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二章 儿女双全

作者:一笔年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齐思元的话根本没有说完,慕菀一句话就骂了出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跟抢劫有什么两样?

    “娘亲,牛牛知道错啦!”牛牛瞧见慕菀的脸色非常的不好,事实上,今天慕菀的脸色,是自从他记事起,见过的,最糟糕的一次。

    正是因为从没有见过慕菀这样大的火气,所以小家伙儿的心里才更加的胆战心惊,按照娘亲这从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来说,对他会有什么样的惩罚,他心中也疑惑的很。

    牛牛被慕菀拎着,一个劲儿的认错,可在慕菀看来,并没有什么用。

    她力气很大的拎着牛牛,对于旁边目瞪口呆的人,说道:“齐思元,我想,我跟臭小子需要好好的谈谈,你还是先回去吧。”交代完,慕菀就拎着牛牛直接到了秦昊的书房。

    一看到娘亲走路的方向是朝书房走了去,牛牛顿时在她手下嗷嗷的喊了出来:“娘亲,我不要去爹爹的书房,呜呜呜。”一到了秦昊的书房,牛牛就知道,自己真的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此时的慕菀正在气头上,听见牛牛这样说,她低头看着乖乖被自己拎着的小东西,冷哼道:“不想也得想,你爹今天要是敢给你求一句情,那你们爷俩过吧,我自己出去住!”

    牛牛此时是真的害怕了,因为他娘连离家出走的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想来,是真的很生气了。

    书房里,

    慕菀拎着小崽子往这边走的时候,淮安已经将消息告诉了秦昊。所以,秦昊推门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母子俩。

    “怎么了?”秦昊伸手抱住了慕菀,顺势将小东西给拎到了回廊外面的椅子上。

    两个大人抱在一起,牛牛瞅着他爹很是温柔的正在安抚着娘亲,而他呢,被人放在这椅子上就不管了。

    慕菀将听见的事情告诉了秦昊,然后就气呼呼的坐在一边。

    秦昊安抚好大的,这才转过头看向委屈巴巴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一身小袍子,站在椅子上,模样局促的带着几分恐惧,在秦昊转身的时候,小家伙儿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子。

    “牛牛,娘给你一次机会,把你这些时日做过的事情都同我说一遍,娘不想贸然的给你定罪,接下来就是你陈述的时间。”慕菀也坐在回廊下的椅子上,淮安见此,立即进去拿了一个垫子给慕菀垫着。秦昊站在慕菀的身边,两人的目光全都齐齐的看向对面的坐着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被爹娘两个这样瞅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抓在一起,紧张的绞着衣服,良久,他这才抬起那张胖乎乎的小脸,将这些时日和昳儿一起做的事情都给交代了出来。

    “爹爹,娘亲,这主意是我想的,因为齐叔叔先找的我,跟昳昳没有关系的!”关键时刻,小东西还挺讲义气,丝毫都没有将罪名往昳儿的身上扯。

    秦昊低头瞧着慕菀,正好慕菀也仰头瞧着他。

    “你想吃点心,这点娘不会阻拦你,娘以前控制你吃,是因为你牙齿不好,现在不能吃太多甜东西。可要银子的这种事情,娘想知道,你是怎么开出口的,嗯?”就是要钱这一点,最让慕菀生气了。

    牛牛抬起头,看向他娘亲,想了想,这才奶声奶气的道:“我想出去玩儿,跟昳昳一起,我们手里没有银子,可我们想买好吃的好玩儿的!”

    “你……”慕菀皱眉:“你需要银子,可以跟娘亲要,为什么要跟齐叔叔要?”

    “娘亲每七天只给牛牛五文钱的零花钱,买不了多少东西!”牛牛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呵呵!”无疑,这句话又将慕菀给惹到了。

    “怎么?你现在就看不起五文钱了?当初我给你买两文钱一碗的馄饨,你可是喜欢的很,怎么现在就瞧不上了?那娘亲问你,你现在是不是连娘亲都瞧不上了。”慕菀不喜欢小孩子这样,虽说由俭入奢易,可他张口就要一百两,慕菀还是不能接受。

    牛牛被慕菀说的,顿时没话说了,一双大眼睛很是无助的瞅着两人。

    “夫君,你觉得呢?”慕菀转头看向秦昊。

    秦昊倒是很同意慕菀这样的认知,牛牛现在才三岁,就要捣鼓一百两的银子了,小孩子的确是要好好教育一番的。

    “志戎现在在家么?让淮安将牛牛送到志戎家过两天吧,就说咱们有事儿,让他们帮助照顾两天,怎么样?”慕菀根本没提惩罚的事情,而是同秦昊商量让牛牛去志戎家住着。

    牛牛一听慕菀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娘亲竟然没有说要罚自己哎,竟然还让自己去志戎家住。志戎哥哥家里有很多好玩儿的玩具,都是杨叔叔亲自做的,杨叔叔是个木匠。

    秦昊将儿子的反应收在眼里,他朝慕菀点了点头,然后这才转头看向自家儿子,开口问道:“牛牛,我送你去志戎哥哥家住两天。”

    牛牛眼睛亮亮的点头道:“爹爹娘亲原谅我了么?呜呜,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牛牛聪明的很,趁机就往下爬,他以为慕菀和秦昊是心软了。

    “暂且等你回来以后再说吧!”慕菀摆了摆手。

    “娘亲,我真的不会的!”牛牛蹬蹬蹬的跑上前,拉住了慕菀宽大的袖子,呜呜的道。

    慕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两天后淮安会去接你,到时候咱们再好好的讨论一下这个事情,可以么?”

    “好吧!”牛牛点头。

    ……

    志戎爹从队伍上退下来以后,就一直在家做木匠活儿,志戎娘也是个手艺人,是个小裁缝,志戎虎头虎脑听话的很,一家三口过得很是温馨。只是,这天下午,当杨卫国推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小萝卜头时,他也是一脸的诧异。

    “杨叔叔,我爹娘我要来你们家住两天!”牛牛还没等杨卫国说话,自己倒是先扑到了杨卫国的腿上,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腿。

    “志戎哥!”牛牛见淮安有话和杨卫国说,也不赖在门口了,松开杨卫国就蹬蹬蹬的朝院子里正在玩耍的志戎跑了去。

    志戎听见牛牛的声音,回头看见是牛牛的时候,他也很高兴。

    两个小男孩儿凑在了一起,而淮安见此,这才朝得空的杨卫国道:“杨大哥,小主子这两天闯祸了,主子要让他反省,就将他送到你家过两天。”

    杨卫国对秦昊一直很感激,听见淮安这样说,立即点头道:“好啊,正好跟志戎做个伴!”

    “杨大哥,主子还有一件事要我告诉你,就是,小主子在这里的时候,您千万别给他好吃的,每日三餐不要有肉,比你们家寻常的饭食要清淡一点,如果每天咸菜小粥那就更好了!”淮安说道。

    淮安这样一说,杨卫国几乎也明白了过来,他憨厚的笑道:“难不成是牛牛在家浪费粮食了?”

    淮安点了点头:“挺严重的,你就折腾他一下就行。”

    杨卫国嗯了一声:“我明白了,你让大人放心吧!”

    “那就谢过杨大哥了,夫人说,等治好了小主子这毛病,就亲自来道谢。”淮安再次道谢。

    ……

    院子里,

    牛牛一直跟志戎在玩着,志戎有很多木头做的小玩具,两人骑在小木马上,奶声奶气的聊着天。

    杨夫人回来看见牛牛在,惊讶之余倒是挺惊喜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丈夫当初当兵打仗竟然还能认识你么尊贵的一家人,而令人尊敬的是,秦夫人他们对自家从未低看过,两家反而时不时的走动,这让她心里很感动。

    “婶婶。”牛牛嘴甜的叫人。

    “哎!”杨夫人刚忙将东西给放下,上前,看着两个并排坐在小木马上的两个人,面色很是温柔的道:“你们俩时不时饿了?我做好吃的给你们?”

    “娘,我要吃红烧肉!”

    “嘿嘿,婶婶我随便啦。你不用忙活。”志戎吆喝着红烧肉的时候,牛牛还知道,不能随便说话。

    “好,娘给你们做……”杨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杨卫国给喊住了。

    “娘子,你进来一趟,我这衣服咋开了,走不了路了。”杨卫国故意在屋里着急又大声的喊道。

    杨夫人应了一声,转头继而朝两个小家伙儿道:“你们俩先玩儿,我先进去一趟。”

    “相公,你衣服哪里碎了啊?我不是给你做的挺牢靠么,你……”杨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朝里走,可刚走到两人的屋子,杨卫国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在杨夫人一脸惊诧的目光中,将今天淮安同自己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啊,原来是这样啊,可我刚刚已经说过做红烧肉了。”杨夫人不知道情况,可话已经说出了口。

    杨卫国想了想,道:“要不然这样吧,你就做四块,咱们一人一块,放个小碗里,怎么样?”

    其实他们家的日子是一天一天过好的,所以眼下的生活水平其实还不错,而杨夫人听见杨卫国这样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行吧,那就这样,其他的咱们一切从简。”她其实很想笑,这主意倒的确是秦大人夫妻俩能想出来的。

    ……

    晚饭的时候,

    当牛牛看见一人一块的红烧肉时,小脸上的表情有些怔愣,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要什么有什么的好日子,杨婶婶做的其实很好吃,可一个人只有一块,还是不过瘾啊。

    “娘,今天红烧肉为什么这么少啊?”志戎根本不知道情况,还一脸疑惑的朝杨夫人问道。

    杨夫人一听,脸色一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他们俩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可他们支支吾吾的模样在牛牛看来,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他从未在志戎哥哥家吃过饭,他想,或许志戎哥哥家只有那么一点红烧肉了,是因为自己来了,所以杨婶婶才做给他吃的,一定是这样。

    心中这样猜测着,牛牛心里顿时觉得有些羞愧了。

    一想到今天早晨自己跟齐叔叔要钱的事情,他心里就愈发的难过了起来。

    “这样吧,明天娘再出去买点,好不好?你们两个要好好吃饭,长的壮壮的。”杨夫人瞧见两个小孩子都不说话,先是疑惑的朝杨卫国看了一眼,然后这才朝两个小家伙儿说道。

    “婶婶,不用买的,我娘说过的,小孩子不能吃太油腻的,清淡一点最好了!”出乎夫妻俩的预料,倒是牛牛最先开始说出了这话。

    这么懂事的话从这么好看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对了,刚刚下过雨,山下的野菜估计也长出了不少,要不然明天我带你们上山,咱们去挖一些,回来蒸着吃好么?”想到秦昊和慕菀将牛牛送来的目的,杨夫人又朝两个小家伙儿提议道。

    小孩子就喜欢热闹,听见杨夫人这样说,志戎最先反应过来:“娘,咱们去了会不会没有了啊?隔壁豆豆家,他们今天就去挖了。”

    “没事儿,我们明天去,牛牛跟我们一起好不好?”杨夫人看向牛牛。

    牛牛乐呵呵的点头。

    在他看来,有伴儿玩儿那就最好了,只是这两天不能跟臭昳昳一起玩儿了。

    ……

    第二天一大早,杨卫国夫妻俩就带着两个小娃娃去了山下的山坡上,下过了一场雨,所以野菜也长得很是鲜美。杨夫人教两个孩子辨别,然后一家人又开始挖了起来。中午回家以后,杨夫人将这些野菜给洗了干净,和上一些面,放在大锅里蒸着,等到蒸熟了,又调了四碗酱料,用野菜饼子蘸酱,味道倒是让牛牛眼前一亮。

    “这些野菜很好吃,也不需要花钱买,你们俩多吃一点。”杨卫国一边叮嘱两个小的,一边给两个小的倒水。

    “真的很好吃啊!”牛牛很真诚的点头,似乎要比自己想象的美味的多。

    “牛牛喜欢吃,那就再好不过了。”夫妻俩其实还是生怕牛牛委屈了。

    牛牛笑眯眯的朝两人道谢,又开始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他还在想,等明晚上回家,一定要跟娘亲讲,然后让爹爹带着他也上山去挖。

    ……

    牛牛在杨家住了两天,唯一吃到的肉食,就是那唯一的一块红烧肉,除此之外,全都很清淡,甚至还吃了两顿野菜,等到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慕菀和秦昊已经等在大厅里了。

    牛牛看见慕菀,飕飕的就迈着小短腿儿朝慕菀的身边跑了去。

    只是快要跑到他们夫妻俩身边的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爹爹娘亲好香还没有原谅自己呢。

    所以他又赶紧的急刹车,将两只小手背到了身后,一脸乖巧的看向两人。

    “爹爹,娘亲,我回来了!”牛牛瞪大眼睛,咕噜噜的看向两人。

    “在志戎哥哥家过得怎么样?”慕菀开口问道。

    牛牛重重的点头:“过得很好,只不过……好像把杨叔叔家的一块红烧肉给吃了,应该是我去了,杨叔叔他们才做的。”红烧肉那件事儿还是小家伙儿心里的疙瘩。如果他不去的话,那一块属于自己的那一块,就可以平分给他们一家三口吃了,结果自己去了以后,婶婶还将最大的一块给了自己,而自己当时还觉得有些不满足,现在想来,着实是有几分羞愧。

    慕菀听了儿子的话,嗯了一声,又继续问道:“那你齐叔叔那边的事情你想清楚了没有?”

    “想清楚了,是牛牛做错了。”小娃娃说着,还掏了掏自己的的口袋,朝慕菀道:“娘亲,我这个月攒的十五个铜板,拿去给杨叔叔家买了一斤肉。”

    “真的?”慕菀眉眼挑了挑。

    “是哇。”牛牛点头。

    “那你以后还敢敲诈别人么?”慕菀松了一口气,问道。

    “不敢了。”小家伙儿摇了摇头。

    “这两天之内,把你自己的事情解决好,关于你齐叔叔那边,你自己看着办!”慕菀没有提供给牛牛任何的路,反而让牛牛自己看着办。

    牛牛乖乖的点了点头。

    “夫君,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慕菀觉得好像全程都在自己说了,已经忽略了秦昊,所以在这最后,已经没什么必要开口的时候,将脑袋转向了秦昊。

    秦昊揽着她的肩膀,语气很是轻松的朝小家伙儿问道:“你娘的话听见了么?”

    “听见了!”小家伙儿乖乖答应。

    “那就去做吧,要是完不成,回来自动蹲书房,三天!”秦昊还是给小家伙儿撩了一句重话。

    “我才不要蹲书房呢!”小家伙儿调转了脑袋,迈着小短腿儿溜溜的又跑了出去。

    ……

    牛牛原本是要去找齐思元道歉的,可好巧不巧的是,顾知画那边出事儿了。

    顾知画的身子不舒服,模样有点像来了小日子,可当齐思元找来胡大夫,这一把脉,这才发现,哪里是来小日子,分明就是怀孕了,只是情况有些紧急,顾知画的身体状况似乎不是那么的好。

    怀了孩子,这明明应该是喜事儿的,毕竟之前慕菀和顾知画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太好,可实际上呢,齐府中现在的氛围可是紧绷的很。

    牛牛趴在门外面瞧了一眼,就被里面那剑拔弩张的氛围给吓了回来。

    看见里面一排大人站在一起,牛牛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的,赶忙就溜溜的又给跑了回去。

    府中,慕菀正被秦昊抱在怀里,两人说着话呢,结果就看见儿子带着小白蹬蹬蹬的跑了进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秦昊对于这个小电灯泡的出现很是不乐意。

    牛牛蹬蹬蹬的跑上前,拉着慕菀的手,将顾府的情况同她说了。

    “娘亲,齐叔叔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我看见顾爷爷和顾奶奶好像要打他呢,知画阿姨也很不舒服的模样,躺在床上呢。”

    “知画这是怎么了?不行,我得去瞧瞧!”慕菀说着就起身,秦昊见她要起身,也跟了上去。

    牛牛去找昳儿了,慕菀拉着秦昊的手朝顾府大厅走了去。

    “思元啊,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们俩也不是小孩子了,这幸亏是保住了,要是这孩子有什么万一,你们俩定然会后悔一辈子的。”慕菀进来的时候,就听见白氏如此语重心长的和齐思元说道。

    齐思元低着头,很是诚恳的点头回应。

    “白姨,这是怎么了?”白氏看见了慕菀,慕菀也就张口问了出来。

    “哎,菀儿啊,知画怀孕了,但是很危险,那孩子差点就……”白氏还想说,被站在一边的顾慎给拉住了,见年轻人来了,两人也就不再多说,将空间留给他们年轻人了。

    “怎么回事儿?”等到顾慎夫妻俩离开以后,慕菀疑惑的朝秦昊问道。

    秦昊看着齐思元那失落的模样,俯身,在慕菀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慕菀恍然大悟,原来是纵欲过度,知画是个害羞的人,所以,始作俑者定然就是齐思元了,也难怪顾慎夫妻俩对齐思元很有意见。

    “你也不要担心了,胡大夫很厉害的,只要好好的养着,不会有任何问题的。”齐思元的情绪始终低迷的很,见他这般,慕菀忍不住开口安慰道。

    听见慕菀的话,齐思元叹了一口气。

    “孩子多大了?这次我跟知画会不会一起啊?咱们好有缘分啊!”慕菀有些高兴的道。

    “她的确要跟你一起了!”齐思元点头。

    “我说,齐思元,知画和孩子都没事儿了,你现在就是再自责也没有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知画,还要安抚昳儿,别让孩子的心里有什么疙瘩,总之,就是不该跟你现在这样,事情都做出来了,你现在后悔有个屁用啊?”慕菀说到最后,话已经很直接了,秦昊站在一边抿唇笑,齐思元瞧见他们夫妻俩这模样,哪里还能坐的住,哼哼了一声,就去守着顾知画了。

    慕菀被秦昊抱着,她转身,揪住了秦昊的袍子,很是兴奋的道:“太好了,一年以后,咱们院子里就又热闹了。”

    此时,顾知书抱着燕回,和燕归泠一起,一家三口刚进来,结果就听见了慕菀的话。

    想到刚刚从爹娘那里知道的,知画已经怀孕的消息,顾知书眼睛委屈巴巴的看向燕归泠,很是期盼的道:“泠泠,咱们不要哈,咱们就只要燕回一个就行了。”顾知书想,如果这时候泠泠要是也怀孕,那自己就不活了,他这刚刚摆脱了和尚的生活,要是再来一个孩子,那他可就真的悲催了。

    ……

    八个多月后,

    时光飞快的从几人的生活中滑过,慕菀和知画的孩子都出生了。

    让两家人很满意的是,这次出生的,都是女孩子。

    当得知两人生的都是女孩子的时候,几乎是全家沸腾了。

    而慕菀自从生完孩子以后,除了喂奶以外,几乎就没怎么抱过女儿,女儿几乎是睡在秦昊的怀里了。

    “爹爹,我也要看看嘛,我也要看看蔓蔓嘛!”慕菀坐在床上,秦昊抱着女儿在屋子里轻轻的转着,而牛牛就抱着秦昊的腿,一个劲儿的要看妹妹。

    秦昊抱着女儿,听见牛牛的喊声,立马停住了,顺势在一边坐下,牛牛就扒拉着秦昊的腿,翘着脚朝他的怀里看过去。

    “妹妹比暄暄胖啊!”牛牛看了看,想要伸手去捏一下蔓蔓的小脸,结果被秦昊给挡开了。而暄暄是昳儿的妹妹,是齐思元和顾知画的女儿。

    坐在床上看书的慕菀,听见儿子的这话,很是无语的道:“你也不看看你妹妹吃多少,暄暄才吃多少,我估计两个暄暄都吃不过蔓蔓。”对于自己女儿的大胃口,慕菀也是无话可说,毕竟,她也着实是控制不住这孩子啊。

    “小孩子长得都是奶膘,胖点也没有什么的,胖点才可爱!”秦昊声音很是温柔的道,他将小娃娃很是谨慎的抱在怀里,那低头看着孩子的目光,俊美温柔的,让慕菀都有些移不开眼。

    牛牛一直蹬蹬蹬的跟在一边,恨不得眼睛都胶着在妹妹的身上,看着儿子抓耳挠腮的模样,秦昊将孩子放回了慕菀的身边,拎着牛牛在一边坐下,开口问道:“今天的功课背完了?”

    牛牛乖乖的点了点头。

    “背来给我听听。”秦昊伸手将书桌旁的一本书给拿了过来,然后就示意小家伙儿开始准备。

    看见秦昊来真的,小家伙儿也正了正心神,开始背了起来。

    慕菀抱着女儿坐在床上,看着父子俩那很是认真的模样,心中也缓缓的流淌过一阵暖流。随着时日的增长,牛牛的长相和气质同秦昊越来越像了,而一家人的日子,也越来越温馨了。

    看了眼认真的父子俩,慕菀又低头,看着怀里咯咯笑的女儿。

    胖乎乎而又白皙的小脸上,从那还没有长开的五官眉眼上就能看得出来,女儿跟自己长得很像。

    真好,这日子如同梦中的一般,儿女双全,夫君在侧,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屋子里,母女俩都是安安静静的,只有父子俩检查功课的声音传了出来。

    而屋外,已然是春暖花开了。

    ……

    “蔓蔓,你跑的慢一些!”

    “蔓蔓,你少吃一点,不能用这个大勺子的。”

    “蔓蔓,女孩子不能这样穿衣服的。”

    “啊啊啊啊!爹,娘,你们快管管蔓蔓啊!”

    两年后,

    这样暴躁的声音,隔三差五的就能从秦府外面听见。

    天气渐渐回暖,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秦府的后院中,牛牛一身月牙白的小袍子,溜溜的去追蹬蹬蹬跑在前面的小娃娃,可小娃娃利索的很,跟她的名字明明就是相反的,一点都不慢!反而跑的贼快,眨眼的功夫就又没有影子了。

    牛牛实在是被妹妹折腾累了,很无奈的张开小胳膊小腿儿,后仰躺在竹林下的草地里。

    结果没过多久,那蹬蹬蹬的声音又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小娃娃大概是没有见到哥哥追自己了,所以就沿着哥哥的路又跑了回来。

    牛牛躺在地上,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上方,一张圆乎乎的小脸,很是可爱的看着自己。大眼睛咕噜咕噜的,因为自己的睁眼,她的嘴里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而刚刚在外面听见了动静的秦昊和慕菀也大步走了进来,原本蹲在牛牛脑袋顶的小姑娘,一听见爹爹和娘亲的动静,小身子顿时咕噜噜的起来,大大的笑容在脸上绽放了开来,然后便见她嗖的一下子冲了出去,奶声奶气的喊道:“爹爹!”

    慕菀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从自己的身边跑过,然后冲进了秦昊的怀抱了,她不否认,那一刻,她心里还是很吃味的。

    “娘亲不要难过,我陪你。”牛牛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跃了起来,伸出小胖手拉住了慕菀的手。

    慕菀抱着儿子,呜呜的道:“还是儿子贴心。”什么嘛,都说女儿是小棉袄,可那小棉袄显然只是秦昊自己的。

    秦昊看着妻子噘嘴吃醋的模样,刚低下头,准备在女儿的耳边说几句呢,蔓蔓抱着秦昊的脖子,已经奶声奶气的喊了出来:“爹爹不用说,我也知道,要亲亲娘亲啦!”说着,胖乎乎的小姑娘就在秦昊的怀里转了转身子,伸出小胖手抱住了慕菀的脑袋,吧唧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两口。

    “哼,小机灵鬼!”慕菀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眼底到底还是满满的笑意。

    “娘亲,蔓蔓应该少吃一点了,她现在才两岁,就胖的跟个球一样了!”牛牛对于妹妹的体重表示很担心。

    秦昊和慕菀全都笑而不语,可小姑娘顶着两个小揪揪,很是严肃的道:“哥哥,爹爹说了,这是奶膘儿。”

    “得了吧,你都两岁了,还奶膘儿!”牛牛对她的这个理由很是嫌弃:“明明就是胖,还不承认。”

    “我承认啦,我就是胖。”圆滚滚的小身子在秦昊的怀里蹭了蹭,小姑娘声音闷闷的说道。

    “阿泠快要生产了,看来出行的计划要拖后了。”慕菀拉着儿子的手,一家四口在长椅坐了下来。慕菀看着从隔壁院子里飞出来的风筝,开口朝他们爷仨说道。

    “那便过一个月再出发吧!”秦昊点头,没有异议。

    “娘亲,我们要去哪里哇?”蔓蔓的小身子趴在了秦昊的腿上,仰着小脑袋,一脸好奇的看着慕菀。

    “当然是去看爷爷奶奶啊!就是回爹爹的老家啊!”牛牛拽着蔓蔓头上的小揪揪,开口说道。

    听见牛牛这样说,慕菀点了点头,捏了捏女儿圆乎乎的小脸,道:“我们要去连城,那里是你爹爹长大的地方,咱们回老家去住一段时间。”

    “好吧。”对于小姑娘来说,去哪里好像并没有什么差别。反正都是跟爹爹娘亲在一起。

    “连城可好玩儿了,去打猎可有意思了,我在那里还养了一匹马呢!”牛牛很是得意的朝妹妹炫耀道,因为自从妹妹出生,她身体还小,不能劳累,所以他们一家人这两年都没有去过连城。

    “蔓蔓出生了,爹也会给你养一匹小马。”见女儿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秦昊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

    “好哇!”小姑娘最擅长的就是跟她爹爹撒娇了,而秦昊偏偏喜欢的很,每次抱着小姑娘,心里都软和的不行。

    ……

    齐思墨这几年,虽然没有再打东疆的主意,可东疆的动静他一直是知道的,尤其是齐思元的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秦昊和齐思元家的消息一并被人带回了京城。

    当看见两人都新添了一个女儿以后,他的心里说不出的惆怅。

    说起来,自己登基已经六年了,可后宫中就是没有一个孩子出生,去年的时候倒是也有人怀孕过,可最后查出来,孩子并非龙种。

    因为一直没有子嗣,所以朝廷上难免出现除了不同的声音,甚至还有人暗暗的将主意打在了齐思元的身上。

    众所周知,齐思元有一个儿子,而且同秦昊走的很近,反观齐思墨,一个孩子都没有。这皇位原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存在,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坐在皇位上的这个人,还有后宫的妃嫔,还有后宫的子嗣,还有其他的各种明里暗里的纠缠,而齐思墨就因为没有子嗣,不知道多了多少没必要的麻烦。

    “皇上,是否要太医来把脉?”内侍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

    齐思墨捏着眉心,摇了摇头:“不必了。”

    不管多久,还是一样的结果,他的身体并没有毛病,甚至妃嫔们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不对,可就是生不出孩子来。

    因为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以为是他不育,甚至民间的寻常百姓们也都这样认为,认为是他没有能力,可偏偏那些大夫不敢说真话,所以才会落得现在的模样。

    压在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多,已经开始渐渐的分散他的注意力了,在这般的情形下,齐思墨自己的思维越来越往那个当初被自己害死的孩子身上思考。

    每当他想到那个被自己毫不犹豫给致死的孩子时,他整个人就开始变得阴鸷了起来,而一旦他变得阴鸷,就连朝廷上最棘手的臣子,也是要忌讳他的。他阴鸷的模样,实在是太像一个暴君了。

    皇后的位置一直空着,后宫中的那些女人们,风云一直不断,可事实上,到了后来,齐思墨自己都分不清了,那个后位到底是为什么而留着的。

    当初,跟他斗得你死我活的那些人,现在都在东疆好好的逍遥着,他们儿女双全,他们夫妻和美,只有自己,苦苦的守着这个皇位,直到现在。

    说后悔么?可他不允许自己后悔,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即便是跪着,也要走下去的。

    “皇上,该上朝了!”外面传来大太监的喊声,齐思墨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龙袍,长身玉立的迈了出去。

    他不会后悔的……一后悔,心就会痛的要命,他怎么会允许自己后悔呢?

    儿时悲惨,长大隐忍,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

    至于那个女人,他会将她彻彻底底的从自己的记忆里抹去,不再留下一丝一毫。

    ……

    人生的走向,都是由自己当初的选择决定的。

    对齐思墨来说,他并不是一个以感情为重的人,不管是在太子,还是皇上的位置上。他从小经历的环境,就是生活和命运予以的无情和狠戾。

    在他这一生中,曾经有一个姑娘,如果他那时候伸手,那人或许成为将他拉出黑暗的一抹阳光。

    可最终,他将那个姑娘也葬在了黑暗之中,从此,世间便再也没有一抹阳光,署名为他齐思墨所有。

    番外一 小搅屎棍

    燕归泠家的二胎也出生了,是个儿子,顾知书嗷嗷的在院子里喊着。

    秦昊和慕菀夫妻俩,是在孩子满月酒以后,带着儿女赶路去连城的。彼时正是春光大好的时候,可他们家的院子里却聚集了一群熊孩子,那模样,好似要有多大的离别一样。

    牛牛和蔓蔓被昳儿,燕回他们围在一起,慕菀坐在后院的屋顶上,看着前院里的那群小萝卜头,唇角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时间可真快啊,转眼,蔓蔓都两岁了。”慕菀歪头看向身边坐着的男人,他一身白衣,仍旧如同初见的模样,在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

    秦昊坐在她的身边,听见她这样说,他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唇角满满的笑意,道:“可带你出去,谁会相信,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

    “哟,现在嘴巴甜了啊?”慕菀靠在他的怀里,哼哼的道。

    “当然。”他说着,便低下了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臭流氓。”他现在情话张口就来,时不时的就要亲她,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慕菀根本不会相信,他们俩现在,日子越过,倒好像是过回去了,愈发的甜蜜了。

    “只对你流氓。”她的拳头并没有用力,秦昊笑着又将她摁在怀里。

    “秦昊,咱们这次从连城回来以后,四处走走可好?不过,会不会危险啊,我总怕齐思墨那边打你的主意。”慕菀心里也是纠结,秦昊现在虽然不再是丞相,可想来,在齐思墨的眼中,定然还是眼中钉,肉中刺。

    “原本我就是这样打算的,眼下无事,时节也正好,正是四处走走的时候,至于齐思墨,他即便是想要动手,也得动的了才是,放心吧!”秦昊摸了摸她的头,对待她溺宠的模样,像是对待自己的小女儿一样。

    “那好,咱们便四处走走!”慕菀仰头,亲了亲男人的下巴。刚要收回的时候,下巴却又被人紧紧的摁住了,随即,他缠绵的吻就落了下来。

    前院里,

    蔓蔓被燕回抱着,燕回的小嘴正要朝蔓蔓的脸上亲去的时候,小身子立马被牛牛给推到了一边。

    “燕回你这个小流氓!”牛牛说完燕回,又扯着手中的小姑娘问道:“我说,蔓蔓,口水好脏的,你不准让燕回亲你!”

    蔓蔓一张圆圆的小脸看向屋顶,听着哥哥的话,她伸出自己的小胖手指头,指了指坐在屋顶上的父母两人,声音糯糯的道:“哥哥你看,爹爹就在吃娘亲的口水。”

    “哎呀,不要看啦,爹爹娘亲为老不尊!”牛牛听见蔓蔓的话,直接伸手从背后捂住了蔓蔓的眼睛,对于爹爹娘亲这种处处秀恩爱的行为,牛牛很是嫌弃。

    “哥哥,蔓蔓看不见啦!”蔓蔓伸出小手想要将牛牛的手给扒拉下来,牛牛不让,结果一边的燕回小胖墩又嗖嗖的跑了过来,拉着蔓蔓的小手,道:“蔓蔓,你走了,我会想你的。”

    “想什么想,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牛牛听见燕回又来跟蔓蔓说话,伸手就要朝着牛牛挥拳头。

    “最好哦,你们要快点回来啊,要不然我会想蔓蔓的。”燕回瘪着小嘴巴,一脸低迷的道。

    牛牛无比的嫌弃燕回,三岁的小东西,知道个屁哦。

    两天后,在齐思元夫妻还有顾知书夫妻的送行下,秦昊和慕菀带着一儿一女开始出发去连城了。

    一家四口都是一样的衣着,秦昊和慕菀是一对的月牙色锦袍,两个小孩子分别跟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一样款式的,看着那一家四口离开的身影,齐思元坐在马上,抱着顾知画,他揽着马绳,很是感叹的笑道:“秦昊那小子可真是个有福气的。”

    “说的跟你没福气一样。”顾知书立马回了他一句。

    齐思元抿唇,转头看向顾知书,没好气的道:“我说大舅子,你没生个女儿,就这么抓耳挠腮,那待会儿我回去就跟嫂子说,你嫌弃她生了一个儿子!”顾知书因为没有得到一个女儿,这两天可是急的哟,可一听见齐思元这话,他立马老实了起来,什么话都不敢多说了。

    慕菀说过的,刚生产完的女性,情绪可能会有波动,他不能让泠泠受伤,难过。所以,即便是齐思元说自己,他也没有办法反驳,呜呜。

    “孩子们还在家里,咱们早些回去吧?”顾知画窝在齐思元的怀里,抬眼朝齐思元说道。

    齐思元一听,点了点头。

    三人打马回去,一路疾驰。

    ……

    因为带着两个孩子,所以秦昊他们这一路上慢悠悠的很,牛牛坐在慕菀的马上,很是喜欢的看着风景,享受坐在马背上的感觉。至于蔓蔓小姑娘,只能乖乖的跟着惊夜和流渊坐在马车里。

    “哦,娘亲,马儿好快啊!”牛牛趴在马背上,故意喊得很大声,坐在马车里的蔓蔓听见了,顿时着急了,从窗户口探出小脑袋,一个劲儿嗷嗷的喊着,她越是喊,牛牛就越带劲。等到秦昊将蔓蔓从马车里抱出来的时候,小家伙儿的眼睛都已经通红了。

    “爹爹,蔓蔓也要骑马。”小家伙儿紧紧的抱着秦昊的脖子,生怕秦昊不答应她。

    “好,爹爹带你骑马。”秦昊对这个女儿简直是放在手心里的疼,见蔓蔓哭红了眼睛,他单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马绳,就在草原上飞驰了起来。那速度,看的慕菀一直在后面吆喝。

    “喂,秦昊,你小心摔着你女儿啊!”这男人就是对女儿好,哼。

    “娘亲,你也快一点啦,一定要赶上爹爹,不能让他得意!”牛牛紧紧的靠住了慕菀,开口说道。

    “夫人,主子说不能让您加速。”慕菀还没等挥马鞭呢,淮安已经跟了过来,朝慕菀叮嘱道。

    “为毛?”慕菀不乐意的摇头道:“只准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还是质疑我的骑术?”

    “就是,爹爹明显是在欺负娘亲!”牛牛跟在一边点头道。

    “秦牛牛,你这个小搅屎棍!”

    番外二 齐思元顾知画儿时趣事

    东宫,

    因为是夏季,所以东宫主殿的窗户都开着,秦淮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主殿的门,可主殿的门槛实在是太高了,他今年只有五岁,想要迈过那门槛,还是有些费劲。

    不过,他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推开门的时候,先朝里面瞧了瞧,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板凳。

    秦淮穿着小太监的衣服,嘿嘿的傻笑了一番,将小板凳搬了过来,踩着小板凳,轻而易举的就进了内殿。

    “还是太子殿下对我最好了!”小秦淮乐呵呵的朝内殿跑了去。

    “殿下,殿下,起床了,太阳要晒屁股啦!”整个东宫,只有自己能进主殿,所以,这殿中根本没有其他人,秦淮蹬蹬蹬的朝内殿的大床前跑了过去,结果看到的就是一幅很……很滑稽的场景。

    齐思元“四肢朝天”躺在床上,浑身都露着,只有肚子上盖着一条薄毯子,他睡得正香,即便自己刚刚那么大的动静,他也雷打不动的睡在那里。

    “殿下,殿下,快醒醒啦,皇上今天要检查功课啦!”秦淮见主子怎么也叫不醒,直接将皇上给搬了出来,可床上的那小人儿一听皇上,顿时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子,跟乌龟一样,四肢朝下了,又开始呼呼的睡了起来。

    “殿下,今天二皇子也要一起去的,您不能落于他之后啊。”秦淮死活叫不醒他,干脆爬上了床,轻轻的摇晃着齐思元的小身子。

    “哎呀,让他们等着啦!”齐思元不耐烦的回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呼呼的睡了过去。

    见此,秦淮觉得很是生无可恋。

    ……

    五年后。

    彼时,顾安宁已经成了中宫皇后,因着她上位的缘故,所以经常能在宫中看见顾知书和顾知画兄妹俩。

    上午,齐思元晃晃悠悠的带着秦淮到了安宁宫,齐皇和顾皇后全都等在那里了,而他进去的时候,齐老二小身板挺得笔直,站在那里,一脸的紧绷。

    齐思元晃悠着小身板走了进去,懒洋洋给齐皇和皇后行了礼,然后就爬到了高椅子上坐了下来,对于齐老二那费劲的模样很是置之不理。

    而齐思谦呢,也从未将齐思元给放在眼里。

    “元儿,你这几日的功课朕已经看了,着实不算太好,朕已经命太傅候命,这两日你每天补课。”齐皇对于齐思元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很是不喜欢,敛眉,语气很是严肃的朝齐思元说道。

    “可是父皇,儿臣真的不会啊,儿臣的黑眼圈都是做功课累出来的,再这样下去,儿臣要是损了身子,长不高怎么办?儿臣想要长得跟父皇一样高,一样好看!”臭小子给自己找借口的同时还不忘拍拍齐皇的马屁,诡异的很,齐皇原本的确想好好的收拾一顿他的,可听了他的这话,竟然也意外的下不去手了。

    坐在一边的顾皇后见齐皇始终没有要下手的意思,心头也是掠过微微的不满。

    “晚上别熬夜,尽量白天学。”齐皇到最后也只说出这样一句话。

    “皇上,娘娘,顾家的少爷和小姐来了!”齐皇说完没多久,敬德就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走了进来。

    小男孩七八岁的模样,模样很是好看,唇角始终自信的勾着,至于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儿,粉嫩粉嫩的,很是好看,胖乎乎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皇上!姑母!”三岁的小姑娘,面对齐皇时,还很严肃的喊皇上,可当看见顾皇后的时候,她便乐呵呵的开始喊姑母了。

    从小姑娘进来的时候,齐思元便瞧着他了。他看着她蹬蹬蹬的松开了顾知书的手,跑到了顾皇后的怀里,顾皇后怜爱的将她给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那可爱的小模样,就是连一边的齐皇都要上前逗一逗的。

    小女孩有一双很是温柔甜美的大眼睛,看谁都是一脸微笑。

    “有点傻气!”这孩子就是有点傻,怎么见谁都笑啊?齐思元小声的说了句。

    “母后,大哥说妹妹傻气!”结果,齐思元这话就被一边的齐思谦给听了去,齐思谦立马跟他母后打小报告。

    “你怎么怎么讨厌啊?”齐思元转头,一脸嫌弃的看着齐思谦。

    齐思谦根本不理他,小身板仍旧坐的笔直。

    齐皇在场,当着齐皇的面,其实齐思谦的话并讨不到什么好处,皇后讪讪地笑了笑,暗中朝齐思谦使眼色。

    “呜呜呜!”就在齐思谦愤愤的转头盯着齐思元的时候,原本被皇后抱在怀里的小姑娘忽然握着小手放在嘴边呜呜的哭了出来,一双清澈无比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向齐思元的方向。

    齐思元的心里像是被猫儿挠了一下一样,他一时怔愣在那里。

    “画画不哭啊,你最可爱了。”顾皇后低头哄着顾知画,齐思元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姑娘哭了,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

    “太子,你欺负我妹妹,算什么英雄好汉?”彼时的顾知书已经满嘴的英雄好汉了,齐思元白了他一眼,很是机灵的跳下了高椅子,朝齐皇行了个礼,又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

    从中宫走出来,他刚刚还晃晃悠悠的脚步立马变得利索了起来,带着秦淮就朝御膳房走了去。

    “主子,咱们去哪里做什么?”秦淮一头雾水。

    “哎,那个抱兔子的,你给本宫站住!”秦淮刚问出口,那边齐思元已经抱着兔子的小宫女给拦了下来。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齐思元的名声在宫中一直不是很好,小宫女见了也吓得很,立马停住。

    “把你手里的兔子给本宫!”齐思元的话虽然是这样说,但也没等小宫女反应,上前,伸手就将小白兔子给抱了过来。

    他记得御膳房养了几只,现下正好碰见了抱着的小宫女,半路抢过来也没什么。

    抢了兔子以后,齐思元又嗖嗖的抱着兔子折回了安宁宫前面的御花园里。

    “主子,咱们要做什么?”秦淮心中隐约在猜测,难道是要将这兔子送给顾小姐?

    可齐思元的行径总是出人预料,他根本就没有直接送,而是躲在花丛中,一直守着安宁宫的门口,直到大约一刻钟以后,这才看见顾知书牵着粉嫩嫩的小娃娃从里面走了出来。

    见小娃娃被顾知书牵着朝小花园这边走了过来,齐思元示意身边的秦淮安静,然后就将怀里抱着的小兔子,朝着小娃娃的方向放了出去。

    “哥哥,呜呜,兔兔!”原本还有些不开心的小姑娘,在看见从花丛里冒出的小兔子时,顿时破涕为笑,扯着顾知书的手,一脸期盼的看向那兔子。

    “那你乖乖的站在这里,哥哥给你去捉!”顾知书摸了摸小娃娃的脑袋,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兔子给抱了过来。

    “你能抱得动么?”捉回了小兔子,顾知书朝知画问道。

    知画点了点头,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将小白兔抱在了怀里。

    “小兔兔,你娘亲呢,你是不是迷路了?我送你回家吧?”小姑娘抱着小白头就要朝外面走,去找小白兔的娘亲。

    “妹妹,这个兔子有些肥,好像是要吃肉肉的!”顾知书说了句大实话。

    知画一听,眼泪汪汪的,顿时又哭了出来。

    “傻气!”躲在花丛后的齐思元看见这一幕,不禁又小声的说了句。

    可他说这话的时候,唇角是勾起的。

    ……

    十二年后,

    宫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保护色,齐思元也一样。

    在选妃前,当他得知顾皇后的盘算,要将顾知画的签子给抽出来,将顾知画配于齐思谦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该动手了。

    那么多年,他在宫中这肮脏的环境里行走着,唯有那个小姑娘,是自己见过最善良的一个。前些日子的宫宴,他还见过她,眸色依旧清澈如初。

    娶她为妻,是他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做的一件事了。

    如今,终于等到她长大。他怎么会允许她嫁给齐老二那么个烂人?

    ……

    东疆,齐府

    “娘亲,起来啦,太阳都晒屁股啦!”一大早,昳儿就蹬蹬蹬的跑了出来,直接朝着齐思元和顾知画的门狠狠的锤了去。

    “秦淮,拎着他走开,讨厌鬼!”屋子里被吵得不行的齐思元,怒吼着朝秦淮喊了句。

    秦淮听见动静,立马使出全身的力气抱住了正在准备踹门的小家伙儿。

    “秦淮,你不要拦着我,我爹又在睡在懒觉了啊!”昳儿就是见不得他爹比他晚起。隔壁牛牛家,秦叔叔可是起的很早呢,每天都带牛牛练功。

    “小主子啊,主子的起床气不是一年两年了。”对此,秦淮是深有体会的!

    “小爷的脾气也不是一年了两年了!”被秦淮抱着,使劲儿挣扎的昳儿,听了秦淮的话,动作挣扎的更加激烈了,而且,见挣扎不过秦淮,小胖手从口袋里捞了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就朝窗户里扔了进去。

    秦淮以为是小炸弹,顿时惊悚的尖叫了起来。

    五秒后,

    齐思元黑着一张脸,拿着一个黑木头蛋子从屋子里气呼呼的走了出来。

    而昳儿见此,早就溜溜的跑到牛牛家了!

    番外三 最圆满的成全

    牛牛十岁的这一年,秦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因为,慕菀好像是怀孕了。

    从这天早晨开始,慕菀就一直在吐个不停,闻见油腻的东西就有些受不了。

    可恰恰胡大夫不在,上山采药去了,估计要两天才能回来。慕菀有些着急,就坐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秦昊回来。

    而牛牛和蔓蔓两个,已经展开了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的讨论。

    “哥哥,我猜是小弟弟,如果你输了,你要给我买六盒楼记的点心,因为蔓蔓今年六岁了!”蔓蔓朝牛牛伸出了六个小指头。

    “六盒,秦蔓蔓,你是想当小猪吧?”牛牛觉得,如果蔓蔓再这么长膘,估计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不会啊,只是六盒点心而已,爹爹给了哥哥不少钱,我知道的,哥哥你实在是太小气了!”见牛牛不答应,蔓蔓一咕噜的就把什么话都给说了出来。

    而原本还在当望夫石的慕菀,听见女儿的话,顿时转过了头,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严肃的问道:“嗯?秦牛牛,你爹给你零花钱了?很多是多少?一百两?嗯?快说?”

    “娘亲,这么一大把呢,我看见了,在一个袋袋里,好多响声呢!”牛牛还没等解释,蔓蔓就跳了出来,绘声绘色的说着。

    慕菀一听,立马好笑的将儿子和女儿都给扯了过来。

    “你爹给了你一袋子铜板?”听见蔓蔓的描述,慕菀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牛牛点了点头,越来越英俊的小脸上满是无奈:“娘,我的零花钱该涨涨了吧?”

    听见牛牛说涨零花钱,蔓蔓的眼睛立马跟着亮了起来。

    “可以,从一两变成二两,等你十岁的生日一过,再涨一次,怎么样?”慕菀现在心里忐忑的很,就期盼着淮安他们的动作能快一些,所以今天对儿子变得很大方,嗯,在她自己看来是很大方的。

    “那娘亲,蔓蔓也要涨零花钱!”小姑娘抱住了慕菀的脖子。

    慕菀摇头:“等你十岁的时候,娘也给你二两,但现在,你必须严格遵守你哥哥走过的路!”

    “呜呜,娘亲,我……”

    蔓蔓还想抱着慕菀呢,可慕菀随即就冲了出去,直接扑到了大步从门外走进来的男人的怀里。

    “菀儿,你没事儿吧?”秦昊担心的将她给仔细查看了一番。

    慕菀瘪着嘴,委屈的模样跟女儿如出一辙:“秦昊,我好怕,我好像又怀孕了啊,我今天早晨吃东西一直吐,小日子好像也有点超期了呢!”

    秦昊一听,立想要找胡大夫,这才想起胡大夫上山了,见慕菀一脸着急,他抱着慕菀坐下,亲自给她诊了起来。

    奇怪!

    “怎么了?”慕菀紧张的问道,这……她现在的确是没有做好生第三胎的准备啊。

    “并不是滑脉,淮安,你去将齐思元家的大夫给请过来。”

    ……

    一刻钟后,

    大夫在慕菀紧张的视线中,摇了摇头:“夫人并没有怀孕,之所以会出现吐的情况,应当是最近饮食不当。”

    “是不是吓到了?”秦昊将慕菀抱到了腿上。

    “蔓蔓都六岁了,我要是再生,会不会有点夸张了啊?”慕菀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去摸了摸秦昊的脸。

    “你没有变化,同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般美。”秦昊知道她担心什么。

    “真的么?”慕菀就喜欢秦昊这样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

    秦昊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当然是真的。”

    “哎,妹妹,我们走了。”见爹娘又在撒狗粮了,牛牛带着蔓蔓就往外走。

    看着两个孩子大手拉小手的模样,慕菀靠在秦昊的怀里,拉着他的手,同他也十指紧扣。

    “秦昊,我好爱你!”

    “那今天晚上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臭流氓!”

    岁月静好的味道在他们家后院的竹林里弥漫着,而两人的爱情,终于在曲折和深爱中,得到了最圆满的成全。

    就在故事的尾页即将合上的时候,

    东疆城外,

    一个白衣少年,

    牵着马,

    步伐从容的从城门口走了进来。

    他看了看这熙熙攘攘,繁华一片的东疆街道,

    唇角欢喜的勾了一个弧度,

    声音低低的,

    似呢喃一般:

    “大姐,我回来了。”

    ……

    <全文完>

    ------题外话------

    敲下全文完这三个字,心里还是很感叹。这本书写了半年多,今天到这里就完结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也很感激我的编编大人,比心。

    写了七本书,这应该是我最满意的一本,写到现在,也写的很痛快。

    话不多说了,期待再见吧!

    爱你们的我!

    本书由【白雪公主好美丽】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