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结局)一生一世的爱

作者:影落月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晨风为何都凌乱了?瞧--

    蓝衣男子的话一入耳,后面的听客与左面的听客,当即灿笑满面,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

    “兄弟,待会儿去我家吃饭吧?”

    “不不不,稍后我请您下馆子吃饭!”

    “小弟是开酒楼的,一会儿都去小弟的酒楼吃饭,想吃什么尽管点,小弟请客!”

    蓝衣男子的话一入耳,前面的听客与右面的听客,也立刻勾肩搭背,尽显友爱。

    “兄弟,我来南朝进货的,明日一早便要返回西朝,您若是有空,一会儿去我下榻的客栈,我进了不少上等布料,很想送您几匹!”

    “大哥,送布料就免了,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对咯,小弟也是来南朝进货的,昨日刚进了不少百年美酒,稍后随小弟去喝几坛如何?”

    “美酒配佳器,酒醇味更香。兄弟我一向爱好收藏上等酒器,身上如今便带着好几种酒器呢,你俩一会儿若准备喝酒,小弟便将珍藏多年的酒器奉献了!”

    --咳咳咳,这一回……

    为了不让心中所敬之人失望,对所敬之人膜拜到疯狂的听客们,是真的化干戈为玉帛,化戾气为祥和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儿,庆幸自己没酿成血战之后,黑脸老者与黄脸老者手拉着手,悄无声息的撤离了茶楼。

    与此同时,茶楼不起眼的角落处,丢下茶钱的橙衣男子,与绿衣男子、蓝衣男子也悄然走出了茶楼。

    “对咯,两位说书的老大哥,待会儿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后面的听客与左面的听客,异口同声的说完,双眸望向了说书处,却发现那儿只剩下一张红桌,一长方形的红木。

    “对咯,三位品茶的兄弟,稍后与我们一起把酒言欢吧?”

    前面的听客与右面的听客,热情笑唤道的同时,双眸也望向了茶楼角落处,结果也发现人去茶杯空。

    “来来来,我们继续饮茶,饮完了茶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去把酒,不醉不归!”

    对于五人的悄然离去,众听客并没有太过惊讶,他们将茶桌拉近,围坐在一起,奏响起了欢快的笑音。

    这一回,他们不再赞美自己心中所敬之人,而是赞美起了对方心中所敬之人。

    “你们的笑皇太聪明了,听说去年水患,眼看东朝百姓即将遭殃,笑皇妙计一出,水患立刻便解决了!”

    “你们的睡帝更聪明,听说……”

    “你们的怒皇最聪明,听说……”

    “不不不,还是你们的冰帝聪明绝顶,听说……”

    茶楼听客们的口中,赞美的笑皇、睡帝、怒皇与冰帝,究竟是谁呢?他们便是:轩辕笑、轩辕睡儿、上官怒、上官冰儿。

    上官凝月与轩辕焰的爱子爱女,为何会成了龙耀东朝笑皇,龙耀南朝睡帝,龙耀西朝怒皇,龙耀北朝冰帝呢?

    因为,受到了天机老人的熏陶,萧寒和夜逸风二人忽然觉得,整日费神伤脑的管理封地,实在令人生虚度。

    经常的四处游逛,赏一赏花鸟,逗一逗鱼虾,望日吟一吟诗,对月抚一抚琴,这样的人生才充满趣味、精彩十足。

    于是,两年前,萧寒和夜逸风交出了封地,只留侯位。

    而,就在萧寒和夜逸风二人,执意交出封地一个月之后,龙耀皇朝西侯国传来消息:西辰侯司徒宇得了不治之症,幼年夭折。

    这一下子,神帝轩辕焰头大了。

    仅仅管理一个龙耀皇朝,便占据了不少他与爱妻上官凝月,携手赏花赏草赏日出,朝夕相处耳鬓厮磨的幸福时光。

    若再加上另外三国,被繁重政务缠身的他,岂非更没时间与爱妻缠绵了?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轩辕焰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娘”!

    为了与爱妻时刻的缠绵,神帝轩辕焰“豁”出去了,反正四个宝宝乃天才中的天才,强者中的强者,干脆将四国政务丢给宝宝们得了。

    宝宝们倒也爽快,管理政务没问题。

    但,宝宝们不爽快的是,他们都想管理龙耀皇朝,不愿意离爹娘远远的,跑去管理龙耀皇朝南侯国、龙耀皇朝西侯国、龙耀皇朝北侯国。

    怎么办呢?抓阄呗!

    运气好,抓到龙耀皇朝的,便管理龙耀皇朝;运气背,抓到其他三国的,就只能叹气认命!

    结果,大宝宝便是命运的宠儿,他抓到了龙耀皇朝。

    另外的三个宝宝,只能恨恨的瞪一瞪天,跑去管理龙耀皇朝南侯国、龙耀皇朝西侯国、龙耀皇朝北侯国了。

    也因此,龙耀皇朝改成了龙耀东朝,大宝宝为笑皇。

    龙耀皇朝南侯国改成了龙耀南朝,二宝宝为睡帝;龙耀皇朝西侯国改成了龙耀西朝,三宝宝为怒皇;龙耀皇朝北侯国改成了龙耀北朝,小宝宝为冰帝。

    茶楼的隔壁,一条僻静的小巷子中--

    左掌心朝着脸间一抹,一张易容薄皮化为了灰烬,先前说书的黑脸老者,变成了慈眉善目的南宫傲日。

    “天狂大哥,这都怪你,非要拉人家来茶楼说书,说什么为宝宝们歌功颂德,令宝宝们流芳万世?您听一听……”

    一拳轻捶向黄脸老者的胳膊,又指了一指赞声如潮的茶楼墙壁,南宫傲日发起了牢骚:“宝宝们需要我俩歌功颂德呢?幸亏没引起恶战,要不然,我俩必会被宝宝们罚跪搓衣板!”

    指尖朝着脸间一触,一张易容薄皮化为了灰烬,先前说书的黄脸老者,变成了鹤发童颜的天机老人。

    “傲日老弟,你居然怪我,我还没有怪你呢!歌功颂德固然是我提出的,可你呢……”

    对于南宫傲日的牢骚,天机老人吹胡子瞪眼睛的回道:“非但未劝阻,举双手双脚的赞成,更怕我说的不够精彩,拉着我反复排练了一百回!”

    褪去脸间易容薄皮的橙衣男子,也就是轩辕璃,翻着大白眼道:“行了行了,你俩就别互相埋怨了,我们得赶去东朝了!”

    手指一扯,揭下脸间易容薄皮的蓝衣男子为萧寒;手指一扯,揭下脸间易容薄皮的绿衣男子为夜逸风。

    易容薄皮摘除的同时,萧寒和夜逸风齐声问道:“睡儿、怒儿、冰儿那边都联络了么?他们何时抵达东朝?”

    将天机老人吹翘的白胡子抚平,南宫傲日回道:“都联络了,笑儿一个月前已放出信鸽,睡儿、怒儿与冰儿应该已收到信鸽,估计会和我们同时抵达东朝!”

    听到南宫傲日的回话,萧寒和夜逸风道:“那我们便抓紧时间出发吧,不然帅老头又要带着我们东逛西晃了!”

    两手叉腰,天机老人一脸的“冤枉”表情:“你俩的玩性如今已远超老头,到底谁带谁东逛西晃啊?”

    双臂一抱,萧寒与夜逸风歪头问道:“请问……前日拉着我们滚遍草地,逮蚂蚱逮了一个多时辰的人,是谁呢?”

    脑袋一仰,天机老人毫不示弱的反问道:“请问……昨日拉着我们下河,捉虾捉了两个多时辰的人,那又是谁呢?”

    南宫傲日和轩辕璃二人,眼神一个风中凌乱的对望之后,扯嗓吼道:“喂,你们三个人究竟走不走啊?”

    “走走走!”

    嗖嗖嗖的几声微响,随着五人的瞬间消失,小巷子内没有了斗嘴声,留下的只有隔壁茶楼内,你一言我一语的歌颂声。

    被歌颂者,如今正在做什么呢?

    龙耀南朝,议政殿之内--

    明明是上朝的时辰,可议政殿内却寂静无声,寂静无声也就罢了,呈现的竟还是一副令人啼笑皆非的画面儿。

    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睡着绝不醒着的轩辕睡儿,正怀搂着小金貂球球,躺在铺垫绒毯的金色龙椅间酣然入梦呢。

    一国之帝睡着,一国之帝的宠物小金貂球球睡着。

    一国之帝的大臣们,盘膝落座在议政殿两侧的地面间,脑袋低低的耷拉,居然也在睡着,这这这……

    没有办法,由于睡帝的英明管理,龙耀南朝境内如今一切祥和,实在无本可奏,可又很想见睡帝。

    因此,大臣们虽无本可奏,却也每日准时的上朝。

    然后,他们便看着睡帝的甜美睡相,看着看着,他们感觉睡觉的滋味太美妙了,于是他们也受到了感染,便一起变成了睡臣,陪着睡帝一起睡睡睡。

    非但大臣们睡着,议政殿外的长廊间--

    心知有睡帝在,绝无危险可言的禁卫军们,亦列成一排排的怀抱长矛,你脑袋靠我左肩头,我脑袋枕他左肩头,共同会见周公呢。

    或许,龙耀南朝改成龙耀睡朝,会更符合皇宫的气氛儿。

    一只白鸽飞来,落在了禁卫军首领的头上。

    眸子惺忪的睁开,手指捏住白鸽的双翅,取出绿色竹筒内的纸条,将黑字映入眼帘之后,禁卫军首领放飞了白鸽。

    --笑皇传来的消息,让睡帝去一趟东朝?

    睡帝入梦的太甜美了,他可不忍心打扰,否则会有罪孽感的。反正,笑皇纸条间传来的消息,并非十万火急的危事,还是等睡帝醒了再禀报吧!

    歪头,略微思考了一下。

    禁卫军首领将纸条揣入了袖筒内,脑袋继续枕向身侧禁卫军属下的左肩头,怀抱着银灰色的长矛,重新进入了梦乡……

    龙耀西朝,议政殿之内--

    丞相弯腰,恭敬的语道:“怒皇,青雀镇老百姓向来贫困,无钱造路,他们用的一直都是土路。一旦连逢雨天,青雀镇老百姓都得遭泥泞之苦,理应修之!”

    上官怒的小手一挥,口中给予圣令:“调动一千精兵,五日之内,将青雀镇的所有土路修成青石路!”

    但,上官怒的眸子,却瞅望向议政殿之外,一颗歪了脖子的树呢。

    呀,他往日怎没发现,那儿居然藏着一棵歪脖子大树?不行,这棵大树实在太丑了,他得赶紧修一修!

    工部尚书弯腰,敬声的禀奏道:“怒皇,白马镇……”

    工部尚书还没有禀完,上官怒开口道:“凡利于老百姓之事,无须上禀,直接去办!”

    这一下,应该可以退朝,扛剪修树去了吧?

    大臣们无事启奏了,议政殿外却传来了洪亮的声音:“报--”

    一名精兵入殿,双手捧白鸽,单膝跪地的道:“怒皇,东朝笑皇有信鸽到来!”

    上官怒手腕一扬,白鸽入掌。

    掏出信鸽竹筒内一细长的纸条,澈眸略微的一扫,晨风忽然狂卷议政殿,上官怒消失在了金色龙椅间。

    议政殿之外,远方,传来了上官怒的声音:“朕去东朝了,朕返国之前,西朝政务一律由丞相代理。另外……”

    “议论殿对面,依风亭的左后方,有一棵歪脖子的大树,众臣赶紧寻剪子修一修,它实在太丑了!”

    众臣转身,对着议政殿大门外,上官怒传来声音的方向,腰恭敬十足的一弯,齐声回道:“是,陛下!”

    但,众臣的额头间,则一滴冷汗滑落。

    皇宫内,又多了一颗光秃秃的大树。

    可怜的大树,怨天怨地怨自己,就是别怨我怒皇,谁叫太“丑”的你,偏偏碰上了我审美眼光与众不同的怒皇呢?

    龙耀北朝,御花园的某一处--

    白色栅栏围成田字形,田字形栅栏外,湖石堆砌的假山巧夺天工,犹如一只雄狮仰头威哮,令人叹为观止。

    田字形栅栏内,姹紫嫣红的鲜花,营造出的是一副艳美景色。

    花虽艳美,却含剧毒。

    花香无毒,花瓣有毒,除非事先服下解药,否则只要轻轻的一触花瓣,任凭你内功再登峰造极,亦无法成功逼毒,整个人将一瞬间化为血水。

    因此,御花园的田字形栅栏内,便成了除毒花的主人之外,再无人敢踏入的禁地。

    毒花的主人是谁呢?她,便是龙耀北朝之帝,容颜虽清丽绝俗、美若天仙,气质却清冷到了冻人心的上官冰儿。

    此时此刻,田字形栅栏之内--

    上官冰儿正迎风而立,身子微微的弯曲,给其中一朵海棠花施特殊肥料,一种令海棠花更毒的毒粉肥料。

    一名中年男子穿过了鹅卵石子路,绕过了雄狮威哮形假山,出现在了田字形栅栏外,大约三米远的位置上。

    腰恭敬的一弯,此名中年男子,也就是北朝的丞相,低声唤道:“圣上?”

    “等!”

    听到低唤,上官冰儿未循音望过去,粉唇间只是吐出了一个冷冷的字,给另外一朵海棠花施起了特殊肥料。

    冰帝的惜字如金、冷若冰霜,北朝大臣早就习以为常了。

    所以,听到了一个冷冷的“等”字,丞相立刻腰杆儿挺的笔直、双臂下垂,毕恭毕敬的耐心默等着。

    待到给所有的海棠花,施完了特殊肥料,上官冰儿这才抬头,冷眸望向了丞相,粉唇吐出了一个字:“说”

    “临州府忽现如雨蝗虫,大有成灾之象。”

    丞相再一次弯腰,恭敬的禀道:“蝗虫一旦成灾,整个临州府必将颗粒无收,臣请圣上示下,该如何解决蝗虫险灾?”

    北朝若无冰帝,大臣除灾之法必是网捕蝗虫,集中焚毁。虽然网捕蝗虫,根本无法将所有蝗虫灭绝,却是大臣惟一可想之法。

    但,如今不一样了,北朝有冰帝。

    冰帝思人所未思,能人所不能,只要有冰帝在,别说区区蝗虫之灾了,即便天塌下来,大臣们亦能处之泰然。

    在他们的心目中,冰帝就是无所不能的神,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会难倒他们无所不能的神。

    白皙手腕一翻,上官冰儿的掌心间,多了一黑色瓷瓶。

    “接!”

    一个冷冷的字落下,上官冰儿的指尖轻轻一弹,黑色的瓷瓶卷晨风而去,缓缓飞向了丞相所处的位置。

    丞相双掌合拢,接住了缓落的黑色瓷瓶。

    将黑色瓷瓶小心翼翼的揣入怀中,丞相这才问道:“请圣上明示,如何利用黑瓷瓶,化解临州府的蝗虫之灾?”

    上官冰儿的衣袖浅浅一挥,丞相脚下卷起一阵狂风,狂风褪去,丞相脚下的地面间,多了两行泥字。

    第一行泥字:瓶内有药粉,启开黑瓷瓶盖,放于临州府任何一处,药粉淡香将弥漫千里,千里之内蝗虫必死!

    第二行泥字:尽管放心,此弥漫千里的药粉淡香,只会灭绝蝗虫,对人体无一丝的侵害!

    瞅见第二行泥字,嘴角微微一抽的丞相,很想提升心中的膜拜敬意,却发现心中膜拜敬意早已到达了极限。

    --此药粉的淡香,是否对人体有害?若有害,该如何提醒老百姓们预防?这,是他看完第一行泥字,准备问出口的疑惑。

    结果,冰帝居然已洞悉他会问,直接用第二行泥字回答了他?

    他敬爱无比的冰帝,果然是无所不能的神,谁敢说冰帝不是神,他就把谁的脑袋狠拧下来当臭球踢!

    膜拜敬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弥漫心田的丞相,从袖筒中掏取出了一张折叠信纸,双手恭捧信纸的低唤道:“圣上?”

    已给海棠花施完特殊肥料,正浅浅垂首,对着芍药花施特殊肥料的上官冰儿,听到丞相又一次低唤,冷眸微眯的望向了丞相。

    这微眯的冷眸,意思很明显了:有什么政务最好一次性说完,若破坏她培育毒花的兴致,她不介意改换人血为肥料。

    恭捧信纸的双手往前一伸,丞相赶紧道:“这一张信纸,乃东朝笑皇飞鸽送来的,臣未敢私阅,还请圣上亲览!”

    上官冰儿掌心隔风,朝着折叠信纸一吸,信纸急速的飞起。

    信纸飞离双手的一瞬间,知道除政务之外,冰帝喜欢独处的丞相,当即一个深弯腰,带着满满敬意告退了。

    取过信纸的上官冰儿,摊平折叠的信纸,将纸间黑字收入了眼帘。

    手指轻轻的一捏,信纸化为灰烬,上官冰儿继续垂首施肥,准备“喂饱”所有毒花之后,再去往龙耀东朝……

    一个月之后--

    夕阳西移,浩瀚无垠的苍穹,被绚丽晚霞妆染的艳色夺目,如诗如画。

    龙耀东朝御花园之内,香气随风弥漫的花海间,容颜比花美的轩辕笑,正姿势极不文雅的蹲在地面间。

    姿势虽极不文雅,却丝毫不减轩辕笑那浑然天成,令人心醉神迷的高贵气质。

    轩辕笑为何蹲在地上?他正在喂鸡!

    轩辕笑的手中,拿着一椭圆形木筒,木筒内装满了金灿灿稻谷; 轩辕笑的前方,则是围成一团的大公鸡、小母鸡。

    手腕一扬,稻谷一洒。

    啄食的大公鸡、小母鸡,鸡脑袋当即一点一点一点,观赏大公鸡和小母鸡啄食的轩辕笑,脑袋亦随之一点一点一点。

    轩辕笑喂养的鸡,就是与众不同,瞧--

    嗖嗖嗖,五道身影宛若流星般一闪,瞬间立在了轩辕笑身后。可,围成一团的大公鸡与小母鸡,居然没有一只被吓跑,依然欢快的点头啄食。

    轩辕笑的身后,并肩而站的五个人,分别为:南宫傲日、天机老人、轩辕璃、萧寒以及夜逸风。

    南宫傲日五人刚入皇宫,禁卫军们便告知,笑皇正在御花园内喂鸡呢,因此他们便直奔御花园而来了。

    嘴角微微的一抽,天机老人白眼猛翻:“咳,我说宝贝大徒孙啊,如此特殊的日子,你居然还醉心喂鸡?”

    往昔,宝贝大徒孙日也喂鸡,夜也喂鸡,将一只只瘦如干柴的鸡,几乎喂成了圆球也就罢了。可,今日非同往昔,大徒孙不应该还醉心喂鸡的啊?

    “这也不能怨我啊!今日,我的确准备割除癖好,暂停一天喂鸡的。但……”

    又是一把稻谷洒下,轩辕笑站起了身。

    掉转头,虽一脸无辜的表情,眸内却依然笑意十足,轩辕笑道:“谁叫爹爹和娘亲失踪了呢?我只能跑来喂鸡!”

    轩辕笑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怒怒的吼叫声,从高空飘传下来:“啥?爹爹和娘亲失踪了?什么情况?”

    嗖的一声响,血鹫之王从天降落。

    怀搂小金貂的二宝宝轩辕睡儿、三宝宝上官怒、小宝宝上官冰儿跳下了鹫背,与大宝宝轩辕笑隔鸡而站。

    轩辕睡儿与上官怒,本是独自返回龙耀东朝的。

    但,刚踏入龙耀东朝的境内,他们便看见了高空中,乘鹫飞行的上官冰儿,这不,便一起乘鹫出现了!

    小手倏地一叉腰,三宝宝不爽的吼问道:“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爹爹和娘亲为何失踪了?你该不会故意将爹爹和娘亲藏起来,想耍我们玩吧?”

    今天,乃亲亲娘二十岁生日。

    所以,大哥便给他们送信纸,通知他们同一时间出现,然后一起出谋划策,以便夜幕降临之际,宫内盛摆寿宴时,给亲亲娘一个大大的惊喜。

    结果,他们刚抵达皇宫,大哥居然告诉他们,爹爹和娘亲失踪了?

    “三弟,别吼大哥,大哥很冤枉的!”

    大宝宝不认识窦娥,否则的话,他一定仰头望天,大喊一声:窦娥啊窦娥,你可知道,我比你还要冤!

    再次洒下一把稻谷,轩辕笑替自己洗刷藏爹娘的罪名。

    “今日一大清早,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儿,便去找爹爹和娘亲。结果呢,爹爹和娘亲并不在自己的寝宫内,然后,我找遍了整个皇宫,就连所有的宫厕与宫檐都找了,也没有发现爹爹和娘亲的踪迹!”

    听完大宝宝的话,夜逸风俊眉微拧,问道:“笑儿,他们是否去了你外公的将军府?或者去了你无痕叔叔的雪影阁?”

    “如果去了外公的将军府,或者去了无痕叔叔的雪影阁,那么……”

    大宝宝耸了一耸肩,回道:“晌午抵达皇宫的外公和无痕叔叔,第一句话又怎么会是,笑儿啊,你娘亲在哪个宫呢,我们先把礼物送了!”

    “这可真是奇了怪,以月儿和焰的本领,绝不可能会被人掳走。可,若不是被人掳走,今天月儿生日,照理说……”

    南宫傲日抬指挠头,一脸的迷雾:“我们都会进宫贺寿,月儿和焰不应该玩失踪,故意对我们避而不见的啊?”

    南宫傲日的话音刚落,御花园外,传来了无痕的柔笑声音:“月儿和焰两口子,并非对我们避而不见,而是对众大臣避而不见!”

    柔笑音落--

    原本与上官浩偏殿品饮香茗,却得知大伙都已抵达东朝的无痕,和上官浩进入了御花园,与南宫傲日等人隔鸡而立。

    眨了一眨眸子,轩辕璃歪头问道:“无痕此话何解?”

    无痕笑了一笑,启唇道:“还记得么?月儿和焰成亲那一日,为了避开繁文缛节,并未在如今的西朝皇宫内举行婚礼,而是在无名山庄举行的婚礼!”

    “也就是说……”

    经无痕这么一提醒,轩辕璃明白了,嘴角猛抽的道:“月儿寿宴若在东朝皇宫操办,到时候繁文缛节必定免不了,为了避开繁文缛节,避开众大臣接二连三的敬酒,月儿和焰便另择地方庆寿了?”

    无痕点了一点头,肯定的回道:“没错!”

    兴高采烈的来祝寿,结果寿星却携着夫君玩起失踪,夜逸风不禁花中凌乱了。

    两眼一翻,夜逸风没好气的道:“另外择地庆寿,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这两口子天天腻在一起还不够么?就连今天这特殊日子,也要过二人世界,不想被我们打扰?”

    “月儿和焰没留下信息,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一定会猜到他们将在何处庆寿,且以何种方式庆寿,而……”

    抬指,夹住风中一片旋转花瓣,贴到鼻边嗅闻了一闻,无痕秀雅一笑:“我一旦猜到了,自然便会带你们去!”

    无痕话音落下,除了四个宝宝与上官浩之外,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他们会在何处庆寿?以何种方式庆寿?”

    弹飞指间花瓣,秀唇笑勾的无痕,溢出了八个字:“地点,树林!方式,回忆!”

    无痕的回答,令众人一脸糊涂问号,完全云里雾里寻摸不着丝毫头绪:“地点,树林?方式,回忆?”

    笑瞅了一眼继续蹲下,洒谷喂鸡的大宝宝,无痕道:“待到我们用完晚膳,去了树林,你们心中的迷雾便会尽消!”

    眼角微抽的萧寒,则瞅了一眼搂着小金貂球球,趴在血鹫之王的宽背间,已进入梦乡的二宝宝,开口问道:“无痕,为何非得用完晚膳,才去树林呢?”

    “因为……”

    拉长话音的无痕,先扫了一扫左侧,垂首把玩毒药丸的小宝宝。

    又扫了一扫右侧,绕着几颗柳树转圈儿的三宝宝,这才回道:“月儿和焰此刻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晚上,一定会去沧灵湖旁的树林。”

    无痕的话音刚落,轩辕璃的脑海中,隐约闪过一些片段:“沧灵湖旁的树林?等一下……”

    --沧灵湖旁的树林?

    为何会如此的熟悉呢?他,似乎、好象、应该听谁提及过,究竟听谁提及过呢?对咯,向他提及过的人,不就是焰?

    倏地一拍脑门,轩辕璃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月儿和焰两口子,至所以会选择沧灵湖旁的树林庆寿,是因为那儿是他们的结缘地!”

    众人再一次满脸糊涂问号,完全云里雾里寻摸不着丝毫头绪,齐声的问道:“结缘地?什么结缘地?”

    双臂一个交叉,轩辕璃倒卖起了关子:“嘿嘿,这个嘛……说来话长!”

    齐送了轩辕璃一抹怒瞪眼神,被好奇揪住心的众人,立刻异口同声的吼道:“那你就长话短说!”

    “长话短说就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个时辰,月儿曾被轩辕麒掳劫,带到了沧灵湖旁的树林内,就在轩辕麒要将月儿五马分尸之时,焰现身救了月儿。”

    担心再卖关子,会被众人活撕的轩辕璃,嘴角连抽死抽的道:“也就是那一次,焰慧眼识美玉,

    发现了月儿的与众不同,便有了娶月儿的冲动。后来,焰娶月儿的冲动,转成了对月儿一生一世的爱!”

    两手一摊,肩头一耸,轩辕璃戏谑的道:“好了,我长话短说完了,你们也别瞪我了,小心眼珠子瞪掉出来!”

    轩辕璃虽然是长话短说,可在场的一众人,又有哪一个是蠢笨如猪之辈呢?他们皆明白的一清二楚了!

    --原来如此!

    龙耀东朝,沧灵湖旁的树林,可谓是月儿和焰夫妻俩,一生一世幸福的发芽地,所以……

    月儿和焰夫妻俩,才决定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去他们的结缘地沧灵湖树林,以最初相识相知的

    回忆庆寿!

    “有一点老头不明白……”

    天机老人抓耳,问道:“无痕小子,你为何会猜到月儿和焰,要去结缘地沧灵湖树林庆寿,以回忆的方式庆寿呢?”

    “因为,得知月儿和焰不见了,我便问了大宝宝,月儿和焰失踪之前,是否有过古怪的举动,大宝宝告诉我,失踪的前一天,月儿和焰曾闭门研制过一张易容皮。一张皮肤黝黑,满脸都是雀斑,五官极为扭曲的丑丫头易容皮!”

    无痕笑了一笑,继续回道:“这一张丑丫头易容皮,大家应该很熟悉吧?正是月儿真容现世之前,用来示人的一张陋颜。月儿和焰两个人,为何要重造丑丫头易容皮呢?”

    “最初,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中。后来,我忽然想到,往昔与月儿和焰聊天时,他们对我提及过

    过沧灵湖树林的相识。”

    “焰曾笑着对我说:幸亏那一夜,轩辕麒掳劫了月儿,方令他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了一生最爱的女人!月儿也笑着对我说:若没有那一夜的掳劫,他们岂非错失了一生的最爱,想一想真后怕啊!”

    听完无痕的笑述,天机老人道:“于是,无痕小子认真的一想,便立刻猜到月儿和焰,今夜一定会去沧灵湖树林,以回忆的方式浪漫庆寿!”

    “也就是说,其实月儿和焰,研制丑丫头易容皮的一幕,是故意让大宝宝看见的。因为,他们对你很了解,他们清楚的知道,一旦得知他们失踪,你一定会问大宝宝,他们两个人失踪之前,是否有过古怪的举动?而……”

    听完无痕的笑述,萧寒则双臂交叉的道:“月儿和焰更相信一点,既然你是他们的知己,就一定能够猜到他们的心思。”

    “所以,他们便先玩失踪,白日里找个地方过二人世界。到了晚上,再由你将我们带到沧灵湖树林,一起分享他们的浪漫庆寿!”

    萧寒的话音落下,无痕点了一点头,秀唇雅然一勾的笑回道:“正是如此!”

    仰头,瞅了一瞅天色,轩辕璃道:“从皇宫到沧灵湖树林,还有好远的一段路程呢。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恐怕得早点用晚膳,否则若去迟了沧灵湖树林,月儿和焰都已经庆寿结束了!”

    轩辕璃这方刚说完,不愿错过庆寿的天机老人,当即开口道:“那还等什么呢?现在就去用晚膳!”

    天机老人的提议,众人一致同意:“赞成!”

    语毕--

    众人一起迈步,为了及时抵达沧灵湖树林,都不准备入殿用膳了,直奔御膳房,御厨弄好一盘菜,他们便吃一盘菜。

    垂首把玩毒药丸的小宝宝,睡了一小会便醒的二宝宝,绕柳树转圈的三宝宝,皆跟上众人步伐去往了御膳房。

    但,有一个人没走,此人便是大宝宝。

    大宝宝为何没走呢,他居然还在喂鸡?大宝宝这么不停的喂啊喂,这一群鸡竟没被撑死,它们也算神鸡了!

    “大哥,你若还不走,赖在御花园内喂鸡,我就把你的鸡全烤吃了!”

    直到前方,头也不回的三宝宝,撂下了一句狠话,大宝宝这才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暂时

    告别了自己爱极的一群肥鸡……

    夜色悄然降临--

    浩瀚无垠的苍穹,被一轮皎洁的明月,无数颗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星星,美缀的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晚风柔拂,绿叶浅歌的沧灵湖树林,嗖嗖嗖飞入了十一道身影。

    在上官浩的引领下,众人抵达了沧灵湖树林的某一处。这一处,正是多年之前,轩辕麒掳劫上官凝月,欲置上官凝月于死地的位置。

    原以为,上官凝月夫妻俩的回忆庆寿,应该是遮上面具与易容皮,接着后背互贴、十指相扣,一起仰望如画星空,互述着多年前的一幕幕场景。

    然而,眼前的一幅画面,却令列成一横排的人,从头一直抽到了脚,就连一向冷若冰霜的小宝宝,嘴角也忍不住微抽了一下。

    到底是怎样的一幅画面,竟导致众人集体的风中凌乱,从头抽到了脚呢?

    众人的前方,绿叶飘落的地面上--

    睡躺着一个皮肤黝黑,满脸都是雀斑儿,五官极为扭曲的丑丫头。

    丑丫头的身侧,站着两名蒙面的黑衣杀手,两名蒙面黑衣杀手的掌间,各握着一把锋利无比的砍刀。

    两名黑衣杀手的对面,一名身袭银色锦衣,容貌隐在金色面具内的男子,后背正慵懒斜靠在一棵大树的粗壮树干间。

    就在黑衣杀手的胳膊一扬,欲将冰冷的刀尖儿,刺入丑丫头心口内的一瞬间。

    脸遮金色面具的男子,左手食指轻轻的一弹,两枚小石头子极速飞出,击落了黑衣杀手的锋利砍刀。

    双眸冷冷的一眯,两名黑衣杀手厉声的道:“阁下是什么人?跑来沧灵湖树林多管闲事,莫非想寻死?”

    面具男子摇了一摇头,声音魅笑缱绻的回道:“并非多管闲事,也不是寻死,而是寻人!”

    黑衣杀手眸露狠芒,声阴调缓的道:“这儿没你要寻的人,只有一个丑丫头,一个我们奉主子宣王之令,欲碎尸万段的丑丫头!”

    面具男子的后背,脱离了粗壮树干,飞身到黑衣杀手面前,歪头语道:“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欲碎尸万段的丑丫头,正是我要寻的人呢?”

    “这样么?好吧,丑丫头还你,我们滚!”

    异口同声的说完,两边黑衣杀手真的“滚”了。

    他们身躯趴地,宛如皮球一样,顺着林地滚啊滚啊滚,一直滚到了无痕一众人的脚前,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

    手指朝着脸间的面纱一揭,两名黑衣杀手扮演者,幻影银狼和青豹,站立在了无痕的身侧,变成了抱臂赏戏者。

    毫无疑问的,金色面具男子乃轩辕焰;皮肤黝黑,满脸都是雀斑儿,五官极为扭曲的丑丫头乃上官凝月。

    缓缓蹲下,食指轻戳向上官凝月的鼻尖,轩辕焰柔声的道:“喂,丑丫头,还不起来?咱们该回家了!”

    倏地一下跳起,上官凝月双手叉腰,双眸飞冒怒火的吼道:“丑丫头?叫谁丑丫头呢?我们认识么?”

    “咳……”

    站起了身,轩辕焰嘴角抽抽的道:“月儿,你怎么临时改戏呢?先前排戏时,不是我喊你回家,你便直接跳入我怀中,让我抱你回家的么?”

    轩辕焰的话音刚落,一旁抱臂赏戏的众人,当即感觉一大群黑漆漆的乌鸦,从头顶上方“哇哇哇”叫的飞过。

    魅艳笑意弥漫玉眸,上官凝月回道:“焰,我觉得那么快结戏,一点儿都不好玩,所以便临时增戏了,你也临场发挥一下嘛!”

    刚回完,玉眸内笑意散去。

    上官凝月瞬间入戏,双手叉腰,玉眸怒火的重复先前台词:“丑丫头?叫谁丑丫头呢?我们认识么?”

    翻了一翻白眼,轩辕焰只能临场发挥。

    右手的食指,朝着上官凝月下巴一勾,轩辕焰回道:“丫头,我都是你的救命恩人了,怎还能说不认识呢?”

    手腕一扬,推开轩辕焰勾下巴的食指,上官凝月哼哼的道:“戴着冰冷面具救人,连真容都不给看,这也算认识?”

    耸了一耸肩,轩辕焰柔语:“戴着面具救你,你对我充其量也只是感激,若以真容救你,恐怕你会忍不住爱上我的!”

    已经猜到轩辕焰接下来,将会说出什么话的上官凝月,心中不禁憋笑的问道:“哦,这是为何呢?”

    “因为……”

    拉长话音的轩辕焰,指尖圈画脸间面具,回道:“这一副冰冷的面具下,是一张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的俊颜!你一旦瞧见了,必会爱上我,与我白头偕老不分离的!”

    轩辕焰的话音刚落,除了小宝宝之外,其他的三个宝宝风中凌乱了。

    --俊到了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咳咳咳,今夜儿才发现,他们的爹爹,原来好自恋哦!

    心间笑意泛滥的上官凝月,樱唇弯弯翘勾的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倘若真如你所说,你有一张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的俊颜,爱上你也无妨!”

    “丫头,记住你的话,可别反悔哦!”

    指尖朝着面具一挑,弹飞面具露出真容的轩辕焰,将脸凑到了上官凝月的眼前,问道:“仔细的瞧一瞧,是否如我所说,这是一张令你一旦看见,必会爱上我的俊颜呢?”

    “认真”的瞧了一瞧,上官凝月点头,回道:“嗯,的确如此!好吧,我承认,我爱上你了!”

    左臂将上官凝月的纤腰一拥,轩辕焰演的不亦乐乎:“丫头,既然你已爱上我,如果我愿意娶你,你可愿意嫁我?”

    脑袋朝着轩辕焰的肩头一枕,上官凝月扬高声调:“当然!”

    “好!我愿娶,你愿嫁。不如……”

    右手食指戳向了天幕,轩辕焰道:“我们即刻成亲,邀请月亮做红娘,星星当司仪,林中树木为嘉宾,一拜天、二拜地、三夫妻对拜吧?”

    轩辕焰这方刚说完,天机老人、南宫傲日、上官浩瞪起了眼。

    --他们这些长辈,分明近在眼前,居然视若无睹?

    一拜天、二拜地、三夫妻对拜,就是不拜长辈,焰是皮痒痒了,找抽么?

    轩辕焰这方刚说完,无痕一众人亦竖起了眉,捋起了袖子。

    --他们这一大群朋友在这儿,竟然当他们是死的,宁愿找林中树木做嘉宾,也不找他们做嘉宾?

    这戏没法赏了,真的没法赏了,再赏下去要气的吐血三丈远了!

    竹丝扇摇啊摇,大宝宝的粉唇中,忽然溢出了笑嘻嘻声音。

    “娘亲,你与爹爹还没有成亲呢,那大宝宝和二妹、三弟、小妹是不是该钻回你肚肚内,等你与爹爹成完亲了再出来呢?”

    脑袋抽离了轩辕焰的肩头,上官凝月嘴角一抽,玉眸看向大宝宝,回道:“笑儿,乖乖赏戏便可以了,别搅戏!”

    “赏戏多无聊,搅戏才有趣嘛!娘亲不给大宝宝搅戏,觉得赏戏很无聊的大宝宝,还是回御花园喂**得了!”

    嘴上说着,双足动着。

    眨眼之间,悠哉摇曳竹丝扇的轩辕笑,便踏踩着风中旋转的绿叶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大哥,我在你东朝御花园内,发现了几株好丑好丑的柳树,你洒稻谷喂鸡,我替你将丑树修成美树!”

    上官怒喊完,身影倏地一跃,以风驰电掣般的快速儿,尾随轩辕笑而去了。

    可想而之,东朝皇宫内的大树,将和西朝皇宫内的大树一样,遭遇三宝宝的辣剪摧枝叶,变成“很美很美”的光秃子。

    “娘亲,你和爹爹慢慢演戏,二宝宝赏戏赏累了,得回去睡香香了!”

    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的轩辕睡儿,小手拍了一拍粉唇之后,亦瞬间撤离了树林,回宫睡她的美美香觉去了。

    二宝宝轩辕睡儿撤退的一瞬间,小宝宝上官冰儿也撤退了,无须问也知道,小宝宝必定是回宫钻研毒药了。

    瞅见四个宝宝相继离开了,上官凝月眼角猛抽的望向轩辕焰,问道:“焰,咱们的戏有那么烂么?烂到了宝宝们纷纷弃赏?”

    冲着宝宝们离去的方向,微送了一抹白眼,轩辕焰迎望了爱妻,声柔调缓的道:“并非我们的戏烂,而是宝宝们不懂欣赏,别理宝宝们,咱俩继续!”

    语毕--

    轩辕焰指尖抬起,轻拂向了上官凝月的脸颊,略改台词:“丫头,既然我愿娶,你愿嫁。那么,我们即刻成亲,邀月做红娘,请星当司仪,林中树木为嘉宾,一拜天、二拜地、三夫妻对拜如何?”

    纤纤葱指上移,绕玩着轩辕焰腮边的一缕墨发,上官凝月玉眸内笑意狡黠如狐。

    “你愿即刻娶,我可不愿即刻嫁,除非你经过考验,让我知道你是情真意切的,我才会安心嫁你哦!”

    俊眉浅挑,薄唇勾勒一抹魅弧,轩辕焰道:“怎样的考验?你尽管说,我必定通过!”

    纤纤葱指松掉轩辕焰的墨发,邪笑染眸的上官凝月,身影忽然若流星般一闪,站立在了上官浩的身侧。

    左手朝着上官浩胳膊间亲密一挽,右手冲着对面的轩辕焰,来了个左右摆动的告别,上官凝月唇中溢出了五个字:“焰,明天见哦!”

    对于爱妻的举动儿,不知道该如何接词的轩辕焰,傻傻的眨了一眨眸子,嘴角歪抽的问道:“月儿,你你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眸内邪笑更浓的上官凝月,启唇道:“焰,你还记得五年前,我让你滚离树林时,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么?”

    无须去想,爱妻说过的每一句话儿,自己对爱妻说过每一句话儿,皆铭记于心的轩辕焰,立刻答道:“丫头,明天见哦!”

    樱唇笑勾,上官凝月再一次问道:“那么,第二日,我们是在何处见的?”

    “将军府的西院落内,那一日,你起的比较晚,辰时才起床,而我寅时便守在西院落的一颗大树上,等你开门了。”

    与爱妻的往事,历历在目,就好象昨天才发生过,轩辕焰答道:“待我等了三个时辰,你开门走出来时,我的衣裳就仿佛被露水洗过了似的!”

    左手抽离了上官浩的胳膊,上官凝月缓步走向了轩辕焰,樱唇间轻语道:“那一日,发生了很多事情。”

    绿叶随风旋转间,轩辕焰亦缓步迎向了上官凝月,薄唇间柔述:“嗯,我先软磨硬泡,跟你去了京城最大最有名的巧夺天工铁匠铺,结果,你要的暗器戒指与手镯,铺内无人能打。接着,为了你对我态度改善点,我殷勤的带你去了无名铁匠铺。”

    上官凝月双足移着,望向轩辕焰的玉眸内,弥漫的不再是邪魅笑意,而是温柔笑意。

    “后来,璃下旨让我入宫,亲自挑选未来的夫婿,选完夫婿,我以龙令为报酬,给璃解了亡藤之毒以及噬心草之毒。”

    止住了步伐,与上官凝月迎面而站,轩辕焰唇角勾勒一抹愉悦的笑弧:“虽选了我为夫婿,可半夜,你竟潜入了瑞王府,想索了我的性命,结果……”

    抬指,捏了一捏轩辕焰的脸颊,上官凝月接话:“结果,我失败了。你的命我没有索成,最后还被你偷了心!”

    掌心柔抚上官凝月的秀发,轩辕焰回道:“你也不亏啊,我偷了你的心,你何尝不也是偷了我的心?”

    “焰,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幕幕好有趣哦,咱们明日,将那一幕幕重演一遍如何?今夜,我回将军府住,明日一大早,你爬到树上等我开门,当然,我会起早一点,不让你衣裳被露水洗涤的。

    然后……”

    指尖圈画轩辕焰的心口,上官凝月道:“咱们先去巧夺天工铁匠铺打造暗器,再改去无名铁匠铺打造暗器。回来之后,你给璃下亡藤毒和噬心草毒,然后我给璃解毒!”

    --有没有搞错?

    你两口子回忆过去,干吗拉上我啊?

    对于你两口子来说,那一段深爱前的互斗回忆很有趣,可对于我来说,那一段中毒回忆却很悲惨啊!

    上官凝月这方话音刚落,那一方,原本竖耳聆听的轩辕璃,“扑通”的一声响,一跟头栽倒在地面间晕了过去。

    无视轩辕璃的晕倒,上官凝月继续道:“最后,我半夜潜入瑞王府,哦不,咱们如今已住皇宫了,最后,我去皇宫杀你,然后没杀成,被你偷了心!”

    --咳咳咳,月儿今夜若回将军府住,他怎么办呢?他他他……他岂不是要独守空房了?

    薄唇启动,轩辕焰试图微改回忆片段:“月儿,其它事件可以照旧的重演,有一事件可否稍微改动呢?爬树等你开门的那一事件,改成今夜咱们一起回宫,等到明日一早,你再回将军府装睡,然后我去将军府爬树,等你开门?”

    “那样就不逼真啦,情景照旧才有趣嘛。就这么决定了,我今夜先回将军府住,明早你爬到树上等我开门哦。”

    语毕,上官凝月身影再次若流星般一闪,立在了上官浩身侧。

    接着,手朝着上官浩胳膊一拉,丢下了一句“焰,明天见哦!”,便带着上官浩飞离了沧灵湖树林。

    仿佛弃夫似的无处哭,风中凌乱的轩辕焰,眼角狂抽的望着爱妻飞离方向:“月儿,你你你……”

    憋住心中笑意,无痕移步上前。

    手掌轻拍着轩辕焰的肩头,看似在安慰被抛弃的轩辕焰,可是无痕的唇间,溢出的却是戏谑话语儿。

    “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就被抛弃一回么,忍住,千万别哭!月儿不要你了,无痕要你,走走走,无痕陪你回宫喝酒,明日还陪你一起爬树,够知己了吧?”

    送了无痕一对大白眼之后,轩辕焰忽然邪魅的一笑,薄唇中缓吐出了六个字:“明日,无树可爬!”

    阔步走过来的萧寒与夜逸风,听到轩辕焰的话,当即齐声问道:“无树可爬?什么意思?”

    “我决定了,悄悄的潜入将军府西院落内,趁着月儿不注意,将我当年爬的那一棵大树,摧毁成灰烬。”

    脸间邪魅的笑意加深,轩辕焰道:“大树成了灰烬,还爬什么树啊?如此一来,月儿只能放弃爬树事件,今夜先随我回宫,明日一早直接去逛铁匠铺了!”

    听到轩辕焰的话,无痕的嘴角顿时一抽:“咳……月儿向来聪明绝顶,你毁树的小心思,估计难逃月儿的意料。一旦被月儿当场逮到,月儿恐怕会一脚将你踹出将军府!”

    容颜魅笑褪去,墨眸瞪向了无痕,轩辕焰没好气的道:“喂,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知己啊?就不能说点好话?”

    秀唇一张,无痕道:“好好好,我错了!祝你毁树成功,将月儿带回皇宫,我在殿内摆下美酒,等你和月儿回宫把酒言欢!”

    “借你吉言,我去毁树了!”

    话音落下,身影一闪,衣摆随风飞卷的轩辕焰,当即消失在了众人眼帘内。

    笑瞅了一眼轩辕焰离去的方向,无痕移步到了先前赏戏的位置。

    脚轻踢了一踢轩辕璃的腰,无痕微翻白眼的道:“璃,别装晕了,起来吧!我们该回宫了,一边品酒,一边等焰成功毁树,将月儿顺利带回宫!”

    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轩辕璃双手叉腰:“月儿说给我下毒,混小子焰居然劝都不劝一下,这个没良心的兄弟,我诅咒他毁树不成功,明日一早爬树喝露水。”

    轩辕璃刚说完,天机老人“煽风点火”的道:“璃,这个诅咒太轻了,你应该对天祈祷,祈祷明日一早天降暴雨,将爬树的焰淋成落汤鸡!”

    天机老人“煽风点火”完,轮到夜逸风了:“待焰淋成落汤鸡,我们一人打着一把伞出现,围站在大树底下,笑赏焰的糗态?”

    无痕歪头,“征询”大伙的意见:“要不要一人提着一桶水,往焰的身上泼,令焰湿上加湿呢?”

    南宫傲日摇了一摇头,并非不赞成无痕的提议,而是修改此提议:“一桶水太少了,最起码也得提两桶水!”

    萧寒嘴角微微的一抽,声音淡冷的道:“一群幸灾乐祸的家伙,小心被焰听见,将你们揍的鼻青脸肿!”

    白了一眼萧寒,夜逸风问道:“老实说,萧寒,难道你不想赏焰的糗态儿?”

    略微的沉默过后,萧寒讲出了心声:“咳……好吧,老实说,我很想很想很想!”

    脑袋一转,夜逸风又问道:“银狼、青豹,你们两个呢?”

    银狼和青豹低头,声若蚊吟的道:“那个啥……主子一向高贵如神,若偶尔呈现糗态儿,不偷赏一下应该会遗憾终身的。”

    “哈哈哈--”

    暴笑声响起,大伙勾肩搭背,齐踏愉悦的步伐,朝着沧灵湖树林外走了去。

    不过,众人表面上,虽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儿,但,他们的一颗心,其实对轩辕焰夫妻俩,还是充满真诚祝福的。

    至于轩辕焰,他今夜到底是毁树成功,将爱妻顺利的带回宫,怀搂爱妻香甜入梦呢?

    亦或者是,被爱妻洞悉了毁树的小心思,然后揪着耳朵“送”出将军府,今夜独守空房,明日爬树等爱妻开门呢?

    还未发生的事,不得而知!

    但,肯定得知的是--

    无论今夜上演哪一出戏,都不会影响到轩辕焰夫妻俩,那一生一世的爱,那一生一世的情,那一生一世的幸福……

    ------题外话------

    亲亲们,文文已完结,谢谢亲亲们的一路陪伴,么么么!

    新文会等存稿足够再开,希望到时依然见到亲亲们的足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