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章 一与之齐终身不改

作者:一枚铜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九十七章一与之齐终身不改

    慕宣久病过世,也是在慕家人意料之中,只是去的突然,未免使人感伤。

    丁氏强打精神要去操劳丈夫后事,想到他去慕韶华书房的目的,稍微一想就知道了,更是累心。守了整整四十年,突然夫妻分离,至死都不曾将她当做真正的妻子,而是惦记着凤娘。身心疲累,也病倒了。

    生父过世,丁忧三年。慕韶华向圣上辞官,守孝三年。慕宣的后事也由他来操持,方巧巧和宋氏陪着丁氏。

    这日清扫慕宣书房,整理书籍时,见着柜子里正放一封信,见上头写着“吾儿启”,下人忙拿给慕韶华。

    慕韶华此时在房中,罗列出殡当日所要置办的东西。见下人拿信来,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并不工整,甚至可以说是歪斜,笔墨很不匀称。他拧眉往下看,直至看完,长叹一气。

    方巧巧伺候丁氏喝完粥水回来看看慕韶华可有什么要帮忙的,刚好到门口就听见他叹气,进来说道:“大郎。”

    慕韶华将信递给她:“方才下人打扫父亲书房看见的。”

    方巧巧拿来一看,字映入眼帘,皱眉:“字迹这样歪扭,只怕是父亲病重时所写。”

    “嗯。或许那时父亲也知道,他所剩时日不多,否则也不会写这遗嘱。”

    方巧巧大致看了遍,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叮嘱,对朝廷尽忠,负起宗族兴盛重担,荣荫子孙,最末还是让她觉得意外:“这信……”

    夫妻多年,慕韶华也知晓妻子要做什么,点了点头:“嗯。”

    方巧巧收进袖中:“我去去就回。”

    刚从丁氏那出来,又往那去。见宁如玉在院门将茂茂交给奶母,似要进去,说道:“茂茂不是染了风寒么,你抱着他回去吧,你祖母那我看着就好。”

    宁如玉问道:“当真不需要帮忙么?”

    方巧巧淡笑:“嗯,快些回去吧,天冷,别冻着。”

    宁如玉听了,很是暖心,一般的婆婆都是怕冷着孩子吧,她却是先关心自己的:“娘也先去忙吧,阿玉去督促厨子,给大伙准备好午饭。”

    一家子各忙各的,只是气氛略微萧瑟,却也没大碍。

    方巧巧进了孔氏房中,宋氏见她来了,起身同她说道:“方才嬷嬷过来,说幸幸哭闹找我,我去瞧瞧。”

    “去吧,这儿有我看着。”方巧巧坐在床边凳子上,从袖中拿信给她,“母亲,方才从爹爹房里找到的。”

    丁氏累得很,说道:“你念就好。”

    方巧巧顿了顿:“母亲最好还是亲自过目吧。”

    丁氏拧眉,拿过信,只是看见那歪斜的字,欲要落泪:“都病成这般了,还写什么信。就这一个儿子了,还需叮嘱什么。”

    方巧巧并不答话,安静守在一旁。直到看到末端,丁氏才明白儿媳给她看这个的缘故。

    那信最后,竟提及了她。在他百年之后,希望子孙敬重善待丁氏。若子孙不敬,可驱之,族人不得有异。

    只是简单几句,却是认同了她身为主母的权力。

    丁氏看到这本该宽慰,可更是恨他。这不过是四十年来于她的补偿,可她从头到尾,要的都不是慕家当家主母的身份和地位,不过是想要身为女子,得到丁点怜惜。

    他做不到,所以唯有在金钱地位上补偿她。

    她年过半百,要这些又有什么用。直至他死,他也做不到。丁氏只觉心肝都如撕裂,忍了四十年,最终不过是空有一个身份,要来何用,要来何用。她更是累的不愿起身:“拿走吧。”

    通通都拿走,他的事,再不会去想,从今往后,她要安安心心的做慕家的老太太,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而是为了自己,为了慕家。

    雪满庭,天地银白。

    &&&&&

    慕宣出殡当日,宫里传来消息,太上皇登仙了。

    没过几日,有人说先皇与慕老将军一世君臣,身边大将去了,心中挂念,也郁郁寡欢;有人说慕老将军先行一步,为先皇铺路。

    各种说法层出不穷,但不过都是猜测。

    阿月在外头听见这些传言,觉得可笑极了。那个大烂人,怎么可能因为牵挂她祖父而郁郁而终,还不如说他是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才安心仙游的。

    可外头不管怎么传都好,也没必要去辩驳。

    她是已出阁的孙女,不用像兄长那样守孝一年。只是疼爱自己的祖父过世,还是令她难过。每每看见那雪,就会想起慕宣当年带她进京的事。

    人终究会老去,这种事无法避免。阿月平复心绪,年岁不可揣测,唯有珍惜当下,免得日后留下遗憾。

    &&&&&

    元宵佳节,边塞战事告捷,喜讯传来,京城更是热闹。

    阿月知道陆家人多,但是过完这年,更加确定人果真多,非常多。从大年初一开始,族人来家里拜年、他们去族人那拜年,先前进门时还有一些长辈没有归来,过年时纷纷从外头回来团年,于是又得去拜见。

    自诩记性不差的阿月这回也晕乎了,趁着这元宵节,陆泽携她出来,她已长长松了一口气:“我怀疑陆家人比皇城一半人还多,祖宗长辈们真能生。”

    陆泽握着她的手走在喧闹人群中,话还是听的一清二楚,笑道:“阿月知道,陆家人只信自己,信同个祖宗的人,所以陆家一直都是有能力养多少子嗣,就生多少。你看我爹,膝下也有十多个子女。每个嫂子也都是三年抱俩,爹娘可嫌过多?记得以前老祖宗说过,一房至少要有八个子女。”

    阿月咋舌,这倒是想起来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要我也生个八个?”

    陆泽无奈道:“本来妻妾算起来,八个子女倒不多。我唯有阿月一人,那只能委屈你为我生八个了。”

    阿月瞪大眼,只觉肚皮都在隐隐作痛:“陆哥哥我肚子疼。”

    陆泽失声笑笑,阿月抬头问道:“那要是我不生那么多,你是不是要找别的姑娘给你生?”

    “阿月肯么?”

    阿月拧眉,哼声:“罢了,我努力些,给你生八个吧。”

    陆泽笑了笑:“你愿意,我也舍不得。医书里有说,女子产子是好,但产子太多,却易伤身子损元气。这并非家规,阿月不必有负担。只是我想的,要一男一女就好,儿女双全,最为美满。”

    阿月松了一口气,为他生八个她都肯,更何况是两个,“任务”剧减,不由笑的欢喜。陆泽见她笑吟吟的又自个乐了,看着就觉心里舒服。

    每逢佳节,平日不集中出现的小贩就扎堆了。行人很多,熙熙攘攘。陆泽不知怎的还是见着了一个并不起眼的档口,拉了阿月就往那走。阿月眼睛还盯在好玩的陶泥人上,见他起步,问道:“陆哥哥去哪?”

    “大雁。”

    只是简单二字,阿月却好似忽然明白过来。

    果然,随他一直走,停步下来,面前那中年男子已是闭眼能描,笑靥如花:“叔叔,你今年又做了大雁风筝么?”

    男子微微一顿,仔细看两人,哑然失笑:“又是你们。诶诶,你们每回都这样赢走我这最大的纸鸢,教我拿什么做噱头,招揽客人?”

    他边说边笑,腔调里都是调侃,听的陆泽和阿月都在笑。男子见两人挨的近,阿月又已是妇人妆,恍然:”莫不是真成双双飞的大雁了?”

    陆泽点头,笑道:“托您的福。”

    男子顿时笑的高兴,转身将一个纸鸢拿出:“今年没做大雁,做了纸鸢,因生意不好,个头也比往年小,你们别介意。这左右有两只鸳鸯,中间卧着一只小鸳鸯,我也不知你们可有公子千金,但这纸鸢都适合。”

    阿月见个头果真小了很多,又见男子肤色黝黑,接过纸鸢时也见他手上干裂,怕是为奔波生计受了不少苦。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能笑谈风声,不见颓靡。阿月敬佩这样的人,转了转眼眸,说道:“我在岷谢街那有个空置的铺子,叔叔若不嫌弃,可以在那做点生意,租金不收也无妨。”

    “岷谢街?”男子忙摆手,“那儿的铺子可是千金难求,夫人还是留着赚银子吧。”

    阿月笑道:“说起来,叔叔还是我们半个媒人,就当做是谢礼好了。你若过意不去,那每个月给一些就好。日后等你富足了,再补上也无妨。”

    陆泽说道:“叔叔扎风筝的手艺好,若可以,每年临秋扎一百二十个风筝给我,买下后,刨去租佃钱,应当还有一些余钱可赚。”

    一年一百二,一个月十二个,做一只精巧的需要一日,大的要三日。这几乎是变相买他做的,男子又摆手:“这样照顾我的生意,实在是担不起。公子又不是真要那么多,不好,不好。”

    阿月恍然,转向他:“你是要送给族人么?”

    陆泽淡笑:“嗯。”

    阿月这回有底气了,同男子说道:“我们确实要这么多,叔叔若不信,可以打听打听京城陆家。”她头一回觉得陆家有那么多实在是件大好事呀。

    男子笔墨不多,可在京城住了许久,怎会没听过,诧异:“莫非这位公子是陆家人?”

    阿月大方点头:“嗯。陆家是大世家,叔叔只管安心,你若不做,这笔生意还是会落到别人头上的。”

    男子这才迟疑起来,好一番劝,他才终于点头:“那唯有先谢过两位了。”

    阿月倒更想谢谢他,谢谢他做的大雁,至今还挂在房里,同那幅陆泽画的大雁图悬挂一块,为他们二人的姻缘做了见证。

    从档口那离开,阿月心里生了个主意,挽着陆泽的手说道:“陆哥哥,如果我们生了个女儿,就取名叫雁雁吧。”

    陆泽笑笑:“嗯,好听。”

    好听,寓意也好。阿月腾手摸摸肚子,无限感慨:“当然,首先我得怀上。”

    嫁他快满一年,阿月也无比想要个孩子,要个和他的孩子。想的十分美好,又问道:“那男的叫什么好?”

    陆泽很是欣慰的点头:“阿月,你是打算一次给我生俩么?”

    阿月说道:“我倒希望呢,那以后都不用愁了。”

    她不曾生养过,若是知道,就会懂得有多疼,不敢再天真了。

    在秋季前,她还想着一次生俩一次生俩。

    可这深秋一到,阿月挺着个大肚子往脚下看,竟然瞧不见脚趾头了,才很是忧伤的摸摸高隆的地方,往在桌旁看书的陆泽那走:“陆哥哥,大夫说的是真的?”

    陆泽放下书,认真道:“对,母亲不是请了有名望的稳婆来给你看么,确实是怀了两个。”

    起先她刚怀孕,两家人都欢喜。后来三个月后,程氏就瞧出不对劲的地方来,狐疑着说“怎的比别的人肚子大些。”

    开始阿月还以为是自己吃的多,如今六个月了,请大夫稳婆来瞧,都贺喜说是双生子,可把他们欢喜的。

    阿月一语成真,倒是苦了脸:“这么大,这么圆,可怎么生出来呀。”

    陆泽如今可不敢随意把她揽到怀里,拉了她的手轻轻领到身边,挪了软垫给她坐下,安置的好好的,才说道:“等下个月,母亲就会安置稳婆住进来,有她们在,一定会照顾妥当,你不用惊慌。”

    阿月坐了一会又觉得累了:“腰酸。”

    陆泽腾手给她揉:“母亲说你吃的倒是挺多,但是吐的也多,大夫开的药有喝么?”

    “有。”阿月立刻答他,倍觉自己可怜,“喝了很多药了,除了补药,还有药膳,药羹,见到药就害怕。”

    陆泽一手搂她一手继续帮她揉腰:“为了能顺利生下孩子,不受那么多罪,再忍忍。”

    “但愿是龙凤胎,否则……”阿月往他身上倚,“否则又得生。”

    模样实在是惹人怜惜,陆泽都不忍笑了,说道:“母亲说我同你共寝都诸多不便,到你分娩前,分房睡,怕我踢着你。”

    阿月抿嘴笑看他:“我好像瓜分了陆哥哥全部母爱。”

    陆泽说道:“等两个孩子出生,连妻子的喜爱也要没了。”

    听着陆大才子吃醋,阿月倒觉这是难得一见的美事。

    难得陆泽休沐,夫妻俩说了好一会话,没停一句。多是阿月在叽叽喳喳,陆泽静静听着。

    知她素来话多,可还是教门外的下人听了觉得惊讶。这一个说的不停,一个听的有趣,真是看不出来他们七少爷竟是这样疼妻子的人。

    阿月说着说着就犯困了,打了个哈欠,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呢喃:“陆哥哥困么,一块去午歇吧。”

    只问了这一句,眼皮就打架了。陆泽没有动弹,让她倚着,不敢惊动。低头看去,安安静静的阿月也好,吵吵闹闹的阿月都好,真有岁月静好的感觉。轻轻低头,在她额上吻落一记。

    睫毛微动,没有醒来,似已经在美妙梦境中。

    &&&&&

    秋去冬来,寒来暑往,六年春秋交替,又是一个明媚日子。

    院中孩童欢闹,拿着网扑蝶,欢笑声铺满庭院,看的守在一旁的妇人们也面露笑意。

    丁氏见日头越发烈,说道:“让他们回来吧,实在是太热了,别晒伤了。”

    宋氏笑道:“孩子嘛,养的太金贵也不好。更何况我们慕家是将军世家,哪里能娇生惯养。”

    宁如玉笑道:“因为祖母疼茂茂他们,舍不得。”

    宋氏说道:“嘴真甜。”

    仆妇已经过去将孩子们领了进来,丁氏看着三个孙儿一个孙女,心下满足。拿帕子给先到跟前的孙女拭汗,拿了果子给她,才说道:“平儿外任知州去了,幸幸不愿跟去,可越发顽皮,倒为难你带着。”

    宋氏笑意轻轻:“男童就是顽劣些,儿媳会多加管束,不会让他养成跋扈性子。”

    丁氏也应允了:“若是说不听,动鞭子也可。”若当年她对儿子上点心,也不会那样张扬跋扈,积点福,兴许能活的久些。如今孙儿陆续出生,疼是一定要的,可是也不能太宠,变成溺爱。慕家的子弟,再经不起这些折腾。

    宋氏面向宁如玉,问道:“你婆婆去哪里了?”

    宁如玉抱起幼子,答道:“阿月不是又怀上了么,娘说过去看看。”末了眉眼弯弯,“所以呀,这亲家两隔壁就是好,来往方便。”

    宋氏微微摇头,淡笑:“那还得看是对上什么样的亲家。”

    宁如玉听后,也十分认可。

    方巧巧已经在陆家坐了一会,看看倚身长椅的女儿,说道:“这个月就要生了,这回可还害怕?”

    “怕……”阿月现在还能想起那天撕心裂肺的痛楚,“可是怕归怕,看着孩子笑,喊我娘的时候就不怕了。”

    方巧巧笑笑,果真是已经为人母亲,懂那种心思了。她当初也是,生了长子就嚷着不生了,可生了三个孩子,还想要。只因他们在耳边喊自己母亲,实在是件能抵消任何痛苦的事。

    阿月倒还有些舒心:“不过呀,这回稳婆说约摸是一胎,所以并不用担心。”

    “那倒也是,两个都一块生了,更何况是一个。”

    方巧巧和她说了会话,见日头正高,该回去用午饭了,起身说道:“你要是想娘了,就遣个下人过来。”

    “嗯。”她起身时阿月正好见着她脖子悬挂的红绳在荡漾,不由问道,“娘,那玉还好么?”

    方巧巧笑看她:“嗯,你们三人,将娘护的好好的。”

    听见自己也在守护母亲,阿月笑的安心,也觉自豪。

    因行动不便,方巧巧也不让她送,阿月只出了院子就回来了。准备回亭子里再看会景致,远处两个俏皮身影往自己这跑来,边跑边奶声奶气的唤她。小姑娘步子快些,几乎扑到她,还没站稳就蹦着告状:“娘,娘,哥哥他又欺负我。”

    阿月蹙眉:“风风你欺负妹妹了?”

    他很无奈的说道:“刚才雁雁摔了一跤,一直在哭,我说她不哭就给糖吃,结果她不哭了,可我身上没带糖,以为我骗她。”

    阿月对这两个小家伙很是无语呀,这有什么可闹的:“那如今怎么办?”

    陆风拉住妹妹的手:“现在带她去买糖吃。”

    陆雁破涕而笑:“要很多很多。”

    他点头:“很多很多。”

    “堆满一车的。”

    “好好。”

    “还要一个小泥人。”

    “……”他很想说要不妹妹你还是继续哭吧,可他不敢,万一她真哭了怎么办。罢了,爹娘说的对,做哥哥的要疼着妹妹。临走时他又默默看了看娘亲那高隆的肚子,据说,很快那里就要蹦出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他无比期盼的想——但愿是个懂事的弟弟,妹妹太烦了,嗯。想罢,牵紧了妹妹的手,去买糖,买小泥人。

    阿月见兄妹俩手拉手走了,小小的背影分外亲昵,越看越喜欢。

    陆泽夜里回来,见屋里还有灯火,屋里却没动静。步子已放轻,轻步进去,果真见阿月已经睡着了。斜斜躺着,盖了被子,却还露出一角外裳。刚刚伸手要给她脱衣,就见她醒来,满眼迷糊。

    “回来啦。”

    陆泽坐在一旁,扶她起身:“要是困就先睡,别累着。”

    “没见你回来也睡不着。”阿月张手让他解衣,眼里带笑,“我是不是越来越像圆滚滚的熊了。”

    陆泽板了一日的脸蓦地露出笑颜:“哪有这样调侃自己的,而且你若是熊,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那就是小熊呀。”阿月眼睛一亮,“孩子的乳名就叫熊熊好了,男女皆可。”

    陆泽苦笑:“熊熊?阿月这样欺负孩子真的好么。”

    “才不会,多好听。”阿月很是满意这个名字,摸摸肚子,又摸摸他的脸,在外一日,连下巴都冒出了些许青渣,有点刮手。可却更显得英气俊朗,腰身一直,实实在在往那亲了一口。见他还在专心解衣,又直了腰,再往上亲。

    陆泽苦笑:“你还说风风和雁雁顽皮,都是随了你这做娘的。”

    “啊~陆大才子又吃醋了。”阿月伸手挽住他的脖子,笑道,“那我再生个像你的,好不好?”

    陆泽在她唇上轻吻一记,仔细应声:“好。”

    像谁都好,只要是他们的孩子,他都喜欢,都会疼着。

    就好像疼阿月这样,疼一辈子,生生世世都不变

    正如大雁,一与之齐,终身不改。

    ——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满结局啦~~感谢一路陪伴的妹子们!

    后面陆续会更番外,但更新日期不定,会在九月中旬前完结全部番外~看见有更新可以戳进来=-=

    新坑暂时还没那么快开,连载了两个月六千字,铜钱休息一下。

    想蹲新坑或者有兴趣的,可以先收藏起作者专栏,以后开了文就能看到了。

    【进入作者专栏可点击“收藏此作者”,即可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