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0章

作者:水心清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凌华派的武林大会很快召开,点苍派被灭门,神威府参加当年魔宗大战的捕快都自裁了,加上李道河的死,凌华派、九宫剑派和纯阳派觉得本门没有任何侥幸。

    尤其魔宗已经传出先灭点苍再诛凌华的口号来,整个白道势必就要团结在一起,九宫剑派和纯阳派几乎倾巢而出前去凌华派参加武林大会,一边参与凌华派布防。

    武林大会召开那日,阴秀儿却悄无声息地带着魔宗弟子到了九宫剑派的地盘。

    一直如阴秀儿所料,九宫剑派因为她透露的口号,以及朝廷给予要对凌华下手的消息,九宫剑派几乎倾巢而出去了凌华。

    阴秀儿就这么轻易地占据了九宫剑派。

    九宫剑派留手的长老和弟子很快被绑入了大殿。

    阴秀儿看着这个九宫剑派大殿,这个地方,曾一度是父亲最怀念的地方。但是,也是九宫剑派毁了父亲的一生,若九宫剑派不曾派父亲潜入魔宗,也许,父亲会是一名及其出色的九宫剑派弟子,或许,现在也可能是九宫剑派的长老,甚至是掌门。

    阴秀儿看到这群九宫剑派留手弟子愤恨的目光,阴秀儿兴致缺缺起来。

    “按照老规矩,当年参与魔宗大战的将他们关起来,愿意自裁的,放过家小,不愿意的,查清楚身份,杀他最亲近的人。”阴秀儿淡漠地嘱咐道。

    常无息跪下行礼:“是。”

    阴秀儿闪身离开了九宫剑派大殿。

    阴秀儿这一招,非常有效,名门正派弟子,总是带了这么一些用于牺牲的精神的。

    她划下九宫剑派的派匾,这个门派,没有再存在的必要。

    “穿本座命令,投靠我圣宗门人,皆可修炼九宫剑诀。”

    常无息跟过来后听到一惊,阴秀儿微微一笑:“以后九宫剑诀是我圣宗入门武功,这天下不会再有九宫剑派。”

    常无息眼睛一亮,他明白了,对于武林门派来说,最快灭绝一门的方式,除了杀人,就是将那门武功彻底变得不值钱。

    “是。”

    当阴秀儿带着魔宗弟子踏上纯阳派的道观之时,武林大会终于接到九宫剑派被魔宗所灭的消息,大家都才恍然知道中计了。

    可是此时,再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苏剑城听到九宫剑诀成了魔宗入门剑诀后,气的吐出了一口血。

    然而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搭理九宫剑派了,四大派同气连枝,点苍只剩下赵玉麟一人,凌华忙着给来参加武林大会的白道门派道歉,纯阳派根本不想再带着,准备回去,希望还能赶得及魔宗进宫的速度。

    随后,魔宗六魔上山,给出了苏剑城一个名单,并传达宗主的命令,所有参与五年前魔宗大战的弟子,须得自裁谢罪,否则就诛杀全家!

    苏剑城岂会愿意,他第一时间将名单撕掉了。

    “做梦!”

    这时候,赵玉麟轻叹一声,说道:“苏掌门,您还是听从阴宗主的命令吧,阴宗主本就有屠杀四大派的武功,她如此做,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赵玉麟语出,所有人都震惊了,武林大会为何会召开,不就是赵玉麟的点苍派满门被灭,大家一起商量着替赵玉麟和点苍派报仇雪恨吗?

    如今赵玉麟这话,哪里是和魔宗有仇,分明更像是投靠了魔宗一样。

    “赵玉麟……你这个叛徒!”苏剑城立刻反应过来,立即呵斥道。

    赵玉麟苦笑一声,他摇了摇头:“我点苍,只是被魔宗囚禁,魔宗此次确实只命当年参加过魔宗大战的弟子自裁,我派弟子均已听命行事。”

    纯阳派的目光不由一闪……若是如此,相比满门被灭,这种结果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当年魔宗大战,各派死伤惨重,可以说现在的四大派弟子,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不曾参与过魔宗大战。

    而其他白道,顿时窃窃私语起来,这么说来,这个阴秀儿倒是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主,和之前听说的虚假罪恶相比,这确实算不得什么了。

    如今这位又是能杀了李道河的大宗师……既然对自己的身家性命没有威胁……武林大会大部分白道都打起来了退堂鼓,这又是何必呢?

    他们又没惹这个新晋大宗师,何苦得罪她去?

    当年阴刑天在,正魔两道不也相处得挺好的?

    一时之间,整个武林大会嘈杂一片,但是一开始的齐心就在这瞬间被拆的七零八落。如果阴秀儿知道此时武林大会的情况,定会嗤笑一句,世人终究是欺软怕硬的!

    明若兰见状,深深地看了赵玉麟一眼,她知道,此次武林大会是白开了。

    阴秀儿带着魔宗的人再一次顺利攻破了纯阳派。

    因为这时候,消息已然流通得极广。阴秀儿进入纯阳派后,就闻到了重重血气,一排排自裁而死的纯阳弟子出现在阴秀儿眼前。

    阴秀儿微微闭上眼,说道:“离开纯阳。”

    这一次,阴秀儿连纯阳派查都不准备再查了。

    谁知道,阴秀儿带着人要离开后,却被一个老道长叫住了。

    “无量天尊,阴宗主,纯阳将封山百年,希望,今次一役,你我两派恩怨彻底消泯。”

    阴秀儿顿了顿步子,她说道:“如此甚好!”

    老道长不由笑了。

    无尘子从后院缓缓走出来,他叹了一口气。

    “多谢无尘前辈。”

    无尘子甩了甩手:“不提也罢,终究叫你们死了不少人。”

    老道长叹声说道:“江湖仇怨,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此结束,百年后,今日的仇恨,会随着时间远去彻底消泯。”

    无尘子说道:“道友豁达。”

    老道长摆了摆手,最后拱了拱手,然后回了门内,无尘子看着纯阳派关闭山门,他向凌华派赶去。

    无尘子就是来做说客的,确实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此百年,所有的恩怨都能埋进尘土里。

    ……

    阴秀儿并不知清净圣地的道君会亲自下山,她此时带着魔宗人马已经到了凌华派下。

    凌华派的山门已经被打开,山门周围也都挂满了白事。

    阴秀儿看着一群眼中出现仇恨的目光,她懒得放在心上。

    不过,凌华派行动到快,也省的她做一番手脚。

    凌华派还有一个不应该活着的人——明若兰。

    阴秀儿没有看见明若兰的尸首。

    “前掌门还有心愿未了,她现在已去灵州,阴宗主放心,我派弟子还是知道何谓气节,前掌门说了,她自会自裁恕罪!”

    随后,这弟子僵硬地说道:“阴宗主若无事,请恕贵派即将封山百年,也无力担待。”

    阴秀儿挥了挥手,常无息顿时带着人上前,一把就将这女弟子抓到了手里。

    这时候一阵劲风飞过,常无息不得不松开手,很快,阴秀儿就看到无尘子含笑地看着阴秀儿。

    “阴姑娘,四年不见,姑娘气性越来越盛了。”

    “果然是你。”她就说,凌华和纯阳怎么突然这般以退为进。

    “阴姑娘,九宫剑派的门派断承是否已经足够姑娘出气了?”

    阴秀儿淡漠看着他,根本不会给无尘子一个答案。

    “小丫头,了凡还在等你回去,小十五自从见到你,就一直和她爹闹脾气要出来寻你。”

    无尘子实在太会说话。

    若是其他话,阴秀儿会一点面子都不会给。

    “四年前,贫道就和了凡说,再见阴姑娘你,阴姑娘会不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了凡当初就和贫道说,你不会,他说他当初偏颇了,阴姑娘你其实比这世间大部分都要来得干净。”

    阴秀儿一怔,他……

    “他说,他相信阴姑娘,相信你不会是一个牵连无辜的人!”

    阴秀儿嗤笑一声。

    无尘子顿时有些尴尬:“后面那句话确实是贫道私自加上来的,了凡只说了前面一句。”

    阴秀儿听到这里,她已经没法再听下去,她背过身,就要准备离开。

    无尘子说道:“阴姑娘,了凡让贫道问姑娘一声,仇已报,怨已了,何时当归?”

    阴秀儿顿了顿,可终究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魔宗。

    如今应该改成圣宗了。

    圣宗一切进入了正轨,阴秀儿将当年外公的规矩提了出来,黑道可特立独行,全凭喜好,但是绝对不能容忍罪恶杀戮。

    阴秀儿做了宗主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圣宗。

    四大派三派封山百年,九宫剑派当年曾倾巢而出,这一次阴秀儿动手,九宫剑派的高手机会都已经死亡,剩下的弟子因为丢失镇派武功,彻底成为一团散沙,随着九宫剑诀成为圣宗入门剑诀,九宫剑派已经在走向消亡之路。

    只需过上二十年,世人只会知道九宫剑诀出自圣宗,九宫剑派?那是什么门派?

    “宗主,观澜道长求见。”

    阴秀儿一听,连忙说道:“快请。”

    观澜道长就是温明潇,四年前,温明潇处理了温峥和阴云婳的丧事后,就出家为道了。

    而赵玲珑,也结庐在山下住着,日复一日,温明潇越发心如止水,赵玲珑无望之下,彻底病倒了,被一个过路的尼姑所救,之后赵玲珑就跟着这个尼姑走了,据说也看破了红尘,出家为尼了。

    温明潇很少出来道观,算算,他就出了四回,都是给明月过生辰的,就是阴秀儿重新回来,温明潇都未曾出观来看她。

    今日,温明潇竟然来了?

    “观澜道长说,他不想进圣宗,所以现在留在了圣宗城……”若不是观澜道长是宗主的兄长,他保证一定将这个牛鼻子揍到地上踢几脚。

    阴秀儿心中一叹,她是明白的,温明潇和温峥一样,其实都讨厌魔宗。

    “无妨,本宗过去就好。”

    “是。”

    阴秀儿很快就去了圣宗城。

    温明潇的马车就停在城外十里处,周围就一个十里亭,但并没有什么人。

    阴秀儿三两步踏上马车,并推开了车门,然而车门里的人……让阴秀儿怔住了,温明潇不在这里。

    但是,车里的人,确实阴秀儿想了很久的人。

    虚了凡坐在最里头,她的十五,轻快地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阴秀儿的大腿:“娘亲你不许走,十五不要做没娘的孩子。”

    阴秀儿什么事都能淡定理智,这时候,她突然变得手足无措了。

    虚了凡一听,就知道十五这话定然是温明潇教的。

    “十五,坐好!”他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小明月一听虚了凡的话,就委委屈屈地看着虚了凡,但是她的手就是不松,舅舅说,如果她松手了,娘亲就不会爹爹了,她起身这是在帮爹爹好吧,可是没想到,爹爹竟然还凶她!

    阴秀儿这时候从之前的无措中恢复过来,她的理智也回来了,再看看十五,这小姑娘的把戏此时哪里还能瞒得住。

    温明潇向来就心眼多,日后可得让十五注意着别被他带坏了。

    于是,她轻轻一提,终于将她想了多年的孩子抱在手里,她笑说道:“不想做没娘的孩子,那十五跟娘留在圣宗可好?”

    虚明月不傻,这话分明是娘只要她,不要爹啊!她说道:“爹爹也要留下来才行,十五也不要做没爹的孩子。”

    阴秀儿幽幽地看了一眼虚了凡。这就是个木头,从来不会主动的。

    虚了凡看着阴秀儿说道:“进来坐会儿。”

    阴秀儿对于这话自然是答应了下来,然而刚坐着,车门就被虚了凡用真气关了。

    阴秀儿瞅着虚了凡,想看他要说什么。

    “随我回去,避暑亭早已经修好了,放了你最喜欢的秋千还有茶花。”

    阴秀儿一怔。

    “家里的屋子换成青石板了,不过十五喜欢竹屋,我就给她弄了一座放在旁边。”

    阴秀儿继续看着虚了凡,其实这时候,她的心已经松了。

    “阴秀儿,你不在的日子,我的日子一团糟,已然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打坐参禅了。”

    阴秀儿淡淡地说道:“可我怎么听说,凌华派的仙子找上了门……你还留了她在云雾山。”

    虚了凡哑然一笑:“谁?”

    阴秀儿脸色不好看。

    虚了凡含笑说道:“只有你会让我甘心还俗,那位明掌门只是路人。”

    阴秀儿当然知道,明若兰最后自裁死在云雾山,还是阴秀儿派人把她丢走的。

    她的眼神这时候变了,变得幽深而诡异,她放下十五,柔声说道:“十五,娘和你爹说些事情,你在外头找舅舅玩。”

    虚明月看了看,觉得娘不像是不要爹的样子,当下她就点了点头。

    “爹爹和娘亲好好说话,十五很乖,肯定不会打扰到爹娘的。”

    阴秀儿摸了摸她的小发髻,这个孩子……像她,虚了凡那木头哪有她这样的狡黠。

    虚明月轻轻跳下车,然后就高声大喊:“舅舅!”

    温明潇一身道士装,俊俏的容貌让他这时候更是添了仙气。

    他此时看起来比起当年好多了,看来是放弃心中所有的执念后,心也自在了。

    温明潇一把抱住虚明月,笑说道:“你们好好聊。”

    阴秀儿横了温明潇一眼,然后立刻将车门重新关好。

    车内气氛安谧,阴秀儿瞧着虚了凡还是她以前所见到的那般不可亵渎,当下就凑到耳边轻吟:“既然这么想我……为何不早点来找我?”

    虚了凡顺势将阴秀儿按在车壁上。

    “和我回去。”

    阴秀儿搂住了他的脖子,说道:“我在圣宗好吃好喝,只有我想,有很多人陪,最近就有好些人送了几个长得好看的和尚过来,我和你回去,天天青菜豆腐的,这日子可不舒服呢?”

    虚了凡盯着阴秀儿:“日后你可以吃肉。”

    “我一个人吃都没意思啊!”

    虚了凡沉默一下:“我尽量……但是,你不许找别人陪你。”

    “我可以陪你去做你想做的事。”

    阴秀儿勾起了嘴角:“真的?”

    虚了凡轻轻点头。

    阴秀儿突然凑近虚了凡:“那我……现在想让你以身饲魔……”

    虚了凡目光变得深沉起来,他看着此时无时无刻都在勾引他的阴秀儿,终于,他主动将阴秀儿推到了,然后附了上去!

    一室春光……

    温明潇抱着十五离开了。

    午后,这两马车也终于开出了圣宗城,向着灵州赶去。

    未来的好日子,还有很多年……

    本书由 h591705413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