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正文完

作者:楚寒衣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

    尖利的叫声刺破天空。

    桑晴脑海一片空白, 只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然后, 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已经昏迷的她当然不能知道,在她因车子而倒在路旁的那个刹那, 意外撞人的汽车就急踩刹车停了下来,紧接着,中年车主匆匆从车上下来, 先打急救电话,再拿起桑晴掉落在地面的手机,翻开通讯录, 找她最近通话之中有姓名的人联络通知。

    通话拨出。

    闪现在手机屏幕上的,赫然是“表姐关慧”!

    ***

    也不知在黑暗之中徘徊了多久, 突地, 一些细碎的声音撞破了那层厚重的隔膜, 闯进了桑晴的意识之中。

    好吵……

    我在哪儿……

    发生了什么……

    她费力地睁开千斤重的眼皮,看见了……

    很多人。

    很多很多人。

    这些人全都围在她的身边。

    他们在说话, 声音不再隐隐绰绰的, 而像电钻一样钻入她的脑袋了。

    “这是醒啦?”

    “怎么没有被车撞死啊?”

    “骗了多少人的钱,要她被车撞死, 那不是便宜她了吗?”

    “听说是去机场的路上被车撞的。”

    “恶人有天收!老天都不让她跑掉!”

    桑晴彻底清醒了。

    她睁大了眼睛, 看着围在自己身旁的人, 她认识的人全部都来了,都堵在这个——这个——她的床边。

    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她想要爬起来, 但麻木的身体根本不被她控制,这一刻,惊慌充斥她的脑袋,她尖叫出声,“我的手,我的脚——”

    关慧从人群中出来了。

    她站在人群的最前边,冷冷看着桑晴。

    “别叫了,你的手脚没事。你在去机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车主将你送医院的同时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是不是你的亲人,能不能来照顾你……”

    一丝嘲讽的笑容出现在她嘴角。

    “我答应了,不止答应来照顾你,还带了这么多你的老相识来照顾你。接下去,每一天都会有至少三个人来照顾帮助你,当然,我也会天天在的。毕竟,我的儿子就在这个医院里。”

    “怎么样,开心吗?

    “我们大家还挺开心的,这回总算能知道你到底有钱没钱了。有钱,你就能就医,就能好好治疗;没钱,桑晴……你就要残疾了。”

    桑晴直愣愣的盯着关慧,也盯着其他人。

    那些熟悉的面孔,在此时哂笑着,嘲弄着,环绕着包围着她,一张张都宛如地狱里的恶鬼。

    而她一动不能动!

    桑晴大叫一声,于天旋地转之间,再次晕了过去。

    ***

    关于桑晴的事情,后续的几天里,薄以渐和虞生微辗转接到了消息,然而这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听过就忘,全副心神都集中在电影上边。

    没错,薄以渐的电影《告白》正式开机,开机之前,工作室终于官宣,虞生微榜上有名。

    刚刚才歇下去的鱼粉姐姐们再一次因为这条消息而爆炸。

    但她们复杂的心态并没有透过网络传到薄以渐和虞生微的心里头。

    预计三个月的电影拍摄期已然开始,薄以渐和虞生微进入封闭式剧组之中,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共同为了《告白》而努力。

    有趣的日子和山间的流水一样淙淙不停。

    拍摄的过程中,薄以渐每天都会画下大量的分镜,绝大部分比较简略,只用以和演员直观交流;少数的则更加精心刻画,这是他记录的自己和虞生微在片场里重要的点点滴滴。

    两人最初对手戏时。

    两人共同在摄像机后。

    两人和其他所有成员一起吃饭时。

    两人共同埋首各种资料堆得高高的桌子里。

    一幅幅珍贵的话被薄以渐以细腻的笔触画出来,收藏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床头柜。

    虞生微则将这些图画逐一看过,仔细描摹,再在拍摄的空隙里谱曲写词,依照着每一张画所表达的内容,挨个做出一段相照应的小调。

    等拍摄结束,画也画完。

    薄以渐将画收集装订,虞生微也将每一幅画上的小调组合起来,再配歌词,就是一首完整的歌曲。

    这些画展现他们的生活。

    这首歌表达他们的内心。

    这是他们送个彼此的礼物,世上独一无二的礼物。

    电影的拍摄结束了,但电影的工作并未完全结束。

    薄以渐还要和则和剪辑师,音乐工作室一起,开始为电影剪辑与配乐。

    这项工作并不比之前的拍摄更为简单。

    薄以渐总是长时间长时间地将自己关在工作室里,不是在听音乐,就是在反复看着电影中的各种片段,哪怕只是一个几秒钟的小片段,他也会反复观看,来回调整。

    不忙着其余工作的时候,虞生微总陪着薄以渐。

    他们还可以互相提醒。

    比如:

    “你挑的这些配乐刚才已经听过了,你不满意。”

    “这个配乐不适合做开头配乐,肯定有更好的。”

    “这个片段有点意味不明,看着觉得别扭。”

    “这段好像还不错,但似乎又用力过猛了。”

    日复一日的阅览,精简,搭配,修改之中,同年12月,电影的一切工作终于筹备完成,可以准备上映了!

    薄以渐敲定元旦公映。

    但在公映之前,他先举办了一场首映礼,首映礼被安排在十二月的末尾,邀请了诸多知名导演及记者,以及部分幸运观众共同观看。

    两个小时的时长。

    中途除了电影的声音之外,没有一点杂音。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起立。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电影吸引了,一双双眼睛,就像被无形的胶水沾在了荧幕上,转也不转,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或意外的画面!

    他们进入了电影。

    进入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不再只是一个发生在荧幕之中的故事,它从薄以渐的心里走上荧幕,又从荧幕上走下来,一路走到观众的心中。

    时间在流淌,故事在前进。

    当故事中的主角终于迎来属于他们的美好结局的时候,观看的众人也仿佛迎来了属于他们的美好结局。

    浓浓的满足自他们心脏溢出。

    他们正想起立鼓掌,荧幕突然黑屏。

    黑屏之上,薄以渐在拍摄过程中画下的一幅幅精致画面幻灯片一样出现。

    同时间,旋律响起,虞生微的《点点滴滴》轻缓响起。

    荧幕的角落,长长的片尾名单也开始播放。

    等到最后的最后,片尾名单结束了,歌曲结束了,精致的画也结束了。

    机械的打字音响起,一行白字出现在荧幕上方。

    “这是电影的点点滴滴,这是生活的点点滴滴,这是我们的点点滴滴。”

    随后,画面闪现,那是电影的拍摄现场,薄以渐和虞生微正对着镜头,比了个“OK”的手势,一同笑道:“耶,我们做到了!”

    全场起立,集体鼓掌,将热烈的掌声送给导演、演员,每个辛苦工作的工作人员。

    感谢你们,将这精彩的故事带给我们!

    ***

    首映礼结束以后,关于《告白》的消息陆陆续续出现网络之上。

    首先是以郭长信、文载、管乐语为首的诸多导演的共同出声,盛赞《告白》。

    管乐语:“足够尊重观影者的一部影片。”

    文载:“导演,演员,故事,无一不精。”

    郭长信最直接:“@薄以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新片可以的。”

    紧接着,首映礼受邀记者们也不甘示弱,纷纷把自己连夜赶出来的文稿发上自家平台,其中,业内最权威的三家用这样的标题来形容薄以渐的首映礼:

    电影MOB:《这就是我们应该看到的电影》

    千禧日报:《影片结束,全场观众起立鼓掌三分钟》

    新鲜度厨房:《拍这样的电影,没有勇气真不行》

    其后,三家媒体按照惯例为影片打分,《告白》平均分高达9.0,而此前在三家杂志平均分到达9.0以上的影片,无一不是盛极一时,话题度与艺术度并驾齐驱的经典电影!

    大导及媒体的力量不容小觑。

    几乎这天的晚些时候,网上就掀起了一股关于《告白》热议,有人说好,有人说坏,说好的相信大导演和专业媒体,说坏的人中,反而有些是《十二魔方》的受害者,有些是薄以渐和虞生微的粉丝。

    两人的粉丝也是殚精竭虑,生怕现在网上的一片大好声音全来自媒体捧杀,万一到时上映,不尽如人意,这不就大事不好了?

    无论如何,有人battle,就有热度。

    一周之后,新年元旦。

    电影在万众瞩目之间登上原先。

    上映三天,一骑绝尘席卷十亿票房。

    《告白》爆了!

    ***

    纷纷扰扰轰轰烈烈,电影还在放映。

    正当风口浪尖,作为导演和演员的薄以渐和虞生微则避开了人群,呆在属于自己的空间中。

    大红的垂幕虚虚垂下,红绒的椅子空空伫立。

    薄以渐和虞生微坐在放映厅最中间的两个位置上。

    手牵着手,肩并着肩。

    他们的目光看向大屏幕,大屏幕上,正出现影片的开头。

    熟悉的开头闭着眼睛也能勾画,熟悉的曲子不用旋律也能哼唱。

    薄以渐指着电影,对虞生微说:“这是我们的故事,现在故事结束了。”

    他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个红绒盒子,打开来,将其展现在虞生微面前,微微笑道:“愿意和我写新的故事吗?”

    虞生微低下头,看着盒中戒指。

    那细密的闪,是天空的星,是心中的光。

    他抬起手,小心的、仔细的、珍而重之地,让薄以渐把戒指套入他的指尖。

    他们亲吻戒指,亲吻彼此。

    “我愿意。”

    一声答应,是一生不变的告白约定。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在这里结束了=w=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