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章 (4)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振宏的神情重新威严了起来。

    江寄白当然不肯:“有什么话我不能听……”

    他话还没说完,尤念就把他往外推,双掌合十拜托:“大白,你先出去一下,真的,我不会有事的,你在我们没法说话,你别气你爸爸了,我不想你以后后悔……”

    “砰”的一声,门在江寄白面前关上了,江寄白摸了摸鼻子,站在门口发愣。

    过了约莫小半个小时,尤念出来了,轻悄悄地带上了门,还“嘘”了一声示意江振宏已经睡下了。

    “你们在里面聊了什么?”江寄白满腹狐疑,他没有听到父亲的咆哮和责骂。

    “我求他不要拆散我们啊。”

    “不用求,他拆散不了我们了。”江寄白有点恼火。

    “那你还来干什么?直接断绝父子关系不就好了。”尤念白了他一眼。

    江寄白语塞。

    “你也希望你爸爸能谅解对吗?”尤念靠在他身上软软地说,“我说啦,只要他能答应我们俩在一起,我什么事都答应他。”

    江寄白大感不妙:“那他都要求你做什么了?”

    尤念的手一直背在身后,小心翼翼地说:“马上结婚,一年内一定要给他生个宝宝,要回老宅住,还有一件事情……”

    她歉然看着江寄白:“对不起大白,江伯伯说要让你尝尝这个,等你尝了他就原谅你。”

    还没等江寄白回过神来,尤念从后背拿出一坨东西放到他的嘴边满脸希冀:“快吃吧大白。”

    50

    江寄白整整一天都没理尤念,任凭尤念赔了无数个小心。

    从小到大,他就最讨厌的就是大蒜和榴莲,家里谁要是吃了这个都能让他轰出去,偏偏江振宏特别喜欢吃,为了儿子,他在家忍痛放弃了这个爱好,只是在外面过过嘴瘾。

    尤念拿出榴莲的时候太过热切,把那东西碰到了江寄白的嘴唇,而江寄白因为太过担心尤念,居然没提前闻出那个味儿来。

    那榴莲的下场自然就是垃圾桶,回家后江寄白刷了不下五遍的牙,又逼着尤念洗了不下十遍的手这才善罢甘休。

    尤念一直念叨,到了晚上还不死心地追问:“就吃一小口好不好?就让你爸爸瞧一眼行吗?”

    江寄白直接黑了脸,把她按在床上做了个彻底的运动,逼得她在耳鬓厮磨间放弃了这个念头。

    《亲爱的光》在院线上映了半个月,总票房近六千万,收回了三千多万的投资,盈利两千多万。

    这数字听起来还不错,在社会类题材中算是独占鳌头了,不过仔细算一下帐,江臻、程桓两个人的费用都是友情价,盈利非得打对折不可,这对几个股东来说都只是毛毛雨,可尤念却高兴得不得了。

    最让尤念高兴的是,这部电影引起了大家对校园暴力的关注,网络上讨论激烈,甚至连纸媒都转载了相关讨论。

    对这部影片,好几个著名的影评人都做出了正面的评价,电影公众平台上给出了四点五的高分。

    杨氏影视工作室也为此扬眉吐气了一把,谈了好几个项目,也开始筹备电视剧的拍摄。

    很快,新的一年又来了,和去年的凄凄惨惨孤身一人不同,尤念终于扬眉吐气了,带着pt900的正宗白金男友亮相尤家。

    七大姑八大姨最是热情,拽着江寄白从祖宗八代问到了身家财产,江寄白脾气甚好,一直嘴角挂着笑容一一回答。

    只可惜,到了最后弄明白身份之后,大伙儿的神色都有点高深莫测了起来,向来疼爱尤念的二姨更是把她念拉到一旁,旁敲侧击地暗示,江寄白这样的身份,十有□□是和她玩玩的,还是趁早脚踏实地另找一个普通点的好。

    江寄白很是郁闷,他在他的圈子中几乎是无往而不利,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嫌弃过。

    现在多说也没用,只有让时间来证明一切了。

    江家那边,江老爷子一直没有松口,江寄白也不理他,堂而皇之地把尤念带回了家,还特意搞了一个party,江臻、应许、解磊他们都来了,江家已经快两年没这么热闹了。

    江千蘩和江千影也带着各自的丈夫参加了party,江千蘩的两个孩子已经十来岁了,尤念向来就有小孩缘,没一会儿就和两小孩玩得不亦乐乎,偶尔抬头,却看见江振宏站在主卧的窗户前,看着草地上欢快的人群,显得分外寂寥。

    尤念戳了戳江寄白,不忍心地说:“你爸一个人好可怜。”

    江寄白十分无奈:“我去叫过他了,他压根不理我。”

    尤念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掩着嘴嘿嘿地笑了,把江寄白笑得莫名其妙。

    下午茶的时候,阳光正好,大家都在花园里听音乐聊天,尤念却一直在厨房忙碌,江寄白很担心她把厨房烧了,去看了两回,却都被她赶了出来:“每天吃你的多不好意思,我特意去厨艺班学了一门手艺,今天让你长长脸。”

    过了一个多小时,尤念终于从厨房里推着小车出来了,小车上放着一盘盘的切成各种形状的乳白色果冻,上面还撒了几根五颜六色的朱古力针,煞是好看。

    两个小孩欢呼了一声,一拥而上,各自捞了一盘走了。

    尤念一盘盘地递给在场的几位:“我亲手做的,椰香水果豆腐冻,大家多多捧场。”

    “寄白好福气啊。”

    “小念你什么时候这么贤惠啦?”

    大家一边接过来一边调侃。

    尤念的脸红扑扑的,神情有点羞涩紧张,最后来到了江寄白的面前,把一份切成心形的豆腐冻递给了他。

    江寄白大感意外:“难得啊,你在哪里学的?我得去好好谢谢他们。”

    尤念舔了舔嘴角,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满含期待:“快尝尝好吃不。”

    这样小媳妇一样的尤念让江寄白很是得意,他矜持地朝着旁边看了看,一口吃了下去。

    那豆腐冻椰香扑鼻,入口爽滑绵软,椰子的味道夹杂着一些果肉,甜得恰到好处,又有股特殊的回味……

    还没等他回味过来,尤念又舀了一勺殷勤地放到他嘴里,一勺接一勺,眼看着那块豆腐冻就都要落进他的肚子里了。

    江寄白忽然砸吧了两下嘴,狐疑地问:“里面是什么水果?除了椰子好像还有其他的东西。”

    尤念飞快地把勺子一扔,把盘子往他怀里一塞,高声冲着窗户高声叫了起来:“江伯伯,他吃榴莲了,你快下来吧!”

    江寄白恍然大悟,感情这丫头还没忘记江振宏给她的任务啊!居然想出这么一个法子来骗他!

    他磨了磨牙,想把这豆腐冻扔了,却又有点不舍得,虎着脸朝着她追了过去:“尤念,你胆肥了啊!你等着我怎么收拾你!”

    尤念一路咯咯笑着逃走,飞快地钻进了客厅,在即将逃入厨房的时候被江寄白一把按在了沙发上,身后两个小侄子唯恐天下不乱,拔刀相助追了过来,小拳头往叔叔身上直招呼:“放开鱿鱼婶婶!”

    江千蘩生怕江寄白生气,跟在后头拉自己的儿子,客厅里顿时闹成一团。

    “吵什么!”

    江振宏的声音在楼梯上响了起来。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个小家伙立刻不敢出声了,规规矩矩地停了手,在旁边叫了一声“外公”。

    “欺负了老爸,现在欺负媳妇了?真出息。”江振宏一步步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抬手轻轻戳了一下江寄白的后脚腘。

    尤念趁势一推,从江寄白的手中逃了出来,气喘吁吁地看着他乐。

    江振宏拿起被江寄白扔在茶几上的盘子,三下五除二把剩余的豆腐冻吃了个干净。

    “还不错,下次多做点,我爱吃。”他称赞了一句,拄着拐杖往外走去,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冲着江寄白说,“手脚麻利点,赶紧订……不,结婚吧,这回要是再出岔子,我直接把你从族谱里除名!”

    江寄白长出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是,爸,这次保证不出岔子!”

    气氛瞬间就轻松了起来,尤念刚想说话,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是杨跃冬打来的,他的声音都激动得有点变样了:“小尤!f国卢森国际电影节打来邀请电话,《亲爱的光》要参加电影节评选!”

    51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们,谢谢一路追文,给你们的免费福利,挨个过来么么,求继续支持新文~~

    卢森国际电影节是国际上深具影响力的电影节,创办至今已经有七十年的历史了,影片能够入选主竞赛单元,对于电影人来说,已经是无上的荣誉。

    幸福来得很突然,让尤念一下子有点晕眩。

    剧组的主创人员赶到了F国,参加了这一年一届的电影盛会,以前只能在海报里看到的国际影星一个个都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

    张彬是电影节的常客,尤念这个小菜鸟跟在他身后,看着什么都新鲜。

    主竞赛单元每日播放两场电影,《亲爱的光》排在第五天,开演前照例会对主创们进行一些采访,此时尤念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菜鸟,外语蹩脚的要命,只能靠翻译,而傅恬却是有备而来,一口流利的外语令人惊羡。

    程桓和江臻更是不用说了,一个从小在国外长大,一个在国外留过学,家境优渥,接人待物都气度不凡。

    江寄白是在第六天飞到F国的,陪尤念参加最后的闭幕颁奖典礼。

    红毯上星光璀璨,国际上知名的明星基本都到场了。尤念身穿一身粉色礼服,手工的白色小碎花不规则地镶嵌在肩带、前胸,合体的剪裁将不盈一握的腰身尽现,显得华贵而俏皮。

    结伴而行的程桓一身帅气的白色西服,粉色袖扣在阳光下折射出低调而华丽的光芒。

    两个人的服饰搭配得相得益彰,看起来真是俊男靓女,谋杀了不少菲林。

    到了里面,江寄白已经在等她了,自然而然地把她从程桓身旁接了过来:“还好吧?”

    “哪有小念这样走红毯的!”程桓忍住笑说,“人家都想多停留几秒,就她,挽着我的胳膊往里冲。”

    尤念傻傻地笑了:“想着你在里面,走得快点可以见到你。”

    两个人好几天没见了,自然想念得很,公众场合没法亲热,只好手拉着手对视一笑,没一会儿颁奖典礼就开始了,台上的屏幕显示着各个进入评选的最后影片集锦,主持人拿着信封一脸的神秘,得奖的惊喜莫名,没得奖的眼中失落却依然大方得体……

    “紧张吗?”江寄白握着她的手问。

    尤念摇摇头:“能到这里我就圆满了,能有更多的人看到这部电影,关注到这些事情,得不得奖,这不重要。”

    一个个人上台、鞠躬、感言,尤念听不太懂,江寄白替她翻译着。

    “都在感谢,如果你上去的话想说些什么?”江寄白逗她。

    尤念凝神了片刻,眼角一挑,冲着他暧昧地笑了笑。

    这样的尤念让人心跳加速,江寄白忽然觉得在这里有点浪费人生,还是赶紧结束回酒店是正事。

    最高奖项都颁完了,眼看着就要结束了,台上的主持人和主席叽叽咕咕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尤念没听懂,戳了戳江寄白:“他们说什么呢?”

    江寄白的手一紧,凝神细听着没有说话。

    尤念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主持人转过身来,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台下忽然就鼓起掌来,身旁的几名主创一下子全部站了起来,掩饰不住脸上激动的表情。

    尤念只听清楚了她的电影的名字,看到别人站了起来,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嘟囔着问:“怎么了……让我也当个明白鬼啊!”

    “竞赛单元的评委会大奖,这个奖项是颁给评委会一致认为最具潜力和争议的影片的,经常空缺,今天大家对《亲爱的光》争议很大,却一直同意授予它这个奖项,有请《亲爱的光》剧组上台领奖。”江寄白在她耳边压低声音翻译着,他向来舒缓优雅的声音也带了一点急促。

    大家都看向张彬,张彬是剧组里最老资格的,又是总导演,最有资格上台领奖。

    张彬摇了摇头:“小尤,你上。”

    尤念哪里肯,拽着椅子背连连摇头:“不行,张导你去……”

    话音还没落,几个人一示意,七手八脚地把她一拽,直接轰到了走廊上。

    尤念都快哭了,众目睽睽之下,她骑虎难下,只好迅速地调整了一下表情,抬起下巴,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江寄白的心中一动,此时的尤念,就像曾经的另一个她,高冷淡然。环顾四周,大厅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尤念的身上,他的心里忽然嫉妒了起来,真想把尤念拖回家去,藏起来不让别人觊觎。

    主持人叽叽呱呱地说了一大段话,尤念站在台上,微笑着看着他,一语不发,那神情,让人愧疚为何没有提前想到配备翻译。

    旁边有人立刻递上了同声翻译的耳塞,翻译也立刻站到了她的身旁。

    评委会副主席将奖杯递给了尤念,两个人互相拥抱以示感谢。领奖者有三分钟的获奖感言机会,尤念凝神听了几秒翻译,缓缓地开了口:“谢谢评委们对《亲爱的光》的肯定,非常高兴能拿到这个奖,这是对我们剧组所有成员努力的最高奖赏。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剧组的全体成员,都无愧于三个月的辛劳。”

    尤念冲着台下深鞠一躬,随后给了剧组一个郑重而煽情的飞吻。

    底下大笑声传来。

    “其实,今天我能站在这里,最想说的话,都在电影的名字里,”尤念朝着江寄白看过去,台上聚光灯闪亮,台下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她虽然看不清江寄白的脸,却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炽烈地附着在她身上。

    “MY DARLING, MY LIGHT。”

    她低低地吐出了这句话。

    少年时的初遇,他就像一道光,拯救了她。

    最失意的时候,是他陪着她渡过。

    追求梦想的时候,他改变了她的人生。

    最穷途末路的时候,他给了她希望。

    ……

    所有的这些荣誉,都不是她所追求的,她所希望的,只是能和眼前的那个人从此一起相依相伴,携手走过人生。

    一定可以。

    “谢谢你一直都在,希望你以后都在。”

    (全文完)

    ---------------------亲们应该只用150字的费用就可以看到2000+的完结章,看到了冒个泡哈,我怕jj抽-------------------

    完结了,长舒了一口气。

    写这篇文正是三次元工作最忙的时候,有一度想要停更,后来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如果没有你们支持晋/江正/版,没有心中对写作的爱,我想我坚持不到最后。

    不多说了,请大家继续支持我的新文,方便的话,也请顺手收了醋哥的专栏吧,有新文会第一时间知道。

    5月8日开文,求个收藏么么哒:

    求收醋哥专栏,有新文第一时间通知

    本图书由(小碎碎)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