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63 部分

作者:是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完,她脸色羞红地将头埋进了他怀中。

    耶律彦闻言受宠若惊,将她尖俏的下颌挑起来,半信半疑地问:“当真?”

    “我从头到尾只喜欢你一个人。你明明知道,却还不信我。”

    “那你也怀疑我和乔灵儿。”

    “那就算扯平。我们以后,夫妻同心,恩爱两不疑。”

    耶律彦搂着她道:“好,不许再胡乱吃醋,使小性子。”

    慕容雪破涕为笑,秋波盈盈扫过那些美丽的图案。“那图纸原来被你拿走了,我怎么不知道。”

    他窘笑:“嗯,那夜去梅馆为你关窗户,顺手牵羊。”

    “你什么时候刻的这些图案?”

    耶律彦叹道:“这些日子晚上孤枕难眠,以此打发时间。”

    慕容雪感动地缓缓抚过那些雕花,突然手指一停,在花开并蒂的荷花瓣上,刻着“心上雪”三个行云流水般的字。

    她瞬间泪如泉涌,想起来自己那一晚在梅馆和他争吵,说乔雪漪是他的心上雪,而自己不过是地上霜,原来他都记着。

    她回身紧紧抱着他,眼泪把他的衣衫都湿了。

    他忍不住笑:“再哭,这床上的荷花瓣都要飘起来。”

    慕容雪终于哭够了,在他胸口蹭了蹭脸上的眼泪,偎依在他心口,小声道:“你会刻小木马吗?”

    “什么小木马?”

    “就是,小娃娃坐着摇的木马。”她的声音越发的小了,低得蚊蚋一般。

    耶律彦一怔,立刻将她从怀里拉出来。

    她明眸似水,脸颊上有一抹比朝霞更加明艳的羞色。

    他心念一动,瞬间明白过来,当即狂喜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不告诉我?”

    她脸色羞红,小声道:“三个月了。”

    他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紧紧拥着她,心道,怪不得昨日说什么都不肯让他碰,原来是怕伤了腹中的娇儿。

    “彦郎,你说我有了娃娃,便叫我爹来照顾我,可要说话算数。”慕容雪娇嗔地戳了戳他的胸口。

    耶律彦握住她的手指,含笑道:“不让你见他,是因为他摔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总要养个半年,才放心让他动身来京。”

    慕容雪一惊,急问:“我爹到底怎么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破绽么?”

    “怎么发现的?”慕容雪心虚的娇笑,这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敢问,私心里猜测是裴简或是丁香漏了陷。

    “朕派了人护送你爹回宜县,交代那些护卫就此留下保护他,免得再出什么意外,让你担心。可是,你爹急着去苏州与你会合,却被宿卫守着无法脱身,最后使了一招金蝉脱壳之计,谁知道还是被宿卫发现,追他之时,他从马上跌落,把腿摔断了。宿卫急忙为他请大夫诊治,又密信与我。我当时便觉得奇怪,他既然千里回乡,为了重开回春医馆,为何又要偷偷离去?我便起了疑心,后来又去查了丁香,裴简,这才明白你的计划。”说到这儿,他气得拧了一把她的屁股,“你这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慕容雪嗔道:“谁让你对我不好。”

    “你个没良心的,扪心自问,在别院那段日子我对你如何?”

    “那以前呢?”

    耶律彦陪着笑道:“以前是有点不好,不过后来,我不是都已改了么?”

    慕容雪又问:“嗯,那以后呢。”

    他眉目疏朗,笑意温柔:“以后,自然是更好。”他手指抚过她娇嫩的脸颊,深情款款道:“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你。放你离京,也是一时意气,你一走,我便后悔莫及,立刻派人去追回。”

    慕容雪心道,当日自己被成熙王抓住,怪不得被救的如此及时。

    “我听闻你在木兰围场出了意外,那一路,肝肠寸断,万念俱灰。这才知道,若是没有你,便是当了皇帝,也没什么趣味。”

    泪眼朦胧的慕容雪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心里一片柔情似水,藏在心里多日的雾霾烟消云散,晴空万里如洗,层云尽渺千帆尽。

    耶律彦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她握着他的手指,含泪而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浮云散尽,雪霁天晴,经了多少风雨,她终梦想成真,心想事成。

    ☆、91V章

    慕容雪半躺在厨房的那张美人榻上,手里摇着一把沉香扇,脆生生道:“将肉馅剁成细末,拌上蛋清,葱花,姜末,盐,酒,香料,卷到豆皮里,再放入油中炸至金黄焦脆。”

    耶律彦听得额角出汗,苦巴巴道:“朕真的不会,叫御膳房的大师傅给你做成不成?”

    慕容雪娇声道:“不成,我就要吃彦郎亲手做的。”

    耶律彦干笑:“可是我从未做过,做的必定不好吃。”

    慕容雪笑盈盈地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夫君做的才是这世上最最好吃的。”

    好说歹说也不成,就要缠着他,叫他亲手做。他只得硬着头皮道:“那我,试一试。”

    慕容雪立刻笑逐颜开,“大周皇帝英明神武,无所不能,这小菜一碟,怎能难得到皇上。”

    耶律彦叹了口气,挽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然后又看了看案板,硬着头皮提起了刀。

    慕容雪笑得小狐狸一样,“夫君切菜的样子真是举世无双的好看。”

    耶律彦莞尔。

    忙活了半天,终于将肉馅拌好,他端到她跟前,虚心地请教:“你看看可行?”

    慕容雪赞道:“彦郎你果然是个天才。第一次做就做的这样好,很快臣妾就要甘拜下风了呢。”

    信你才怪......耶律彦捏了捏她的鼻子,又爱又气,“哄着叫朕以后还给你做是不是?”

    她笑靥如花:“你不是说你喜欢我么,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么?”

    “是。”

    “那,偶尔为我做一道菜也不在话下了,对不对?”

    耶律彦只好陪着笑脸点头。

    慕容雪笑盈盈问:“夫君,你要不要学学包饺子。”

    耶律彦龙颜失色,“那个,是不是有点太难了?”

    “那,擀面条吧。”

    “这个,难吗?”

    “不难,我想吃细的像雨丝一样的面条,夫君你不是剑术很高吗,一招一式都不会失之毫厘,用在切面条上,我想一定不差。”

    耶律彦抹了一把汗:“阿雪,你饶了我吧。”

    “哼,谁让你昨天一直盯着那个跳舞的宫女。”

    耶律彦当即解释:“我当时正在想事,不过是走了神。”说着,便将她的脸蛋捧住了,“看你还看不够呢,那会有功夫看别人。”

    “我长了一脸包,丑死了。”

    “那里丑了,明明气色好得很,”耶律彦喜滋滋道:太医说了,这脸颊上发包,极有可能生个皇子。”

    慕容雪摸了摸鼓得小山一样的肚子,“我等得急死了。”

    “我也等得急死了,”耶律彦望着她饱满的胸部,吞了下口水,“朕都多久没碰你了。”

    慕容雪没想到他是为这个急死了,羞赧地捶了他一拳,谁知道这一使劲,顿时觉得肚子里被扯了一下隐隐一痛。她忍不住秀眉一蹙,耶律彦忙问:“怎么了?”

    “没事。”慕容雪笑了笑,催着他继续做豆卷。

    耶律彦还未将那豆卷做好,这边慕容雪已经开始肚子疼了。

    “夫君,我怕是要生了。”慕容雪刚刚说完,耶律彦手中的勺子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他慌忙抱起她,疾步走进寝宫。

    随时候命的太医即刻赶来,一时间,凤仪宫里气氛紧张起来,进进出出的宫女,井然有序地忙碌,耶律彦坐在外殿的一张玫瑰椅上,两只手抓着椅子扶手,度日如年。

    内殿里悄无声息,竟是一声都没有。

    耶律彦坐立难安,叫住佳音问道:“娘娘怎么了?怎么没声?”

    “皇上,娘娘嘴里咬着布,不肯喊叫,怕皇上听了难受。”

    耶律彦听了这话,越发的难受,哽着嗓子道:“你叫她难受了便喊出来。”

    直到黎明时分,内殿里传来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苦守了一夜的耶律彦腾地从椅子上坐起来,佳音一脸喜色地出来道贺,“恭喜皇上,娘娘生了位小殿下,母子平安。”

    耶律彦长舒一口气,腿一软坐到了椅子上。此刻,窗外的一缕晨曦投到了他的手背上。

    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这个孩子就叫曦,乳名小豆卷,因为当时他正在给他娘做豆卷,他便迫不及待地来了。

    三年后,皇帝正在厨房为皇后做豆沙包的时候,皇后娘娘的肚子又疼了起来。

    于是,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乳名叫小豆包。

    小豆卷和小豆包长大后,发现父皇和母后,有时候躲在寝宫后面的一间屋子里,神神秘秘,不叫人进去,不知道在做什么。

    终于有一天,好奇心已经爆棚的小豆卷实在忍不住了,牵着小豆包的手,鬼鬼祟祟地摸到了屋子外面,从门缝里往里看去。

    母后躺在榻上,手里摇着一柄沉香扇,笑靥如花,像是一位指点江山的女皇。而他们英明神武的父皇,眉头紧蹙,面色痛苦,手里拿着一把奇怪的东西,他从未见过。

    小豆卷推开门,问道:“父皇,这是什么兵器。”

    手持锅铲的耶律彦嘴角抽了一下,正色道:“这叫,帝王铲,得之可平天下,千万不可外传。”

    小豆卷点了点头,小豆包也点了点头。

    再看母后,一柄沉香扇后,笑得花枝乱颤。

    ---------

    本书由久久小说下载网www.txt99.com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