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番外 暗度陈仓

作者:司泽院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洛都三月,梨园子弟曼如烟,女乐妙姿琴可闻,端得是一副富贵奢靡景象。

    入夜,五重宫墙之内,暖帐香阁之中,天子虞墴却不能安睡。他特意等丽妃睡了再悄悄地披衣起床,就是为了等一个消息。昨天他得了一封密探快报,越军围了绛都四天,越平王昭律已经率军援驰,恐怕不日就要开战。而他所等待的,就是谁会在这场战争中胜出。他早在三年前就押了宝,他希望他现在不会为之前的决定而后悔。

    门外突然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这让虞墴从沉思中惊醒,很快地起身走过去。丽妃一向浅眠,故而他吩咐下人都要轻手轻脚,不管是什么事都一样。所以他此时自己走了出去,反手掩上门,这才开口问:“到了?”

    来人穿着普通的宫监衣服,但眼里闪过的是明显和这个充满着靡靡之音的地方不匹配的锐利。“是的,陛下。”他微微鞠躬,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只用火漆封口的小竹筒。等虞墴伸手接过,他立刻就退下了。

    越军就是个传信的探子都比他的大内侍卫有用,虞墴忍不住想到。他的手指略微迟疑了一瞬,还是很快打开了那个竹筒。里头是卷小纸条,也就寥寥数字而已。但是他眉头蹙了起来,然后又松开。

    不管他怎么不甘心,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虞墴将纸条撕碎,然后又将竹筒顺着火漆裂缝掰成了四块,进门就扔进了火盆里。然后他走到盘山香炉边上,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往里头加进去,这才重新走到床边坐下。

    丽妃仍睡着,清淡的素颜在烛光下照着,安静美丽,只是容色还是苍白。只有这个女人理解他不能完成的抱负,而他一辈子也就爱过这一个女人。就算他不能保住这天下,但是保住她,还是能做到的。

    虞墴弯下腰,轻轻地在她薄薄的眼皮上亲了一下。对不起,这次只能对你先斩后奏了,但是你一定还是能理解我的,对不对?你会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对不对?

    第二日早朝,众臣早已在清平殿列队,但是天子却迟迟不出现。

    “这又是怎么了?这个月第五次了吧?”有人说,但是语气里显然是漫不经心。“丽妃又病了不成?”

    “八成就是这样。”另一人附和道,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反正也不差这一次了,是不是?”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住嘴!”邹南子一声厉喝,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朝堂之上,岂可妄议?”

    许多人齐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也就他们这御史大夫一直相信陛下会改好了,真难为他十几年都这么坚持下来。不过虽然他们心里这么想,但是还没人敢在一群人面前顶撞他,于是各个都在腹诽。

    不过和他平级的丞相端木宁显然不吃这一套。端木家世代位居蒲朝高官,党羽众多,基础深厚,邹南子就是参他三本也掰不倒他——谁让他的门生遍布洛都呢?“那邹大夫可否说说,听说越魏正在绛都激战,邹大夫对此有何看法?”

    “非王者之师,师出无名,犯上作乱!”邹南子和端木宁斗了一辈子,岂不知道对方是在故意膈应他?但是他一辈子忠君爱国,就算再怎样,他也不会说别的。不过他当然也不会让端木宁好过:“只不过,老夫听说越军挺近魏地三百里,怕是已经大胜在握了吧?”别以为他不知道,端木宁铁定和田克是一伙儿的!

    端木宁那张富贵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有一瞬间。啧,不愧是御史大夫,一张嘴真是毒。“那可说不定。”他气哼哼地道。魏国每年给他的孝敬可不少,他得了这消息,今天就准备和天子上奏一下,以天子的名义阻止最后的对决。只是他想得是不错,却不知道越军传递消息的速度比魏军快了许多,昨日里绛都已经被攻陷了。

    邹南子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玉笏,大致猜出来,今天端木宁要给田克说话了。虽然这两人他一个也看不上眼,但是想到越国胜出的话就会一家独大,他只哼了一声。他到现在还抱着一种渺小的期望,就是他在有生之年里,蒲朝依旧能屹立不倒。越国崛起是早晚的事情,就算他嘴里从来不承认,也没有用。前些年他还指着蒲朝有七百年天命,但是这些年的情况让他也不得不直面现实了。

    端木宁听出他的妥协,略为惊异。要知道让邹南子这个硬骨头退让有多么不容易!他不像邹南子,见过虞婵和昭律两次,自己学生又去见了一次,已经知道越国的风气如何,所以只当越魏是平分秋色。就算是这次,他也觉得,绛都肯定没那么容易被攻破,他肯定来得及阻止越军。而且田克年年给他送的东西都很丰厚,相比之下越国的礼品只能说是寒酸了,这时候更该助田克一臂之力。

    说句实话,就是端木宁安逸太久了,过了太久稳居高位的富贵生活,绝不可能有人能扳倒他的想法根深蒂固,已经从一种自信变成了盲目的自大。

    两人各自打着算盘,但是今天他们都没有成功。因为他们最终都没有等来天子,等来的只有一道手谕。丽妃昨夜里薨了,天子要亲自凭吊七日,早朝皆免。

    虽然知道虞墴专宠丽妃,但是朝堂上依旧炸开了锅。他们就从来没听说天子给妃子戴孝的!丽妃真是个祸水,活着就各种麻烦,死了还要麻烦!当然也有人大不敬地想虞墴也是个扶不起来的,但是相比前者,没人敢在公众面前说而已。

    邹南子和端木宁都急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啊!于是在众人散朝之后,他们俩都留了下来,要求面见天子。

    那时候虞墴已经把丽妃送出了宫,越国安插在洛都的人手会悄悄地将人送往呈都。他亲自给丽妃下了安神药,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早已离洛都好几百里,肯定回不来的。他把假消息传出去,让底下人布置好了灵堂,然后就知道了端木宁和邹南子都想见他。

    对于前者,虞墴一点也不想见,所以只一挥手,让人准了他的奏。端木宁现在无非是要保住魏国,但是事实是魏国早已经保不住了,就随他去吧。至于邹南子,他想了想,让人带进来了。无论怎么说,对于忠心的老臣,到这时候也不该再瞒着了。

    所以邹南子进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毫无悲色的虞墴,准备好的一大通说辞瞬间就说不出来了。不大对头啊,以他们陛下平时的态度,这时候怎么可能还板着脸?

    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头。虞墴见他进来,免了他的礼不说,还直接往地上跪了下去。“邹爱卿为国尽心尽力,寡人无以为报,只有一拜以谢。”

    邹南子吓得要跳起来,赶忙伸手去扶。“陛下何出此言?老臣生受不起啊!”

    但虞墴已经有了决意,怎么可能比他慢?所以他确实真跪了下去,并且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当年邹大人为太子师,寡人也是如此一拜。现在说起来,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邹南子本被吓得够呛,但是听到他这种宛如遗言的话,一瞬间惊疑不定:“善始善终又是何意?请陛下明示。”换做是之前,他说不定以为虞墴要殉情;但是瞧着今天的阵势,完全不像啊!

    虞墴站了起来。他早已屏退左右,所以这时候直接说了实话:“邹爱卿,丽儿其实还没死。寡人送她走了,她不会再回来。”

    诈死?邹南子一瞬间瞪大了眼睛。虞墴一向恨不得把丽妃时时带在身边照顾,怎么可能愿意把她送出去?这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声音颤抖道:“陛下,你是想……”

    “相信邹大人应该也知道,如今天下的局势。”虞墴没有在意他的表情变化。“越国励精图治好些年,早已不是之前的越国了。虽然他们野心很大,但寡人也已经听闻,越国治下安居乐业,非洛都能比。平王虽好战,但也不是个暴君。寡人那个远方堂妹,更是个十分可靠的人。相信此二人执掌天下,定然比寡人做得好得多。”

    听到这里,邹南子已经能猜出来后面接着的是什么了。王这个称呼本是越国自封的,从天子嘴里说出来,绝对不是一般的意义。他想说什么,但是发现他自己哽住了。他一直当虞墴什么都不管不问,一心扑在丽妃身上,但是结果完全不是这样!

    “寡人今日叫邹爱卿进来,为的当然不是此事。寡人已经得了消息,越军在昨日已经攻下了绛都,田克已为越军所俘,端木大人再怎样都回天乏力。”虞墴顿了顿,又道:“虽然这不是一国之君该说的话,但寡人还是要说,邹爱卿无论何时都可以立刻离开洛都。”

    邹南子那不好的预感果然被验证了。虞墴今天叫他进来,完全就是交代遗言,顺带让他也准备后路!他现在不想问虞墴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明白,不想知道虞墴什么时候设想扳倒端木宁,也不想知道虞墴怎么得的第一手消息,只颤抖着嘴唇问:“……陛下送走了丽妃,自己又当何如?”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虞墴慢慢道,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一样。“当年邹大人教寡人的第一句就是这个罢?寡人一直都记得,从未敢忘。”

    犹记当年……邹南子一瞬间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老臣誓死追随陛下!”

    此时是平王十年三月二十六。

    作者有话要说:洛都支线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