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番外2

作者:盼星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婚后的生活依旧甜蜜, 唯一的区别就是两人住在了一起。

    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也因为需要二人世界,他们一个月三分之二的时间住在市区方便宋淮工作, 剩下的时间则住在村子里, 方便顾以南处理村子里的事情。

    每天早上醒来,宋淮会追着宋太太求个早安吻才起床,去厨房为宋太太准备爱心早餐。

    洗漱好的顾以南快步下了楼,看着熟练做早餐的宋淮,心底美滋滋的,“宋先生,我饿了......”

    “宋太太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宋淮动作熟练将煎好的面包放入碗里,又利索的煎了鸡蛋和火腿, 只会做点简单食物的他努力的让早餐变得丰盛一些。

    两人围着并肩坐在又长又宽的餐桌上吃着早餐, 等吃好了, 顾以南会说上一句:“谢谢宋先生做的早餐。”

    “宋太太喜欢就好。”宋淮喝下最后一口牛奶, 吃好后便要去工作了,“宋太太,你的老公要去工作了。”

    顾以南给宋淮理了理领带和西装, 送他到门口,踮起脚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吻:“老公加油。”

    “老婆。”宋淮抬手点点了唇, 示意还要。

    顾以南看了一眼等在外面的司机和安助理,有些无奈,但还是给了宋淮一个正儿八经的吻,“快去上班吧,等你回来。”

    宋淮在心底叹了口气,真是恨不得将宋太太绑在他的领带上, 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去,“好。”

    等宋淮去公司工作以后,顾以南没什么事便在家中做起闲散富贵人,修炼一会儿或是看看书、画会儿画,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傍晚时她便会下厨做些好吃的,等宋淮回来便开饭。

    两人吃饭时会聊许多事情,从来不会担心冷场。等吃好了饭,宋淮会帮着洗碗,家里明明有洗碗机,但两人却习惯的亲自洗碗,一个人洗第一遍,一个人清洗第二次,等清洗好再擦干净,一一叠放进橱柜里。

    如果没有带工作回来忙,宋淮回先去摆满健身器材的房间里锻炼半个小时,顾以南则回屋洗个澡,换上舒适的睡衣,然后坐在沙发上和奶奶打电话,问一问家里的情况。

    等宋淮锻炼完洗了澡,也会坐过来一起和奶奶聊几句。

    宋淮每天晚上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坐在沙发上抱着顾以南,闻着她发梢上的清香,和奶奶说几句便道再见。

    和奶奶挂掉电话后,宋淮亲了亲顾以南的白皙的耳垂,问她:“老婆,我看你又写了一幅字,我把它裱起来放公司大堂......”

    “别。”顾以南觉得很羞耻,自从自己的一些隐藏技能被发现后,宋淮就迫不及待的挖掘她更多的秘密了。

    结婚后不久,宋淮发现南南还有这么多隐藏的技能,她会写毛笔字,也会画国画,会雕刻,还会一点古琴,除此之外她还会功夫。

    越深入了解她,宋淮越爱她。

    听宋淮夸自己很棒,顾以南有些心虚,她会的这些都是被逼的,会写毛笔字还是因为那个世界的人全部写毛笔字,会画国画是因为每年都要给灵田种植的老大送贺礼,会雕刻是为了学灵气阵,会古琴是因为一起种灵田的人整日在隔壁练,她为了打发时间也跟着学了学,会功夫也全是因为要自保,总之没一样是她主动去学的。

    虽然她学得一般,画得一般,但宋淮却很捧场,给她专门腾了一间书房供她写字画画,等她写好了还会装裱起来挂在屋里,如今结婚半年,家里已经挂满了她的大作。

    现在宋淮不甘只摆在家里,还想摆到公司里去,公司几千上万人,人来人往的全都看见她的笔墨,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宋淮嗯了一声:“也对,不能让别人发现我老婆这么优秀。”

    顾以南无奈:“你真的够了。”

    宋淮亲了亲她不点而朱的唇,“怎么够呢?”

    **

    每次回村子都是宋淮陪顾以南回去的,其实顾以南每次都说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可宋淮都会将手里的事情处理好陪顾以南回村子里住上一些时间,如果实在忙不过来,晚上没有安排的话也会开两个小时的车去村子里。

    顾奶奶看着两人感情好,心底也高兴,暗道自己的眼光真好,当初在医院的时候,那么多帅小伙儿,她一眼就看中了小宋,结果事实证明小宋也好,姜还是老的辣!

    顾以南对奶奶的自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借口去地里干活离开了。

    如今因为村里的全部归她所有,所以除了留下几十亩种植蔬菜以外,其余的地里全部种了粮食,等到来年开春便可以使用自己家种的麦子做包子、面包等早点了。

    除此之外果林入口两边的小块土地全部种植了果树,苹果、樱桃、琵琶、葡萄、枣子、柠檬、柚子等,另外还尝试种植了一些热带水果,至于能不能结出美味的果子还是个问号。

    另外果林的鸡鸭猪牛羊又多养了一些,足够来的客人食用了。

    因为要供给度假村的顾客,就没办法再卖给蔬果店的客人,所以蔬果店只能像最开始一般只卖蔬果和鸡蛋,只有逢年过节,杀的牲畜比较多的时候,会挪一小部分放到蔬果店去售卖,也算回馈所有顾客们的支持。

    度假村的经营进入正轨后,越来越多的客人慕名而来,但度假村的客房只有几十间,预约已经排到明年,根本无法招待更多的客人。

    许多客人旧话重提,说要给顾以南投资,请她多建一些客房,但村子里地方就这么大,有钱也没地儿建。

    又有客人说另外置办一块地建一个更大的度假村,但都被她一一打发了,她又不缺钱,何必找那么多事儿给自己压力呢?闲着没事儿喝喝茶晒晒太阳不舒服吗?

    这种悠闲安逸的生活过了一两年,在宋淮快三十岁的那一年,他们收到了来自奶奶、江姨各方面的催生。

    顾奶奶看着南南平坦的小腹,“南南,也你也年岁不小了,是不是该把这事儿提上计划了?”

    前两年就,顾奶奶想着两人新婚燕尔,需要一些时间来过二人世界,可现在两人年岁都不小了,生孩子的事情得快点办了才行。

    顾以南抿了抿唇,“奶奶你和芳姨、江姨她们商量好的吗?”

    “没有商量。”顾奶奶坚决否认:“既然她们也这么说,证明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你们赶紧的趁着年轻早点生孩子,别等到四五十岁后悔了又生不出来了。”

    奶奶的话糙理不糙,顾以南无奈的笑了笑,“还早。”

    顾奶奶皱了皱眉:“是不是小宋不喜欢孩子?你们是不是打算当什么丁克?”

    “没有。”顾以南和宋淮其实也没有不喜欢孩子,只是觉得时间还早,过两年再生也不迟,另外两人也因为家庭缺陷的原因,或多或少会有些担忧,怕做不好父母,“只是怕无法照顾好他。”

    “有什么可怕的?学一学就会了,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顾奶奶叹了口气,“我也没多少年好活的了,希望有生之年能抱上重孙子。”

    说完顾奶奶又瞥了一眼顾以南,“要是抱不上就算了,顶多死的时候有点遗憾罢了。”

    “......”顾以南没想到电视剧逼迫催生的戏码会发生自己身上,“奶奶,你别胡说,你身体健康,会长命百岁的。”

    顾奶奶说:“那你让我早点抱上重孙子,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活到一百五十岁了。”

    顾以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

    在村子里待了几天,之后便是清明,两人去了墓地祭拜爷爷和爸爸,看着两处坟茔,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虽说她与爷爷和爸爸的亲缘关系浅淡,但从奶奶的描述中,不难知道爷爷和爸爸是真的很疼爱她的。

    她不应该因为许女士的不靠谱就否定自己将来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所以在回市区后,她便做了一个决定,“宋先生,和你商量个事情。”

    见她这么郑重,宋淮放下手中的书,“什么事情?”

    顾以南跨坐在他的小腹处, “我们来生孩子吧?”

    宋淮的眸眼热了热,“今晚上这么主动?”

    “不是那个意思。”顾以南可没和他开黄/腔,“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宋淮愣了愣,“怎么突然想要孩子了?”

    “就是突然想要了。”顾以南伸手戳了戳宋淮半裸在外的胸肌,“宋先生你怎么说?”

    宋淮抓住顾以南的手指,放在手心里把玩着,“以后再说吧。”

    “以后你就老了。”顾以南哼了一声,“到时候孩子叫你爷爷怎么办?”

    宋淮皱了皱眉,“那生这种不孝子出来做什么?”

    顾以南噗嗤了一声笑了起来,“宋先生,你的回答呢?”

    宋淮没有不喜欢孩子,只是和南南一样,担心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南南我觉得这件事.......”

    “老公?”顾以南曲起手指,在宋淮胸膛上轻轻滑过,酥麻的触感如同击中了脊椎,让宋淮的眼睛微微暗了暗,“别乱动。”

    “我没有啊。”顾以南嘴上说着没有,手指柔软得像蛇,飞快的在他胸前滑过。

    “南南......”宋淮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上,“原本想体谅你的身体,但这是你自找的!”

    **

    两个月后的某天早晨。

    顾以南靠门边看着正在刮胡子的宋淮,语气略显紧张:“宋先生,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想回村子里?”宋淮想着这几日的行程,“周末陪你回去行吗?”

    顾以南深吸了口气,“不是回村子的事情。”

    宋淮手擦了擦下巴,“那是什么?”

    顾以南将自己藏了一早上的秘密告诉了他:“恭喜宋先生,你要做爸爸了!”

    宋淮吓得手上的剃须水啪的一下落在地上,“你说什么?”

    顾以南重复了一句:“你要做爸爸了!”

    宋淮的心漏了一拍,声音也颤了一个音,“我要做爸爸了?”

    顾以南看着快傻掉的宋淮,“傻了吗?”

    说完后,顾以南将验孕棒递给宋淮,“未来的宋爸爸,你看。”

    宋淮手抖的接过看了看,然后放到一旁,也顾不得刮胡子了,拉着顾以南就朝往外走,“换衣服。”

    顾以南:“去哪?”

    宋淮:“去医院。”

    顾以南:“你不去和合作商见面了?”

    “其他事哪有这件事重要?”就这样宋淮抛下了合作商,不容分说的将顾以南带去了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细致检查。

    最后江述将化验单递给宋淮:“恭喜,已经两个月了。”

    顾以南怀孕的消息很快被奶奶她们知晓了,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立即开始了各种准备。

    退休回家的芳姨闲着没事,也回来帮忙了,说宋淮是她照顾长大的,如今再照顾宋淮的下一代也是理所应当的。

    江姨也对顾以南颇为关心,买了许多营养品来给顾以南养胎,一番仔细叮嘱后回家就开始催婚江述,吓得江述直接躲在医院不回家了。

    因为村子里的灵气更充足,怀孕后的顾以南搬回了村子里养胎,宋淮前半年的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力求在孩子生下以后他能有一两年的空闲时间陪着南南和孩子。

    因为一直待在村子里,顾客们碰到顾以南的机会就多了,见到的次数多了,虽然怀孕的顾以南依旧很瘦,但有经验的顾客也明显的能看出一些变化,大家纷纷送上祝福:“恭喜老板。”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蔬果店的顾客都知道顾以南怀孕了。

    顾客们纷纷鼓掌:“太子爷终于投胎成功了吗?”

    “好期待老板家的孩子出生,老板和老板夫这么漂亮,孩子肯定也会继承爸爸妈妈的优良基因吧?”

    “也不知道老板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好想和老板家的孩子做亲家。”

    “男孩女孩都行,我这个做婆婆的会很开明的。”

    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之中,宋氏太子爷出生了。

    **

    小宋宋是个十分漂亮的男孩子,大概是灵气滋养的缘故,他一出生时就有一头浓密的头发,皮肤白白嫩嫩的,和刚出生的皱巴巴红扑扑的孩子一点儿都不一样。

    大大的眼睛里面有星辰和大海,小小的鼻梁,小小的嘴巴,一切都恰到好处,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虽然对儿子不是女儿这件事,宋淮有些不满,可看到孩子软软的一团,他这个拥有钢铁般的心的老父亲也被孩子萌化了,看一眼便沦陷了。

    “孩子很漂亮,和你长得很像。”宋淮亲了亲刚生产完的顾以南的额头“南南,谢谢你。”。

    宋淮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奶娃娃,“以后就由我和儿子来保护你。”

    顾以南虚弱的应了一声好。

    等顾以南休息的时候,宋淮看着呼呼大睡的儿子,轻轻摸了摸他软嫩的皮肤,“儿子你现在把后半辈子的睡眠都睡足了,以后公司就交给你了,爸爸和妈妈就去环游世界去。”

    顾以南听着宋淮的话,同情的看着躺在婴儿床里的孩子,才刚出生不到一天的奶娃娃就被老父亲赋予了重担,儿子你好可怜。

    奶娃娃小宋宋可不听老爸的安排,稍稍长大一些之后就开始在妈妈面前和爸爸争宠了。

    两岁的小宋宋抱着自己的专用奶瓶爬上沙发,爬到顾以南的身边,伸手要抱抱:“妈妈,我的小jiojio痛,抱抱。”

    正抱着老婆在说事儿的宋淮看了一眼儿子,伸手轻轻提着小宋宋的背带裤,将他搬离顾以南的身边。

    小小宋气呼呼的吸了口奶,恨恨的用小乳牙咬着奶嘴,好想咬爸爸,爸爸坏。

    可是小小宋又清楚的知道爸爸一家之主的地位,不敢硬碰硬,偷偷从另外一边朝妈妈身上爬,“妈妈你抱抱我......”

    可是爸爸的手特别长,还没等他靠近妈妈,就一下子又被爸爸抓住放到地上去了,小小宋气呼呼的瞪了瞪爸爸,爸爸总是这样,老是霸占着妈妈,不让妈妈抱自己,坏坏的。

    小小宋将奶瓶放到地上,然后开始呼哧嘿哧的脱自己的背带裤,很快脱得光溜溜的了,心想你这样就不会抓住我了吧。

    宋淮看着儿子的一套骚操作,冷笑了一声,以为脱光了他就抓不住了?“把衣服穿好。”

    小小宋沮丧的看了爸爸一眼,然后将背带裤拿起递给妈妈,“妈妈,帮我。”

    顾以南把儿子抱起来,给他穿好衣服裤子。然后小小宋就顺势趴在她的怀里不挪窝了,然后还向爸爸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宋淮嗤了一声,不把芝麻馅的两岁儿子放在心上,“妈妈不舒服,不能坐在妈妈的怀里,爸爸抱。”

    “不要。”小小宋一点都不喜欢硬邦邦的爸爸抱自己,还是妈妈抱着舒服,又香又软,“爸爸不要和我抢妈妈。”

    宋淮被不孝儿子气笑了:“你妈妈是我的老婆。”

    “你老婆是我的妈妈。”小小宋就是不让,小嘴一扁:“爸爸不让妈妈抱我,祖奶奶会生气的。”

    宋淮将人从自己老婆怀里提出来,放在自己的双腿上:“你祖奶奶回家去了,你没地儿告状。”

    小小宋一听,酝酿出来的眼泪秒收,泄气的哼了一声,祖奶奶不在他哭也没人心疼,哎,可怜的娃娃呀!“妈妈,祖奶奶一个人在家好可怜,我们去陪祖奶奶吧。”

    宋淮:“你太贪吃了,祖奶奶不想见你。”

    小小宋一脸不信:“爸爸瞎说,祖奶奶最喜欢我。”

    宋淮继续逗他:“她喜欢你爸爸我。”

    小小宋见爸爸说得有模有样的,丧得一批,委屈巴巴的挪着小屁股,背对着宋淮,边喝奶边假哭:“呜呜呜,不开心......”

    看着父子俩斗嘴,顾以南忍不住好笑,你能想象到一个还抱着奶瓶喝奶的小娃娃为了在她怀里多趴一会儿,找的各做理由吗?能想象每次被宋淮制止之后,装着很委屈的向祖奶奶或是芳奶奶告状时影帝般的表演吗?

    顾以南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别逗他了。”

    “奶奶本来最喜欢我这个孙女婿的。”宋淮一只手抱着老婆,另一只手捂住儿子的眼睛,亲了亲老婆,“不过我最爱你。”

    小小宋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不满的就掰开爸爸的大手,每次爸爸亲妈妈都会天黑。

    哼哼哼,今天又是讨厌爸爸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小宋:早知道会生出一个和自己争宠的不孝儿子,还不如不生。

    小小宋叉腰:哼哼哼,妈妈是我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