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八十九

作者:四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已是深秋又冷又寒, 如今山上也没什么好的风景, 傅卿卿却憋的发闷说是可以去南山的菊园里温酒吃野味。

    这么冷的天正是吃野味的季节。

    闻人重芳事事顺着卿卿,一听她这样提便命人取了弓箭来, 说要和傅晏回傅晏止上前去猎些兔子或者鹿来烤着吃。

    傅晏止倒是没什么意见, 他只是怕昨夜关静好没怎么睡好,今日再上山会累, 便低头低声问关静好,“想去吗?”

    关静好又问他,“你想去吗?你想去我就想去,我都听你的。”

    这般的乖,傅晏止忍不住笑道:“那就出去走走吧。”又问傅晏回他今日身子如何,能不能一起出去走动走动。

    傅晏回这些日子不用给关静好和傅卿卿交换身子, 身体是好多了,看卿卿那般想去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却又想起来前些日子宁安曾说想去骑马打猎, 他有些犹犹豫豫不止该不该开口请宁安来, 他怕自己与宁安走的太近对她没什么好处。

    关静好瞧着他的眼睛,短短的片刻之间他心里竟是想了这么多,她索性替他开口问道:“要不要请上宁安公主来?不知公主她有没有这个兴致。”

    傅晏回抬头瞧住了她,心中竟是有些松了口气。

    “她当然有空。”闻人重芳笑着道:“一听是傅家邀她,她哪能没空啊。”挥手就命人去宫中请宁安过来。

    傅晏止也命人将上山需要准备的东西和弓箭都准备好, 想了想又知会静好的陪嫁侍女香妙带上厚斗篷和汤婆子。

    这边还没准备好,宁安就自己来了,她在半道儿就碰上了去请她的侍从, 高高兴兴的就进了府道:“还好我来的及时,不然你们肯定就不等我了。”

    “怎么会,我们就在等你呢。”卿卿过去拉住她的手,一块过了来。

    宁安一进府就瞧住了傅晏回,如今被傅卿卿拉着又低头看她的小肚子,伸手摸了摸道:“二嫂可以上山吗?哇,肚子都大起来了,可以摸到宝宝了吗?”

    傅卿卿脸就红了,“哪里这样快就显怀了……是我胖了……”都怪闻人重芳和母亲,这些日子老是给她补,补的她又胖了。

    闻人重芳轻轻打开宁安的手道:“你看你,你又乱说,说的你二嫂又不肯好好吃东西了。”

    宁安捂着手背撇嘴道:“二哥如今是越来越偏心了,对我越来越不好了。”

    关静好瞧着宁安又瞧傅晏回,是想开玩笑调戏两句,却又不敢,怕弄巧成拙了,她猜不透傅晏回的心思,不知他到底对宁安有没有意思。

    一行人便笑笑闹闹的上了马车去南山菊园。

    =========================

    南山菊园就在半山腰,山下是一片林子,如今秋风瑟瑟满地枯叶倒是没什么景致,却是围猎的好时节,林子里满是四处觅食的野兔子和野鹿。

    关静好带着傅卿卿、宁安和侍女们先行上山去菊园里,留下傅晏止他们在山下围猎。

    三个人也不着急就慢腾腾的往半山腰去,走走歇歇的,等到了菊园里先行一步的侍女早就布置好,泡上了热茶在候着了。

    深秋时节菊园里各色的秋菊已是开过了顶,有一些已经残败了,唯独一片金灿灿的菊花开的格外娇艳。

    三人就在那片菊园前的小亭子里落了坐,喝了杯热茶,宁安就命她的侍女拿出来一盒点心打开给她们道:“这是我学着自己做的,你们尝尝看怎么样,若是好吃一会儿我就给傅大哥吃,若是不好吃就算了。”

    “你亲手做的啊?”卿卿惊讶不已,瞧着那盒点心卖相是差了些。

    关静好瞧着笑道:“这是拿我们当试验呢。”她伸手拿了两块递给卿卿一块,尝在嘴里倒不算是太差,可是……有些太甜太腻了。

    “怎么样?好吃吗?”宁安忙问道。

    傅卿卿也觉得有些太甜却惊喜道:“好吃啊,第一次做就做成这样已是很好了,我猜大哥一定会喜欢的。”

    “真的?”宁安喜形于色又问:“傅大哥会喜欢吗?”

    “会的,只要是你做的,他什么都喜欢。”傅卿卿喝了口茶冲她笑道:“重要的是心意。”

    宁安红着脸抿嘴笑了,小心翼翼将那盒点心收了起来道:“我也不知道傅大哥喜欢什么,太复杂的我也做不来,但他若是喜欢我都可以学来做的,我又不笨,学起来很快。”

    “大哥肯定会喜欢,大哥打小就喜欢吃甜食。”傅卿卿鼓励她道:“你以后有什么可以问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真的啊!”宁安立即就兴奋起来,“好二嫂,你和我多说说傅大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关静好托腮瞧着她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小可爱忍不住笑了,亭外秋风瑟瑟,桂花香气飘散进来,真的已经深秋了,好快啊,一转眼卿卿有了宝宝,她已嫁做人妇。

    真快。

    香妙捧着斗篷和汤婆子进来,替关静好披在膝上,又将汤婆子塞在她手中小声道:“二爷吩咐的,说您怕冷手总是冰冰凉,让您暖着些。”

    关静好捧着热乎乎的汤婆子笑意在唇角掩都掩不住。

    “还是二哥知道疼人。”傅卿卿打趣她道:“不说只做,静好姐姐说是不是呀?”

    关静好笑着道:“济王对你不好啊?你说东他不敢提西,你说出来玩他赶紧给你备马车。”

    “可是他就没有给我准备汤婆子什么的。”傅卿卿故意道。

    正说着傅晏止一行人就回来了,正往园子里进,笑嚷嚷的过来,就听闻人重芳道:“卿卿我猎了一只毛色极好的鹿,给你做双鹿皮小靴子怎么样?”

    关静好挑了挑眉低声道:“你瞧,没给你汤婆子给你做小靴子呢。”

    傅卿卿小脸红扑扑的就笑了。

    宁安起身迎出去道:“你们都猎到了什么呀?有没有给我的?”

    只见三个人进来,身后跟着的随从手中有抬着鹿的,又拎着兔子的,倒是不多,只猎了她们今日够吃的。

    宁安瞧着有些扫兴道:“你们倒是成双成对的,给夫人做靴子猎兔子的,都没人想着我。”

    “谁说没人想着你?”闻人重芳进来落坐在了傅卿卿身侧,握着她的手揣在怀里,眼神挑了挑傅晏回。

    傅晏回一只兜着的手不知道怎么变的,突然从怀里抱出了一只雪白雪白的小兔子,才巴掌大一点儿,格外的可爱。

    宁安的眼睛顿时亮了,自己就走了过去,“好白啊!这是给我的吗?”

    傅晏回笑着递给她道:“济王猎下那只兔子才发现是只母兔子,窝里还有只小兔子,早知就放它一条生路了,我瞧着这样小留在窝里怪可怜,就带回来了,送给公主,不知道公主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宁安忙小心翼翼的接在怀里,脸红的像灯笼,望着傅晏回又不好意思的看怀里的小兔子开心的心都乱了,“傅大哥送我什么我都喜欢,不送我也喜欢。”

    傅晏回被她直白的又想笑又赧颜。

    傅卿卿瞧着她们开口道:“大哥快进来,宁安给你做了点心呢,你过来尝尝看。”

    “哦?”傅晏回与宁安走进了亭子,惊诧的问道:“公主会做点心?”

    宁安脸就更红了,“我……刚刚学的,做的不知道好不好吃……”眼瞧着傅晏回擦了手,伸手就去拿盒子里点心,她心都提起来了,眨着眼睛看他放在嘴里,盯着他的每个小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好吃吗?”

    甜,好甜。

    傅晏回眼睛眯了眯就笑了,对她道:“好吃,十分的好吃。”宁安就在他满前毫不掩饰喜悦的笑起来。

    “傅大哥要是喜欢我就每天给你做!”宁安止不住的欢喜,“我还会做别的,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傅晏回望着她发着光的笑容忽然之间特别的怜惜,她这样高高在上娇宠一世的公主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让人怎么忍心拒绝她?

    “女大不中留啊,宁安可是打小连鞋子几乎没自己穿过的,居然学做点心了。”闻人重芳打趣道:“平日里也没见这般殷勤讨好过我这个二哥。”

    宁安扭头怒瞪他一眼。

    傅卿卿就打了他一下道:“你不要瞎说捣乱。”

    闻人重芳拉住她的手哀叹道:“我是你夫君,你怎么向着她不向着我的?”哪有为了小姑子教训夫君的。

    傅卿卿捂住了他的嘴,宁安喜欢大哥,大哥喜欢宁安,她人又不坏就是脾气大了些,但如今已经改了好多,她当然要帮着宁安。

    关静好瞧着她们笑闹就开心,傅晏止嘱咐完下人将猎物收拾了在园子里架上架子烤肉才进来坐到了她身侧。

    他还没开口问什么,关静好就自然而然的将手塞进了他的掌心里,她抱了半天汤婆子,如今手心热乎乎的,热了就好,他顿了一下双手裹住了她的手。

    关静好扭过头来眯着眼冲他笑了笑,小声道:“累不累?”

    “不累。”傅晏止看见她笑,心里就说不出的安心舒展,希望她永远能这样开心自在,“饿了吗?要不要吃点点心垫垫底?”

    “不想吃点心。”关静好手指在他掌心里勾了勾他的手指,贴过去在他听不见的右耳偷偷与他耳语玩笑道:“想吃你。”就感觉傅晏止的手掌一紧抓住了她的手指。

    她惊讶的抬头发现傅晏止的唇角挂着笑望着她,压低了声音与她道:“你真以为我的右耳是完全失聪,什么都听不见吗?”看来昨夜还是轻了,他可是怕她第一次吃不消有意克制着,她倒是半点不怕他。

    关静好的脸瞬间就红了,怂了的想往回抽手,却被他在桌子下抓的紧紧往他怀里一带,一双眼睛笑着盯着她,又轻声问她:“你想吃什么?”

    关静好没料到他会听见还反过来撩拨她一把,脸又红,人又怂。

    旁边的傅卿卿就凑过来问道:“你们小两口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傅晏止手指就微微松了松让她坐好,却依旧捂着她的手,摊开她的手掌压在自己的膝盖上一板正经的道:“没说什么,只是在讨论今晚吃什么。”

    关静好脸烧红的又羞又想笑,真没想到傅晏止居然是这么一个闷闷的流氓,比她还要流氓。

    偏傅卿卿还问:“晚上我也回府去吃饭,你们想吃什么啊?”

    傅晏止看关静好一眼道:“吃她想吃的。”

    “静好姐姐想吃什么?”傅卿卿又问关静好。

    关静好红着脸哭笑不得的拿了点心塞给卿卿道:“我什么也不想吃。”

    傅晏止低头笑了一声,握了握她的手指,他还以为这个小流氓不知道害羞呢,原来也是纸糊的老虎。

    那随从和侍女在园子里烤肉,没一会儿肉香就飘了出来,兔子肉出油滋滋的冒着油花,听的人腹中饥饿,卿卿耐不住的拉着静好站在架子旁看着那些肉被烤的流油,馋的要死,她怀孕之后可是好久没吃油腻的了。

    宁安得了小兔子也不知道饿了,凑在傅晏回旁边抱着兔子问他,兔子吃什么,要怎么喂,这么点儿大是不是要喝奶?

    傅晏回耐心的一一答她,像哄小孩儿一样。

    闻人重芳瞧着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傅晏回的心思,他问过傅晏回喜欢不喜欢宁安,倒不是不喜欢,只是这门婚事只怕没那么容易成了,宁安可是推了父皇为她挑选的好几个驸马了,但傅晏回是个有主意的人,他自己心中有打算。

    肉烤好了,用小刀子割开撑在盘子里还冒着油花,里面的肉却红嫩嫩,撒上点盐就已经十分美味了。

    闻人重芳却看着傅卿卿没让她吃几口,搞得傅卿卿一肚子不高兴,闻人重芳只好哄着她吃了些带来的好消化的,怕她心情不好又哄着她去桂花园里摘桂花去了。

    关静好瞧她们走了,自己也吃得差不多了便拉着傅晏止也离了那亭子,留宁安单独与傅晏回说话。

    傅晏止怎会不知她的心思,被她牵着进了桂花园里她还探头悄悄的往外面偷看,不禁笑着拉回她道:“好了,大哥他自有分寸,你就不要为他操心了。”

    关静好被他拉回来就势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腰仰头瞧他道:“有什么分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跟我说说。”

    傅晏止低头望着她慢慢笑道:“大哥不想耽误公主,他觉得自己寿命难测……不想让公主守着他,况且如今也不是时候,大哥他自有分寸。”

    关静好就皱了眉,“可宁安就喜欢守着他,就像我愿意追随你,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和你在一起,得到你的回应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

    傅晏止望着她,那园子里桂花香甜的腻人,却比不上眼前这个人甜,“是吗?”

    “是啊。”关静好仰头瞧他,心中酸酸楚楚,“你都忘了,我曾经向你说明过,我一直在努力配得上你,追随你……我为你学写字,我也能保护你,我也……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点点回应。”

    傅晏止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满是绿叶的果园里,她也是这么抱着他,哭着与他说:“傅晏止……我努力配得上你,努力追随你,我豁出命,没有矜持的去靠近你,希望你能垂怜……可我也是个姑娘,虽然我身世不堪,但我也……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点点回应。”

    那样的画面像是刻在脑海里,被风吹开尘封着的灰尘就浮现了出来。

    他伸手抱住了她,有些困惑的蹙眉道:“你是不是曾经写过一句诗?山有木兮木有枝?”

    关静好愣了一下,惊喜万分的忙问他:“你想起来了吗?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他回了一句。

    “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关静好急切的问他。

    他低头摸了摸关静好的脸,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她的嘴唇,“想起我曾经回过你一句……心悦卿兮卿不知。”

    关静好伸手就抱紧了他的脖子,在这一刻特别特别的想落泪。

    =====================

    那菊园里,傅晏回耐心的在给宁安剔骨头上的肉,她嘴太刁了,不吃肥肉,只吃骨头上这么一点瘦肉。

    宁安抚摸着怀里的小兔子时不时的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却又没鼓好勇气,不知该如何开这个头,见他又拿了一块点心吃,才开口道:“真的好吃吗?会不会太甜了?”

    傅晏回点了点头笑着道:“不会,我爱吃甜食。”他将剔好的肉推到她面前,“没有肥肉,吃吧。”

    宁安瞧着那一小碟瘦肉,顿了一下终于抬头看着他问道:“傅大哥也喜欢我对不对?”

    傅晏回被她问的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难道不是吗?”宁安又问道:“难道,傅大哥还在喜欢静……”

    “怎么会?”傅晏回打断了她,他曾经是对静好动过心,只是后来发现他并不适合静好,况且静好如今已经嫁给了晏止,他怎么还会喜欢?

    “公主别误会了,我早已不喜欢了。”傅晏回道。

    “那我呢?”宁安紧张的手指发凉,“这么久以来你就没有对我动过心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傅晏回抬头看住了她,她紧皱着眉在等着他回应,这么久以来她为自己做的那些……他又怎么会没有动过心呢?

    只是……

    “我不适合公主。”傅晏回道:“公主该知道我久病缠身,无官无职,日后这傅家也是要交给二弟或是三弟四弟的,我……”

    “你以为我堂堂公主会稀罕那些东西吗?”宁安打断了他,一开口眼眶就红了,“这天下的荣华富贵我享用的多了去了,什么侯位什么官职,你觉得我还会放在眼里?我喜欢的,放在心里眼里的只有傅大哥这个人而已。”她喉头有些发哽,抱着小兔子的手指都打哆嗦,心里酸的要命,“你可以说你不喜欢我,也可以说你喜欢上了别人,但你用这么理由来搪塞拒绝我……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她眼眶就红了,“除了你不喜欢我,我不接受别的拒绝。”

    傅晏回望着她的眼泪喉头里发涩,他是真的不想看她流眼泪,“宁安,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活多久……”

    宁安扑身就埋在了他的怀里,伸手抱住了他哽出声音道:“傅大哥一定会长命百岁,你不要老是说自己活不久……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要老是咒自己……”她听了难过。

    傅晏回被她哭的心碎,伸手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肩膀上,狠下心道:“可这是实话宁安,我或许宿疾缠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离开你了。”

    宁安哭的更狠了,她不敢想傅晏回若是死了她会有多难过,她才不要傅晏回离开她,她仰起头来望着傅晏回哭着求他,“傅大哥你娶我好不好?你让我嫁给你,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就算……就算治不好我就为你守寡。”人的命这么脆弱,脆弱的好像明天就会离开,“我不想再等了,我好怕……怕我还没嫁给你,你就……再也不能娶我了……”

    她哭的一脸鼻涕一脸眼泪的,将傅晏回哭的哭笑不得,好像他明日就要死了一样。

    “我回宫就去求父皇,求母后,不然就求皇奶奶,反正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嫁给你,我就一辈子不嫁,父皇那么疼我,他肯定会同意的。”宁安哭的脑子发懵,抱紧了他求他道:“他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嫁等着二哥做皇帝,二哥肯定会同意……”

    傅晏回被她口无遮拦的吓的忙捂住她的嘴无奈笑道:“不可乱说,这样话怎么能随意乱说?”

    宁安满脸是眼泪的看着他,呜呜道:“那你就答应我……就算你不答应我,我要是强求父皇赐婚,你还能抗旨不成?”她可不是讲理的公主,若非太喜欢傅晏回,不想让他难做,她早就强行嫁给他了。

    傅晏回被她这样一番的哭,闹的心肠硬不起来,叹了口气在她耳侧低声道:“你能不能再等等我?如今还不是时机,等到济王成为太子坐稳了,三弟回京述职之后,我再向圣上求娶你,那个时候我好有把握。”

    宁安愣了住,呆愣愣的望着他在他的手掌下哽咽的道:“你……你会向父皇求娶我?”

    傅晏回无奈的叹气笑道:“你太心急了,示爱求娶这种事本该等我来……你啊……”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宁安脑子的懵的,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又问道:“你说你愿意娶我?你已经打算了娶我吗?”

    傅晏回险些被她扑倒了,托住她低声道:“我想等你再长大一些,你如今还小,没体会过情爱,或许过些日子就不喜欢我这个老人家了……”

    “怎会!傅大哥一点也不老!这个世上我最喜欢傅大哥!我可以发誓!”宁安忙将手举起来要发誓。

    傅晏止拉下她的手苦笑道:“不许随便发誓,举头三尺有神明。”

    “傅大哥你真会娶我吗?”宁安不放心,“那你发个誓,说你不娶我就天打雷劈。”

    傅晏止哭笑不得,却举起手来道:“我发誓……”

    宁安忙又拉下来,“算了算了,不要乱发誓,万一灵验了可不好。”她望着傅晏回又傻傻的靠近他怀里,不敢相信的道:“你居然真的愿意娶我了……这是梦吗?”

    傅晏回笑着抱住了她,“不是梦。”

    ==========================

    那一年初雪之后没多久,济王被封为太子,傅三公子回京述职,没过多久傅晏回进宫求娶宁安公主,向圣上承诺此世绝不入朝为官。

    圣上在三日之后将宁安公主赐婚于傅晏回,他心中另有一番盘算,朝中正是用人之际,傅家是很好的助手,却不能做大,傅晏回此番一诺,倒能成为捏在他手里的软肋,傅家的软肋。

    第二年开春,傅卿卿产下一子,没过多久,宁安公主嫁进了傅家……

    傅晏回在迎娶宁安公主那一日想,他这本“书”发展到今时今日,会已怎样的结局完结?

    或许这才是他正确的走向,正确的“女主人翁”,旧的故事在此完结,他的新故事从此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到此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正版支持,一直以来的陪伴,特别特别感谢,我们这篇结束,下篇文继续见。爱你们!么一口!

    感谢:小哈欠2006扔了1个火箭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