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作者:邈邈一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十谨记额娘当年的交待, 所以对安郡王府的人一直不怎么热络,而安郡王府其实也没看上他这个生母已逝、又有‘草包’之名的皇阿哥,因此即便是有老八在,但两边的关系依旧没怎么改善,当然老八本身的用意只是向他们两方示好,并非是让他们搞好关系。

    老十跟他们喝酒时向来都留着量,不会让自己喝醉,安郡王府的人给他劝酒也就是意思意思,老八知道老十的脾气,也不会一直劝他喝酒, 老九就更加不会了, 身为好哥哥, 他偶尔还会给蠢弟弟挡酒呢!

    因此有一次在众人都喝醉了的时候, 老十虽然也不怎么清醒, 但醉意却也没几分,出去如厕的时候听见隔壁的老八的两个大舅子在吵架。

    一个说阿玛太过分了,找外室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人带进了府里,一个说要不是孙姨娘在府里折腾,阿玛怎么会把那个贱人给接进来,还带着个拖油瓶过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杂种还想当他的弟弟!

    两个人吵了几句,声音倒也不是特别大,加上那日福缘楼整个的三楼都被他们给包下来了, 所以除了老十以外应该并没有人能听到他们讲话。

    怕他们知道吵架的内容被自己听了去,所以老十还特地出去转了一圈,回去后说自个儿有点酒气上头出去转了转。

    老十当时只有十五岁,还处在对什么事儿都好奇的时候,安郡王的名声他便是在宫里那也是听过的,刚刚继承亲爹的亲王位不久就被降为郡王不说,他整个人就是个戏精子,家里更是跟戏台子一样,嫡福晋不受宠无子不说,就连权柄也没几分。

    安郡王的后院里单单是妾室就有将近三十个,这还不包括通房丫头呢,虽然安郡王没有嫡子,但这庶子、庶女的可是不缺,尽管夭折率大了一些,但是生了四十几个孩子,到底是有十多个活下来了,这其中就有当日吵架的俩人。

    安郡王的风流韵事自他阿玛岳乐死后就没断过,一会儿是卖身葬父的可怜女子,一会儿是落魄的贵族小姐,一会儿是英雄求美,一会儿是一见钟情,各种情景轮番上映,就是戏台子上唱的都没安郡王的戏精彩,重点是这位可是比康熙还要大上几岁呢,白头发都有了还不消停。

    不过要让女人带着拖油瓶进府,似乎还要把这拖油瓶放在安郡王自己的名下,这实在是超出了老十的接受程度,也刷新了老十的认知。

    如果这是真的,那可不单单是安郡王这个戏精唱新戏这么简单了,这可是混淆皇家血脉,尽管安郡王现在只能算是宗室,但宗室那也是皇家啊,也是老祖宗皇太极的后人,更不要说他阿玛岳乐当年可是宗室里的楷模,单就战功就无人能及。

    所以这事儿一旦捅出去,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老十当时对安郡王府观感并不怎么样,但也没什么仇没什么怨啊,没必要去那这事儿做什么文章,但少年时的好奇心却是难以抑制的,于是老十私底下让人将其查了一番。

    温僖贵妃留在宫外的老人能力是绝对有的,更何况安郡王连他阿玛岳乐十分之一的能力都没有,因此在未曾惊动旁人的情况下就把这事儿给查的清清楚楚了。

    老十当时虽然惊叹了一番,也满足了自个儿的好奇心,但并没有留什么证据,毕竟他也不会未卜先知,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会跟安郡王对上,但是就算是没有证据这也不影响老十把事儿给捅出来,毕竟这事情才发生几年啊,安郡王又不是那等谨慎的人,要找到蛛丝马迹容易的很,就算是不能给他定罪,但安郡王这脸面是丢定了!

    老十一脸平静的把事情告诉两个谋士,让他们想想这折子该怎么想,要求就是越狠越好,自己则在一旁吃起了已经有些凉了的午膳,心情不好,还是得多吃点东西发泄一下。

    两个被刷新了认知的谋士:原来您是这样的主子啊,深藏不漏啊,臣之前没做错过什么事儿吧!

    聪明人就喜欢想多,老十的这俩谋士虽然在科举上没能取得什么成就,一个二甲进士,一个三甲进士,三年一次科举,状元、榜眼、探花在京城都不怎么稀罕了,更何况是他们,但是能被老十选为谋士,还是有他们的独到之处的,最起码谋略上是不差的,遇事儿就喜欢琢磨。

    所以这次不可避免的就对老十多了几分惧怕,这样有成算遇事儿之前就有准备的主子,他们自然是要更加的用心和小心才成啊,不过跟着一个有成算的主子,总比跟着一个没成算的好,毕竟老十好,他们才能更好。

    任谁也不相信老十有一招居然是因为年少时的好奇心,当然老十也不会跟别人解释就是了,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做过几件怪事儿啊。

    等到俩谋士战战兢兢的把这折子的草稿写完,老十也刚好吃完午膳,接过一瞧,文采倒是不错,满纸的引经据典,瞧上去就显得很有文学功底,连对安郡王的不满和指责都是隐含的,含蓄的很,老十要的可不是这样的折子,要说就得说到安郡王脸上才行,反正都已经撕破脸皮了,就得让他知道疼才行。

    老十随手从书桌上拿了一只毛笔,沾沾了未干的墨,把纸张铺在桌子上就开始改,开头和结尾没动,中间却几乎是都改了,不单单把安郡王的事儿往严重上说了几分,说他混淆天家血脉、蒙蔽皇阿玛、无视律法、胆大包天,中间还历数了岳乐当年的功绩,指出安郡王堕了他阿玛的名声。

    老十知道皇阿玛当年对岳乐的不满和警惕,在折子上把岳乐给抬出来的小心机可见一斑,让两个谋士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逾越和有歧义的地方之后,立马就誊写了一份,准备明日呈上去。

    ————

    再说宝玥那头,老十的大太监一五一十的把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儿给宝玥说了一遍,反正并非是什么机密的要事,满朝文武都在呢,福晋想知道差人打听也能打听到,他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还能借此跟福晋卖个好,何乐而不为呢!

    比起老十来,宝玥的政治手段和眼光就要低的多了,比起勾心斗角,她更擅长的还是报之以‘暴力’,这也是在武力至上的世界呆久了留下的后遗症。

    所以宝玥一边心疼和担心老十,一边又想不到办法替老十出气,或者是摆平事儿,自家的小鲜肉被人欺负了,能忍就不是在修真界里待过的!

    宝玥这会儿怀着孕呢,较之平时实力可是下降了不少,更何况她也不能挺着肚子去安郡王府或者八贝勒府里揍人,打不打的过不说,被认出来麻烦可就大了,不过修真界要整人的手段多了,揍人是最简单直接的,却并不是最厉害的!

    宝玥前世胸无大志、一辈子过得是浑浑噩噩,但好歹也活了那么多年,画几个符咒的本事儿还是有的,只不过当年宝玥有家似无家,又想不到会再次穿越,所以什么镇宅安家符、禳命宫破败府、护身符都没有学过,只学了惩治人的符咒。

    在修真界时还用上了几次,这一世却一直没机会用到,宝玥原以为再也用不到了呢,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除了为老十出气以外,宝玥心里居然暗暗有些兴奋,用一种总算是排上用场的感觉。

    不过宝玥还没到要害人性命的程度,顶多就是闭了他的财门让他诸事不顺罢了,这种符咒长时间使用可能会使对方的运气越来越差,甚至可能会害人性命,但是短时间之内对性命是无妨的。

    再者这种符咒也不是万能的,符咒中的灵气若是被人压制就不起作用了,即使没有修真人士去压制符咒,但若是这个人本身积累积累功德多,或者是信佛,这符咒也是不起作用的。

    但宝玥觉得无论是过多的功德还是信佛,无论是八贝勒还是安郡王都是做不到的,至于能压制符咒内灵气的修真人士就更是难找到了,不说这儿的灵气有多稀薄,就是修真的传承怕是也难以保留下来。

    趁着老十现在还待在前院,宝玥让人守在门口,自己一个人在书房画符咒,然后往里注入灵气,可不能让人瞧见,即便是心腹也不成,好在宝玥平日里就不喜欢奴才们在屋里伺候着,大家已经习惯她这个画风了,倒是不会觉得奇怪,再加上宝玥自己远超常人的感官,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靠近屋子的人,所以倒是不用担心会被旁人发现。

    老十在前院的书房写折子弹劾敌人,宝玥在正院的书房里画符咒诅咒敌人,这两口子倒是另类心有灵犀、齐心协力了。

    两口子都是心大的人,想到对手明日的倒霉模样,心里的气也消了不少,宝玥不是当事人,心疼大过气愤,这会儿气消了便只剩下心疼了,老十在‘报复’+‘食疗’之后,心情也平复了很多,想着去正院里安抚一下自个儿受伤的小心灵。

    两个人一个满心疼惜,一个寻求安慰,倒是相配的很,两个人有着天然相同的立场和利益,又有着介于爱情和亲情之间的感情,再加上在老十心里宝玥是一个心性和眼界都不输男子的值得他放在同等地位上的福晋,他的苦闷和牢骚都可以告诉她。

    不同于之前刻意诉苦以寻求福利,老十真正诉苦的时候并不会可怜巴巴的盯着宝玥瞧,反而表现的跟平常一样,脸上也没有可怜或者自怨自艾的神色,平静的就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一般。

    宝玥不是很能理解老十这会儿的感受,但老十这副模样无疑更能够引起她的怜惜和心疼,这个时候宝玥突然觉得老十远比他平日里表现的更加成熟,比那个给她分析事例、手把手教她如何跟宫里人纠缠的老十更加成熟,这样的老十更符合他一家之主的身份,一个能够承担责任和挫折的男人才算真正的成熟。

    宝玥知道这时候老十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并不需要她说话,更不需要她的安慰,因为宝玥知道老十跟她是一类人,迟早要反击回去,不会忍气吞声的把血给咽回去。

    老十的确不需要宝玥的安慰,喝着宝玥递到手里的茶,感受到她关切的目光,那种被人放在心上滋味让他心里暖暖的,像冬日的太阳一般,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