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1章 吾与刀孰美(三)

作者:奚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喜欢他?”

    李红袖看着面前已高出自己大半个头的少年, 张了张口,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方才酒席上苏梦枕提前离开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直接伸手挡在了她眼前让她别看。后来散了席两人在池边碰上, 他大概是从姬冰雁那问到了她离开京城前的事,居然又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其余人根本不会在她面前提半个字的问题。

    “你喜欢他。”这回是肯定的语气。

    “……没什么用。”李红袖听到自己这么开口,“他不喜欢我。”

    其实真要说出这几个字也并不是很难嘛, 李红袖心想。

    但是为什么还是会忍不住难受呢?

    她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很晚了,我回房了,你也早些休息。”

    阿飞没说话, 只继续看着她,在她转身的时候忽然又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衣袖。

    “怎么了?”她侧过头问。

    “不要难过。”他很认真地开口这么说道。

    李红袖朝他扯了扯唇角, 没说话, 在池边又站了片刻后,还是走了。

    有夏夜的风一路追着她的裙摆,将那一片红色吹出阵阵波纹。

    立于池畔的少年皱着眉望了好一会儿,直至月亮重新从云层里探出头来才收回目光垂下头离开。

    这一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不眠之夜, 尤其是回了房也依然心烦意乱的李红袖。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是自己心理作用还是怎的, 总觉得自己这间屋憋闷得可以, 最后干脆上了屋顶去吹风。

    大半夜的反正也没人醒着,李红袖爬上去时就散着头发没有梳,到后来干脆把鞋脱了踩在屋脊上, 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

    可惜她没看见,远处的柳树下,正有一道陌生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因为将近一夜没睡,第二日清晨溜回屋后她干脆没能按平时起居的点正常起床,一觉睡到了午时。

    期间好像有谁进来喊过她,但她当时太困,根本记不清自己是如何回的。

    洗漱时问给她送水来的小丫头,小丫头挠着脸说:“姬先生来过。”

    李红袖没当回事,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小丫头又道:“听姬先生说,好像是府上来了位客人,想见姑娘的。”

    这话让她动作一顿,从铜盆前抬起头来:“客人?”

    难道是——?

    她揉了揉脸,甩掉手上水珠,有点紧张。

    小丫头可没想这么多,只继续道:“是呀,从没见过的客人。”

    李红袖:“……嗯,我一会儿去看看。”

    然而当她迅速地整理好自己赶到下人口中那客人所在的花厅时,却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

    楚留香和姬冰雁的确是在招待一个客人,但那个客人却是连她都不认识的。

    他坐在主位上,一手拿着茶盏一手拈着一把折扇,看上去约有不惑,但眼角眉梢淌出的风流却属李红袖平生仅见,已非简单一句好看可以形容,更不要说那周身的气度,甚至将一旁的楚留香和姬冰雁都压了下去。

    李红袖来得急,又是最后到的,进来时自然叫一屋子的人都看了过来。

    她有点懵。

    “来红袖,坐这。”姬冰雁朝她招了招手,顺便指了下自己身旁的空位。

    “……好。”她迎着这群人的目光走过去,总觉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却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奇怪,坐下时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待她坐下后,楚留香便给她介绍了一下:“这位便是昔年名彻武林的怜花公子。”

    李红袖:“……?!”

    啊???

    怜花公子……不是和沈浪夫妇一道隐居海外了吗?怎么会忽然回中原来的?

    大概是看穿了她的疑惑,楚留香又主动给她解释了一下:“他是为了阿飞来的。”

    李红袖更懵了:“阿飞……?”

    她一边开口一边偏头看向与自己隔了一个位置的阿飞,只见他将唇紧抿成了一条线,一派不欲开口的模样。

    “哦对,我一直忘了同你说。”姬冰雁揉了揉眉心道,“怜花公子是阿飞的舅舅。”

    “这……”李红袖惊了,她一直以为阿飞就是个普通的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少年,结果竟有这般有来头的亲人?

    之后在姬冰雁和楚留香的叙述里她总算知道了阿飞的复杂身世,心情顿时更复杂了。

    而阿飞察觉到她望过来的目光,总算抬了抬眼。

    两人目光相撞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王怜花总算开了口:“沈兄近日不在南海,所以还不知道此事,故而没有来。”

    他这算是解释了一下沈浪身为阿飞的父亲没出现的原因。

    沈浪和他夫人的故事李红袖是听过的,但从来不知道那口口相传的美好背后还有一对孤儿寡母。

    虽然前辈高人的旧事她没资格评判,但想到阿飞的性格和种种习惯,她还是忍不住觉得这少年实在是有些可怜。

    在心中感慨完之后,她又想起下人提过这位客人说要找她,不禁疑惑起来,难道不是来找阿飞的?

    “我本想带我这外甥走。”王怜花又道,“不过他不愿意。”

    李红袖心想换我我也不愿意啊,十几年都等于不存在的舅父忽然出现,还说要带自己走,这一走可能就要见到一样十几年等于不存在的爹,偏偏这个爹这会儿还有老婆孩子,他再过去多尴尬。

    她想她明白阿飞为什么这么不高兴了。

    所以王怜花寻她,是想她帮忙劝阿飞?

    这样想着,李红袖已开始盘算该如何拒绝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王怜花刚要继续说下去,阿飞就“刷”的一声站了起来,抓过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拉了出去。

    李红袖尚未反应过来,人已被他拉到了外头。

    “怎——”

    “你别管他。”阿飞头一次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不管他说什么都别管他。”

    “到底怎么回事?”她不解,“怜花公子是想我劝你跟他回去吗?”

    阿飞张了张口,好一会儿后才偏过头道:“……不是。”

    王怜花其实是看穿了他不想走的理由。

    在她起床赶来之前,他甚至已经在和楚留香打听,你那个穿红衣服的妹妹可有婚配云云,打的什么主意再清楚不过。

    阿飞不喜欢这样,也不想让李红袖知道这些。

    她现在已经够难过了,在这种时候谈这些只会让她更不开心。

    他不想她不开心。

    “那是?”李红袖很好奇,甚至都没注意到他始终抓着自己的手腕没有松。

    “没什么。”阿飞还是这一句,“不管他就好。”

    他话音刚落,两人的右后方处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二人皆为敏锐之人,竟是同时回的头,只见前边守门的小厮正匆匆朝花厅方向跑来,神色严肃。

    “发生什么了?”李红袖转过身去问。

    她这一转,阿飞也顺势松开了手。

    然而松开的下一刻他就后悔了,因为他们瞧见了跟在那小厮后头的人。

    那人行得本来也不慢,只是先前身形被繁盛的花木遮掩,而他们又恰好站在花厅外的拐角处,视线范围不够大才没有看见而已。

    盛夏午间的阳光耀眼到刺人,但落在那人身上却只给人相得益彰之感。

    再下一刻,他已彻底绕过那个拐角,行至他二人面前。

    在这一瞬间,阿飞差些又要如昨晚那般去遮李红袖的眼睛让她别看。

    可他的手才抬到一半,就被对面人看过来的目光给慑住了。

    这在他的人生中可能还是第一次。

    “您……您怎么来啦?”他听到李红袖低声开口。

    “有位前辈约我来此处见面。”苏梦枕答。

    能让金风细雨楼的楼主说出前辈二字,整座宅子里也仅得那怜花公子一人。

    李红袖当然不会反应不过来,而且她还知道苏梦枕那一身的病是因为《怜花宝鉴》才能治好。

    所以怔了片刻后,她就立刻让开一步道:“他在里面。”

    苏梦枕却没有立刻进去,反而站在原地看了她好一会儿,那目光让她有点不自在,却又没来由地不想低头避开。

    于是两人便维持着一个低头一个微仰着头的姿势望着对方,最终在她即将败下阵来的时候,他终于轻扯了下唇角,侧过身进去了。

    李红袖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背影,骤然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又生出了无限挫败来。

    我真没出息呀,她想。

    屋内。

    认真恭敬地拜见了王怜花后,苏梦枕先主动谢过了他那本《怜花宝鉴》。

    结果王怜花盯着他看了片刻,却是不太在意地摆了摆手,道:“我把它交给了小李探花,怎么处理便是他的事,无需谢我。”

    虽然这的确是王怜花的性格,但对苏梦枕来说毕竟不一样。

    所以他还是认真道:“若非有前辈留书,我也许已不在人世。”

    王怜花一听就笑了,笑毕又正了色,道:“我约你来此不是为了说这些,但你这般感激于我,倒是更好办了。”

    苏梦枕疑惑:“?”

    王怜花将手中的折扇一收,道:“我是为我外甥来的中原,现在他不愿跟我回南海,不出意外便是因为小楚那妹妹,你若真想谢我,帮我劝她跟我外甥一道回去如何?”

    苏梦枕闻言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都说怜花公子脾气古怪,他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但这事他怎么可能答应,他已经惹得李红袖难过许多回了,又怎么能对她作什么要求,而且还是这种要求。

    “怎么?你不乐意?”王怜花啧了一声,像是很不解,“可是据我所知,你又不喜欢她。”

    苏梦枕深吸一口气:“前辈若想带红袖走,直接与她说便是,她愿不愿意是她的事,轮不到我横加干涉。”

    王怜花像是听了个笑话似的哈哈大笑了两声,道:“她若是愿意,我寻你干什么?”

    这言下之意就是他根本清楚李红袖不愿意,更清楚苏梦枕对李红袖的影响才提的这个要求。

    苏梦枕也听懂了这层意思,说实话他有点愤怒,哪怕他之前面前的人对自己有恩。

    “恕晚辈无法从命。”他说。

    说罢他还偏头看了看楚留香和姬冰雁,在他印象里这两人都挺疼李红袖的啊,怎么这会儿王怜花一来就成这样了?

    事实上楚留香和姬冰雁心中的震惊不比他少,他们一开始听到王怜花说想见见李红袖,只当他是好奇外甥心悦的女孩子,根本没想到他为了让阿飞跟他走,还存了直接带走李红袖的心思,甚至还把苏梦枕给一道叫了过来帮他这个忙。

    这算什么?根本没考虑过李红袖的感受吧?

    偏偏还是个他们都不好得罪的前辈,真是难办极了。

    “哦?”王怜花听到苏梦枕的回答,挑了挑眉。

    “我说过,红袖愿不愿意都是她的事,我并无插手资格。”苏梦枕又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场,说话间脑中闪过方才让他驻足了好一会儿的那张小脸,再开口时语气更坚定了一些,“虽然前辈于我有恩,但这个要求,恕我无法从命。”

    其实在他进花厅后,李红袖便一直站在门外边没走,自然也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同样全听见的还有阿飞。

    阿飞甚至都不敢看她是什么表情。

    他只能低声解释:“你不用管他。”

    李红袖还处于被王怜花吓到的状态里,总算明白了阿飞之前拉自己出来的原因。

    她有点尴尬,还有点无措。

    这……这算什么事啦?

    “你不愿跟怜花公子走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不全是为你。”阿飞答,“没有你我也不会跟他走。”

    但王怜花并不信,或者说他不在意这里面的区别,只觉得如果李红袖跟着他们一道,阿飞便不会再拒绝。

    不得不说他这一招棋的确是行对了。

    可惜阿飞既清楚地知道李红袖不会去,也完全不想勉强于她。

    所以停顿片刻后,他便又强调了一遍:“真的不用管他。”

    李红袖看着他紧抿着唇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更不知道该如何回他的话了。

    毕竟她清楚去不去南海只是其次。

    就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花厅内忽然又传来王怜花的声音。

    他还是在对苏梦枕说话:“那我可真感受不到多少感谢的诚意啊。”

    先前说怜花宝鉴李寻欢怎么处理他不管的是他,这会儿拿着感谢不感谢说得这般理直气壮的也还是他。

    李红袖站在门外,已经先替苏梦枕无言了起来。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进去。

    “前辈错了。”进去站定后她目不斜视道,“就算苏楼主劝我跟您去南海,我也不会去的。”

    “哦?”王怜花再度挑眉,目光在她面上游移了会儿,显然是不信。

    “我早已不在金风细雨楼做事,为何要听他的话?”她始终没有偏头看右侧那个身影,尽量稳住了自己的声音继续道,“您就算用《怜花宝鉴》的恩情逼得他对我开口,我也不见得听,不如省些力气。”

    平日里她说话并不是这个风格,但这会儿也是有点被王怜花这完全是乱来的行事风格给气到了。

    一方面觉得他找苏梦枕对自己开口真是过分,另一方面也是替阿飞不平,敢情他根本只是想把好友流落在外的儿子带回去啊,并不是关心这个外甥。

    王怜花听罢她的话,忽地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他。”

    李红袖:“……”

    这位前辈到底听不听得懂重点在哪?!

    “前辈想带阿飞回去的心情我能理解。”姬冰雁也开了口,“但此事——”

    “此事就算了吧。”王怜花打断他,“他不愿意,我也不能勉强。”

    一群人都:“……”

    那你搞这一出是想干嘛!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王怜花说完便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盯着她看了片刻后,倏地一笑,道:“虽然我是真希望你能当我外甥媳妇。”

    李红袖咳了一声,没说话。

    她其实也是昨晚才有点意识到阿飞好像喜欢她的,原本还在纠结要怎么处理,这下好了,直接被王怜花摆到了台面上来,甚至还拉了苏梦枕来一起见证这个场面,简直不能更尴尬。

    之后王怜花就直接走了,连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多留,只在走之前找阿飞又说了几句话交代了一些事。

    李红袖猜想他应该是告诉了阿飞他和沈浪夫妇隐居在南海哪个方位,省的阿飞将来改了主意想见亲爹了却不知道该如何找。

    但与这些有的没的比起来,还没离开的苏梦枕才是最令李红袖纠结的。

    她其实特别想他,在过去不曾见面的这么长时间里。

    可她又特别怕见他,怕从他嘴里再听到什么会让自己忍不住哭的话,以至于身处一室都不敢偏头多看一眼。

    而苏梦枕坐在那看着她忐忑的模样,忽觉心口堵得厉害。

    说到底是他让她变成这样的。

    “红袖。”最终是姬冰雁先站起来,“我去神侯府,你去不去?”

    “诶?”李红袖愣了一下,表情有些犹豫,但犹豫片刻后还是点头道,“嗯。”

    “那走吧。”姬冰雁直接往外走了出去,经过她的时候顺便用眼神示意她跟上。

    她垂了垂眼,刚要转身,就听到右侧传来苏梦枕的声音:“等等。”

    仅两个字就让她顿住了身形。

    “我有话与你说。”苏梦枕也站起来。

    她不转身也不偏头,他便直接走到她面前,叫她无法再避开。

    此时的屋子里除了他们其实还有一个楚留香。

    楚留香原本是有些担心的,但看苏梦枕说完了那句一直不说下去,便知道他是在等自己出去。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让他们俩好好聊一下也好。

    起码看苏梦枕今天面对王怜花时的那个意思,应当不至于再说什么叫李红袖伤心难过的话来。

    于是楚留香在想过之后便出去了。

    偌大的花厅霎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静得甚至能听到外面的风声。

    虽然已经打过两次照面,但现在毕竟是真正意义上单独面对面,所以李红袖发觉自己还是忍不住紧张,心跳也随之快了起来。

    “您是要说什么?”她听到自己问。

    “其实也没什么。”他抿了抿唇,表情竟有些温柔,“当初是我说得过分了,想与你道一声歉。”

    他没直说是哪一句过分了,但李红袖又怎么可能听不懂。

    无非就是那句让她直接在他面前哭出来的“只是一时迷恋”。

    那是她唯一一次在苏梦枕面前哭,满心都是委屈,想止都止不住。

    也是她后来无数次回想起来都克制不住难过的一句话。

    她不止一次想过若是哪天回了京城再见到他,她一定要告诉他,不是一时迷恋,就是喜欢。

    可现在他人就站在她面前,却是没再如当初那样否定她的喜欢了,甚至还在对她道歉。

    这让李红袖再度鼻子一酸。

    她说:“您终于信了呀。”

    声音很轻很轻。

    他点头,伸手摸了摸她发顶:“嗯,我信。”

    少女的头发和从前一样柔软,叫他碰了就不想再缩回去。

    “我之前总告诉自己,只要您相信我是真的喜欢您就好。”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可是现在我却宁愿您不信了……”

    “为什么?”他俯下身,让她能够平视自己。

    少女眼中有泪花闪烁,像藏了十万星辰。

    她咬着唇开口:“因为我会得寸进尺的啊……”

    然后眼泪就再也蓄不住了。

    “是吗?”他说,“比如这样?”

    本书由 袁小米 整理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