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完结章

作者:题安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适白要诏王夙夜进宫。

    靳如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有点难辨,就像是回京的路上那样,总有种怪异的尴尬感。

    王夙夜扫了眼自己的妻,她垂着眸子,右手食指无意识的一搭一搭的敲着左手背,一副纠结的样子。

    他冷哼了一声,靳如倒是立刻道:“怎么了?哪里还不舒服吗?”

    “心。”

    “嗯?”

    王夙夜淡淡的瞥她一眼,道:“心不舒服。”

    “……”靳如默,他怎么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了呢?一点儿都不含蓄:“那、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他冷笑更甚。

    靳如投降,将当初及笄时想嫁给李适白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王夙夜听的沉了眼神,明明当初他也是这么想过的,但从她嘴里听到这件事,还是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靳如等了半天都不见他回应,斜眼一看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眉头微皱着,心里咯噔一下,生她气了?

    “王夙夜?”她小心翼翼的叫了他一声。

    “嗯?”他从鼻腔里发出这个声音。

    “你生气了?”

    他瞟了她一眼:“嗯。”

    生气的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不得不说,靳如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被人吃醋的感觉真的不错,比王夙夜平时哄她都要甜蜜。

    蓦然觉得,其实她不用解释什么,或者刚刚她都不应该跟王夙夜说那些,可是她习惯被他压迫了,他那眼神淡淡的扫她一眼,她就什么都不打自招了。

    靳如觑了他一眼,见他黑着脸的样子,倒是没再说什么,直接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然后睁着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他:“你说什么时候离开京城呢?”

    王夙夜被看的身体一紧,却奈何靳如什么都不让他做,幽幽道:“此次进宫,万一他要治我的罪呢?”

    “怎么会!”靳如抓紧了他的手,埋怨的瞪他一眼,“瞎说什么呢!”

    王夙夜反握住她的手,拉到嘴边咬了一下,才道:“等子辙从荣城回来,咱们就走。”

    他还没有将兵权交出去,只有赵子辙他能完全信任。现在这样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好太多,他一直都担心会连累靳家,结果李适白就在靳家隐姓埋名的过了两年,如今倒变成他仰仗靳家了,这么一想,他还真是对不起岳父岳母……走之前得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这是一件尴尬的事。

    现在刚入三月,御花园里的花开了一大片,香气四溢,眼前的人穿着赭黄色的龙袍,戴着高冠纱帽,长身玉立,沉稳温和,王夙夜给他下跪,心里是什么滋味不必多说。

    李适白知他不服,还故意弯腰亲自扶起了他,道:“将军无需多礼,快请起。”

    王夙夜顺势扶着他的手臂站了起来,然后两人都没有松开,面色安然平静,目光和平的对视着,看起来好似君臣关系很好,但实际上是彼此捏着对方手臂的双手暗自发力较劲。

    春暖花开,鸟语花香,微风拂面,两个相貌俊美的大男人、啊不,是一国之君和……咳,在握臂以示君臣之情,一旁的周础呆若木鸡,这场景略醉人。

    许久,两个人松开了手,同时朝周础看去,周础不等他们的目光扫过来就立马转过了身,腰背挺得直直的,精神抖擞一派正气的样子。

    许久,还是李适白先开了口:“日后,将军打算如何?”

    “臣打算带着内子离开京城。”去哪里就不说了。

    李适白早已经想到,心里仍旧复杂,纵然眼前这个人俊美绝尘,但再有谪仙之姿那也只是个俊美不凡的太监,所以他说:“如儿很喜欢小孩。”

    王夙夜心里冷笑:“陛下还是莫唤内子的闺名。”

    李适白叹了一声,似是怀念道:“在永泉时,她也唤我哥哥的。”

    王夙夜想这人果然是存心来找他茬的,便道:“陛下与内子情同兄妹,臣也感到欣慰,她也是偶尔提起陛下。”

    “偶尔”二字咬得颇重。

    李适白沉默了,想起元宵夜时靳如坚定决绝的话,心里微微收缩,片刻道:“等赵监军回来后,还请王将军交还兵权。”

    靳如都不在乎,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难不成去跟伯父伯母说,让他们逼着两人分开?如果没有和靳如在韩尉府中相处的那段日子,他肯定会。

    午饭前王夙夜从宫里回来了,靳如迎上去还没来及说什么,他就先问道:“你以前管他叫哥哥?”语气别说有多阴阳怪气的了。

    这个“他”是谁,不用多说。

    一旁的小眉和黄槿默不作声的退下了,小眉心里叹道:真是陈年芝麻的烂事。

    管那时的谢均安叫哥哥,这个是肯定的,他在她家住着,称呼上哪能疏远,况且她父母的心思,整个永泉县的人都知道,不过她及笄之后就没再叫他哥哥了,是直呼他的名,似乎更加亲密。

    靳如这次聪明了,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扑上去亲他。

    王夙夜下意识的抱住她,对她的行为既喜欢又恼火,正要克制的拉开她盘问,她的舌头就顶开他的牙齿探了进去,于是什么质问醋劲都抛诸脑后,王夙夜反客为主,压着她的头就加深了这个吻,直把近半年无处可发的火气勾了出来,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发展。

    但最后他还是没能如愿,靳如在他扒下她衣服前,咬了他的舌头一口,王夙夜只能继续忍。

    赵子辙把韩尉绑了回来,李适白下令将其五马分尸,其余党羽斩首示众,亲属流放至苦寒之地。

    王夙夜把兵权交给了赵子辙,赵子辙闹着要见他媳妇,等见到靳如后,他“啧”了一声,真是个好拿捏的性子,难怪被王夙夜吃的死死的,他觉得,若是靳如嫁给他,那也一样能过的和和美美的。

    王夙夜知他在想什么,一拳揍到了他的肚子上,直痛的他哀哀叫唤:“王夙夜,你个贱人!我当初就该把你送给户部尚书!”

    “呵~”王夙夜冷眼对他,“赶紧滚。”

    “我这一滚,咱们可就见不到了,”赵子辙捂着肚子说,正经又不正经的,“你个王八羔子就要逍遥快活去了。”

    王夙夜默然,赵子辙是他唯一的朋友,曾经帮过他不少忙,也是他最为相信的人,这几年来两人也算是互相扶持的,没有赵子辙,他或许早就死了,没有他,赵子辙也去不了荣城,韩尉的阴谋也发现不了。

    诸多感慨,最终他还是用了一句恶俗的话来做结束:“有缘再聚。”

    也只能有缘再聚了,京城,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再回来了,而且,他们只有隐姓埋名,将来他的孩子才能进入仕途。

    王夙夜和靳如分别把靳县令和项氏叫开,这种事还是他们亲自说的好,不过要是当着父母的面一块说,王夙夜不是一点的尴尬,靳如也一样。

    项氏听懂了女儿的暗示后,呆在当场,梦游一般的回去了,靳县令反应和她一样,一时不是喜悦,感觉像在做梦一样,怎么出去一遭,女婿就不是太监了,是正常的男人。

    王夙夜和靳如对视一眼,彼此也有点囧,王夙夜把她抱进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只觉得一身轻松。

    靳如满心欢喜,这下好了,爹娘就再也不用为她哀愁了。

    一家子坐在一块吃饭时,唯一蒙在鼓里的靳鸿不知道怎么了,爹娘的态度对着王夙夜就一下子变得亲近起来,莫名其妙的,只是他没有多问,他还因为马氏的事情走不出去,但听到王夙夜要带着妹妹走时,还是忍不住跟他干了一架,就像少年时,两人一言不合就开打,彼此打的鼻青脸肿。

    只不过到底年龄都大了,王夙夜的伤才刚刚好,两个人下手都有分寸,没往脸上招呼,所以靳如看到王夙夜时,只疑惑他的衣裳怎么皱巴巴的。

    离京那日,来送的人除了靳家人和赵子辙就没别的人了,靳如和项氏眼眶通红,昨儿两人哭了一宿,今日都忍着眼泪,几个大男子在一旁也感慨万分。

    等坐上马车后,靳如掀开窗帘往后望去,项氏低着头已经哭了出来,她便也哽咽起来,王夙夜把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背,还是委屈了他的妻,才和父母团聚没多久,就又要分离,教他心疼愧疚。

    **

    两个月后,他们到了南方一个叫平乐的地方,离京城很远很远。

    靳如以为,他们隐姓埋名过得一定会很低调,嗯,看起来确实很低调,至少这座院子看起来很一般,但里面别有洞天。别的不说,主屋的卧室床上,铺的不是竹席,而是玉石编成的席子,靳如认得出来,那是上好的冰种翡翠。

    “你……”靳如惊的说不出话。

    王夙夜负手一笑,权势是全给了,他敛的那些财怎么可能交出去?他可是要和媳妇好好过日子的!

    看到妻子还在发呆,王夙夜抱起她就压在了床上,迅速的扯开了她的衣裳。

    “……你不累吗?”赶了两个月的路呢!

    王夙夜目光暗沉,紧紧的锁着她:“待会儿你就知道我累不累了。”

    “……现在白天呢!”靳如被他的架势吓住了。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在她的锁骨上磨咬着:“白天又不是没做过?”

    见她还要说话,王夙夜堵住了她的嘴,专心致志的……让她早日怀上小包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诸位能看到最后,接下来还有几个番外~这是我第一次写完一本小说,自己都把自己感动的泪流满面O(∩_∩)O哈哈~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