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大婚

作者:一只甜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金乌西沉, 赤色的霞烧上了天,天边有黑压压一片老鸹飞过去, 叫的凄厉。

    公主的眉间蹙了一小团疲累, 靠在那城墙垛,歪着头去看眼前正控诉她的清俊将军。

    这人将帽盔除了下来,面庞上染着血和灰,眼眸里有星芒璀璨, 笑意氲氟在他的眉梢眼角,他望住了她,像是望住了万顷山河。

    “将军请看,”公主歪着脑袋,眨巴了几下黑亮大眼, 纤纤玉指往那城内城外,正在忙碌的将士们身上一指,“这些, 全是忠臣义士,哪一个的忠心都不比你少。”

    周夫人在一旁笑的慈爱, 看了看自家儿子吃瘪,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畅快——自家这个小儿子,从来都是眄视指使的那一个, 如今有人收拾他了, 她竟然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心情。

    她笑着向公主道了别,留给儿子一句话:“你是菜园子里捡回来的,身世可怜的很, 快求求公主收留你吧。”

    说罢,施施然往城墙下去了。

    江微之扶额,拱手目送母亲下楼,这才向着公主一笑:“忠臣义士数以万计,可如臣这般英俊,又深得公主宠爱的,只有臣一个。”他向前一步,将公主圈在他的臂弯,“公主,您想我了么?”

    这可是国家的肱骨重臣呢,腆着脸说自己是最深得公主宠爱的,霍枕宁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背过去。

    “你这是在坏我名声!”她从他的手臂里钻出来,气急败坏地警告他,“眼看着我就要摆脱娇纵蛮横的名声,难道又要被你连累,安上一个骄奢淫逸的名声吗?”

    公主皱着一张小脸,理直气壮地指责他的样子,尤其可爱。

    江微之连日征战,每日支撑他的,不过就是公主的笑颜,此刻他万千想念,落在了实处——公主纵然不笑,那也是顶顶可爱的。

    他欺身上前,将公主压在了城墙上——在她的背上垫了自己的手。

    他鼻息咻咻,在她的耳畔低语:“公主只在臣面前骄奢淫逸就好。”

    公主的耳畔烫的厉害,快要灼伤了,她讶然地扬手,覆上江微之的额头,灼手的烫使她一下子把手缩了回来。

    “你发热了!”饶是不通医理,这发热的症状却一摸便知,这句话说完,耳侧的那人却顷刻把头搁在了她的肩膀。

    霍枕宁有些心焦,把他艰难地撑起来,见他耷拉着好看的眉眼,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别烫了手。”他将公主的手抓住,有些心疼的说。

    霍枕宁扬起手来去招呼城下的周夫人。

    “夫人,驸马发热了,我摸了一下,好烫手。”

    周夫人听见了,颇有些紧张,几步便上了城墙,先来捧公主的那只手,啧啧了几声:“公主手没烫着吧?”

    霍枕宁失笑,看了看眼前一脸讶然的江微之。

    江微之看着自家娘亲,再度确认了自己同娘亲的感情,约等于没有感情。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生的吧,硬着头皮也要管啊,周夫人冲着江微之招招手:“走吧,看大夫去。”

    霍枕宁有些心疼,也有些不舍的,纠结地看了江微之一眼。

    江微之唇畔牵了一丝笑,有些恹恹,有些宠溺。

    “公主,大梁有你,何其有幸。”他的语音清润,站在那里自有一番中正平和的风骨,“臣有你,何其有幸。”

    他说完这句话,没来由地,却红了眼眶。

    北风吹动了公主的发丝儿,她站在那儿,柔润清嘉,像一幅绝美的画儿。

    这是他怕错过又怕辜负的人啊,这也是他拼了性命,也要去请求原谅和要去爱的人。

    她的公主却没有说话,向着他笑了笑,良久了才说道:“定亲的男女轻易不能见面,你快回去吧。”她微微抬了抬头,看了看那一轮初升的明月,“晚安。”

    周夫人在一旁扶住了自家儿子,自己也有许多的感慨。

    江微之嗯了一声,郑重其事地向公主拱手作别。

    公主却调皮了,偷偷看了周夫人一眼,笑着打趣他:“我说的晚安,就是要你,晚上安分点儿……”

    周夫人大笑,向公主保证:“……老身一定将他看住了,不要他偷偷跑出来打搅您。”

    公主一笑,像只小猫儿一般,扬起了爪子。

    “好透了不烫手了,再来打搅我。”

    江微之默默地同她告别,有些不舍也有些委屈地,随着娘亲下了城墙。

    霍枕宁安安静静地转过身,去看那地平线上的微光。

    千里沃野,万顷的江山,农人种田,桑农养蚕,商人惠市,学生读书,大夫操心国事,武人保家卫国,人人安居乐业,国家物阜民丰。

    平定叛军,守卫帝京,这是不世出的奇功,在皇帝龙体康愈的这一天,帝京人人有封赏。

    帝京百姓抵抗有功,以户籍人口,人人发放一吊钱。

    谢小山救驾有功,晋升正三品左骑散常侍,他一向不靠恩荫,如今当真自己为璀错挣来了诰命。

    新任枢密使杜鲲指挥有功,升任宰相一职。

    姜鲤守卫帝京有功,升任殿前司副都指挥使,赐婚云阳军统帅海镜——听说是海将军苦苦求来的。

    至于各地支援的军队,人人皆有封赏。

    至此有功之人,皆有所得。

    而有罪之人,也绝不能逃脱。

    四皇子霍陶光被置于水缸中,天下安定时才被人想起来,捞出来时已奄奄一息,虽谋害天子和东宫,通联外敌,意图反叛,但到底是龙子凤孙,贬为庶人,囚禁皇陵,永世不得出。

    齐琼华犯下唆使之过,鸩毒一杯,赐死。

    这一年的除夕之夜,前朝后宫皆摆了酒席,如今后宫由太娘娘暂摄,以她的名义,宴请内外命妇。

    霍枕宁本就不爱这等场合,但她如今在外有个贤良的名声,又是陛下亲封的镇国公主,有参政议政的权利,倒不得不在席间装模作样的,做做样子。

    太娘娘是个宽和仁厚的性子,她年纪大了,自然是喜欢一派乐陶陶的景象,席间贵妇人便都松泛下来,霍枕宁正百无聊赖,却见那坐在末席的一位贵妇人,一边唉声叹气地同旁边说些什么,一边偷眼瞧着高座上的霍枕宁。

    霍枕宁心知她们在议论自己,便差了木樨前去打探。

    过不得一时,木樨便回来了。

    “……那位夫人,是会昌侯夫人胡氏。她的女儿名唤魏云扶,正是前岁在群芳宴上,被奴婢责罚的那一位。她因着此事,在帝京的名声一落千丈,是以如今十九岁了,还没有出阁。”

    霍枕宁哦了一声,淡淡道:“怕什么?我如今也快十八岁了,还没有出阁呢。女子即便不嫁人又是什么罪过么?”她看了一眼木樨面上的赞同之色,又道,“她那时候口出狂言,瞧不起被拐的女子,倒不是什么不可饶恕之罪,这两年,怕也是反省过了。”

    木樨点头称是,“她不过是局限在她的见识和教养里而已。”

    霍枕宁嗯了一声,站起身来,慢慢地往会昌侯夫人那一桌去了。

    那一桌上坐的八位贵妇人,皆是朝廷大员的内眷,见公主款款而来,都有些心慌,颌首行礼。

    霍枕宁面上挂了一抹亲和的笑意,向着会昌侯夫人道:……夫人家中的云扶姑娘如今可好?前岁她进宫拜见,我瞧着倒是一位谦和有礼的姑娘。”

    胡夫人听公主这般问话,心中激荡,眼泪险些就要夺眶而出。

    公主这是在给自家女儿抬轿子啊!

    京城里的贵妇互有交集,今日公主的这一番话,一定会传出去,自家女儿的名声便会洗刷。

    她眼圈微红,谦卑有礼道:“臣妇多谢公主垂询。云扶在家中闭门不出,潜心向学,倒是沉稳了不少。”

    霍枕宁点点头,微笑着同这几位贵妇闲话了几句,便也回去了。

    帝京一战后,皇帝改了天号为永昌,永昌二年的十一月十二日正是恩亲侯江微之除服之日。

    陛下虽不舍女儿出嫁,却实在看不下去江微之,三天两头地来宫里头勾搭自家女儿,于是命那钦天监选个婚期,钦天监纵观历书,却只找出三个宜嫁娶的好日子,一个日子是十一月十一日,一个日子是腊月二十五,还有一个则是次年的正月二十二。

    陛下自是知晓江微之的心焦,不情愿地将公主出降的日子,定在了十一月初十一。

    这一日黄昏,举城沸腾,公主的鸾驾由丹凤门缓缓驶出,前有天文官引路,其后是公主的仪仗,浩浩荡荡一路往公主府而去。

    帝京的百姓们有的为了能在第一排,前一夜就在丹凤大街上站着了,他们都在帝京守卫战中,遥遥地见过公主一面,那般仙姿玉骨、宛若天人的样子,深深地刻画在了帝京百姓的心里。

    而今日公主出降的鸾车,只三面有帐,前方无遮挡,虽稍稍有些寒冷,却因着日头煊赫,而暖意融融。霍枕宁戴了赤金花冠,眼前垂了金链,百姓们遥遥地看到了公主的面容,皆都迷了眼睛,不敢高声语。

    在那公主的鸾车之后,一乘白马雕鞍的快骑驰来,那马上人红袍玉带,一顶玉冠,意气风发的年纪,拥有着金石一般的清俊风骨。

    他那双白净修长的双手拉紧缰绳,堪堪地驶在了公主的鸾车之侧。

    百姓们哪里见过这般清俊如斯的青年公子,皆张口惊叹。

    江微之春意在眉,笑意在眼,眸中有金乌之芒闪动,端的是英姿勃发。

    金帘的外头人头攒动,霍枕宁瞧的不清楚,心里却是及高兴的。

    都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成了仇,她如今整整十八岁,在宫里头翻天覆地的,比小时候更讨嫌万分,皇帝见了她头疼,不见她,又想她,那个心呀,矛盾的要命。

    霍枕宁虽不急,可瞧着二妹妹去岁就出降,今年得了个大胖儿子,而璀错手里一个,肚子里一个,叫她好生艳羡:“虽说我也不急,可见了你们的孩子,姨母姨母的叫我,我真的喜欢,倒还挺想有人叫我一声娘亲。”

    到了那公主府中,自有一套昏礼的礼仪,霍枕宁并不摆那帝女的架子,可周夫人哪里敢受公主的一拜,侧着身子回避了。

    府里的宾客满满当当的,见公主美若天仙,性子也并不倨傲,纷纷赞叹。

    礼成之后,霍枕宁便由人搀着,进了那卧房。

    这卧房里的一切,皆有江微之一一操办,她也是过了眼的,眼下并不生疏,靠坐在那迎枕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腿。

    外头熙熙攘攘的,侍女们侍候着,为公主除了发冠,拆了发髻,再换上了常服,这才退了下去。她下了榻,往那桌前坐了,看着那一盏红烛发愣。

    璀错成婚那一日,她曾说过,若是到了她这一日,若是江微之欺负了她,她便斩了他。

    她对这些床笫之事一知半解的,出降头一晚,倒是有女官来教导,可刚翻开那些图片,就被她赶了出去,谁敢来教她?

    便是木樨,那也是个脸皮子薄的,更没有同她提过。

    不过她似懂非懂的,倒是知道一些。

    那若是一时,江微之若是真的欺负她呢?

    她有些拿不定主意,可是听说,若是不欺负的话,那便是不能有孩子的。

    她仔细想想,觉得还是准他欺负吧,或者她来欺负他也成。

    她顿时茅塞顿开,谁说只能男子欺负女子,她也可以欺负他啊?

    她想通了这一层,顿时高兴起来,吹熄了别的烛,只拿了一盏红烛躲在门后边,打算待江微之来,便吓他一下。

    等了一时,已然有些困顿了,公主端着红烛,眼睛都快闭上了。

    江微之心跳隆隆,推拒了无数饮酒的邀请,一径儿地往卧房而去,月华如水,倾斜在他的肩头,他却在叩门的那一刻,迟疑了一下。

    前日的紫宸殿,陛下肃着脸同他说道:……你除服之日是十一月十二,朕把婚期定在了十一月十一,也算是夺情了,朕特准你穿喜服,别的就别想了。”

    别的是什么?

    江微之想起来这一桩,登时有些泱泱,还是叩了叩门。

    只是这一叩,却没人应门。

    他心下好奇,轻轻一推,却在进门的一霎那,有几滴热油一样的物事落在了他的手上。

    公主举着一盏红烛就往他的怀里倒来。

    江微之忍着疼,接过了公主手里的红烛,公主却醒了,睁着一双乌亮大眼,有些惊喜有些小得意,一双长手揽住了他的脖颈,再轻轻一跃,已然双脚悬空,挂在了他的腰间。

    江微之愕然。

    四周无声无息的,风细细地自身后袭来,把怀中的人儿吹的一个寒战。

    “我要来欺负你。”公主把头靠在了他的脸上,眼睛眨也不眨,再说要这句之后,那软软的唇却触在了他颈侧那片肌肤上,在他的耳边嗡哝,“你的腰怎么细……从前我就想摸一摸……”

    她说着摸他的腰,可那只柔嫩的小手却自他的衣襟里伸进去,摸着他的胸膛。

    像羽毛轻触,一下一下的,公主不知道分寸,可眼前人却被撩拨的耐不住。

    他一只手将她抱在身上,低下头去寻她柔软而清甜的唇,轻轻地触了一下,触到那片暖润,他再也忍不住,将她一整个儿含住。

    身/下人软的像水一样,在他的怀里柔若无骨,他抱着她,一边吻一边地走,将那红烛搁在了桌上,再同她双双跌进那鸳鸯被里。

    她被他吻的喘不过去来,愈发地缠住他,可是这样的热切却只持续了一时,那面颊通红的男子忽的就放开了她,一霎儿离开了床铺,匆匆往门外而去。

    骤然地离去,将公主晾在了哪儿,她的衣衫大开,修长的双腿露在被外,那张绯红的小脸上满是被抛下的诧异和错愕。

    而那冲出去的男儿迅速寻了一瓢凉水,扑在了自己的脸上,炽热的那处才稍稍平息了下来。

    他喘着气,像是在懊悔。

    过了子时才除服……他要忍……

    他将自己扑灭,缓了缓心神,这才推门而入。

    而那榻上的公主却泪眼汪汪地,看他进来,忍不住哭出声来。

    “江迟……你不行。”她哇哇大哭起来,“怪不得你从前待我冷淡,原来是你不行啊!”

    公主哭的响亮,江微之错愕,继而失笑,他耐心地坐在她的身边,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

    “……再等等。”

    公主躲开他的手,哭的绝望。

    “等什么呀,你若不行,等到天荒地老都不行。”她哭红了鼻头,眼泪吧嗒,“罢了罢了,横竖我也同你成了婚,抱养一个孩子便是……”

    她哭的像个孩子,哭倒在他的怀里,鼻子眼泪抹在了他的衣襟上。

    那人笑的宠溺,长腿上床,将公主侧抱在怀里,在她的耳畔轻轻说道:“胖梨,我抱抱你吧。”

    公主哭的一抽一抽的,整个人蜷缩在他的怀中。

    “你抱就抱,快把你的匕首拿开,硌着我了。”

    江微之一滞,有些羞赧的迈进了她的肩头,亲吻着她的耳垂、脖颈……

    绝望的公主太困了,哭着哭着便睡着了。

    可那沉睡的面容上,乌黑浓密的睫毛上还挂了晶莹的泪珠,须臾落下,将她身前的被褥打湿了小小的一点。

    月光倾泻进来,窗影在地上斑驳,身前的少女蜷缩着,修长的双腿像玉一般洁净。

    他起身,为她除去外服,再拧来一方帕子,为她擦拭了面颊,这才温柔地为她盖了锦被,走了出去。

    练剑。

    花月影下,清逸若谪仙的身影舞动长剑,身姿若天人。

    更深露重,年轻的将军终于舞罢了剑,去净房沐浴更衣,再出来时,滴漏已近子时。

    小小的公主将自己蜷缩起来,怀里搂着一角锦被,床下那错金银的熏笼自镂空的纹样里,发着幽幽的暖香,有些不可望见的细小欲念滋生。

    他的手臂修长白皙,其上有青色的筋脉,筋骨分明而紧实,就那样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脖颈下,一捞一卷,小小的公主已然在他的怀中。

    他不敢惊动她,只是将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她的额上、雪肤,以及那片香香的柔软上。

    怀中的人儿做着香甜的梦,梦里却被火一样的灼热触碰着,她有着少女独有的柔软和馨香,有些稚气未脱的天真,还有些不自知的撩人姿态。

    他心疼她的困顿,直打算来个晚安吻,可公主却在半梦半醒之间,玉臂轻抬,抱住了他的脖颈,在他的唇齿之间呢喃:“来欺负我呀……”

    他心跳隆隆,吻她吻的绵绵,她软的像一滩水,被他的灼热烘烤着,他一路吻下去,看她嘤咛着抬起了她的腰肢,在他的手中颤栗着。

    他吻上来,覆住她的她的唇,轻轻说着:“水汪汪的……”

    公主迷蒙着双眼,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他微微地离开了她的唇,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笑的狷狂。

    “水汪汪的……”

    他看着公主羞红了双颊,耳朵尖红的滴血,他忍不住再度吻下去,像是要把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

    云来雨去,她觉得自己在云端,身上那个人衣衫凌乱,露出紧实的胸膛,些许的痛意使她不禁抬起了腰肢,可他却立刻吻了上来,手指轻抚她的眉眼,吻的天昏地暗。

    她紧紧地抱着他,肌肤相贴的感觉让她充裕踏实,她热爱这样的感觉,他亦是。

    一曲终了,天地俱净,娇纵的公主在他的耳畔低语,声音清甜慵懒:“要唤你什么好呢?驸马。”

    那人却眯起了那双好看到过分的双眼,又亲了上来。

    “公主随意。”

    那调皮的公主却咬住了他的唇,复而小舌一舔他的唇,笑的缱绻娇柔。

    “哥哥……”

    那人将这声唤听进了心里,他像是又犯了怔忡之症,心悸极了,他吻上了她的唇,拥紧了了她,像是拥住了万顷山河。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我爱你们!比心!

    再度拥抱一直陪伴我的二妞妞和小亲夏,七月*3*

    表白思宇,比心*3*

    昨天忘记了九洱,我一直记得你的小论文!表白。

    作者专栏求预收《将军帐里有糖》(你们真的不打算下本继续和我嗨了吗55555555)跪下了

    男主版文案:

    辛长星重生了,可他却多了一桩心事:那个总是出现在他梦里头,艰难地背着他一直往前走的小丫头,究竟是谁?

    某一晚,他正做着梦,一睁眼,却看见小兵青鹿从地里冒出来,抱着个小铲子,战战兢兢地说:我说我是在练习挖战壕,您信吗?

    辛长星一口血喷出来:滚!

    女主版文案:

    青鹿是被当成男孩子捡回来,顶替别人当兵的。

    她从伙房一直到喂马,坚决不要上前线

    别人挖战壕,她挖狗洞,别人往前冲,她往后跑。

    终于有一天,她挖进了将军的帐篷。

    瞎写版文案:

    传说中的大将军是个变态。

    士兵吃糠咽菜,将军满汉全席。

    士兵风雨中急行八百里,将军乘马车睡梦香甜。

    士兵衣衫褴褛,将军锦衣华服、芬芳馥郁。

    士兵露天扎营,将军住在他的专属帐篷。

    士兵谦卑有礼,将军天天口吐芬芳。

    有一天,新丁青鹿从将军的帐篷里全身而退。

    战友们纷纷围上来:将军帐篷里有什么啊?

    青鹿笑眯眯地告诉他们:将军帐里有糖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