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八章

作者:我不想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乔若说完, 岳斯纬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

    “我的好侄儿, 你听到了吗, 你老婆刚才说,你要是死了, 她做鬼也不会放过我。”

    乔若心头一震,她先是看了看岳斯纬, 意识到什么后,又把目光投向面前的液晶显示屏。

    果然,她看到屏幕里的岳经洲, 也拿出了手机。

    可惜角度问题, 她看不到她老公的脸。

    不过,在岳斯纬话音落下没多久, 她听到从岳斯纬手机里传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磁性嗓音。

    “老婆,我很高兴能从你嘴中听到那些话。”

    乔若刚才停下来的眼泪,再次不可遏制的流了下来。

    她哽咽,“对不起, 是我害了你。”

    “别哭了, 你一哭, 老天皱眉只怕不愿意分好运气给我。”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怎么样, 他有没有伤害你。”

    “没有, 我很好,他好吃好喝伺候着我。”

    “那就好,老婆, 你放心,我马上救你出去。”

    乔若再次哽咽,鼻尖酸酸的,胸口堵得慌。

    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她对岳经洲到底是个什么感情。

    自重生回来后,她一直以为自己仅仅只是害怕重蹈上辈子覆辙,才各种讨好岳经洲。可眼下,生死关头,她发现早在不知不觉中,她对岳经洲的感情,已经超乎她的预料。

    甚至,她心里涌出了要替他去死的想法。

    她根本就不值得他冒死救她。

    岳斯纬见两人在那浓情蜜意的打情骂俏,目光沉沉的从乔若那满脸泪痕的脸上扫过。

    他一声冷笑,“乔纯淋,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惺惺作态了,你当初不是一直想要和经洲离婚吗?他死了,你就自由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乔若看着屏幕里就要再次扣扳机的岳经洲,心里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对,她当初是想要和岳经洲离婚的。

    “岳经洲,你先不要扣扳机,你听我说,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做。你知道我为什么忽然又不想和你离婚吗?是因为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我知道这样说,你可能不信,甚至会觉得我神经错乱,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仔细回想,在咱们签离婚协议那天,你是不是觉得我陡然像是变了一个人?我就是那天重生回来了。我之所以改变主意,正是因为我上辈子和你离婚后,众叛亲离,下场悲惨,所以我这辈子重生回来,为了避免像上辈子一样的悲惨下场,才赖着不和你离婚。我曾经,是真的移情别恋,你爷爷还有岳斯纬说的没有错,我不是什么好女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了我这样做。”

    岳斯纬没想到乔若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唇边的冷笑渐渐定格,那双深邃的双眸,忽明忽暗,像是在暗涌些什么。

    这些年身处商场,他对自己识人的能力颇有些自信。

    乔若刚才说话时的神色,不像是假的。

    虽然她说出来的话很是可笑和荒谬,但岳斯纬不知怎的就真心了她说的话。

    乔若说完空气安静了一会,再次响起岳经洲的声音。

    不过,不同于刚才的低沉,那是一种仿若可以融化冰雪的温柔嗓音。

    “傻丫头,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不和我离婚,我都不介意,我要的只是你而已。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岳斯纬掐断通话,岳经洲的声音戛然而止。

    就在这个时候,乔若看到屏幕里,岳经洲放下手机,就要扣动扳机。

    而同时,画面黑屏了。

    乔若脑子当机了片刻,等反应过来时,抽泣着求岳斯纬,“拜托你把显示屏打开好吗,我要看看我老公到底怎么样了。”

    没了显示屏的灯光,整个屋子再次陷入黑暗。

    一声轻微的响动,灯开了。

    陡然的强光,让乔若下意识闭眼。

    “你确实很傻,要是你老公真的死了,你应该会听到一声枪响。”岳斯纬没什么语气的说着,走到床边,跟她解开绑住的手脚。

    同时,递给她一盒抽纸,“自己把脸擦擦,不然你老公没被枪打死,也要被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给吓死。”

    乔若喜极而泣,一边拿纸擦眼睛,一边却再次流眼泪。

    她老公没死,真的太好了!

    她顿时感觉自己的世界,就像这屋子一样,重新亮了起来。

    就连她刚才恨得咬牙切齿的岳斯纬,都不那么讨厌了。

    岳斯纬一给她松绑完,她擦了两下眼泪就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跳了下去打算开门去见她老公。

    哪知她因为绳子绑的时间有点长,四肢长久没动早就麻了。

    她刚下床,就是一阵呲牙咧嘴的惨叫。

    岳斯纬皱眉,正要过去问她怎么了,“砰”的一声门开了,从门外冲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

    “老婆,你怎么样了?”

    岳斯纬原本想要上前的脚步,瞬间顿住。

    乔若看到岳经洲真的好好出现在自己面前,像是生怕他会忽然凭空消失一般,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他,“我没事,老公,真的太好了,你没有死,我也没有死,咱们又能重新在一起了。”

    岳经洲还是第一次看到哭得梨花带雨眼眶通红的乔若,看到她露在外的胳膊青一块紫一块,手腕还绑着绷带,嘴唇苍白的毫无血色,他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他冷冷看向正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岳斯纬,“你不是说在我来之前不会伤害她的吗?现在她身上到处都是伤算是怎么一回事。”

    乔若本来还有很多话想和岳经洲说,可一听到岳斯纬那似乎要黑化一般的森冷声音,刚才的温情和喜悦一下子无影。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岳经洲黑化。

    这里可都是岳斯纬的人,既然她和她老公都没事,她不想再陷入什么纷争。

    经历了这些,她现在只希望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至于什么家族纷争,金钱名利,她通通都可以不要。

    只要,她能和她老公在一起就好。

    乔若赶紧安抚岳经洲,生怕他就这么黑化和岳斯纬拼命。

    “老公,我真的没事,我身上这些伤,不是他弄的,是我自己搞的。我刚才在手腕上划了一刀用自杀威胁他放了我,他是防止我再次伤害自己才把我绑了起来。”

    乔若这番话确实有效,岳经洲看岳斯纬的眼神的怒火小了不少。

    不过,面对岳斯纬那近乎要嗜血的眼神,岳斯纬表情依旧淡淡,似毫不在意。

    “很好,我说到做到,你们现在可以走了。走的时候,顺便把你刚才在楼下签的合同拿走,以后岳家,全部都是你的了。”

    岳经洲看岳斯纬的眼神,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刚才他在赶来救乔若路上之前,岳斯纬跟他通的电话里,只说他若是死后,岳斯纬会把他手中岳家的股份和产业交出来,给乔若今后一个保障。

    并没有说他要是没死的话,岳斯纬的股份也给他。

    岳经洲深看岳斯纬,他这个平日里总是和他作对的小叔,他忽然有些看不懂了。

    “为什么要把股份给我?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岳家吗?你不是不甘心我一回来,就抢了原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吗。”

    岳斯纬坦然面对岳经洲的注视,薄唇边极为轻巧的一笑,“我这些年为岳家拼死拼活,可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该是享受的时候。”

    说完这句,岳斯纬便离开了房间,留下岳经洲和乔若两个人。

    乔若也很是不懂岳斯纬这番操作,那位大佬之前还和她老公斗得你死我活难舍难分,怎么忽然就摆出一副好像看透世俗的模样。

    难道变|态到极致,就大彻大悟了?

    乔若休息一番后,四肢酸麻之感逐渐消失。

    本来岳经洲打算抱着她下楼,不过被乔若给无情拒绝,她需要把自己几个小时前吃的东西所产生的热量给消耗掉。

    岳经洲扶着乔若下楼,整个客厅的场景,确实和乔若在显示屏所看到的一样。

    岳经洲签的那些文件,还完好整齐的放在茶几上。

    岳经洲看了茶几几眼,想了想,还是走过去。

    不过,他第一时间,并没有去拿文件,而是拿起来了转轮□□,打开里面的弹槽。

    乔若见他此举,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弹槽。

    里面竟然全空,没有一颗子弹。

    她惊讶的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口吻,“他……没有往里面放子弹?所以,他不过就是吓唬吓唬我们而已。”

    一时间,乔若心情复杂不已,对岳斯纬的怨念又少了许多。

    她一直都以为岳斯纬那家伙已经变|态的无可救药,可没想,事情远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岳经洲把转轮□□重新放回桌上,拿起桌上的文件从中间撕开。

    “想要把岳家这么大个摊子交给我,自己去享福,想得倒是挺美。你折腾了我这么久,我怎么会让你如意。”

    ……

    受此惊吓,乔若给自己放了个长假。

    她老公之前和林思芋的绯闻,在林思芋发文主动承认自己是小三后彻底洗白澄清。

    而林思静,也当众发博跟乔若道歉。

    这一连串的反转,让广大吃瓜群众吃惊不已,同时,乔若因为之前被黑的很惨,又吸了一波路人粉。

    这段期间,她和岳经洲之前参加的综艺节目在电视台播了。

    两人在节目里动不动撒狗粮的场景,惹得众多网友大呼虐狗。

    许久不营业的乔若,让张姐心焦不已。

    她的摇钱树啊……

    碍于岳大佬的压力,张姐心塞不已的沉默了一个半月,终于,在乔若《青》在国外得奖,并且还拿了最佳女主时,张姐决定豁出去这张老脸,软磨硬泡的让乔若继续出来营业。

    张姐去乔若家前,跟她约了时间,顺便拿了一堆她曾代言的品牌方送来的各种礼物,想了一|夜的腹稿,信誓旦旦的打算和乔若促膝长谈时,结果她老人家看到眼前的场景瞬间偃旗息鼓。

    只见偌大的客厅里,乔某人一身宽松肥大的睡衣,半躺在沙发上。

    一个半月不见,那脸,那胳膊,简直没眼看。

    而传说中卓尔不凡满足万千少女心目中白马王子形象的岳经洲,坐在沙发按照乔某人的吩咐正十足好先生跟她剥着荔枝壳。

    张姐抚着胸口,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纯,纯淋,你……”张姐痛心疾首的看着乔若生出来的双下巴,这个样子,就算出去营业也是被各种嘲的份,早知道她一段时间不管,这丫头就胖了那么多,她哪怕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监督她。

    难受,想哭,现在一切都晚了。

    才一个半月,怎么就跟充了气的气球似的。

    乔若看出张姐的忧伤,一点都不心虚不说,反而还笑嘻嘻的让张姐落座。

    “张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打算先听哪一个。”

    张姐感觉自己最好先叫个救护车比较好,她承受不了那么多。

    “坏消息。”

    乔若给张姐递过去自家老公刚剥好的荔枝,“张姐,我打算暂时休息一年。”

    张姐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一年?!”

    “张姐,你别反应这么大吗,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不还有个好消息吗。”说到这里,乔若盈盈一笑,“嘿嘿,其实,我怀孕了。”

    “怀,怀孕?!”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个好消息好吗。

    她仿佛看到一堆钞票,一会排成人字,一会排成一字,从自己眼前飞走。

    乔若话音落后,空气里传来一个低沉有力且磁性十足的嗓音。

    “为了能让我老婆安心在家养胎,我前天已经收购你所在的经纪公司,至于张姐你,鉴于你之前对我们家小若的照顾,我会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当作回报。接下来,公司新签的一批艺人,我都会让岳家旗下的演艺公司给一定资源,所以你尽管放心,你手上不愁能赚钱的艺人。”

    张姐刚才还愁云满布的一张脸,立即堆起了笑容。

    “岳总,纯淋跟我就像是亲姐妹一般,她怀孕,我真是替她感觉到开心。这次来,什么都不知道确实没啥准备,纯淋啊,你想要什么,张姐现在就跟你去买。”

    乔若见张姐那风云变化的一张脸,心中颇为无语。

    人呐,就是这么现实。

    ……

    远在大洋彼岸的夏威夷,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半躺在遮阳伞下,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眼睛时而微眯,时而微收,时而又噙了两分笑意。

    中途,不断有身穿比基尼的美女过来搭讪,都被他无情拒绝。

    或许是举着手机的姿势有点累,没多久他翻了个身,手机放在一旁。

    只见,手机屏幕里,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一对年轻的夫妇,中间是一个长得很可爱却正在啼哭的婴儿。

    照片在屏幕里放大,最右边的男人,只在屏幕里显示出小半张脸。

    手机重新被男人拿了起来,他再次放大照片,整个手机屏幕里,几乎只剩下一个女人的脸。

    那张带着微笑的脸,眉眼弯弯,晶亮的眸子,仿若会发光一般。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女人脸上缓缓滑过,唇边低低道,“果然,还是胖点好看。”

    …………

    (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