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番外之一生

作者:顾语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北漠太子左盛旸七岁的时候随他的父皇来北疆犒赏守关将士。

    他比较早慧,虽然才七岁,但是小小的脑袋里已经塞满了各种大大的思考。

    甚至连未来媳妇这种事也曾思考过。

    他想,他以后绝不要娶娇滴滴的姑娘,他父皇就是前车之鉴,娶了他母后之后,简直把他母后供起来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不着痕迹地娇宠着。

    太麻烦。

    可是,在军营里看到缩在武铮身体后面,探出一个脑袋,眨巴着水润润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他的娇滴滴姑娘武宝时——

    左盛旸眼尾一挑。

    麻烦就麻烦吧,我养。

    来北疆之前,他只知道震北大将军的夫人和他母后几乎差不多时间怀孕,所以他应该和眼前这个比他矮一截的小姑娘差不多大年纪。

    来了之后才知道,岂止是差不多大,他俩的生辰就在同一天。

    天意。

    才七岁的左盛旸顿时越发坚定了刚才的想法——

    他以后的媳妇、北漠以后的皇后,就是武宝了。

    武宝有个亲哥哥,那就是武啸。武宝还有好几个干哥哥,分别是钱将军的儿子钱君、风将军的儿子薛昂、戚将军的儿子戚越、林长英将军的儿子林一檀。武宝还有个比她小却执着地要当她干哥哥的干弟弟——林长胜将军的儿子林韧。

    不过,这些左盛旸通通没放在眼里。

    不成威胁。

    长辈们去议事了,武啸和武宝奉娘亲的命令,带太子去北院玩。其余小伙伴们也一起去。

    路上,武宝悄咪咪地打量这个长得极好看的太子。

    听说他跟自己是同一天生日呢……

    但是自己怎么比他矮那么一大截啊!

    她是个小窝里横,对哥哥们作威作福——倒也没有,其实她很乖的,只是哥哥们就喜欢纵着她。

    对不熟悉的人呢,她还是有点害羞的……

    所以一路上不说话。

    而那个名唤左盛旸的太子殿下,一路上也不说话,看着很不好接近的样子。

    一群人去了北院,然后武啸提议大家一起玩捉迷藏。

    这时候,一直鲜言寡语的左盛旸开口了:“好,你们藏,我来找。”

    太子殿下都发话了,一群小孩也不推让,哄地一声散开,簇拥着武宝去藏好。

    武宝不要他们给自己找地方藏身,那太没有成就感了,她眉头一蹙,嘟嘴:“不要。”

    其他人一看宝宝眉头都皱了,哪里还会勉强她,只好围着她一个劲儿地叮嘱:“那宝宝你自己找地方藏好啊……”

    武宝跑进厨房,藏在了米缸里,她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那个左盛旸肯定不会找到她的。

    却没想到,她在米缸里还没焐热呢,米缸的盖子就被揭了开来,左盛旸又冷又俊的脸就出现在她脑袋顶上。

    武宝无比挫败,灰溜溜地从米缸里往外爬。左盛旸提溜着她的小胳膊把她提出来,肉呼呼的,手感很好。

    武宝出来后,身上还在不断掉落着米粒,整个人像个偷吃的小老鼠,左盛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太子殿下,我是第一个被找到的吗?”武宝鼓着脸颊,一边收拾自己,一边跟他说着话,“那你去找其他人吧,我武宝不会赖账的。”

    左盛旸不语,等着她收拾干净,忽然扣住了她细而有肉的手腕,武宝惊得“呀”了一声,就被左盛旸带着往外走。

    “去哪儿呀?”武宝不敢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迈着步子跟着他走。

    “去玩。”左盛旸道。

    “去哪儿玩呀?”武宝心想太子殿下脑子坏掉了么,他们现在不是在玩么。

    “你定。”左盛旸又道。

    武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是你拉着我走,又说让我定……”

    想到他的身份,武宝赶紧把即将冲破喉咙口的“你是不是傻子”给咽了下去。

    左盛旸余光看到小姑娘双颊鼓鼓微微生气的模样——

    有点小脾气啊。

    感觉养起来会更有趣。

    他继续带着武宝往外走:“我第一次来北疆,你带我到处看看。”

    武宝是十分乐意给别人介绍自己家乡的,可是——

    “我哥哥们……”

    还傻乎乎地躲着等他找呢……

    武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已被突然顿住脚步的左盛旸打断:“可是,我只想跟你玩。”

    武宝:“……”

    然后武宝便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北院大门口。

    院外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候,马夫见他们来了,赶紧行了个礼,然后摆好脚凳,躬身请他们上马车。

    “上车。”左盛旸道。

    呜呜呜……武宝迫于太子殿下的威严,在他的目光下主动钻进了马车。

    左盛旸也上了车,却问武宝:“去哪?”

    武宝再度把呼之欲出的“太子殿下您是不是有病”咽了下去,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往西走,我带你去大草原玩吧。”

    左盛旸眼睛里浮起笑意,吩咐马夫往西走,去大草原。

    路上,左盛旸忽道:“你叫什么名字。”

    武宝:???

    明明他们一来北疆,她爹爹就给两边都介绍过的……太子殿下记性这么差啊……

    她还是乖乖回答:“武宝。”

    左盛旸眼里滑过一丝狡黠:“哪个宝?”

    武宝顺口道:“宝宝的宝。”

    “宝宝。”左盛旸顺着她的话,好像是在复述,却又好像在亲昵地叫她。

    武宝:“……”

    左盛旸又道:“以后别叫我太子殿下。”

    武宝刚想问“那叫你什么”,便听到他继续道:“叫我旸哥哥。”

    武宝瞪大了眼睛,受到了惊吓。

    好在她从小到大就被各种男孩抢着认妹妹,再来一个也不嫌多,但是她嘴巴张了张,还是喊不出口。

    “不愿意?”左盛旸眼神一沉,“那就叫我太子哥哥。”

    武宝一听,忙嘟囔:“我又不是公主……”

    左盛旸不容反驳:“二选一。”

    好霸道好不讲理……

    可是,谁让他是太子呢……

    武宝屈服了,小脑袋想了一想,又快又轻地喊了一句:“旸哥哥。”然后立刻闭上嘴巴。

    左盛旸眼底掠过一丝满意的笑。

    很快,两人就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武宝看到草原就心情大好,顿时就把那几个蠢哥哥忘在了脑后,也忘掉了路上的不快。

    她高兴地在大草原上奔跑,主动地跟左盛旸聊天说话,给他介绍北疆,跟他交朋友。

    在她的感染下,一贯冷脸的左盛旸也时不时泛出一个淡淡的笑。

    两人回去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金黄色的阳光将他们小小的身影拉得很长。

    左盛旸取下自己的佩玉,对武宝道:“别动。”

    武宝不知所以,傻傻地停下。

    左盛旸伸出手去,将这块玉佩挂在了武宝的脖子上:“送你。”

    武宝看着脖子上那块一看就很贵的玉,连忙要取下来:“我娘说不能随随便便收别人的东西。”

    左盛旸把脸一板,武宝顿时不敢乱动。

    左盛旸满意了,脸色又好了:“收了我的玉,就是我的人了。”

    武宝:!!!

    “那我不要了。”武宝连忙又要取玉。

    左盛旸脸又冷下来:“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收回。”

    好怕怕……武宝抓着那块玉,取下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突然,一缕碎发垂落。

    ——左盛旸扯掉了她的一根发带。

    武宝:???太子殿下真的有病。

    “这个你送我,礼尚往来。”左盛旸道。

    武宝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当朝太子,心里默默叹息:嘿呀,用一块美玉去换一块铜板能买十根的发带,这个太子殿下真是个傻子。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戴上。”左盛旸看着走神的武宝,不悦皱眉。

    武宝抬头,便看到他伸过来的手臂,好像是要让她给他戴在手腕上的意思。

    她只好松开抓着玉佩的手,笨拙地给左盛旸的手腕系上发带。

    系的时候碰到他的手,感觉凉凉的,像他的性子。

    左盛旸看着低头乖巧地给自己系发带的武宝,嘴角勾笑。等她抬起头,又连忙敛笑。

    已经系好了。

    他看着自己手腕上系着武宝的发带,看着武宝脖子上挂着自己的玉佩,眼底浮起一层满意的笑。

    他们还在大草原玩的时候,左夺熙与武铮等人已经议事完毕。

    武铮安排左夺熙住进北院,贺龄音也陪着夫君一起从军营回来。

    到了北院才发现,太子殿下左盛旸和他女儿武宝不见了,武啸等孩子已经找疯了。

    贺龄音心口一揪,脸上立刻涌上慌乱。

    “媳妇别慌,我去找。你们也别急,爹去找。”武铮安抚着贺龄音、武啸和其他孩子,其实心里也急疯了。

    太子殿下丢了不要紧,他的宝贝女儿可不能丢!

    正准备派大军搜寻时,左盛旸带着武宝回来了,说是他带武宝出去玩了。

    武宝诚实地反驳:“是我带旸……太子殿下出去玩。”

    虽然是左盛旸把她带上马车的,但是去哪儿是她定的,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她带左盛旸出去玩的。

    左盛旸瞥了她一眼,重复道:“是我带她出去玩。”

    武宝那个笨蛋,竟然抢着跟他揽责——虽然她肯定没想到这一层去。

    不过到底是两个小孩子,最后也平安归来了,两人也没受什么责罚,左夺熙教训了左盛旸几句也就过了。

    武铮派人将左盛旸送去收拾好的厢房安置,转而一把抱起女儿,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拍了几掌。

    虽然拍得动静大,但其实一点也不疼。

    武铮从来不舍得真的打孩子。

    所以武宝从来不怕她爹,相比之下,她其实更怕她娘。此刻她娘亲一脸沉静的目光盯着她,她就心虚地抱紧了爹爹,将脸埋在爹爹怀里。

    武铮还没开始训孩子呢,孩子就知错地抱着他,他的一颗糙汉子心顿时就软了,准备好的一箩筐硬话也不舍得说了,转而苦口婆心地叮嘱女儿,不是不让她交朋友,也不是不让她带太子出去玩,但是去哪里都要跟爹娘说一声,不要让爹娘担心云云……

    武啸也在一边一唱一和地叮嘱妹妹别跟不熟的人出去玩,心里默默腹诽那个太子殿下真讨厌,居然偷偷带他妹妹出去玩,害他们像傻子似的藏了好久……

    “好了。”贺龄音从武铮怀里抱过女儿,“啸儿找妹妹找得满头大汗,铮哥你带啸儿去洗澡,啸儿今天早些睡,明日还要去学堂。”

    待两父子走后,贺龄音把女儿放在凳子上,抚着她散落下来的碎发:“发带呢?”

    武宝就知道瞒不过娘亲的眼睛,于是老老实实地把今天的事说了,也把塞进衣服里的玉佩取下来交给娘亲:“宝宝听娘亲的话,不想随随便便收别人的东西,可是太子殿下非要我拿……”

    贺龄音握着这块价值连城的佩玉,心里隐约明白了点什么,问:“宝宝,你喜欢跟太子玩吗?”

    武宝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有时候好讨厌,有时候不讨厌。讨厌的时候不想跟他玩,不讨厌的时候还挺喜欢跟他玩的……”

    贺龄音被武宝童稚的话语逗笑了,眉头舒展开来。

    罢了,武宝还是个小孩子,那太子殿下也还只是个小孩子,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呢,这时候就想那么长远的事不过徒增烦恼,反正过两天圣驾就要走了。

    她把玉佩收入袖中,对武宝道:“这玉佩娘亲怕你摔坏了,先给你收着。倘或……有朝一日它的的确确属于你了,娘亲再交给你自己保管。”

    武宝听不懂娘亲奇奇怪怪的话,不过她一向很听娘亲的话,于是乖乖点头。

    翌日,左盛旸来找武宝,见她脖子上已经没了玉佩的影子,顿时脸一沉。

    他手腕上还戴着那根发带呢!

    武宝一见他沉下脸,连忙解释说玉佩被她娘亲收着了。

    左盛旸:“……”

    那好吧,他还能跑到未来的岳母大人那里抢回玉佩不成……

    之后这几天,左盛旸总来找武宝。

    武啸当然敏锐地察觉了,可爱的妹妹又可爱到别人了!

    无奈对方身份尊贵,他也不能展开强行拦截大.法,只能老去搞破坏,但是左盛旸狡猾得很,老是能很轻易地甩开他,单独带着武宝玩。

    武啸心里郁猝死了。

    好不容易挨到圣驾回朝。

    武啸心里疯狂高兴:谢天谢地这只企图拐带我妹妹的大灰狼终于要走了!

    左盛旸则微微一笑:谢谢大舅哥给我养媳妇。

    有大舅哥给他守着,乱七八糟的人接近不了武宝,他也就放心回去了。

    当然,只是暂时离开而已。

    之后的八年中,要不就是他来北疆向武大将军学习治兵之策,要么就是武宝随爹娘回去看望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两人每年必见上一两回。

    贺龄音也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从刚开始被太子殿下欺压的小可怜,变成欺压着太子殿下,在太子殿下头上作威作福的小骄纵……

    心里的预感也就越来越强烈。

    果然,武宝刚刚及笄,太子左盛旸便向他们武家提亲了……

    彼时,他们都在铎都,暂时住在武家,才刚给武宝办完笈礼。

    武铮被召进宫,皇上左夺熙和皇后傅亭蕉为自己的儿子向他女儿提亲,武铮惊呆了。

    没错,他这个粗脑筋直到此刻才发现左盛旸那小子早就惦记上了自己的女儿……

    然后他坚决不肯。

    开什么玩笑,他还想女儿多陪他们几年呢。

    刚养好的一颗水灵灵的白菜就被猪拱走,搁谁谁乐意?

    无奈——

    左盛旸求娶之心坚决,而自己的女儿……似乎也想嫁……

    女大不中留,铮爷眼泪流!

    他赶紧去找和他站在一边的同盟。

    头一个当然是找他媳妇。

    结果——

    贺龄音一边从箱子底收拾出当年从武宝那里收缴的玉佩,一边道:“既然宝宝自己愿意嫁,当娘的也只能放手。”

    武铮又去找他岳父,当年他就是这么拱走了他岳父养的小白菜,他岳父大人一定对此感同身受,一定会站在他这边的!

    结果——

    贺舒幽幽道:“拱了别人的白菜,迟早是要还的。”

    武铮把他宝贝女儿拱走了,如今宝贝外孙女儿嫁到铎都来,他可是求之不得。

    他和林柔已经跟武家夫妇结成了同盟,就等着武宝嫁到铎都来了,以后就能每天看到可爱的宝宝咯!

    武铮:“……”

    最后,坚决站在他这边的,只有同样舍不得自家的白菜被拱走的武啸。

    说起武啸,武铮那个气啊。

    该娶妻的还没娶,再拖几年就要跟当年的他一样当老光棍了。而才还刚长大的呢,眼前着就要嫁了……

    老天爷,能不能颠倒一下啊!

    总而言之,纵然万般不舍,但是武宝自己要嫁,武铮拦也拦不住。

    到了武宝出嫁那天,之前一直咋咋呼呼最是不舍的武铮反而收起了悲痛。

    而之前一直念叨着“儿孙只有儿孙福”的贺龄音却撑不住了,伏在他怀里哭得泪流满面。

    他反过来安慰他媳妇:“我们以后常回铎都看宝宝去,别哭啊,还有啸儿在身边呢。”

    贺龄音哭得哽咽:“啸儿有一天也会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离开我们。”

    “你还有我呢。”武铮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声音温柔,“儿女有儿女的一生,而我们的一生早已融为一体,永永远远地连在一起。”

    贺龄音一怔,心里的难受霎时消减如烟,更加紧紧地抱住了他。

    武铮说得没错,不管是现在武宝嫁了,还是以后武啸有了自己的家,无论往后发生什么,她的铮哥总会一直在她身边的。

    她也会一直陪着她的铮哥。

    当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和武铮都已经是太爷爷太奶奶辈的人了。

    子孙满堂,鬓发如霜。

    武铮早已卸下了大将军的重任,他们两个老头子老婆子携手红尘之中,纵情山水之间,过得惬意胜过神仙。

    等到走不动了的时候,他们便回到了最熟悉的北院。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北院的大树下。

    一辈子的光阴就像流水一样温柔地绕着他们淌过。

    她靠着他,轻轻地呼吸。

    两人交错的呼吸慢慢合二为一。

    终至无声。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