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0章

作者:似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就你这样猪样?谁喜欢你?那才是眼瞎了!”白起琛接着又一拳打在了王维和的肚子上, 他冷笑,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竟然敢找绵绵的麻烦?”

    “你想死吗?”

    白起琛的语气冰冷,目光更是冷然, 在他手下的王维和是真的感觉到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是真的敢杀了他。

    他痛的脸色都变了, 连连求饶,“不敢,不敢……”

    阮绵绵在看到白起琛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她眼底还蒙着一层水光,但是却没有委屈,有的只是崇拜, “小叔叔!”小姑娘没有一点的害怕,连带着声音都软乎乎的,好听的不像话。

    白起琛抬手擦了擦绵绵的眼角, 低声,“别怕!我来了!”他的样貌本就生的出类拔萃, 先前揍人的时候下的狠手,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吓了一跳。

    周围的女生,甚至犯起了花痴, “好帅啊!”

    白起琛穿着一件黑色西装,越发显得整个人身姿挺拔,清隽俊逸, 在家身上的那股子狠劲儿和温柔,可不是学校这种愣头小子能比的。

    阮绵绵紧紧的靠在白起琛身旁,小叔叔以来,她整个人都有了安全感。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王维和那般知道痛了,才晓得怕起来,旁边的男生瞧着他们心目中女神,竟然这样靠在一个外面的男人身上。

    不由得不服气,“你是谁啊??来了就揍人??我们可以招保安过来,把你给驱逐出去!”

    白起琛松了松衣领,眉毛微挑,语气平静,“就凭我阮绵绵的男人!”

    这下现场顿时安静了一瞬间,他们没想到,那个传说中阮绵绵同学有对象,竟然是真的!!

    尤其是王维和的教训就摆在他们的面前。

    更是没人敢再次出声。

    白起琛冷笑一声,“你们先前起哄,让我家绵绵答应的时候,不是挺能的吗?这会怎么都哑巴了??倒是说啊?今儿的不说出个一二三来,谁都别想走!”

    白起琛的态度实在是太霸道了,先前被压抑很了的人,不知道是谁开了下口,“你以为你是谁啊?想不让我们走就不让我们走?”

    白起琛倏然笑了,昙花一现,“你们可以试试?”

    接着,他对着人群中的田六子招呼了下,低声吩咐了下去。

    不多久,田六子就把学校的老校长给请了过来。

    按理说,平时的老校长是不会出席活动的,但是今儿是大家毕业晚会,所以老校长还是被人请了过来,只是他还没躲一会安生,就被白起琛给请了过来。

    老校长看到白起琛那一脸难看的脸色时,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问到,“这是怎么了?”

    在场认识老校长的人不多,但是却是晓得,他们校长今天全程恭恭敬敬的陪着这个老校长的。

    白起琛开门见山,“老校长,这京大的学生素质有待提高,竟然赶当众对我喜欢逼婚起来了?”

    这下,老校长连脸上也不禁有些汗意,这群王八羔子,真是不想活了?敢从这阎王爷面前抢媳妇??

    “误会、误会?”老校长一脸的慈祥,“年轻人吗?在一块爱慕漂亮的女学生也是正常的事情,这都是年轻人间的事情,咱们这些老东西就是不插手了。”

    白起琛嘴角一抽,他可不是老东西。

    他踢了踢躬成虾子一样的王维和,就把他手里的钻戒给踢了出来,“就是这位同学拿着钻戒来逼婚的,大有我媳妇只要不答应,我媳妇就别想走的意思!”

    接着他搂着绵绵扫了一眼周围的众人,“他们这些人,也是帮凶!”

    老校长看到那钻戒的时候,脸都黑了,“这是胡闹,你们都要毕业了,搞出这种事情!”顿了顿,对着旁边的校长说道,“既然这批学生这么闲,那就让他们在留校一个月,毕业证延迟发放!”

    旁边的校长点了点头,附和,“这些学生是张狂了一些,把学校当做什么地方了??是该处罚!”

    在场的人傻眼了,他们不过是过来看了一眼热闹?咋连毕业证都要延迟了啊!

    他们冤枉啊!

    这会终于有人反映过来了,阮绵绵他男人是真的有能力啊!而且整死人不偿命啊!

    只是这会在后悔,确实已经晚了的。

    两个校长齐齐的发话,基本就没了回旋的余地了,阮绵绵抬手拽了拽白起琛的袖子,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摇了摇头,接着,她在人群中指了指,“就是这个几个人闹的最凶,其他人就是看热闹罢了。”

    白起琛挑眉,老校长连连说道,“那就被点名的几个人延迟毕业证,其他人正常发放!”

    这下周围的学生都松了一口气,王维和和那个平头男生却傻眼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不过是来追个女学生,怎么事情发展成这样了??

    一时之间,简直是后悔的要命。

    这边的人散开了以后,老校长领着白起琛准备坐到隔壁的领导席位上,结果白起琛却落在最后面,搂着怀里的绵绵。

    尤其是在扫到绵绵竟然穿这么妖娆的衣服出来的时候,他牙齿都咬弯了,“这就是咱爸准备的礼服?”

    他前段时间在忙活设计武器的事情,所以就一时放松了一些,没想到他老丈人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毕业礼服出来,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啊!

    白起琛这可冤枉阮国华了,这件礼服是方秀兰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全程,阮国华提供了下参考意见,接着那衣服就被寄了出去。

    当父母的都希望自家闺女能够漂漂亮亮的出现在同学的跟前,方秀兰也不例外。

    这件礼服她熬了好多天,才赶制出来的,就是没想到,这衣服穿在绵绵身上,会如此的惊艳。

    白起琛觉得自己要化作了一个大醋坛子,绵绵这么好,他恨不得把绵绵给藏起来,谁都不让见。

    一想到,先前那么多男学生在惦记着绵绵,他骄傲的同时,又有些心酸。

    他的绵绵一眨眼就出落了这么好看了,都被别人惦记起来了。

    阮绵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礼服,不知道为啥有些心虚,她点了点头,“嗯,昨天我才收到的!”

    而她昨天晚上又没回白家,是住在宿舍的,白起琛自然是没见过了这件礼服了。

    白起琛搂着绵绵的腰,轻轻的掐了一下,喉咙滚动,低声威胁,“下次不许穿这样的衣服出来了!”

    阮绵绵有些失望,她以为小叔叔会夸夸她的,可是没有。

    不仅没有,还不让她穿漂亮衣服,现在的绵绵,更多的是不解,“可是大家说着衣服穿了很好看呀!”

    为什么到了小叔叔这里,就不让她穿了,绵绵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白起琛的个子高,他搂着绵绵在怀里的时候,一低头,刚好能瞧着她胸口的那一片雪白,他眸光微暗,“正是因为好看,以后只需穿给我看!”

    “不许穿在外面!”

    白起琛的语气有几分难为情,“绵绵,我不想别人看到这么漂亮的你。”

    就好比,他珍藏了多年的宝贝被别人觊觎了一样,虽然会骄傲,他的宝贝这么引人瞩目,但是更多的确实害怕,好怕别人把自己的宝贝给抢走了。

    阮绵绵仰着头,望着面前清隽俊逸的男人,她抬手抚着男人蹙起的眉头,“小叔叔,你在害怕吗?”

    白起琛一怔。

    阮绵绵继续,“别怕,绵绵喜欢的至始至终都是你,那个叫白起琛的人!”

    白起琛清隽的眉眼闪过狂喜,他不知道纠正了多少次绵绵让她喊名字,不要喊小叔叔,但是绵绵老是记不住。

    如今,哪怕是绵绵连名带姓的喊着,他也是高兴的。

    “好了!别你侬我侬了,快过来,这节目要开始了!”老校长无奈的说道,他今儿的是请白起琛这臭小子来给大家讲话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

    白起琛这才依依不舍的对着绵绵说道,“去吧,上台去!”他是晓得绵绵今儿的有节目的。

    台上的绵绵如同天上的星子一样耀眼生动,尤其是那一抬手,一弯腰,一回旋,更是显得腰肢盈盈一握,美的像个妖精一样。

    阮绵绵踮脚,起跳,回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在听到台下浓烈掌声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白起琛,展颜一笑,这才退下了台。

    台下的掌声久而不绝,白起琛更是恍然发现,他的小姑娘,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引得这么多人喜欢,他更是与有荣焉,这么漂亮的,优秀的小姑娘,是白起琛的。

    是他一个人的。

    等所有的节目都表演完毕了以后,白起琛站在舞台上。

    那一瞬间,泛着黄晕的柔和打在他身上,越发显得身姿挺拔,清隽俊逸。

    他单手举着话筒,面色沉静而自信,哪怕是他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依然有着惊人的气场,舞台下面安静的不像话。

    他扫了一眼众人,准确速度的从人群中捕捉到了绵绵的身影,他脸上的冷淡稍稍消散了一些,带着些许的柔和。

    这才出声,“我是白起琛,想必大家可能听过我的名字,如果大家毕业了以后,想要报效祖国,那么我和大家的接触会很多,当然大家若是毕业就走上社会,那么咱们之间的交集或许会止于这次!”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白起琛的工作,就意味着他接触的那些人,基本都是保家卫国的,若是底下的这群人离开了学校,步入了社会,那么他们今生的接触则可能为零。

    下面一片哗然,白起琛的职业到底是做什么,他们有好奇,有羡慕,当然好奇是占据大部分的地位。

    白起琛轻轻的抬了抬手,随着他手的挥落下来,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我晓得大家对于我的工作和我的身份都很好奇,我只能说一句,我的工作具有保密性,等你们将来接触到这个层面,自然就晓得我是做什么的。

    当然我更希望于有那么一天,大家在保家卫国的时候,能用的上我!”

    他这话一说,也让下面坐着的男生更加热血沸腾,每一个男生都有一个保家卫国的梦想。

    白起琛瞧着大家的神色,满是欣慰,接着,他话锋一转,“我的工作虽然不能说,但是我的身份却是可以告诉大家的,想必有些人先前已经见过我了,而且是在阮绵绵同学的身边见过我。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遮掩了,没错,就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阮绵绵同学是我的未婚妻,将来也会是我的妻子!”顿了顿,他调侃,“这下,大家对于我的身份应该是了解了吧!”

    “阮绵绵同学将来的丈夫!”下面的同学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出来。

    白起琛点了点头,打了一个响指,“对!我喜欢这个称呼,阮绵绵的丈夫,大家可以这样称呼我!”

    这下,下面的声音笑的更大了,不过都是善意的笑容,先前那些人还觉得白起琛的手段有些过分了,这下也觉得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手段狠点而已是正常的。

    白起琛了然一笑,他握着话筒,低沉着嗓音,“好了,现在是大家提问时间!”

    坐在前排的一个男生举起了手,“我很好奇,您到底是做什么的?”

    白起琛微笑,“设计工作!至于到底是设计什么的,我还是那句话,只有大家到保家卫国的那一天才能用的上我设计的东西!”

    保家卫国的时候需要什么?下面有聪明的人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武器?”

    白起琛耸了耸肩,故作无奈的说道,“哦!我可什么都没说!”这下,同学们讨论的声音更大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设计房子,设计广告这已经是很高大上的存在了。

    可是,如今他们面前却站着一位,为保护国家安危而设计武器的人,这样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不过,想一想,却足够让人热血沸腾,还有什么能比保卫国家更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白先生,我们要怎么才能接触到您的这个层面?”

    白起琛皱眉,“当兵,当公安,去保家卫国!”只有这样,他们的手里才有机会分发到他设计出来的武器,不然基本是没可能,毕竟在他们国家,武器这类东西可是保管森严的。

    阮绵绵站在舞台的侧面,一个灰暗却有一丝光亮的地方,她看着台上的男人,身姿挺拔,清隽俊逸,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自信和从容。

    这一刻,绵绵心里产生了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这样好的,这样优秀的小叔叔,是她的 。

    而正当她发愣的时候。

    台上的灯光却突然打在了阮绵绵身上,她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白起琛笑着安抚,“台下的同学问我,我是怎么样把你追到手的?”毕竟,绵绵在学校的人气可不是一般的高,如今他成了绵绵的男人,就相当于抢走了整个京大学生的小娇娇。

    阮绵绵一怔,她的脸颊上倏然涌上两片红晕,那抹红晕从她脸颊边一直蔓延到眼角眉梢,那是骨子里面透出的害羞和温柔,迎着众人的目光,她低声,“没追,我和他的感情是顺其自然!”

    这下,听到答案的同学,不由得有些惋惜,“竟然没追你啊!这也太可惜了!”

    “是啊!阮绵绵长的这么好,竟然没被追过,白先生,你也太没情调了!”下面的学生肆意的调侃着。

    白起琛眉宇含笑,哑着嗓音,“绵绵,你可觉得惋惜?”

    阮绵绵茫然的摇了摇头,她觉得这样已经挺好了呀!

    白起琛却不打算这样放过她,“既然大家都这么讨伐我,那我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来做一件大事!”

    他话音刚落,大厅内的灯光全部灭了,等再次打开的时候,也只是绵绵跟前的一束耀眼的白光,不晓得什么时候,她周围多了大片大片的玫瑰花,铺满了整个周围,把绵绵给包围在了中间。

    白起琛踏着玫瑰花一路向前,直到走到了,面面跟前,他从兜里面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单膝跪地,神色庄重而认真,“阮绵绵,你愿意嫁给我吗?”

    阮绵绵蓦然怔了怔,小嘴吃惊的张的大大的,显然没想到小叔叔竟然会在她毕业晚会上求婚。

    她没回答,白起琛也不急,他转头看向大家,“今天,我需要大家给我们做一个见证,白起琛爱阮绵绵,愿意娶她为妻,疼她,爱她护着她!”

    他话音一落,下面就要起哄,白起琛却挥了挥手,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白起琛还跪在阮绵绵面前,他重复,神色庄重而认真,“阮绵绵小姐,你愿意嫁给白起琛先生吗?”

    灯光下的阮绵绵,莹白如玉的面庞上美的惊心动魄,一身大红色的裙子,包裹着前凸..后翘,越发显得华丽高贵。

    绵绵的脸上有愕然,有惊喜,还有一丝憧憬,她迎着白起琛期待的目光,轻轻的探出青葱的手指,她语气温柔婉转,“我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正文完结了,下一章是番外了哦~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