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终章

作者:成理不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佑出生之后, 刚刚满月赵格便将儿子立为太子。

    这个小家伙生下来比姐姐可胖了不少,丹绯瞧着襁褓里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儿子,想了想还认真地问赵格:“皇上这是不是一锤子买卖,万一这小子傻乎乎的可怎么办?”

    赵格可不这样想,他跟丹绯生的孩子,那必须是万里挑一的聪慧, 而且还有赵承在前, 小姑娘四岁就已经将那些启蒙书籍倒背如流。

    赵佑也确实没让赵格失望, 启蒙本来就比赵承再早一些,快三岁的时候便会背诵《千字文》, 比起姐姐, 一双笑眼随了丹绯,整日都弯着眼睛跟个年画娃娃一般。

    赵承早早就去了上书房有了先生和伴读,跟皇子无异,过了三岁生辰, 赵佑便也去了上书房随太傅读书。

    一双儿女聪明可爱, 丹绯回过头一看,跟赵格大婚已经八年有余了。

    二人之间倒没什么七年之痒的磕磕绊绊,赵格还准备带着丹绯一道南巡, 这些年来, 大昭从新丈量土地统计人口,兴商贸办女学, 一派长治久安的盛世之景, 丹绯与他也多有助益, 皇后贤德,大昭人也便习惯了帝后琴瑟和鸣的样子,也无人再提皇上广纳后宫之事。

    只是临行之前,赵格却生了一场大病。

    本来只说是偶感风寒,可断断续续低烧了一个月之后,竟然昏迷了过去。

    皇上高烧不退,太医院的太医都守在昌庆宫中,丹绯已经衣不解带照顾了赵格一个多月,人硬生生瘦了一圈,憔悴得很。

    吴谨斟词酌句地说出那句:“娘娘万事都要做好准备的时候。”丹绯眼前一黑,硬撑着没有昏过去,让太医院全力救治,又让姐弟二人都挪回了昌庆宫偏殿住,她歇在寝宫的软榻上,守着赵格。

    熬了三日,赵格才有好转的迹象,听到床榻上有动静,丹绯刷一下子就掉了眼泪。

    怕被瞧见,又赶忙用手背将泪珠子抹下去,轻声问道:“皇上醒了?”

    病了许久,赵格嗓音还有些沙哑,伸手摸了摸丹绯右颊,安抚道:“不要紧。”

    丹绯抓住赵格大掌,用脸蹭了蹭,努力勾唇扯出一个笑意:“我知道。”

    太医说情况好转,丹绯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些,赵格身体一向健壮,现下穿着寝衣都有些单薄之感,晚上吃了药就又沉沉睡下,丹绯守在床边半步不敢离去。

    许是因为白日曾经醒过来的缘故,丹绯握着赵格的手,不时说上两句,赵承领着赵佑来看父皇,虽然赵格大病,但这两个小家伙的学业并未落下。

    孩子们年纪小,也不十分清楚父亲重病意味着什么,赵承趴在丹绯怀中,赵佑站在床前,清清脆脆地背诵白日在上书房太傅教了什么东西。

    丹绯摸了摸赵承头上的发旋,将女儿紧紧抱在怀中,赵佑小小的人,站得笔直,今日在读《声律启蒙》。

    “几夜霜飞,已有苍鸿辞北塞;数朝雾寒,岂无,岂无…”这是今日太傅刚教的,还未来得及温习,赵佑一时间忘记了,皱着小脸,却没半分放弃的意思。

    丹绯也记不得了,刚想开口让他换一句来背,没想到床上赵格却微带笑意出声道:“岂无玄豹隐南山。”

    “皇上!”一到晚上,丹绯心中就慌乱,前几日赵格彻夜高烧,一睡就是一整夜过去,这会儿听见他说话,虽然声音沙哑,当然还是又惊又喜。

    “父皇,这是阿佑今日刚刚学的,还未来得及温习。”赵佑嘟着嘴说道。

    小家伙比起姐姐一向更好胜些,赵格撑起身,挑眉说道:“父皇还是二十多年前学的。”

    刚刚好一点儿,就开始逗儿子,丹绯上前给他垫了一个靠枕,探了探额头然后说道:“皇上最厉害了可好?”

    然后又示意宫人送水过来,用银勺喂给赵格润喉。

    赵格喝了水,稍稍舒坦了些,靠着软枕瞧着一旁歪着脑袋的赵承,笑问:“囡囡怎么了,一直也不说话。”

    “囡囡在想父皇什么时候能好。”

    小姑娘说起话来软软糯糯的,丹绯将女儿抱起来放在怀中,坐在床榻边上。赵格伸手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说道:“过两日就好了。”

    时候不早,赵佑已经眯着眼睛打起了哈欠,赵格便让人领着两个小家伙下去睡觉,丹绯瞧他精神,便问:“皇上不如也早些休息?”

    “不急,”赵格捉住丹绯的手,笑着说道:“方才在我耳边说什么了?”

    刚刚他迷迷糊糊地,听着耳边有人说话,声音清软一听就知道是丹绯。

    一时间还真是记不得说了什么,她心里慌乱,只觉得想多跟赵格说一会儿话,不拘什么都让她安心。

    想了想开口:“说了两个小家伙的事情。”

    “还有呢?”

    赵格一脸循循善诱的样子,丹绯猛地红了脸,她好像小声在赵格耳边念叨了几句多喜欢他。

    “皇上是不是早就醒了,却不睁眼,白白让人担心。”

    赵格见她岔开话题,便知晓是想起来了,凑到丹绯面前说道:“那怎么会,只是迷迷糊糊听到罢了。” 确实也是实话,朦朦胧胧听到丹绯说话,却睁不开眼睛,直到赵佑在他面前背书卡壳的时候,才有力气睁眼接话。

    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是丹绯跟赵格一直都不一样,甚少明明白白地表露心意,这么多年也不曾说过一句喜欢。

    赵格这一个月来瘦了不少,下巴上还有刚刚冒出来的尖尖的胡茬,映着晚上殿中昏黄的烛火,更显得双眸黑深。

    丹绯轻叹了一声,笑着说道:“喜欢你,喜欢得紧。”

    赵格心满意足,将人抱在怀中,开口道:“还要同你再讲一件事情。”

    “何事?”

    “这次并不是疾病,是中毒。”

    “中毒?!”丹绯听得一惊,忙从赵格怀中退出来,在他身上上上下下地摸了一通,感觉到赵格身上真实温热的皮肤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毒已经解了,不会再有大碍。”

    “皇上知道是谁下毒么?”

    赵格点了点头:“顺安伯。”

    丹绯吃了一惊,都已经贬出京城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在昭德行宫,我一时大意罢了。”先前他自己去了一趟昭德行宫,赵良在京城得不了手,竟然将主意打在了太后身边。

    丹绯心有余悸,抱着赵格紧紧不撒手。

    “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赵格将丹绯冰凉的双手捂着,心中开始盘算起如何处理此事,赵良仗着那点儿微薄的势力便想对自己下手,是真的觉得杀了自己便能当皇帝?

    半月之后赵格痊愈,开始处理政事,本来准备的南巡往后推延了一个月,也让丹绯得空稍作休整。

    南巡前夕,消息传入京中,顺安伯病逝。赵格下旨,爵位由赵萱的兄长赵诤继承,三世而没。

    离京那日,赵承领着赵佑皱着小脸将父皇母后送出京城,丹绯心中惦记两个孩子,刚走一个时辰不到便开始埋怨赵格:“将他们两个带上本也无妨,留在宫中我实在是不安心。”

    “功课不能耽误,小孩子舟车劳顿也辛苦,带了囡囡不带阿佑,小东西怕是要闹个天崩地裂。”赵格装模作样地安抚丹绯,这次南巡一来是瞧瞧大昭河山,二来他也记得当初丹绯有多喜欢读《风俗志》一类的书籍,总算是有个机会能单独待一段时日,带两个小家伙作甚?

    算着日子,赵格跟丹绯到了湖州。

    湖州跟丹绯从书中读到的没什么差别,多雨多水的地方,青瓦白墙。

    六月十六是二人大婚第九个年头,赵格带着丹绯去游湖泛舟。倒也不是什么精美的画舫,两人都是粗布棉服,侍卫们守在岸上,赵格领着丹绯找了一叶扁舟,亲自摇着往湖中去。

    正是莲叶何田田的时候,丹绯坐在船头抿着嘴直乐。

    赵格一身灰布衣衫,摇起船桨来还像模像样的,丹绯托着下巴,俏生生地问:“阿公,这小船要往哪儿去?”

    “带小娘子去瞧瞧有没有莲蓬。”

    丹绯大笑,小舟荡入莲叶之中,赵格将船桨放下,坐在丹绯对面,笑问:“小娘子可要给阿公剥个莲蓬尝尝?”

    伸手就够得到。白生生的莲子托在丹绯掌心,还仔细去了莲心,赵格低头啄食了一颗,笑着同丹绯说道:“今日应该带你回湖州,也算是回故土瞧瞧。”

    都说故土难离,她却不可能再回去了,一旁莲叶上有成双的蜻蜓飞落,丹绯笑了笑,贴上赵格双唇啄吻了一口,轻声说了一句:“跟你在一起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嗯,完结了。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我这么复杂的心路历程,昨天晚上就应该放上来的,磨磨蹭蹭不想发,有种莫名其妙的送孩子上大学的失落感。。。

    这是我最用心的一篇文,嗯,也是陪我度过一段很丧的时间的文。

    虽然自己在心里完成度也不是特别高,但是还是很满意,不想再写他们以后的样子了,我是个有点儿矫情的人,看文的时候就见不得喜欢的大大写到喜欢的文中喜欢的人生老病死寿终正寝,想哭。

    让他们活在我的文里,活在最好的时候,哪怕我会一点一点老去。

    前几天一直不敢看评论,嗯,我偶尔会有一丢丢评论恐惧症_(:зゝ∠)_

    然后,谢谢陪我和这篇文走到现在的小伙伴们,大家在这章留评的话,发红包啦~

    最后,准备了几篇番外,这两天发上来。

    还有还有,厚脸皮求大家关注一下新文啦,就是文案求预收的天作之合,开文时间六月中旬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