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章 全文玩←_←

作者:打僵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程淑媛的一句话,原本把目光全部集中在罗逍身上的众多仙人们,连带着罗霄一起,把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站在阎冥身后、一动不动的九生身上。

    阎冥此时恨不得直接把所有看向这里的眼睛都给一刀劈碎,但因为程淑媛已经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这里,他就算现在动手也来不及了。

    于是阎冥只能顶着所有人的压力,森寒着一张脸站在那里。

    罗逍原本被那么多仙人围攻、多少有些不高兴的心情,在此时看到九生和阎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笑了。即便是他在众人的眼中是一个猖狂的、似乎已经胜券在握的大反派,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能否最终打破这片让人厌恶的、禁锢了他成神的天空,他也只是在尽力在做而已。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天真的人,所以并不会以为事情发展到现在就已经是结束了,就已经是他的胜利了。所有的事情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够下定论的,只有当他彻底的用这把手中的刀生祭了三界、破开了这方天堑之后,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刚刚天玉仙人的话在他心中并不是没有留下痕迹的,天玉是几乎能够堪破天道的玄师,在这种情况下,他即便是再怎么张狂也会注意他说的内容。而在天玉说完之后众仙人果然开始反击并且有一些成效的时候,罗逍就开始有不怎么好的预感了。

    天道这该死的东西,总会在最后一刻把你坑的满脸是血,让你恨不得直接吐血而亡。相比那些阴险狡诈的人和仙,天道才是最狠毒也最可怕的那个。

    所以,罗逍知道一定还有什么大招在等着他,可想通这点的时候,罗逍又觉得有些不解。在这里这么多的仙,就算有实力强大的也定然不可能有能够和自己一争高低的。就算是孔家兄弟、厉虎甚至是拥有天品宝刀的阎冥都不行。

    阎冥的刀虽然厉害,可他此时手中的万人血魔刀却更厉害。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谁手中握逆天的重宝,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那么,现在几乎已经处于无敌状态的他,还有谁能够和他一争高低呢?罗逍用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想通这一点。但是,当程淑媛那个蠢女人喊出来“阎冥道侣”这四个字的时候,罗逍算是彻底明白了。

    天道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

    想一想,那个名为九生的道士,无论是命格还是经历都是能属于“变数”这一类中的,而变数往往是很多事情的一线生机所在,更别说这个九生体内的血还是蚩尤精血、脑内属于蚩尤上古大神的神格。这种底子加上变数的存在,这一次灾劫的救世主,不用任何怀疑定然是此人。

    只是,这个救世主现在很明显还没有准备好,就被猪一样的队友给叫了出来,倒是又给了他巨大的机会!

    仅仅是用了一瞬间去思考这件事,罗逍在下一秒便带着志在必得的狞笑提刀冲了过来。

    其他人或许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阎冥的动作比他只快不慢,在一瞬间就抱着九生急速后退,同时抽出无魂天刀直直的挡下了扑过来的罗逍。

    “真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最后的那个人?早知如此,我应该在抓住他的时候就把他给血祭了才是。不过,现在也不晚,该死的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要死的。”

    阎冥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开始隐隐的发出嗡鸣,似乎在同罗逍的那把魔刀拼命的对抗,脸上的表情没多少变化:“该死的人确实是怎样都该死的,你倒是对你的命运清楚。至于他,就是这世上的仙都死完了,他也不会死。”

    罗逍冷笑:“那咱们便看看谁先去死!”

    罗逍的话音落下,他手中的血魔刀就某地爆发出一阵刺目的猩红光芒,就像是一张血盆大口想要吞噬掉一切,而这个时候的阎冥手中的那把刀已经有细微的裂痕在刀身上出现,似乎只要再稍稍用力就能完全把这把仙宝的天刀给劈碎了。

    只是,阎冥终归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在场的仙人又有谁是傻子?罗逍能够在一瞬间意识到的事情,他们最多迟一些便也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虽说一时间看向九生的眼神都有一些诡异和惊讶了,但行动的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

    没等罗逍再用力把阎冥的宝刀给碎掉,由孔家兄弟带头的众仙所有的攻击直指罗逍后心!即便是罗逍可以无视大部分人的攻击,但怎么也有那两个角度刁钻的会伤到他。

    于是罗逍只能回过身去应对那些攻上来的仙人们,而阎冥则是把九生带到一个距离稍远的地方,有些焦急的守着他。现在虽然看起来罗逍是处于劣势的,但这一切只是在他还没有发疯的情况下,一旦他被逼的紧了,能做出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阎冥的想法刚刚从脑海中闪过,对面的远处就出现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在罗逍感觉到自己心中的压迫感越来越重的时候,他终于愤怒了。

    “我已筹谋如此多年!怎能让尔等蝼蚁坏了我的大事!!”

    话音落下,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那血液就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落到了万人血魔刀上,就像是突然在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一块巨石一般,喷涌而出的邪恶之力,简直让人避无可避!那红色的魔刀在罗逍的挥舞下顷刻之间便杀戮了几百仙人的性命,而那些侥幸躲过此劫的仙人,也有数百人重伤不能再有任何行动。

    这样的变故惊呆了众仙人,只是这还不是结束,罗逍看到如此成效之后便狂笑着拿着刀劈向了九生的方向!中途有妄图挡刀的人却被一刀毙命,在又死了几十人之后,终于没有人再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了。

    而那凌厉的刀光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即便它一路过来有不少方向偏差,但到最后却是完完全全的对准了九生。当那刀光即将要劈到九生的时候,阎冥的无魂天刀再一次挡下了红色的刀光,只是这一次似乎倾注了它所有的力量,以至于它终于布满了裂纹而后刀身和刀柄碎裂开来。

    与此同时阎冥也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看着自己手中的刀,默默地把刀身和刀柄收进了袖中。

    “哈哈!阎冥,你那宝刀已经碎了,你现在再来说说,到底谁会死?!哼,要不是那刀已经生出了刀灵,你连现在都撑不到!接下来你就睁大眼睛看看,你的这个伴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阎冥皱起了眉。

    在场的仙人们同时看到这个疯子丧心病狂的把刀划破了自己的心口,这一滴心头血浸入刀身之后,他便大笑着放开了这把刀,而后万人血魔刀、或者说已经隐隐有吞噬之刃气势的魔刀悬浮于众人的头顶,下一刻一股惊天的吸力从这把刀处散发开来!!

    就像是横着的血龙卷!巨大的吸力把无数灵力、灵物、甚至是仙人吸入到了那已经红的泛黑的龙卷中心去,没入那龙卷之中的无论人和物,都发不出一声哀鸣便碎裂成了血肉尘埃成为那魔刀的供养品。这股极强的吸力谁也没有放过,越是修为不够深厚的仙人,越早被吸入其中!!

    而九生,被阎冥死死地拥着,却也距离那黑红的黑洞只剩下数十步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之上,还有将近九百个仙人仙灵在挣扎,原本的五千之数,到此竟然只剩下了不到五分之一!!而之后数千米远的地方,被厉虎他们带走的几千仙人也开始被扩散的吸力给往这边吸了,只是他们的速度很快,毕竟实力是相对来说最差的一层了。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仙界的生灵就会被吸食殆尽,而仙界一旦毁灭,下一个是人界还是阴界呢?

    阎冥搂着九生,蓦然感到身后有阴冷之气袭来,只是他却不躲不避就是打算要生生的承受这一击。罗逍远远看着,脸上露出莫名地冷笑。

    “……愚蠢。”

    被生生劈了一刀的阎冥猛地一个踉跄再也站不稳,很快就被那巨大的吸力往血洞里引,而他在被吸过去之前,用最大的力气把九生往孔屹然那里抛,无论如何不管从哪方面原因来说,九生都不能死!

    只是,他刚刚松手,就被另一只手给死死地握住了。

    猛抬头,阎冥看到九生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珠,笑地邪肆。

    “……本神的人,也想去死?”

    当阎冥猛地瞪大双眼的时候,他就被一股无法反抗的巨力给扔了出去,而后,再回过神的时候,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里是……他师门的山谷?!他竟然被九生一扔就扔到了这里?!这……不科学啊!!

    等阎冥用最快的速度疯狂的赶到九霄殿前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九生已经大杀四方成为人生赢家的画面、也不是罗逍逆天成功满目疮痍的画面,而是双眼通红的九生握着那柄在众人眼中极其可怕的魔刀,毫无技巧和方法的追着砍人的滑稽画面!

    是的,这画面堪称滑稽——因为九生虽然入魔但明显不是和罗逍那样疯子一样要毁了三界的性格,再加上他本身虽然力大无穷、气势惊人,但拿到了那把魔刀反而像是不会任何魔刀能够使用的术法一样,只会用魔刀追着人砍,这样一来,就算九生本身力量很大、魔刀也很牛叉,可对于各种法术层出不穷的仙人们来说,反抗是不可能的了,可躲开攻击保自己不死还是松松的!

    所以被九生追的仙人们虽然一个个面容扭曲、哭笑不得,但心情倒不怎么愤怒,反而还诡异的有些感激。说实话,要不是九生突然来了这么一招,他们现在这将近三千人,只怕一个也活不了了。所以,大家都用一种莫名的纠结心情,来陪着九生打打闹闹。

    而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罗逍却是没有那仙人们的好心情,他此时的脸色几乎是完全扭曲的,他真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到最后天道的算计竟然会在这里!他算到了九生可能会突然提升了境界、又或者突然得到了什么至宝,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够直接驱动那把万人血魔刀!!看着九生那种滑稽的用刀挥舞的动作,罗逍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至极,如此可笑的一个家伙,竟然妄想跟他为敌!!

    此时罗逍的周围又围上来了十几个想要找机会复仇的仙人,只是他们的攻击还没有到罗逍那里,就被白色的琴弦给击穿了脑袋、直接碎掉了元神!!这一手一出,原本因为九生夺刀而变得轻松了一些的局面,霎时间又紧绷了起来。

    这个时候,有些仙人就看向了九生,他们想到,既然九生能够破了罗逍的这一局,就已经说明他定然是罗逍的克星啊,所以他们现在完全就不用自己出手了嘛!只要把九生给引过去和罗逍对上,那不就结了?!说不定最后还能够捡几个大便宜,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只是想象永远是美好的,等这些仙人亲身想要去引诱的时候,才发现九生即便是已经红了双眼、看起来无比的凶残,还稍稍有点脑残,但本能就不会让他轻易的被人哄骗,于是去引诱的仙人们一个个都糟了难,基本最宝贝的兵器法宝都被九生手中的血魔刀给碎了个遍,被打的倒地不起的也至少有六七十个,一时之间,仙人们看着倒地的同道,深深觉得这个前几天还是一个普通小道士、之后突然成仙、现在又突然貌似成神的家伙实在是有点太凶残了!

    在如此僵局过了很久,久到被甩飞的阎冥都赶来的时候,众仙人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太一样了。

    这阎冥果然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啊,能够给自己找一个这么凶残的伴侣,估计平日里也是很辛苦的了。而阎冥接收到大家的眼神之后忍不住一头的雾水,这到底是?

    正想着,锋利如针的几百根琴弦便对着阎冥的头颅袭来,阎冥之前为了保护九生已经耗费了不少元神,之后又被罗逍偷袭重伤,再加上担心九生的情况没有多做修养就回来了,对于这数百根琴弦的攻击他虽然能够第一时间的察觉到,可要想全部防御住,只怕真的有些困难了。

    不过很快阎冥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多虑了:在他要抬手之前,一个身穿大红华服的身影就闪到了他的面前,仅仅一刀就斩断了那所有的琴弦,然后阎冥就感到自己的衣领又被提起来了。

    “不是让你去休息,走远点么?”九生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一身在平日里他绝对不会穿的大红华服,配合着他此时那上扬邪魅的丹凤眼,生生有种妖神魔神的感觉。阎冥在他第二次把自己扔出去之前毫不示弱的直接按住了九生的双眼,那冰冷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担忧:“你怎会突然如此?你还知道我是谁么?”

    九生闻言哈了一声,然后说出了日后让仙界众仙和阎冥都难以忘怀的一句话:“你是谁?你不是我的姘头么?”

    仙界众人:“……”卧槽,难道这才是真相吗!

    阎冥:“……”你病还没好,要赶快吃药啊。

    不过九生却没再理这些神表情的众人,直接一刀就劈向了罗逍!之前不论别人怎么引诱他都不去攻击罗逍,这个时候却因为罗逍的一次攻击,倒是让九生完完全全的盯上了他,那双和罗逍同样赤红的双眼盯着罗逍的时候,和他面对阎冥的温和截然相反,冰冷而狂傲。

    “成神的方法有那么多,你却偏偏选择最蠢的一条。”这声音带着某种天地之威,瞬间让罗逍戒备至极。“不过是借助了血脉和神格才会显神威而已,你当我怕你!”

    随着罗逍的此话落下,他的周围忽然出现了数千根甚至上万根的泛着冷光如银针利剑一样的琴弦,当这些琴弦出现的时候,后面观看的众仙人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每一根琴弦都给人一种寒意,当罗逍缓缓的举起双手,控制那数千上万的琴弦灵蛇一般铺天盖地的扑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仙人都忍不住后退要逃了。

    除了阎冥,和寥寥几人。

    当然,还包括九生。双目赤红的九生确实是空有威压神力却一点也使不出蚩尤古神的神通的,不过,当那密密麻麻的琴弦、拐着弯儿、扭曲着袭来的时候,九生双眼里的血色瞬间就下去了!

    众人只听到那身穿大红金丝华服的人用差点吼破天的声音吼了一句:“老子有密集恐惧症!!”之后,就解下了他腰间的那把突然金光大放的弯刀,而后双手一合,竟然把两把弯刀给合二为一了!

    因为这一个动作,原本一半是血云、一半是晴空的仙界上空猛地传来了能让所有仙人灵魂都发颤的雷鸣之声,顷刻之后,无论是血云还是晴空都已经被那漫天刺目的乌云雷霆给布满了,雷云滚滚,仿佛下一刻便是要天崩地裂!

    罗逍看到这个场面,莫名的心中一跳,而后他就听到九生用一红一黑的眼珠子看着自己,突然邪笑了起来:“傻缺!从现在开始,能够直接撕了这天的上古魔刀‘吞噬之刃’才算是真的成了!没看见天道都气的要放出无限雷霆了?不过你既然之前那么想要这魔刀,现在你就好好尝尝它的威力吧!!”

    伴随着这一句话,九生缓缓地举起魔刀,之后就用了一个无比缓慢而随意的姿势对着罗逍劈下了那一惊天一刀。

    而面对着那把已成的上古魔刀,罗逍忽然发现他竟然被那气势压制的分毫都动不了了,片刻之后,罗逍散着头发,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笑的不是别人,反而是他自己。罗逍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那么多能够成神的方法,我却偏偏选了个最蠢的!最蠢的?!哈哈,那你回答我,除了这个方法,其他有哪个方法成功了?!别开玩笑了,虽然此刻我功亏一篑,但千万年来,敢像我这么做的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后他便看着那能够毁灭一切的刀光向自己一点点侵袭而来,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这般无趣的世界,既然不是它亡,那自己死了,倒也爽快。

    只是最终罗逍还是没能死成。

    当那通天连地的刀光距离他只有几步的时候,他怀中忽然飞出了一块玉牌,不知用了哪来的力量把他给撞了个趔趄,又固执地挡在他的面前,似乎就和之前阎冥那愚蠢的行为一模一样似的。

    罗逍的瞳孔骤缩,他像是愤怒极了的握紧了双拳,在那刀光就要毁灭那块玉牌的时候,猛的仰天嘶吼了一声,下一刻,一个巨大的黑麒麟像从罗逍身后显现,它仰天长啸一声和那通天的刀光撞到了一起,最终一同消散于无形。

    “……麒麟圣兽的血脉?!”天玉仙人满脸的震惊。“这、他这是要自毁仙根神魂吗?!”

    “怎么可能,能够召唤黑麒麟现身的至少也要是至纯直系的血脉啊!他、他,罗逍他?”孔霄雪瞪大了双眼。“这是我都要喊祖宗的好吗……他要是早用这个技能,哪还轮得到我们嘚瑟啊?”

    不过此时的罗逍仙人并没有时间来炫耀自己的身世或者血脉,他的脸色灰白至极、似乎下一刻便要元神破碎、彻底消散一般,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手中的那块玉牌,似乎恨不得要把它捏碎似的。

    “这里面是子默的元神?”

    九生双眼清醒地走来,此时他手中的那把上古魔刀已经不复之前的威力,刀身暗淡无光,且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裂痕。

    罗逍撇了九生一眼,而后忍不住咳了几声,冷笑道:“蠢货而已。”刚刚那攻击太强,即便是他保下了这块玉,子默的元神定然也受损严重。

    九生扬眉:“……啊,你为了救一个蠢货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罗逍刚要说话,九生就直接拎起了他的衣领,而后双眼带着淡淡的、还未消散完全的血色,举起他直直地往下界扔了下去。

    “既然你这么蠢,又如此讨厌这方世界,那就去九天冥海呆着吧。每次只要想到你不高兴,那我就高兴了。”

    就这样,众仙眼睁睁的看着突然屌炸天的九生把罗逍给扔到了下界,虽然他们心中还愤愤,但一想到九生的话,他们又忍不住哆嗦了。

    九天冥海是水之源,除非到天荒地老这方世界彻底毁灭之时,任何人被镇压在那里,都是亿万年的囚禁而不得出。在那里是永世的黑暗,偶尔才会有点点灵光,那里无声无息,仿若永恒。只是这永恒,却是能够生生把人逼疯。在那里,即便是想要死亡都不可能,因为水之源便是生命之源,再重的伤,也能被它慢慢滋养。

    这对于一个分分钟时时刻刻想要毁灭世界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不过,干的好!

    之后看着那像是雨过天晴了的碧蓝晴空,还存活下来的修仙者们总算是彻底松了口气,他们正要说些什么,就看到那前面屌炸天的九生大神突然转身,对着阎冥招了招手:“快来背我上床。本神累了。”

    阎冥黑着脸瞬间上前,扛起九生大神直接消失,他刚刚确定九生已经恢复了清醒,但那句话……这人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神上身后遗症太严重?如果是后者,那日子估计就不好过了。

    就这样,阎冥和九生就留给众仙一个无比值得吐槽的话,在干掉了最终大反派之后,无比潇洒的离开了,未来,估计也会幸福愉快地生活呢。呵呵。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鞠躬。至此,《就是不去死》正文就全部完结了。结局让大家等了许久,抱歉。同样的,大家这么一路上陪我走过来,也走了许久,你们一直在这里,便是我最大的收获和温暖。

    就是不去死的故事没什么深意,或者蠢作者只是想要告诉大家,不管是人还是仙甚至是神,永远都别认命,别人给你选的路永远不是你的,你只要去走自己认为对的那条路,就行了。就算是最后败了、痛了、甚至是……自己的路,至少我永不后悔。

    我喜欢罗逍最后的那句话。就算错了,可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足以让人铭记或崇拜,又或是刻骨铭心的痛恨的了。他不是个好东西,我只是欣赏这种态度而已。恩,这样一说- -蠢作者也是这种态度的,我努力做一个有克制的,好东西、潇洒、快乐的东西。希望,大家也是。

    以后的大约还有一个后遗症番外、一个最倒霉体质日常番外、以及- -你们想要罗逍子默番外吗?估计就这三个了,还有想要的,可以留言,我会好好考虑哒。么么哒。

    再次感谢一路同行,看蠢作者写自己喜欢的、还不算完美的故事。鞠躬。

    梅勒°冰凌整理。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