你就知道是什么了。好了,你不许问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无聊的对话,坐在隔壁的唐彬听得很无语。都已经谈婚论嫁了,怎么对话还这么没营养?

    唐慈也坐在隔壁,感受却完全不一样,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女神对话没营养,只觉得浑身都是偶像剧里男主角对女主角没有上限的宠溺的粉红泡泡,当然这种少女心是唐彬这种直男无法理解的。

    沈禾亢奋了五六个小时,最终还是忍不住犯困睡着了,醒来时飞机已经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窗外阳光明媚,是个极好的天气。沈禾下了飞机后拒绝徐京墨送她回去,还叮嘱徐京墨今天她要休息,晚上千万别过来。

    话是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写得一清二楚。

    没有人像她这么准备小惊喜的,巴不得天下皆知,徐京墨却觉得很可爱,可爱到心坎里了。他送沈禾上了出租车后才回自己的家倒时差,一觉睡到晚上十点整,正好接到了沈禾的电话。

    “徐京墨!你快过来!我要给你一份惊喜!”

    给惊喜也如此直白,果然很禾苗风。

    徐京墨开车去沈禾家。

    到了沈禾家后,发现沈禾还是今天下飞机的打扮,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她干什么去了。徐京墨觉得有些好笑,然而更多的是内心的柔软被她狠狠地又碰了一遍。

    他问:“惊喜在哪里?”

    沈禾扬扬下巴,说:“你看。”

    顺着沈禾的视线望去,沙发上安安静静地躺了一个白皮手拎箱,十二寸的大小,大概是为了突显礼物两个字,白色的真皮箱子上还用缎带扎了个蝴蝶结。

    沈禾已经开始催促:“你打开来看看。”

    眼里是藏不住的期待,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徐京墨打开箱子,里面有十个蓝色的本子,竖着整整齐齐地摆在箱子里,第一个本子的书脊上写着——相识的最初;第二个本子是:沈禾偷偷喜欢徐京墨的那些年(1);第三个本子:沈禾偷偷喜欢徐京墨的那些年(2);第四个本子:沈禾他偷偷喜欢徐京墨的那些年(3);第四个本子:与徐京墨再次重逢;第五个本子:徐京墨追求沈禾的日子(1);第六个本子:徐京墨追求沈禾的日子(2);第七个本子:徐京墨偷拍的沈禾;第八个本子:徐京墨和沈禾在一起啦;第九个本子:徐京墨与沈禾谈恋爱;第十个本子:徐京墨与沈禾领证了。

    徐京墨一眼扫过,微怔,随即打开第一个本子。

    其实说是本子并不太精准,更像是一个带点评的相册。第一页的照片赫然是最初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和母亲离开乔家,隐姓埋名搬到了一个新小区,在两家对门的走道上有了第一次招呼。

    照片下面有个箭头,写着:沈禾第一次和徐京墨相见。

    沈禾得意地说:“照片已经开始泛黄了,我拿去过胶了,哎,为了找以前的照片,我费了不少功夫。幸好我妈喜欢拍照,家里很多老照片。后来有了智能手机,虽然像素不高,但拍照也方便了。”

    徐京墨继续翻。

    一页又一页,都是满满的回忆,以及沈禾当时的心情。

    沈禾又说:“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没想到吧,我当年可是多愁善感的少女,每天都写日记的!每一天的心情都记下来了!不然对着照片,我也记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

    当徐京墨翻到第七本的时候,指腹停留在“徐京墨偷拍的沈禾”八个字上。

    沈禾又说:“我那天翻你的手机,发现里面好多我的照片,然后我数了数,把好看的挑出来,正好能凑上一本。”

    徐京墨翻完一整本,表示:“一本不够,换我可以弄十本。”

    “谁这么自恋呀!”

    “不是自恋。”

    “那是什么?”

    “告诉我们以后的孩子,妈妈年轻的时候有多么好看。”

    沈禾微微红了脸,在容貌问题上,她的合法丈夫远比自己要能欣赏自己的颜值。不过沈禾早已习惯了,又说:“你快看嘛快看嘛,后面还有三本呢。”

    最后一本是她今天才完成,里面大篇幅记录了在纽约剧院公演的照片,最后一张照片是两个人在台上谢幕。她今天离开机场后,立马就去回家打印照片了,为了完成这个惊喜,她特地买了家庭专用的照片打印机。

    十个本子,里面贴满了从相识到今日的照片,还有每一刻的心情。

    她给徐京墨的惊喜,名字叫做——能摸能看的回忆。

    她和徐京墨在一起后,偶尔还会脑补一些天灾**,譬如出车祸了失忆了。她怕自己会忘记过去那么多的回忆,不管是伤心的还是难过的,抑或是美好的难忘的,与徐京墨有关的,她都想记下来。

    “你好有耐心。”

    咖啡馆里,阮甄听了闺蜜给徐京墨准备的惊喜后,万分感慨。

    沈禾笑眯眯地说:“还好还好,我准备的期间也特别开心。给自己爱的人准备惊喜,一点儿也不会不耐烦,有时候累了想到我老公看到时的心情,又立马不累了。”

    她搅拌了下焦糖玛奇朵,撑着下巴,脸蛋上洋溢着显而易见的幸福。

    阮甄说:“徐京墨一定很感动吧,有什么反应?”

    沈禾说:“腰疼。”

    阮甄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嗳!你们要不要这么污!”话是这么说,还是八卦地问:“几次?”

    沈禾比划了个数字。

    阮甄目瞪口呆:“七爷果然厉害。”

    沈禾点头,面不改色地说:“我老公在这方面确实很厉害。”

    阮甄却说:“你们婚都没结呢,只领了证对吧?”

    沈禾点头。

    阮甄说:“我原本以为你家徐京墨会给你来一场难忘的求婚呢,结果就这么平淡无奇地领证了,真不符合七爷的风格。不过也是,你们这一对谈恋爱时轰轰烈烈的,什么感受滋味都体会过了,确实也不需要求婚了。”

    “在乌镇的时候求过一次的。”

    “我知道呀,但好歹得有个戴戒指的仪式!”

    她瞄了眼沈禾的手指,纤细的指头上并没有戒指。

    沈禾笑说:“我不习惯戴戒指。”

    沈禾并不在意这些仪式,在她看来,度过了热恋的甜蜜,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美好,她并不需要这些做给外人看的流程,如果不是两位哥哥的坚持,她的婚礼在本地摆个酒,邀请亲朋好友来吃顿饭就可以了。

    和阮甄喝过下午茶后,徐京墨来接她。

    “妈把婚期定在了十月份,地点也订好了,二哥让步了。”

    沈禾问:“是不是要摆两场?”

    徐京墨笑:“对。”

    沈禾苦着一张脸:“大哥这么喜欢海岛婚礼,他结婚的时候自己办就好了啊,也就是说我在本地要办一场,还得再去马代来一场。现在大哥和二哥也不遮遮掩掩了,到时候肯定还会媒体记者过来。之前我微博里都有粉丝问过我是不是沈嘉的妹妹了。”

    提起微博,沈禾又说:“你当初窥屏我微博的小号是什么?”

    徐京墨说:“很久没上了。”

    沈禾似是想起什么,笑吟吟地问:“你当初有没有给我留过言什么的?是不是像是个狂热粉丝一样?”

    “就是窥屏,从不留言,后来被微博认定为僵尸号,登录不上了。”

    沈禾扑哧地笑出声,说:“你要不要开个大号?直播间里好多人盼着你开微博呢,说想当我们俩的cp粉。”

    徐京墨说:“可以考虑。”

    这个话茬过后,沈禾也没放在心上。

    从纽约回来后,虽然没那么忙了,但是各种后续的采访讲座,数不胜数,加上婚房又在装修,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接踵而来,他肯定也没精力管理微博账号,所以沈禾提过就算了。

    她回家后洗了个澡出来时,发现徐京墨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刚想开口问一句,忽然间手机响了下。

    是微博的提示声音。

    因为每天的艾特评论众多,沈禾设置了只有自己关注的人才会提醒。

    她扫了眼,是唐慈的转发。

    沈禾愣了下,紧接着微博上加的各种昆曲圈的好友纷纷转发。

    ……

    沈禾打开微博。

    果不其然,徐京墨注册了个微博,并发了第一条微博。

    她内心微甜,抬眼时迎上了徐京墨的视线。

    他放下手机,拿过毛巾给沈禾擦头,说:“怎么不擦干才出来?”

    沈禾说:“夏天热嘛。”

    “坐下。”

    徐京墨拿吹风筒给她吹头。

    沈禾问:“怎么突然想开微博了?”

    “生活里名正言顺了,微博上也想名正言顺。”

    不久,沈禾的头发被吹干,发现徐京墨又发了条微博。这一回,徐京墨还发了图,是他们在民政局领的红本本,配图文字只有艾特沈禾。

    沈禾哭笑不得。

    “喂,徐京墨,你秀恩爱秀上瘾了?”

    徐京墨说:“我在昭告天下,你是我的人。”

    沈禾想了想,还是转发了徐京墨的微博,没有发任何文字。之后,沈禾又刷了会微博,还开直播间玩了会直播。快十二点的时候,徐京墨喊她睡觉。

    沈禾说“好”,还是磨蹭了一会。

    她关了直播间后转身,发现屋里的灯已经熄剩一盏。

    他穿着她买的居家睡衣倚在在房门口等她,乌黑的眼睛里沉淀着无声的温柔。这样的场景,沈禾已经看过许多遍了,可每一次她都看不厌,每一次看有每一次的欢喜。

    再轰轰烈烈的感情,总有回归平淡的一日。

    幸好她和他能熬得过动荡,也守得住平淡。

    她三步当两步地跳到他身上,圈着他的脖子。

    他顺势搂上她的腰。

    “徐太太。”

    “诶?”

    “来造人吧。”

    “唔,行吧。”

    本书由 遥月小落 整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