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结局

作者:凤阿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半夜的,齐柚一直哭,遭不住的时候忍不住的哀求,被原明鹤逼着喊了好几声“老公”,可原明鹤这狗男人说话不算话,这么喊了后反而更加霸道。

    气的齐柚哭了一整晚,最后嗓子都哑了,只能蜷在床上呜呜的骂原明鹤。

    ……

    第二天早上,齐柚勉强睁眼的时候,浑身如同被车碾过。

    她腰疼的厉害,后背发了层薄薄汗水,黏着衣服不太舒服,起不来身,干脆继续把自己埋在空调被里,垂着眼皮想继续睡。

    刚闭上眼,昨天夜里各种回忆开始上涌。

    齐柚根本不想回想,只是莫名的想到了曾经早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猛然间,脑中警报响起,齐柚察觉到危机,艰难的将手臂伸出被子,往前挪了点想要下床。

    然而没成功,下一秒直接被勾了回去。

    齐柚惊的浑身更加僵硬。

    原明鹤声音懒散沙哑在她耳边询问:“你要去哪?”

    齐柚抿了抿唇,磕磕绊绊回答:“洗、洗个澡。”

    话一出口,齐柚自己都震惊自己嗓子怎么会哑成这样,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疯喊了多久。

    原明鹤抱着她低声说:“帮你擦过了。”

    齐柚:“??”

    什么时候的事情??

    齐柚说:“我还是想……”

    “你能动吗?”原明鹤声音懒懒的,带着酒足饭饱后的安逸,“别动了,反正那里也擦过了。”

    齐柚:“……”

    你快闭嘴吧。

    齐柚侧过身不想理原明鹤。

    原明鹤凑的更近,下巴抵在齐柚肩上,哑声安抚齐柚,问齐柚想吃什么。

    齐柚没回答,原明鹤也不恼,他靠在齐柚身后,声音勾人。

    “昨天晚上的事实在没办法。”原明鹤低声说,“谁让你那么软……”

    齐柚想捂耳朵:“你别反馈了。”

    原明鹤漫不经心的答应,他视线落在齐柚娇嫩肌肤上停顿半秒,眼眸黯了黯,缓缓俯身亲吻齐柚白嫩的肩头,热吻一点点细细密密的落下,呼吸也变得灼热。

    齐柚都想哭了,推着原明鹤说:“你都不用歇会儿的吗。”

    原明鹤含糊的说:“暂时不用。”

    ……

    早上时间一晃而过。

    不知道已经几点,外面天色隐约变暗,齐柚依旧瘫在被子里,这下是完全酸痛的没法动。

    她回想昨晚和刚刚的事情,不得不感叹一句,原明鹤不光在演技方面天赋异禀,这方面也……

    明明昨天晚上还是器大活烂,到了今早,已经完全就是老司机了。

    齐柚想到这些事,又开始心律失常,抱紧被子不敢再回忆。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直到原明鹤说的电影剧本终于发到了齐柚邮箱里。

    齐柚没有哪一刻这么渴望工作过,看到剧本后简直感动的喊爸爸,连忙和原明鹤提议快点拍电影,能让她圆个梦。

    原明鹤看出齐柚小心思,也不舍得再折腾齐柚,询问齐柚对剧本的意见。

    两人终于把桌子拿做正途,坐在椅子上开始看剧本。

    这个剧本根据他们本国某位科学家的故事改编而成,是真实人物的传记。

    故事的时间背景是20世纪的早期。

    男主出身名门,天生聪明,是最早一批被送出海外留洋的学生。

    在国外研读的时候,他努力学习,年纪轻轻就在物理系有了重大发现,不论是大学时期还是毕业之后,他都是人群中最受欢迎的那位,克服了种族和国籍的偏见,被无数人赏识,也有许多桃花。

    而这时,家人发电报过来,逼迫他和不认识的女主联姻。

    男主为了家里人继续资助自己研究,不得不同意,却因为并非心甘情愿,没有给女主好脸色看。女主同样对男主抱有偏见,觉得这种性格幼稚的人毫无担当,甚至不如台上唱戏的。

    两人就这么开始婚后生活。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彼此是对方的枷锁,就连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在相处过程中,两人逐渐对彼此有了不同认识,看到了外在之下的美好。

    最后,当男主家族破败,被遣送回国,身边狐朋狗友退散,只有女主依旧保持着一身高傲姿态,站在男主身边守护男主,并且帮他完成了某个著名的物理理论。

    整个故事相对于电影来说有些平淡,某几个情节甚至有些无趣。

    然而当齐柚看完后,她内心有了很大触动。

    看着剧本女主对男主抱有偏见的那一行,齐柚怔愣了好几秒,指尖不由自主的抚摸那行字。

    她缓缓想到在最早的时候,她对原明鹤似乎也是这样的。

    这个剧本是叶满夫妇的故事,也仿佛像是她和原明鹤的故事,她在跨越一个世纪的联姻中看到了自己和原明鹤。他们曾同样隔着成见,如同隔着一座山。

    这座山曾经压着她看不清周围。

    直到翻山越岭跨过各种崎岖,才终于看清世界原本面貌。

    原明鹤给齐柚推过了杯茶,打断齐柚思绪。

    盛夏白瓷杯中绿茶波光荡漾,茶叶悬浮。

    “剧本怎么样?”原明鹤询问。

    齐柚回过神,看了眼原明鹤,压下内心各种感触,垂眼小声说:“这剧本挺好的。”

    原明鹤勾唇:“哪好啊?”

    齐柚停顿几秒,面不改色的说:“好就好在终于没激情戏了。”

    原明鹤猝不及愣了下:“?”

    齐柚继续说:“当然,剧情之类的也都很好……你是找那位物理学家要了授权吗?”

    原明鹤随口回答:“没,那位已经过世了。”

    齐柚看着原明鹤:“那你是问他妻子要的?”

    “也不是。”原明鹤解释道,“他妻子离开的比较早,夫人过世后,那位思念成疾有了心病,没几年也离开了。”

    所以这个授权是后代给的?

    齐柚听明白了:“思念成疾也是爱情的表现吧,而且好感人,为什么不放到剧本当结局?”

    “他家人没同意。”

    “怎么会。”

    “是他自己留下的遗言,他说,如果以后夫妻故事有幸被做成传记,不希望自己这件事被太多人知道,

    这个师姐有毛病显得丢脸。”

    ……原来如此。

    毕竟这位科学家一开始还各种扬言自己不会爱上包办婚姻的对象,谁能想到最后他爱的比谁都深。

    齐柚想了想,看向原明鹤:“这点和你挺像的。”

    原明鹤抬眉:“我有这样?”

    “你就是死要面子的那种人。”

    原明鹤轻笑:“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齐柚眨了下眼:“你还能阻止生老病死吗?”

    原明鹤看了齐柚一会儿没说话,半晌后靠到椅子里,依旧是懒散强调,和以前一样自恋张狂:“我不会得这种相思病。”

    他只是说了这么短短一句,没继续说下去。

    齐柚自行脑补提出假设:“难道说,你打算和我殉情?”

    原明鹤没应声。

    齐柚细白指尖转动着茶杯,等待几秒后,终于听到了原明鹤的回答。

    男人声音低哑的,说的是:“只要不留遗憾就好。”

    即便这声音含含糊糊,说的也不清不楚。

    齐柚竟然听懂了。

    她内心豁然开朗,明白人生就该一路酣畅淋漓,平常心随缘喜乐,走到哪算哪,只要不留遗憾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心病。

    这样挺好。

    她也不会留下遗憾,过去的已经过去,好好珍惜未来,做点喜欢的事情就好。

    齐柚心情轻松,正想和原明鹤诉说自己内心千万种思绪。

    结果一抬眼,瞧见原明鹤放桌上的手机画面上,选购了一堆花里胡哨的内衣点击付款。要是自己没看错的话,那好像是情.趣内衣??

    “等等你在干嘛??”齐柚差点蹦起来。

    原明鹤眼都没抬,含混说:“干点不留遗憾的事。”

    齐柚:“???”

    是人吗???

    人家这么感动,你在那搞黄.色??

    你不如改名叫“无敌破坏气氛·原”!!

    ·

    两人准备的这部电影直接引用科学家名字,叫做《叶满》。

    由于是留洋学生,大部分取景都是在国外,两人直接去当地进行拍摄。

    离开之前,齐柚没忘了和原老太太见个面,说明自己和原明鹤的事情,原老太太听着依然乐呵呵的,对于现状非常满意。

    而齐柚自己家那边同样和乐融融,家人对原家特别放心,也全都对原家很感恩,知道齐柚和原家相处得好,完全没有什么要说的,就是一块吃了顿饭,和原明鹤聊了几句。

    电影很快开始拍摄。

    国外各种筹备更慢速些,齐柚和原明鹤干脆顺便度蜜月,时不时带着帽子出去玩,外边虽然也有原明鹤粉丝,但并不密集,不戴口罩也没关系。

    中途还收到了《风雪来客》的获奖提名,两人对于这个奖项并不意味,也并没有因此膨胀,继续将重心放在拍摄《叶满》上。

    《叶满》这部电影拍摄了半年。

    剪辑和其他后期工作同样花费了很长时间,又过三个月,电影在全世界同步上映。

    在群众视线中消失了近一年,但这并没有影响齐柚和原明鹤的热度。

    两人重新出现,微博再度瘫痪,CP粉们狂欢,即便是路人也都知道两人一年前的官宣,对两人第一次同框拍摄传记片感到好奇。

    即便没有太多宣传,依旧很多人跑去看这部电影。

    各大影院的电影票直接售罄,盛况直逼一年前的《风雪来客》,而且第二天,票房有增无减,微博上一片夸赞。

    漆黑的电影院中,齐柚和原明鹤也在第一时间观看这部电影。

    当绿色片头带着熟悉旋律出现,原本吵闹的现场瞬间安静,所有人都认认真真的观看起来。

    开场画面压抑又平静。

    唰唰唰的写字声传来,一名穿着衬衫系着欧式背带裤的年轻男人正低头计算着什么,他铅笔动作不曾停下,唰唰唰的,头发乱糟糟,几乎要抓狂,最后气愤暴躁的将笔甩开,后仰靠到椅背上,露出崩溃却已经英俊的脸庞。

    这人就是原明鹤饰演的主角,叶满。

    画面转动,先前暴躁的叶满回到学校,一路上无数同学和他打招呼,他走路带风,笑着和大家问好。

    到教室的时候,一名模样漂亮的外国姑娘过来邀请他参加舞会。

    他眉眼带笑,脸上仿若泛着光。

    白天他是最出色的学长,夜晚是社交达人,觥筹交错的迷离中,他被无数人奉承。

    他是年轻的成功者,打破了偏见,获得了荣耀。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玫瑰色的,应该会继续走在康庄大道上,和同样有理想有抱负的女人结婚,两人互相探讨学术问题,自己攻破难题继续获奖。

    直到一通电话打破他幻想。

    “你需要和林家的小女儿成亲。”父亲说。

    国内的用词依旧是成亲,那里的女人还在裹小脚,但那家人有足够的权力掌控他家族的生存。

    叶满是崩溃的。

    但他无法拒绝,不然他会失去自己的零花钱。因此他选择了和那名女子拜堂,结婚完毕,又远渡重洋去国外继续自己的研究。

    他几乎没有在他妻子面前笑过,他看不起自己的妻子,他那位妻子也看不起他。

    叶满觉得,自己妻子就是个深受封建思想教育的女人。

    事实上,那位妻子确是如此。

    她学习的是古代经纶,不懂什么科学,和古代文人墨客一样有着傲骨。每次同学询问叶满的婚姻,叶满都羞愧的不想提及。而妻子每日被变相关在家里,因为语言不通,如同坐牢一样,却又不得不遵守女德,安安静静誊写古书。

    两人就这么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后来国内战争频发。

    妻子说:“我想回国看一眼家人。”

    叶满拒绝:“你这会儿回去有什么用,不是添乱吗,还不如在这里好好呆着。”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回去做点再卑微的贡献也是尽责。”

    “但你就是个裹小脚的女人。”叶满不由自主的说了这句话,说完后瞧见妻子淡漠神色,知道自己说错了,却也不想纠正,挥挥手让妻子独自回去,而他还在国外继续自己的研究。

    他的研究只差一步。

    再努力一点就能成功。

    这时国内又传来噩耗,战争失败,他的家乡沦陷。

    一夜间,叶满曾经拥有的辉煌全部消散,他被遣送回国,没有人挽留他,只是和他挥手道别。

    他回到家。

    家里一片废墟,什么都不剩。

    发电报无人回应,熟人根本找不到,他走投无路,绝望之下,小路尽头有人喊他名字。

    叶满欣喜看去,发现是他那位妻子。

    一瞬间,叶满内心从泥潭深处被拉出来。

    他被妻子带着回到现在的家,见到家人,叶满忍不住泪如雨下。

    独自生活太久,他差点忘了什么是仁义情义,大义小义,他留洋初衷为的是世间无纷扰,宣誓时说的是愿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他家族没落了,可他一颗心冉冉升起。

    随后的岁月,叶满和妻子过得并不顺利。

    周围有鄙夷这种留洋被遣返的,国家也没有第一时间给他扶持。叶满断断续续的得到救助,各种才学并不能施展在战争上,他顶着巨大的压力,依旧坚持研究物理。

    他一次次跌进深渊,又被妻子拉起来。

    电影最后,妻子坐在破旧的土屋后院,她一身文人傲骨,如今双手拿来砍柴。

    矮墙外天空瓦蓝,飞鸟从墙头掠过。

    屋外大门被缓缓推开,叶满走了进来。

    年轻男人胡子邋遢,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却满脸笑容,他跑过来将一个信封塞到妻子手中,眼中饱含热泪。

    “我做到了。”

    “这是什么?”

    “是……我送你的情书。”

    “……”妻子低头,眼眶同样盛着热泪,非常轻微的应了声,“嗯,我收到了。”

    ·

    电影播完后,空气有几秒安静。

    大家先是感动,随后又是困惑,没人知道这封信里藏的到底是什么,是打工换来的钱,还是研究成功换到的奖励,或者什么也没有,只是浪漫形式的爱。

    这个问题最终结合现实才得到解答。

    那时候叶满的信封里装的是一朵路边的花,他将自己的研究投稿,却还没有得到回应,想和家里人庆祝,却又没有钱,只能摘了一朵花送给妻子。

    好在没过多久,他的论文被登到期刊上,再度拾起自己的荣耀。

    这些细节完全不影响电影的好看程度。

    微博上各种夸赞不停,小组的评分更是达到了鲜少有过的高分。

    【人物传记片向来不是什么热门题材,元气夫妇在这个题材上推陈出新,结合时尚元素却又还原故事本身,将这部电影发挥到了200%的程度。】

    【如果说两人时隔一年的合作已经足够震撼,现在这部电影,几乎能奠定两人在电影圈的地位,不论是原明鹤还是齐柚,他们都表现的非常完美。】

    【我不知道该夸叶满夫妇,还是夸元气夫妇,此时此刻我不能想象如果是别人饰演这部传记,会不会有现在这样爆炸的效果,也不能想象如果元气没有出演这部电影,他们会不会被赞美到这种地步。】

    【叶满的后人在推上表示了感谢,元气的扮演是成功的。】

    【看完以后感动了好久。】

    将人物传记片演红确实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两人实力得到验证,各种夫妻档的邀请随之而来,齐柚和原明鹤配合电影宣传,拍了一些杂志和海报。

    和以前不同,这一次,两人手上的钻戒闪闪发光,吸人眼球。

    众人恍恍惚惚的再度意识到,这两人早就结婚了,这两个近乎完美的人,是一对!!

    太甜了!!太般配了!!!

    一时之间,微博上再度涌现大规模CP粉,元气CP是真的成了国民CP。

    依旧是初夏。

    电影上映一个月后,《叶满》作为全球大爆的电影,数据达标的情况下被邀请参加夏季的国际电影节。

    大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算意外,甚至已经有很多人预言了这部能够得奖。

    一群人开始等待直播。

    然而,中途有人突然爆料,原明鹤在参加电影节之前,还顺路去隔壁音乐奖拿了个奖项,专辑被收录到了名人堂。

    不是电影节的消息,而是音乐节?

    大家都震惊了。

    【鹤神什么时候发的新歌?】

    【好像是改名字发表的……卧槽!!是去年突然窜火的那个新人,每首歌都是情歌的那个!!】

    【这人竟然是鹤神???我就说声音怎么有点像。】

    【所以鹤神一边拍电影,一边还发了新专辑??这是去拍戏的吗?太神了吧!!】

    就连齐柚都震惊的想问问原明鹤,可又感觉这样显得自己好憨,竟然不知道自己老公平时都在干什么?说出来肯定要被人笑。

    她忍了忍,忍了几分钟,最后没忍住。

    “你什么时候写的歌?”齐柚拉着原明鹤询问道。

    她站在电影节的走道墙边,穿一身金色露背长裙,露出完美的肩线和优美白皙的后背,细腰长腿,半长头发披散在肩头,整个人都是明媚勾人的,眼神却无比清纯。

    原明鹤垂着头,玩她软嫩耳垂:“你把我喊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齐柚:“……嗯,你不想回答吗?”

    原明鹤淡声说:“老规矩。”

    齐柚暗暗骂了句变态,随后抿着唇扑上去亲了口原明鹤。

    原明鹤懒洋洋的笑着,垂头舔吻齐柚,把人亲的喘不上气了才挪开身子,解释道:“抽了点时间写的。”

    齐柚抬眼看原明鹤:“我怎么都不知道??”

    原明鹤:“你每次中途就睡过去,当然不知道。”

    “?”

    自己有这么不争气吗???

    齐柚脸颊微微泛红,难怪她完全没看到原明鹤写歌。

    但她记得原明鹤以前就很喜欢做音乐,现在得了奖,也算是实现梦想了,齐柚为此感到高兴。

    原明鹤看着齐柚害羞表情,笑了起来,笑得没个正经样子。

    齐柚推他。

    他哑声调侃,声音带着笑意:“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漂亮?”

    齐柚挺骄傲:“不是穿的漂亮,是我底子好。”

    “嗯。”原明鹤应道,手指拂过齐柚凹下的脊柱线,顺着向上摸,“确实底子好。”

    齐柚立刻被摸的发软,纤细光洁的手臂颤着去推原明鹤:“等下,还没颁奖,你别乱来啊。”

    “还早。”原明鹤声音温柔亲吻着,边亲边问,“这部电影结束了,你打算做点什么?”

    齐柚被抵在墙上,亲的哆哆嗦嗦的,听到原明鹤问了两遍后才回答:“去外边玩玩,再回来拍电影。”

    “你想去哪?”

    “哪里都行。”齐柚睫毛垂着几乎站不稳,轻声说,“和你在一起,去哪都是一样的。”

    “……”

    原明鹤神色停顿两秒。

    这句话毫无预料的冲击原明鹤心底,柔和却又要人命。

    原明鹤瞬间溃不成军,他低声笑,知道自己栽的彻底,灼灼内心盛开桃花,满当当的几乎要炸开。

    他漆黑眼眸带着餍足,身体却更加不满足,垂下头和齐柚交换了几个亲吻。

    旁边内厅爆发出巨大声音,哗然一片。

    大家热烈的喊起来。

    齐柚吓得连忙推开原明鹤。

    正好有工作人员找过来,告诉原明鹤说是《叶满》被提名了。

    其他奖项已经全部颁发完毕,最后只剩下《叶满》,而这部电影竟然在一众名导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获得了今年的最佳影片奖,同时包揽最佳男主奖项。

    现场热火朝天,工作人员喊原明鹤快点上去领奖。

    齐柚意识到自己和原明鹤偷偷亲热差点被人发现,整个人都是粉色的,不得不担起妻子的责任,催促原明鹤上台领奖。

    原明鹤看齐柚紧张,漫不经心应了声,绕到内厅走上颁奖台。

    他出现的瞬间,掌声轰动,光线聚焦。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原明鹤身上。

    原明鹤一身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他眼角微扬,身上仿若汇聚光芒,无数人看着他,他的视线却越过无数人,只落到齐柚身上,眼中含着疏懒的笑意。

    齐柚也注视原明鹤,像是看着自己的山巅河川。

    窗外烈日当空,云花滚滚,光线明亮。

    男人的特有的懒散嗓音透过麦克风响起,仿佛近在耳边,夹裹夏日的张扬肆意。

    齐柚想到,自己和原明鹤的正式相遇也是这么个季节,充斥炎热沉闷的气氛和崩溃心情,以及更早的盛夏,两人在蝉鸣和吵闹中一阵闲聊。擦肩而过又重逢,从平淡到嫌弃到欢喜。

    最后千万思绪变成爱,夹着空调凉风,携着尘雾,散落在自己心爱之人的眉眼间。

    齐柚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她看见原明鹤在闪耀!

    多么幸运能遇见你。

    从此往后,只要有你在,我的世界就永远闪闪发亮。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