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1章 山河永寂

作者:熙大小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庄云燕蹙紧了眉,“这是...?”

    嵇冰和戚祯也摇着头道:“怎么会是一捧黄沙?难不成真是周家哄骗世人的?”

    凌双华俯身攥起一把黄沙,在掌心细细摩挲着,忽的睁大眼睛道:“这是鎏砂,是北疆的鎏砂!”

    “鎏砂?”嵇冰指肚也沾了些,揉搓着道,“三小姐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确实是北疆才有的鎏砂。”

    “哦?你也知道?”戚祯故意道,“我家夫人一提,你就想起来了?”

    嵇冰继续道:“当年,北疆兵器被朝廷下令尽数溶去,北疆没有铁矿,老领主和少主也想过许多法子,北疆最坚硬的就是鎏砂,少主也让人寻了许多,可惜,鎏砂太过硬实,难以消溶铸剑,便也只能不了了之...”

    “夫人是兵器高手,自然也知道鎏砂。”戚祯傲娇道。

    双华手心轻扬,鎏砂随风散落一地,“鎏砂...只有赫兰江的源头才有,这源头,就在北疆古都...那里就是独孤一族挥师南下的地方...”双华沉默片刻,颤抖着声音道,“嵇冰,其实鎏砂是可以铸造兵器的。只需和上少许乌石,鎏砂便可以消溶...”

    “可以...”嵇冰凄然的凝视着那一捧鎏砂,“那若是当年挖尽鎏砂...”

    “难道...难道...”仲白露怔怔的看着嵇冰,“这宝藏,就在...”

    “就在北疆...”嵇冰难以相信的抬头望向幽冥苍穹,“少主重返中原,取周大小姐的芳心,费尽心思得雍华府相助夺取天下...殊不知,殊不知更多的东西,就在他自己的脚下...”

    凌双华沉默的背过身子,执着飞霜剑远远走开,她倔强的背影没有丝毫颤动,终于走到一处无人看得见自己的地方,再难自制的蹲下身子,紧握着的剑柄深深的按进了泥土里。

    ——“双华,你问过朕,愿不愿意带你去北疆,朕答应你,总会带你去一次北疆,去看看朕出生长大的地方。”

    ——“北疆,那里一望无际的美好,你人走的再远,也可以一眼看见,想丢也丢不掉...而今就算在一起,却又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马,真是可笑。”双华朦胧的眼中仿若又看见了小马对她挑衅的笑着,“明明触手可及的东西,离你那么近,你都得不到。你带不走我,你什么都没有带走...”

    “夫人她...”戚祯望了望道,“要不要我去看看。”

    “让双华自己待会儿。”庄云燕微微摇着头,“她没事。”

    嵇冰缓缓倚坐在水榭边,拾起一枚卵石朝平静的湖边抛去,击起阵阵的水花,“莫非独孤氏龙脉尽断,我们本就不该逐鹿中原,逆天而行终遭天谴,怎么也是会失去!?”

    “你错了。”仲白露触向他冰冷的指尖紧紧缠绕住,“天命在独孤氏手中...是独孤铭一步错步步错,成也雍华,败也雍华,是他...不该踏进这里的,雍华府,周家...”

    “不该踏进雍华府...”嵇冰深眸顿暗。

    ——“你我大事未成,怎么能被个女人牵绊住,你跟我去金陵,还有要事等着。周家倾世巨富,才是北疆起事的关键所在。天下即在你我囊中,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我独孤铭志在天下,女人?不也在这天下之中么!”

    嵇冰记得,独孤铭最后还是难以自制的回首去寻凌双华,那个惦记三年的红衣少女。——“嵇冰你看,那么大块糖也能吃下,真是猪呢!”

    润城外,大风扬起,尘土骤起迷花了独孤铭的眼睛,他想看见的那个人,却再也看不见了。

    ——“小马,你不要忘了,一定,一定要来找我啊!”

    “如果...”嵇冰猛然回头朝庄云燕看去,“如果皇上带走的是三小姐...”

    “哪有那么多如果!”仲白露死死按住他的手,凛冽着道,“三小姐,注定是掌门的妻子,死棒槌!”

    雍王府

    “什么!”周康怒摔手里的碗盅,“人去楼空?怎么个空法!?”

    来人惊恐跪地道:“回王爷的话,属下带人到了燕城,并无一人阻挡,城中百姓安居,只是...庄府和无声门早已经不见一人,全都...不见了...”

    “不见了?”慕容萱凤眼一挑,“往何处去了?”

    来人摇着头道:“属下不知,问了燕城守将与不少百姓,都不知他们往哪里去了...属下派人沿着西北边界一路去寻,可还是一无所获...这帮子人,像是消失了似的...”

    “消失了?”慕容萱冷笑道,“那么多大活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无声门多是能人异士,岂会说消失就消失了!你可有去坊清阁问一问慕容烈夫妇?”

    “属下去了坊清阁。”来人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英王...不对不对,慕容大人说,燕公子一众确实回来过燕城,未做停留就举家离开了,余下的,他也不知道...属下无能,雍王恕罪,王妃恕罪!”

    “王爷...”慕容萱灵眸忽闪,“依您之见...”

    “天大地大,谁知道这帮人会往哪里去。”周康紧锁眉头,“带着独孤旗,生生世世都是对你我的折磨。北疆!?派人盯着那里,一有异动,一个不留!”

    “属下,遵命!”

    慕容萱脸上也不见惊慌难安,贴近周康耳边喏喏道:“他们一时半会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王爷登基之事才是迫在眉睫...待王爷称帝,就是大晋国名副其实的主人,又有谁奈何得了你。到时候他们个个都是乱臣贼子,还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周康骤然起身,遥望宫墙方向狠狠道:“与朕...进宫!”

    北疆

    连绵数十里的马队沿着赫兰江踱行着,为首的男子黑巾蒙面,手上转悠着一把镶宝弯刀,嘴边似笑非笑,不时回头盯着押送的队伍。

    一个绿衣女子疾驰着策马而来,哎呦呦唤了几声,拍了拍男子的肩道:“累死我了,这从尾到头光骑马就骑了半个时辰不止,我这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多...”女子压低声音,憋住笑道,“这么多金银珠宝,真是...晃瞎了我的眼睛!”

    男子嗤嗤笑了几声,“出息!”随即吞咽着口水道,“确实...吓死个人!周家忙活几世,谁料到是为我们几个张罗?你说周荣会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哈哈哈哈哈!”

    “呸!美得你。”女子狠狠戳着男子的脑门,“不是我们俩的,是...”

    “是谁的?”男子歪着头笑道。

    “是...夫人的。”

    二人沉默片刻,男子忽的笑嘻嘻的挽住女子的臂膀,“好师妹,我倒是有个念头...这里只有你我,你说,若是我俩带着后头的东西遁走世间,如何...”

    女子狠掐了把他,见他疼的嗷嗷直叫,杏眼怒睁道:“你也真是敢想,信不信我剁了你!”

    “别别别!”男子抱拳求饶着,“不过一句玩笑话,你还当真了,我逍遥子什么没见过,还会稀罕这个!”

    “哼!”绿衣女子转身又看了看,见夕阳西下,高声喊道,“太阳就快落山了,大家脚力快些啊,到了地方,吃香的喝辣的嘞!”

    大晋立国第七年,立春。

    雍王周康昭告天下,旗皇子染病夭折,随先帝而去。雍王手握铭帝独子独孤旗诏书,继承大晋皇位,国号仍为晋,册封雍王妃慕容萱为中宫皇后,长子周绥安为皇太子,次女周旖旎为永乐公主。

    周康登基后不到十日,就得到北疆传来的消息——赫兰江源头惊现深坑,方圆十里不止,坑边散落着零星的金锭珠宝,每颗金锭上,都印着“雍”字...

    “宝藏...”周康瘫坐在龙椅上,“雍华府的宝藏...被人洗劫一空...”

    “皇上...”薛长安上前一步道,“十里深坑,财富不计其数胜过大晋国库,不可不追,不可不追啊!”

    “雍华府的东西,周家的东西,都是...朕的!是朕的!”周康按住椅柄挥袖起身,“传朕的旨意,举国擒拿无声门一众,庄云燕,龙青,仲白露,嵇冰...一个,都不能放过!”

    见周康面色青紫,颈边又涨红一片,群臣面面相觑不敢再言。周康瞳孔忽的泛起大片血丝,捂住心口呕出一口血来...

    慕容萱直直盯着昏睡的丈夫,不解道:“自上次宫门一役,皇上身子一直有恙,可寻遍名医也看不出什么来,到底是怎么了?”

    太医跪地道:“属下翻遍医书,实在不知道皇上得了什么怪病。颈边虽是时常赤红燥热,可绝无半点伤痕,身体也无中毒的迹象...属下无能...”

    榻上的周康两手攥紧被褥,皱紧眉头渗出大颗的虚汗,口中喃喃道:“阿姐,阿姐!我没有取旗儿的性命,我没有对不起阿姐!阿姐别走,别走!”

    见还有太医和宫人们在,慕容萱愤愤掩下帐帘,挥散众人道:“退下吧!”

    午夜时分,周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慕容萱还在榻边守着,指着茶几道:“朕要喝水。”

    慕容萱端起手边的碗盅,吹了吹气道:“皇上该先把药喝了才是。”

    周康抿了几口药汤,双目无神的望着幽黑的窗外,“你说,朕还能不能追回他们,追回雍华府的宝藏么?”

    “天下已在皇上手中,又有什么是追不回来的?”慕容萱扶着周康躺下,“一定,一定都会找到的。”

    北疆

    赫兰江源头的深坑边,一个青衣独臂男子驻足良久,死死盯着只剩泥沙的坑底,攥着锦帕的右手颤栗不止。

    “掌门。”男子怒望苍天大声喝道,“你为何要骗我!!!”怒吼振聋发聩,男子手中的锦帕碎裂成末,伴着呼啸的西风归于尘埃...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就算你们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们,找回旗皇子!”

    集市

    “燕大哥,等等。”双华瞥见街边的糖人摊子,拉住了庄云燕的马缰。

    庄云燕会意一笑,贴着她耳边道:”是你馋了,还是终于记起了忆儿?”

    双华憋忍着笑跳下马背,摸出几枚铜钱按在了摊子上,指了指最大的振翅霓凰,扭头冲庄云燕绽开笑颜,“要两个,替我包起来。”

    见双华小心翼翼的收起糖人,庄云燕笑道:“怎么,你不馋这个了?”

    双华眨了眨眼拉住了丈夫温热的手,“听戚师兄说,那地方什么都不缺,可我琢磨着,总该不会有糖人摊子吧。我是吃过许多了,忆儿他们还眼巴巴惦记着。下回要想出来,也不知道是何时了...”

    庄云燕揽住她的腰身紧握马缰,回望身后的喧嚣“驾”的一声驰骋而去,“只要燕大哥在你身边,双华不会再想着外头了。”

    双华探出身子回首去看——集市里,似有一抹红色若隐若现。

    ——“三小姐这么爱吃糖,小心满口烂牙没人要。”

    ——“本小姐今儿不和你吵,别让我再看见你,再踏进润城,见一次打一次!”

    “待我重回润城,我来教你骑马,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把御刃坊的宝剑!”

    南平双花空自放,

    马蹄零落燕归来。

    摧折残红岂堪拈,

    倾尽雍华只为伊。

    ——正文终——

    ==================================

    本书由(梨梨梨梨只丶)为您整理制作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