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4章 终章(7)

作者:九月枫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404章 终章(7)

    彼时正与着作坊管事开会的赵君赵泥鳅,得到了消息后,两人赶紧抛下正在开会的事儿,着急忙慌的向着这边赶。

    赵君逸由于会武功会飞的,是以,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就到了家。

    正当他急急忙忙的向着后院奔去时。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还不待他心肝发颤的害怕一下呢,又听“哇哇~”两声啼哭传来。

    照样不待他弄明白呢,那稳婆的报喜儿的高叫又响起了,“生了生了,是个白白胖胖的胖大闺女呢。夫人这胎倒是生得极快,没遭了罪,看来这小小姐,是个福星呢!”

    生了?

    这么快?

    赵君逸有些懵。

    正在这时,产房的门打了开来,稳婆抱着包好的孩子走了出来。

    看到他,当即面上一喜的赶紧跑了过来,嘴里儿忙忙的,吉详话儿更是一窜儿接一窜儿的往外蹦,“恭喜爷,贺喜爷,夫人给您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闺女呢。你瞧瞧,真是个福星呢……”

    赵君逸听着她大嗓门的报喜,终是从愣怔中回了神。

    低眸,看着那红红的襁褓,有些个出神,心头也不知该怎么办着。

    稳婆见他久不吭了声,还以为他不喜呢,正尴尬疑惑着,就见那边华老走将了过来,塞了个红包给稳婆后,随又从她手里接过了襁褓。

    “他犯着傻呢,别管了他,且去把丫头那里清好了。”

    稳婆回神,听了这话,倒是嘻嘻一笑,“我说呢,来这么久,平日看爷很是疼着夫人的,还想着,咋这会就不同了呢。”说完,就又是嘻嘻一笑。

    赵君逸被两人侃得回了神,皱眉有些个不悦的瞪了华老一眼,见他抱着自已闺女的,就很是气愤的将之给一把夺了过去。

    谁知,他这一夺,立马就把那包着娃子给吓哭了来。

    听着哇哇的小儿哭,赵君逸心下,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时又化着了一滩水般,软得不可思议。

    老者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就不由得很是傲娇的,开始指点起他初生婴儿的抱法。

    当两大男人终于把那啼哭中的小女娃,抱得舒服不再啼哭后。

    男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到屋子里,掀开了那盖着小儿的盖帘。

    小小的,红红的,皱皱的,却又软得不可思议着,原来新生孩儿既是长了这样。

    想着多年来夙愿得偿了一半,男人心中感动的同时,又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那还未睁眼的小家伙一口。

    旁边的华老见他这样,不由得恶寒了一把。

    恰巧这时七月来报,说是内室已整理好了。

    赵君逸听罢,又赶紧迈步向着内室行去。

    一进去,就见李空竹精神尚可的躺在那里,看到他,就冲他招手近前。

    待男人近前,女人便把孩子自他手中接过看了一眼,见孩子眉眼,既与了自已有八分相像,就不由得很是满意的挑了挑眉。

    男人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与她道了句辛苦了。

    却听女人摇头道:“虽然还是很痛,不过比着丸子来,这丫头倒是省了我不少力气呢。”不到半个时辰就下来了,想想也是够快的。

    想着前世看新闻时,有听过上个厕所就能把孩子生了,虽当时觉得新奇,却从未想过自已也有这样的一天。

    赵君逸听她这样说,脸上倒是添了几分不甘。

    女人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掀着衣服试着让小儿裹了几口奶后,便将其放在了床内。

    正准备歇着沉睡一会儿时,脑中又快速的划过了苏诺一的事儿。

    想到这,她当即一把就抓着男人给她盖被的手,一双秋水眸子,很是无助的问着他,“当家地,怎么办?”

    “什么?”男人被她抓着手,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

    “就是,就是诺一的事。”说着,她赶紧将在华老那听到的事情跟他说了来。

    彼时的男人听了,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知道了?女人焦急,看他一脸淡定,就不由得想张口把其中的厉害关系给他说了。

    谁知男人见她欲张口的,就拿出一根手指比在了她的唇上。

    “听话儿,乖乖睡上一觉。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你只管安心便好,不会受了牵连的!”

    “真的?”

    “嗯!”男人温柔点头,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了一吻,“真的!”

    女人闭眼享受着他的亲吻,待再睁眼,见他眼中除溢着的温柔外,还有几丝自信加杂在了其中。

    李空竹感受到,心下放松的同时,亦是乖乖的闭了眼来。

    男人坐在床边等她睡去,待到她呼吸平稳,又用长指拨着她还汗湿着的发丝。

    嘴角轻勾,只见他难得宠溺的对她一笑,“傻瓜!”她能想的事儿,他何尝又没想到?与对手过招了这般久,他早已学会居安思危,先行一步了。

    “娘~~娘~~妹妹呢,妹妹呢~”

    外面,是得了信儿弃了学堂,赶紧跑回来的肉丸子在喊。

    里面听到他喊的赵君逸,轻蹙了眉下峰后,便起身抬脚走了出去。

    待关了门,只听外面顿时传来了一大一小的声音。

    “爹,娘怎么样了,我的妹妹呢,可是出来了?”

    “你娘累着了,在补觉,不许去扰了她。”

    “那妹妹呢?”

    “也在补觉!”

    “啊~我想看妹妹!”

    “待醒后!”

    “不嘛!”

    “不行!”

    “……”

    父子俩的对话,从外面清清楚楚的传到内室,配合着女人勾唇睡去的脸,显得温馨而平和……

    京城。

    “呕呕~~”已连续吐了好多次的苏诺一,怎么也没想到,她这辈子既会被困死在这该死的皇宫中。

    想着崔九那一脸的恶心样儿,她又忍不住胃泛酸的开始大吐特吐了起来。

    骗子,特么的就是个大骗子。

    说什么不近女色,说什么让她治病。

    尼玛,她千辛万苦的给他调教着女人,帮着他治着病。

    可他到好,敢情一直存了心思的就想睡了她。

    想着三个月前,自已为着治他,是各试各样的方法都用尽了,也不见他动情半分的。

    无法,那时已经开始焦燥的她,想着要实在不行就偷他的精算了。

    本准备好迷药与春药,外加还准备针扎精穴的她。

    那天再给那厮灌了无色无味儿的春药迷魂汤后,就拖着一宫妃赶紧去了他所在的勤政殿。

    结果好嘛,这一进去,那简直是泥足深陷来的,且一陷还得陷一辈子的那种。

    苏诺一到现在也忘不了那天自已被抓包的时侯。

    不但被现场抓了包,且还被当作试验品的让其给霸王硬上了弓。

    事后,不管她怎么解释那是一场误会,偏崔九就是不听了来。

    说什么,既然睡了她就要给她个名份,说什么,既然他能在清醒中,不等药效起,就能起了反应的,平常也应该能才是。

    是以,在她抗议无效当中,自已尼玛既又无偿给人睡了几次。

    不但如此,在睡过她过后,其既还厚颜无耻的说什么,“我好像只对你有反应,怎么办?”

    怎么办?既然问她怎么办?

    想到这的苏诺一,当唧一个呵呵冷哼出声,她尼玛被强奸了,没处伸冤不说,其既还厚着脸皮的要了一次又一次。

    本着睡一次也是睡,睡两次也是睡,反正也没多大差的精神。只以为陪他睡到厌烦自已后,他自然会放了她。

    可谁能告诉她,天杀的,她既然怀孕了。

    作为一个医术十级的人,防孕措施那是做的刚刚的,既还是能中了招的,这一点,令她至今也想不通。

    不但如此,如此无语的事情,除令她彻底的被困外,且还受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

    只因崔九下令,全宫上下三十二口,所有人都得小心了她的肚子。若是她肚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会令了整个她如今所居住的东宫,所有人会为了她这个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陪葬。

    彼时的苏诺一听到他如此说,只当他是在开了玩笑,试着调配了一剂药后,这还未送嘴里呢,那贴身伺候她的宫女,既是立时就被人给拖出去仗毙了。

    如此残忍不讲理的事情,令着当时的苏诺一,从小到大还头一回体会到。

    她记得当时自已在听说了那小宫女被杖毙后,当即就去找了崔九对峙。

    她永远记得那天,自已在找到他时,他笑得一脸的‘残忍’,外加双目眦红着,“你若再想不要了这个孩子,朕说到做到,不但令整个东宫之人为他陪葬,便是天下间,朕也会让它乱得个天翻地覆。别忘了现在的云国,比着變国来,还差着一大截呢。”

    当时的苏诺一在听他如此疯狂的说完这段话后,很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口中喃喃着,“疯子,疯子,你疯了~”

    “是!朕疯了,朕不但疯了,且朕也要把你逼疯了。”

    看着他一步步眦红着眼逼近着她的,苏诺一当时只觉整个心神都在抖着。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明明不久前他们还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哪出了错,到底是哪出了错呢?

    这个问题苏诺一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到底哪一环出了错。

    躺在榻上,又忍不住呕出一口酸水后,她只觉得整个胸肺都堵得难受着。

    “皇上驾到!”

    太监独有的尖唱传遍了整个凤仪殿,外面伺候的宫女太监皆齐齐的跪了一地儿,大唱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躺在榻上的女人听了,只觉嘲讽的勾了勾唇,待听到那独有的沉步步了进来时,女人只着看不见的闭了眼,开始装起了睡来。

    彼时一身龙袍的崔九,看着躺在临窗榻上的女人。见她虽闭着眼,但睫毛却在不停的颤抖着。

    知她这一回又是在装了睡,心中揪痛的同时,面上亦是沉了下来。

    走将过去,坐在小几的另一边上。

    见她依旧未觉的装睡着,也不急,只淡淡的扫了眼那放在地上的痰盂,眸中划过一丝疼惜。

    “朕已颁召召告了天下,从此后,你便是这變国皇后,朕唯一的正室了。”

    唯一?正室?

    倒是好词,女人不语。

    男人尤自的继续道:“孩儿生下来,若是男子,朕会立他为储君,若是女孩儿,那朕定会疼宠她一世。”顿了下,男人看着她深了眼,“若可以,朕希望这辈子只与你有了孩儿。也只立了你生的孩儿为储君。”

    他做不到独宠她一人,满朝文武,世家大族。盘根错结的相互勾结着,他能做的,他可以做的,都会替她去做到。

    只盼着,她能安份的留在了他身边,不要再想着其他人,也要不妄想着他会放了她。

    对于喜欢的女子,便是强抢,他也要抢在自已身边永久栓留住。

    苏诺一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心头儿虽颤抖了一下,不过转瞬又被苦涩填满了来。

    偏了头,任着泪水划过,她想,想终于明白当初李空竹与他斗,百般不得好的原因了。

    这个男人,是魔鬼……

    风吹大地,卷起一地落叶。

    深秋的變国霜雾浓重,灵云寺里的钟声嗡鸣。

    手拿佛珠的胖头和尚,眯眼立在山头。

    只见其沐浴在那夕阳美景里,唱了声佛号后,便慢慢的张开了眼,盯着京城方向,神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本书由 徐小冰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