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落幕

作者:温凉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嘈杂喧闹突然都消失了,只有鲜血喷涌又四处溅落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看着方朝清,看着崔相,看着他们胸前那个不断喷涌鲜血的窟窿。

    打破寂静的是阿圆的哭喊。

    “哥!”

    方朝清将刀扎向胸口那一瞬,阿圆便挣脱了呆愣的护卫,踉跄着跑向方朝清,一边跑,脸上的泪一边不停地落下来。

    几乎同时,甄珠也挣脱了护卫,同样踉跄着上前,只是没有像阿圆那样哭喊出声。

    她觉得自己脑子里空荡荡的,从看到方朝清拿出匕首,到他将匕首刺入胸膛那一刻起,大脑便失去了思考能力,挣脱,站起,往前跑,一系列动作就像没有经过大脑,身体自己支配着自己在动一样。

    几步的距离,却似乎跑了很久。

    她到跟前时,方朝清已经将匕首从胸膛拔出,血大片大片地喷涌而出,跑在她前面的阿圆被溅了满身满脸的血,他哭喊着,上前抱住方朝清轰然倒下的身体,一边止不住地痛哭,一边用手掌用力按住那不断喷血的胸口。

    但哪怕阿圆用力捂住,鲜血还是不断从衣裳和他的手中间流出,将地上染成一片鲜血泽国。

    甄珠踏着这片鲜血泽国走到两人面前。

    方朝清还清醒着。

    他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只是因为疼痛,那笑非常勉强,像秋日蝉鸣,像余烬轻烟,像太阳出来后草尖上的露珠,转眼就会逝去。

    他看着痛哭的阿圆,手指微动:“别……哭……咳……你……已经……长大了……啊……”

    他似乎是想抬手拍拍阿圆的肩膀,但最终却只抬起了一根手指。阿圆的泪便更汹涌了,然而又怕哭声盖过方朝清的声音,只能拼命将哭声咽在喉咙里。

    可是方朝清没有再说出什么话。

    匕首深深插入心脏又拔出,这样的伤势让他失去了从容告别的权利。

    那一句话,就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气。

    不,或许还余下一点点力气。

    他的眼珠微微转动。

    看向了甄珠。

    他的目光已经有些涣散,仿佛对不准焦距,然而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甄珠。

    他脸上沾了血,眉眼却清隽如昔,那望过来的双眼定定地看着甄珠。

    对上那双眼,甄珠愣了一瞬,刹那间,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洛城,回到两人初遇的那间小小书铺,她掀开门帘进去,就看到那个坐在柜台后的男人也正抬眼望过来。

    当时她想的什么来着?

    啊,是了,当时她只是肤浅地想着,这个男人很好看,让她忍不住多看几眼。

    现在的他也很好看。

    好看地,让她想一直看下去。

    方朝清的瞳孔越来越涣散,渐渐失去了高光,眼皮缓缓地阖上。

    阿圆再也压抑不住地呜咽出声。

    甄珠没有哭。

    她伸出手,轻轻抚摸他满是血的脸颊,掌心的触感仍是温热的——虽然不知道那是皮肤的温度还是血的温度。

    然后她轻轻俯下身。

    阿圆止住了呜咽,愣愣地看着她的动作。

    其他许多人也看过来,有羽林军,有禁卫军,有相府的仆役和护卫,当然,还有高琰。

    但这都影响不到甄珠。

    她俯下身,看着方朝清的脸,看着他即将阖上,又似乎用力张开了一些的眼睛,露出笑容,极轻极轻地——

    吻他。

    天地仿佛都远去,其余都成了背景,他们彼此唇瓣交接,气息交叠,眼里只有彼此。

    四周静极了,人们或慌乱或震惊或惶恐或呆愣,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人出声,没有人打扰,使得眼前这幕仿佛一副静物画。

    用工笔的方式勾勒出轮廓,用写意的方式涂抹上色彩,再用油画的笔触晕染出背景柔和的光影,最终显示出怪异的和谐。

    然而这幅画很快被喧嚣撕裂。

    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压抑又凄厉的尖叫,呆愣震惊的人群终于回过神来,然后立刻炸成了一锅粥,有人朝方朝清这里涌来,有人往崔相那里挤去,还有人试图悄悄溜走。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然后一个冰冷威严的声音响起。

    “放下兵器,既往不咎,负隅顽抗,必诛九族!”

    那声音在场的人都很熟悉。

    就在刚才不久,声音的主人还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但因为违逆了崔相,他已然等同于失去了那个尊贵的身份,但是现在——

    崔相倒下了。

    人群惶惶地看向声音的主人。

    不知何时,方才还是阶下囚的青年已经站起身,他穿着代表帝王身份的冠冕,尽管玉冠歪斜,华服染尘,但到底在那个位子上坐了几个月,他笔直地站着,满身威严,冷冽的目光轻轻地环绕一周,便让不少人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更不用说,那些之前未被杀掉的忠于皇帝的羽林军和禁卫军,也已经不知何时挣脱压制,将他围拢保护起来。

    虽然总体数量上仍是相府护卫占优,但——他还站着,崔相却已经倒下了。

    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有许多许多个可以恰当地形容此时局面的词语。

    因此,没有太多波折,第一个人放下兵器后,很快就是第二个人,然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叮叮当当”,金属与青砖地面的碰撞声此起彼伏连成了一片。

    成功了……

    宽大的袍袖中,高琰双拳紧握,身体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并且大概永远也不会习惯。

    放松下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转头,想去看她的反应。

    ——却看到她还在吻着那个男人。

    一心一意,旁若无人。

    他慌乱地又转过了头。

    那个他许久不见的人,那个他思念许久的人,此刻正抱着亲吻着别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快死了。

    嫉妒吗?愤怒吗?并不是。

    他只是有些难受。

    还有些羡慕。

    羡慕方朝清。

    心里乱糟糟地想着,但他面上依旧是淡然无波的模样,看上去胸有成竹,运筹帷幄——再没有一丝过去那个卑怯畏缩的冷宫皇子的影子。

    他的目光投向几米外的崔相。

    越是处于混乱的局势时,便越要冷静,便越不能示弱,普通人都是喜欢盲从强者的,当你表现出强者的姿态时,那么就已经掌握了一半的局势。

    这个道理,还是崔相教给他的。

    而此时,当了一辈子强者的崔相却无力地倒在给他捅上致命一刀的女人怀里。

    事发太过突然太过出人意料,甚至没有人想起要将崔晚这个刺杀崔相的“凶手”立刻隔离起来,等到有人想起时,高琰又站出来了,因此,崔晚得以一直抱着崔相。

    一手抱着崔相,一手还拿着那滴血的匕首。

    而崔相还没有死。

    或许是因为女子的力道不足,或许是第一次不熟练没有完全对准心脏,总之,崔相的情况看起来比方朝清好一些,虽然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地吓人,但起码眼神还清明着,看上去还能撑一会儿的样子。

    但,也就只能撑一会儿了。

    高琰望过去的时候,崔晚的目光正从甄珠和方朝清身上移开,仿佛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她露出愉快的笑,低头轻声对自己抱着的崔相嘟囔着什么,此时,人群因高琰的出面而重新安静了一些下来,她嘟囔的话便也清晰地落入近处的几个人耳中。

    “……真有趣啊,哥哥。”

    “……你看那个姑娘,她是珍娘丈夫的意中人吧?果然,珍娘还是像我的,像我一样蠢,像我一样可怜,像我一样费尽心机,却怎么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果然,”她亲昵地蹭了蹭崔相的脸,仿佛跟情郎撒娇的少女,“是我的女儿,是——我和哥哥的女儿啊……”

    即便早有预感,听到这句话,高琰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而他前方,原本围着崔相的几个护卫,闻言更是忍不住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崔晚却毫无所觉,她温柔地抱着崔相,神情极尽温柔甜蜜,果然不管旁边有什么人,是什么场合,仿佛她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珍娘的丈夫也有点像哥哥呢,长得好看,说话好听,是个很聪明的年轻人,怪不得珍娘喜欢他。”

    “我被哥哥关了那么久,从地牢到院子,那么久那么久,久到珍娘都从小小的一团长到那么大,久到外人都当我已经死了,久到哥哥你觉得我疯了,久到……我也觉得我疯了,甚至或许我早就死了,如今还存在着的不过是一缕魂魄。可是,他找到了我,让我知道,我没疯,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我还有想要做的事。”

    崔晚轻轻亲了亲崔相的额角。

    “哥哥,我爱你啊。”

    “所以,跟我一起死吧。”

    她笑着,仿佛刚刚说的是要跟情郎一起踏青赏花这样甜蜜愉快的事。

    崔相艰难地抬眼,看向崔晚,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说话,但或许是匕首扎到了肺部,他一张口,便猛地喷出一大口血来,污了整张清俊的脸。

    崔晚温柔地用自己的衣袖为他擦拭脸上的血,“哥哥,你要说话吗?慢慢来,不急,晚儿听着呢。”

    崔相定定地看着她。

    “你……太让我……咳咳……失望……了……”

    艰难地,崔相终于说出了口中的话。

    却是今日第二次说出“失望”这个词。

    第一次是对高琰。

    只是那时他还占据着绝对优势,说这话与其说是老师对学生的失望,倒更像是胜者对败者侮辱性的怜悯。

    然而现在情况已经倒转。

    他奄奄一息,被一个被他当做疯子的女人狠狠捅了致命的一刀,他的手下被他看不起的傀儡小皇帝压制收服,他们眼睁睁等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而他却连一句呵斥的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是那样高高在上的语气,仿佛神仙站在云端为凡人的愚蠢和不幸而悲悯。

    崔晚却并不为他这近乎轻蔑的悲悯姿态而动怒,她只是轻轻说道:“对不起,但哥哥你要知道,晚儿从来都只是个凡人啊。“

    “都说晚儿跟你很像,宛如倒影双生,可晚儿就是晚儿,不是哥哥。”

    “丝毫不为情所困,凡事都理智分析得失,做出最好最让人称颂的抉择,这样的人这世上恐怕只有哥哥你一个吧?所以,除了哥哥自己,又有谁能让哥哥永远不失望呢?”

    她微笑着说着,目光从崔相身上移开,转向另一个人。

    转向那不知何时跌倒在地,没人搀扶,便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的崔珍娘。

    崔珍娘在爬。

    在往方朝清的方向爬。

    漂亮的衣裳揉皱了,沾满了泥,枯黄的发也沾了泥土草叶,打成结,随着她的蠕动在她头顶颤动着,让她看起来就像一条毛毛虫,一条暴露在凄风苦雨中,拼命寻找温暖干燥的地方,却僵硬地爬都爬不动的毛毛虫。

    从她倒下的地方到方朝清的位置不到十米,而她显然已经爬了一会儿了——很可能在甄珠低头亲吻方朝清的那一刻便开始爬了,但到现在,她却只挪动了连半米都不到。

    十米的距离简直就像是天堑。

    然而她却还是坚持不懈地往前爬。

    满身尘土,挣扎蠕动,丑怪的脸,肮脏的身,看上去无比的怪异可笑又可怜。

    “真可怜……”

    崔晚轻声说着。

    “哥哥你看,我们的女儿好可怜啊……”

    “可怜地我都不忍心看她继续痛苦地活在这个世上了……”

    “我从未为她做过什么,所以她不喜我,不认我,我都不怪她。她再怎么不完美,也是我拼了命为哥哥生下的孩子。所以不论如何,我都想为她做点什么。”

    “珍娘喜欢她的丈夫,那么,我就让他陪珍娘一起死。”

    “这样到了下面,我有哥哥,珍娘也有她爱的人,我们一家人,一个人都不少。”

    “他想救他的意中人,我想为我的女儿做点事,各取所需,彼此都圆满,所以,这真是个好买卖,对吧哥哥?”

    她轻描淡写,甚至有些得意地说着她和方朝清的交易,似乎也为在场的众人说明了方才剧变发生的原因。

    阿圆目眦欲裂,捡起一把刀就要砍过来,然后被高琰让人拦住了。

    而那一直蠕动着向前爬,仿佛全然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崔珍娘,也蓦地停止了动作,艰难地、缓慢地转过头,看向崔晚。

    她的脸被泪水和泥土——或许还有鼻涕——糊住,全然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似乎愣愣地看了一眼崔晚。

    然而只是一眼,然后便又转过头,继续拼命地往前爬。

    但只这一眼,便让崔晚欢喜地绽开笑容。

    “哥哥你看,珍娘回头看我了!”

    但崔相已经无法回答她了。

    他胸前和口中流出的血越来越少,因为已经无血可流,他的眼神失去了焦距,空茫茫地落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就像风中之烛,随时都会熄灭。

    崔晚仿佛没有看见他生命的飞速流逝,只甜蜜又愉快地笑着,以指做梳温柔地梳理着他已经斑白的发,目光爱怜地拂过他眼角长了细纹的面容,脑中想起的,却是多年前,他白衣翩翩的少年模样。

    她的哥哥啊,她最优秀最完美,谁也比不上的哥哥啊,她和他一同来到这世上,一同长大,幼时同寝同卧,长大琴瑟相和,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他们有着相似的面容,相似的头脑,她曾经以为她是最了解他的人,她曾以为他会如她爱他般地爱她。

    所以她任性地越过界线,无视伦理纲常,主动引诱了自己的哥哥。

    而他没有拒绝。

    她那严于律己的哥哥,她那事事苛求完美的哥哥,她那从不亲近任何姑娘,貌美如花或丑若嫫母在他眼中都不过一堆血肉的哥哥,却偏偏受了她的诱惑,为她犯了禁忌,为她犯下不容于世的罪恶。

    所以,她以为他跟她一样。

    可是,不一样啊,怎么会一样呢。

    崔晚看着仍在拼命蠕动的崔珍娘,脸上仍带着笑,眼神却逐渐苍凉起来。

    “哥哥你看,连我这样的坏女人,临死了也会有几分真心,也会想着为女儿做点事。”

    “可是哥哥,”她俯下身,紧贴在已经神识涣散的崔相耳边,“你的真心呢?”

    “但凡你用一分真心爱我,我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是哥哥,你对我太残忍了。”她眼神越发悲哀地看着他,“对我那么好,让我以为你爱我。”

    “对生下来便残缺丑陋的珍娘那么好,让我以为你真心爱着我们的孩子。”

    “若是让我一辈子都这么以为多好。”

    “却又让我发现,你接受我,只是因为我最像你,只是因为我是你的倒影。”

    “你不嫌弃珍娘,只是因为她是你没有拒绝我的后果,否认她,便是承认你犯了错,那是自认完美的你决不允许的。”

    “你不爱我,也不爱珍娘,更不爱那个从头到尾被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耍地团团转,最后还为你们送死的可怜的张氏。”

    “哥哥,哥哥啊……”

    她脸上甜蜜的笑终于全部隐匿不见,反而只剩了满脸的苦涩,一声声唤着他。

    “哥哥。”

    “你爱的,从来……唔……都……只有……你……自己……啊……”

    最后一句话断断续续地隐没在喉咙里,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她的身体便也轰然倒在了崔相身上,倒下的姿势正好与崔相脖颈交缠,宛如交颈的鸳鸯。

    周围的人这时才发现,一抹刀尖穿透了她骨瘦如柴的胸膛,从后背透体而出。

    而崔相,也已经完全地闭上了双眼。

    ——

    崔相那边的动静,以及高琰做了什么,甄珠全然不知。

    她只是俯下身,温柔地,细细地亲吻着方朝清。

    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亲密距离。

    以往哪怕关系最亲近时,他们甚至连手都未签过。

    她想起在最初相识,她还不知道他已经娶妻时,也曾经有过些小心思,也曾经想过像他这样看起来迂腐守规矩的人,调戏起来是什么样子,甚至也曾想过,他那一抿起来就显得分外迂腐,却也分外可爱的唇,亲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但随即,她知道他已娶妻,他也知道她对他无意,于是两人便成了彻底的君子之交,彼此恪守着朋友的界线,从来没有越过一步。

    没有想到,有一天居然会亲吻,而这亲吻是永久的告别。

    她亲吻着他,看着他的双眼,而那双眼也在温柔地看着她。

    那双眼在笑。

    于是她也笑了。

    笑着极尽温柔地摩挲亲吻着他沾了血的唇,笑着看那双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消失,

    直至那双眼永久地阖上。

    方老板,不,方朝清,再见。

    她在心里说着,用目光仔细描摹他最后的模样。

    她忽然想起在郊外农庄时他们互相为对方画的那两幅画像。

    那时候,方朝清在她眼中就像莲,清姿俊逸,恍如谪仙,从淤泥里长出,开出洁白清香的花,让人敬佩,却也让人不敢亵玩。

    可现在,她却觉得他更像菊。

    在温暖和煦的春天萌芽,在雨水丰润的夏天成长,终于在秋天开出璀璨华美的花,却紧接着经遍风霜雨雪,风雪将它的枝条压折,寒霜将它的颜色染上霜红,风雪摧折它,尘土也欺它,然而无论如何,哪怕到下一年春,哪怕失去颜色失去水分,它柔弱的花瓣始终固守枝头,那是它始终不变地一点初心。

    她就这样怔怔地看了他好久。

    阿圆愤怒的声音响起时,她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旁若无人地叙说着自己是如何与方朝清以命换命的崔晚,也看到狼狈爬来的崔珍娘。

    她小心地将方朝清平放在地上,将他的四肢放直,防止时间久了四肢蜷曲,无法以体面的模样离开,又仔细地擦拭他脸上、手上,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沾染的血迹。

    崔晚倒下时,她刚刚把方朝清的脸擦干净,阿圆也终于恢复了平静——起码看上去如此——走了过来。

    但他遇到了阻碍。

    一只枯瘦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袍下摆。

    “带、带我到……清郎……身边……”

    崔珍娘趴在地上,费力地仰着头,哀哀地向阿圆乞求。

    “求、求你了。”

    阿圆脸上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荒诞,滑稽,像看着什么人类难以理解的东西,然后,他狞笑一声,抬脚就要踹——然而却又在抬脚的那一刻忽然改了主意。

    他抬起手,手里有一把刀,那是刚才愤怒之极时想要去砍崔晚的。

    旁边响起了一阵小小的惊呼,以为他要用这把刀砍了崔珍娘。

    连崔珍娘自己似乎都这么认为,她的肩膀抖了一抖,然而随即便又仰起脖子,口中还呢喃着,“求你……”

    阿圆手起,刀落。

    却没有砍下崔珍娘的头颅,而是将被她抓住的那一截衣衫下摆截断。

    崔珍娘原本紧抓着衣衫支撑身体,这样陡然落空,便猝不及防地狠狠趴在地上。

    额头磕出了血,灰尘糊了满脸。

    本就狼狈至极的脸更添了十分狼狈。

    阿圆呵呵一笑。

    “我原本以为这世上不会有比你的脸更丑的东西了。”

    “可现在我才发现,比你的脸更丑的,是你的心。”

    “又丑陋,又肮脏,让我看一眼就想吐,踢你我嫌脏了鞋,杀你我嫌脏了手。”

    “想跟我哥死在一起?你摸摸你那黑透了、烂透了、流着脓、长着蛆、恶臭熏天的心问问自己——”

    “你配吗?”

    “你这辈子费尽心思,却既得不到我哥人,更得不到他的心,而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阿圆忽然狠厉地一笑。

    “我会把你干的好事儿说给方家所有的长辈宗亲,族谱上我哥名字的旁边不会再有你的名字。”

    “我哥的棺木旁边也不会有你的位置,不仅没有你的位置,我还会把你那恶心的骨头血肉烧成灰,撒地离我哥的坟墓远远地。”

    “我会请遍全国有名的和尚道士,我会一生积德行善,只为祈祷他永生永世都不会再遇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几乎完全没有停顿的一番话,夏日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配合着少年狠厉的表情,眼神的悲痛,以及声音里无尽的厌恶,没有人会怀疑少年是不是只是在说狠话。

    他绝对会这样做。

    恶狠狠地说完这番话,阿圆便大踏步地、躲避什么肮脏恶臭的东西一样地走开,走到被甄珠平放在地上的方朝清跟前后,才又猛然放轻了脚步,仿佛怕惊醒了地上那人的酣梦,方才还狠厉的圆眼猛然又落下泪来,呜呜咽咽,仿佛失去母亲的幼崽。

    看着阿圆远去,甚至挡住了方朝清的身体,崔珍娘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她嘶哑着喉咙嘶吼着,口齿都清晰起来,早已爬不动的身体拼命地颤动着,那双鸡爪似的手不停地在地面上抓挠,却始终无法让她再前进半分。

    方朝清就在距离她不到十米远的地方。

    却是她怎样都无法跨越的距离。

    “甄珠!甄珠!”她忽然大声喊甄珠的名字,每喊一次,后面都跟着极重极重的气音,破了的风箱一样。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看清郎最后一眼,之前是我不对,我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清郎那么喜欢你,你一定会答应我的对吧!”

    她小小的双眼亮地吓人,仿佛将生命都一起燃烧的火焰,这双眼死死地盯着甄珠,盯着甄珠擦拭方朝清身体的手。

    然而,无论她再怎么嘶吼呼喊,甄珠都没有回应她。

    她只是仔细地、温柔地、巨细无遗地为方朝清擦拭整理着。

    崔珍娘的声音从耳边飘过,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她只知道,现在要把方朝清收拾地干干净净。

    毕竟,他是那样喜欢干净的一个人哪。

    得不到回应,崔珍娘的声音再也压抑不住暴躁和愤怒,以及发自心底的恐惧。

    “你滚开!从清郎身边滚开!不要碰他!”

    “他是我的!我的!我的!”

    ……

    任她如何嘶吼,都没有人理会她。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嘶嘶的气音,那双眼仍旧紧紧盯着前方,然而也渐渐失去了光亮,像燃尽了的篝火,枯瘦如鸡爪的手还在徒劳地挥着,却什么都抓不住。

    直至连那嘶嘶的气音都彻底消失,四周嘈杂声响起,其中似乎有高琰吩咐人将崔家三人的尸体抬走的声音时,甄珠终于将方朝清身上收拾完毕。

    他安详地闭着眼,白净俊秀的脸庞仿佛刚刚睡去,衣衫上的鲜血擦拭不去,像一朵朵艳丽的花,点缀着他过于苍白的皮肤,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让她铭记一生的美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