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极光05

作者:艾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进去后谢景臣抬脚带上门。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客厅, 把单曦微放到沙发上,倾身压下。

    在亲她之前他又轻声诱哄道:“再说一遍。”

    单曦微似乎有些茫然,反应了几秒后才迟钝地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随即就乖乖地重复了一遍:“Ti desidero.”

    话音未落,唇瓣就被他堵住。

    男人的吻来势汹汹, 欲到爆炸。

    单曦微根本下架不住,她轻蹙起眉, 手指蜷起来, 揪紧了他的衬衫衣料。

    胸腔里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几乎要直接穿破胸膛蹦出来。

    呼吸极度的不顺畅,甚至到后期只能靠他喥气才能够喘气。

    谢景臣尝尽了她口腔里清酒的味道,还不满足,直接坐到沙发上,把女孩子给拉了起来。

    她跪坐着,身子柔若无骨,在起身的那一瞬间长发飘飘地在空中荡了下,谢景臣的大手掌帮她理了下发丝, 而后摁着她的后脑,继续亲吻着怀里的姑娘。

    单曦微终于受不住,蹙紧眉轻轻哼唧出声,他这才缓慢地收了些。

    但身体却愈发紧绷。

    血管中的血液快速地流动着、冲刺着。

    肾上腺素也不断地增加飙升。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样兴奋, 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浑身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几乎要膨胀爆炸。

    让他难受,却无处排解。

    尽管这样, 到最后他都没有要了她。

    只是往下扯了一点她穿的雪纺衫的衣领,有些不满足不尽兴地在她的肩膀上轻咬了一口。

    宿醉的结果就是隔天起来头晕恶心。

    单曦微连早饭都没吃下,就只喝了些白开水。

    谢景臣为了照顾她,没有去公司,一上午都在家里守着她,顺便处理一些公事。

    单曦微有点无精打采的,但第一次见到了他认真工作时的模样。

    会戴眼镜,不苟言笑,不管是通话还是视频会议,语气都很冷淡,给人的压迫性很强。

    完全没有在面对着她时的温柔。

    休息了一上午,好歹缓了些。

    下午单曦微要去学校把自己还留在宿舍的东西搬出来。

    晚上打算回家吃饭。

    谢景臣说他陪她去,被单曦微给拒绝了。

    “剩下的东西也不多了,而且基本用不到,到时候我整理完就直接拉着行李箱回家了,今晚要陪我妈吃饭。”单曦微说完喝了口水,放下水杯,才继续轻声说:“你去忙公司的事吧,不用特意跟我回学校。”

    谢景臣还想说什么,她就又道:“只有一个行李箱而已。”

    他没办法,只得答应下来。

    随后问了句:“晚上还回来吗?”

    单曦微轻咬了下嘴巴里的软肉,对他说:“我想在家住两天,月底再过来……”

    谢景臣叹气,嗓音很低地问她:“让我独守空房?”

    她微微红了脸,小声说:“还有司令和雪团陪你的。”

    “可我只想你陪我。”谢景臣摘掉眼镜,起身走过来,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头温声问:“昨晚的事还记得吗?”

    单曦微的眼眸不自觉地扑闪了下,她垂了点头,眼镜不由自主地看向左下方,声如蚊蝇地问:“什么事?”

    谢景臣低笑,温和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调笑,说:“看来是不记得了。”

    “昨晚你可是说你不会忘,会记得的。”

    单曦微几不可见地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他抬起一只手来,轻挑住她的下巴。

    女孩子瞬间被迫抬起头来,一瞬间和他含着笑意的眸子对视在一起。

    “既然不记得,那我帮你重温一下,好不好?”

    单曦微一惊,有些慌乱地想要推开他。

    谢景臣早有防备,他就知道她会惊慌退缩,单手牢牢地箍着她的腰肢,让她挣脱不掉。

    他的眉梢轻抬起来,低头凑近她,高挺的鼻梁蹭着她的鼻尖,压低声线勾着唇问:“躲什么?”

    单曦微的目光飘忽不定,完全不敢正视着他。

    在他凑过来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地就放轻了呼吸,轻抿住嘴。

    “想起来了?”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因为单曦微知道不管她说想起来了还是没想起来,他都会有他的法子讨便宜。

    索性就不说话。

    结果就被他以“帮她重温”为由,给抱到了桌上,圈在怀里亲了一通。

    晚上单羲衍没回家,单曦微和辛素娴吃饭的时候,女孩子犹豫了下,还是把她和谢景臣在一起的事告诉了母亲。

    之所以不瞒辛素娴,一个原因是单曦微想让母亲放心,不要再挂念着她感情方面的事;另一个原因……单曦微总觉得母亲应该知道了。

    果然,在她说出口后,辛素娴就笑笑,温柔道:“好,在一起就好。”

    单曦微也没惊讶,只是有点好奇地问:“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和景臣哥……”

    辛素娴笑吟吟地看向自家女儿,轻声叹道:“很早之前就觉得你们可能互相喜欢了,毕竟小臣看你的眼神,跟你说话的语气,还有你这丫头对着他时别别扭扭的样子,都挺明显的。”

    “要说确定……应该是那次在电梯前遇到你们。”

    “那天哭了吧?眼睛红红的。”

    单曦微有点窘涩,垂下眼有点尴尬,含糊地应了声:“嗯。”

    “唉,”辛素娴说:“你俩的性子其实还有点相似,有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不肯说。”

    “以后啊,”她嘱咐着单曦微,话语温和:“有什么事好好沟通,别总让小臣猜你的心思。”

    单曦微红着脸轻蹙眉心虚地反驳:“我哪有……”

    辛素娴笑笑,给单曦微夹了块鱼肉,“吃饭吧。”

    单曦微在家里呆了两天,三十号晚上回了住的地方。

    因为明天七月初,就要正式上班了。

    她到家的时候谢景臣正坐在沙发里,男人的腿上窝着两只猫,他垂眼摁着手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单曦微拎着东西走进客厅,对他说了句:“我回来了。”

    谢景臣淡淡地“嗯”了声,没动。

    单曦微将母亲细心打包好让她带过来的食物放到餐桌上,扭头问谢景臣:“我妈做了你喜欢吃的鱼,我让她少放了些辣椒,你要不要现在吃?还是温的。”

    谢景臣立刻就把两只猫赶下去,起身走到餐桌边。

    他从身后一把抱住她,闷声回:“吃。”

    单曦微稍微挣扎了下,脸颊泛热地轻声说:“你去洗手啊。”

    谢景臣不撒手,而是控诉说:“你这三天都没怎么理我。”

    “我在家里等了你三天,不回来也就算了,还不肯和我视频。”

    “你是存心让我寝食难安不准我好过吧?”

    单曦微有点理亏,强行给自己找理由:“我妈在家养身体,不方便……”

    “晚上回你自己房间开视频有什么不方便的?”

    “你说的时候……我都洗澡了……”

    这倒是真的。

    “那我不说你就不知道找我?是不是都不想我?”他有点不满和委屈。

    单曦微也知道自己在家的这两三天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忽略了他,好脾气地说:“你不要跟我计较了……”

    谢景臣叹气,趁她心里也觉得她自己这几天有点对不住他,抓住机会得寸进尺道:“那你喂我吃。”

    “你喂我,我就不跟你计较。”

    她被他磨的没辙,最后有些无语,幽幽地说:“你倒是松开我的手啊。”

    “钳制着我的手没办法拿筷子怎么喂你?”

    男人轻笑,达到了目的的他终于松开手,转身靠着餐桌,双手随意闲散地撑在桌子边缘处,眉眼温和地瞅着她,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7月10号那天,单曦微看到林若在宿舍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是邀请她们四天后去参加林若生日会的邀请。

    何珊珊很diao的来了一句:【有帅哥吗?没帅哥不去。】

    林若回说:【帅哥美女应有尽有,随你挑,只要你能撩到。】

    【何珊珊:我绝对要撩一个到手给你们看看!】

    【木木若:等你好消息。】

    单曦微和钟晓也都应了下,说到时候一定会过去。

    林若很不客气道:【不是让你们白参加的,没生日礼物不让进!】

    【何珊珊:瞧把你能的,到时候我还偏两手空空的过去。】

    单曦微看到何珊珊又跟林若怼了起来,失笑,关掉聊天页面后就继续工作了。

    四天后的傍晚。

    单曦微拿着她给林若准备的生日礼物,和钟晓还有何珊珊在学校碰面,而后一同去了林若办生日会的会所。

    谢景臣知道她今天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

    林家也有邀请他,他知道她要去,本来不打算露面的他也计划去一趟。

    但他那个舅舅谢书松又惹了事,这次的事情还非同小可,于是谢景臣没能去成。

    林若这场生日会除了邀请了自己的舍友,很多来参加她生日宴的都是有名的富家小姐和少爷。

    单曦微不跟何珊珊一样自来熟,见了谁都能聊上两句。

    她不爱凑热闹,也不太喜闹腾。

    今晚会过来,也只是因为这是林若的生日,她不来不礼貌。

    单曦微找了个偏安静人少的角落坐下来,面前放着一杯香槟。

    她想起谢景臣经常提醒她多和他发消息的话,便拿出了手机,问了他一句在做什么。

    他好像没有看手机,过了好几分钟都没回她。

    就在单曦微有些无聊地抿酒时,面前坐下了一个人。

    女人款款而来,从容坐下,笑着跟她打招呼:“嗨,好久不见。”

    单曦微神色平静地看向林夕,轻轻点了下头,很疏离地说:“你好。”

    林夕勾唇,问:“谢景臣没来?”

    单曦微淡淡地应:“嗯。”

    “你们感情还好吗?”她有点好奇地问道,而后又补充说:“没有挑衅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们都把误会解开了吧?”

    单曦微轻眨了下眼,不动声色地说:“嗯,他都告诉我了。”

    林夕扬了扬眉,了然,叹息:“那他今年可能会带你去墓地见他母亲,我曾经要求想和他一起去看阿姨,但被他拒绝了。”

    “他说,他只会带他老婆去见他母亲。”林夕无奈地笑道。

    “说起来,过两天就是他母亲的忌日了。”

    “也是他生日。”

    单曦微倏的皱紧眉,表情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心脏不受控制地沉了沉。

    她想起元旦那天他对她说:“微微,以后,每年的这一天就当你的生日吧,我的生日也是这天,我们每年一起过,好不好?”

    后来她还是问了他一句:“你的生日,也是这天?”

    现在想想,他那会儿明明犹豫了片刻,才“嗯”了声。

    单曦微抿紧唇,握着酒杯的手因为用力,指节都开始泛白。

    她有点出神,思绪混乱。

    她想到他说,他母亲在他五岁那年就去世了。

    所以是在五岁生日那天,失去了母亲吗?

    单曦微的眼有些酸胀得发热。

    林夕以为单曦微什么都知道了,所以就毫无顾忌地和她说了很多。

    单曦微坐在座位上,身体僵硬。

    明明是盛夏,可她却全身好像没了温度。

    她混混沌沌地想,可能是空调温度调的太低。

    手中的酒杯成了空的。

    她喝的并不多,却还是觉得自己好像醉了。

    单曦微拎包起身,提前离了这场众人欢笑的宴会。

    她沿着走廊往前慢吞吞地走。

    每走一步,耳畔就响一句林夕刚刚说过的话。

    “如果不是他父亲用你家人威胁他,他就是死都不会妥协答应和我的婚约。”

    “说来也巧,那会儿你哥创立公司正需要为手头的项目拉投资,你妈又被迫失业下岗。”

    母亲失业下岗……

    她从来不知道。

    母亲每天都准时离开家,说出门上班。

    她根本不知道母亲失业过。

    “其实他父母就是联姻,据说还是娃娃亲吧,两家父辈有过命的恩情,关系好,所以当时就指腹为婚了。”

    “他母亲很喜欢他父亲,但是他父亲有喜欢的人,就是现在这任老婆。可因为他爷爷的临终遗愿,还有奶奶以死相逼,加上他母亲执拗,喜欢他父亲就想拿婚姻套住这个人,说什么都不肯取消婚约,他父亲反抗不掉,和当时的女朋友被强行拆开,只能娶了他母亲。”

    “可能对他父亲来说,和他母亲结婚、生子,都只是在完成长辈交代的任务吧,结婚有了孩子后都不怎么回家,不关心他,也对他母亲冷冰冰的不闻不问。”

    “他母亲有抑郁症,他父亲都不知道。后来就出了他在五岁生日那天亲眼看到母亲从他面前跳楼自杀的事。”

    单曦微死死咬着唇,一路晃晃悠悠地走到电梯旁,被帮忙摁电梯的服务生担心地问了句要不要帮忙。

    她摇摇头,吸了吸鼻子,进了电梯,下楼。

    林夕离开前笑着对单曦微说:“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

    “他说——林夕,你不能做第二个谢书兰,我也不会成为第二个顾延远。”

    谢书兰是他母亲的名字。

    单曦微从会所出来,没走几步,就蹲了下来。

    自从七年前父亲出事后,她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今晚却怎么都控制不住,心脏难受地像被人在用刀剜。

    眼泪止不住地顺着眼角流。

    她的心里好像下了一场大雨。

    谢书松跟别人聚在一起谈事情,结果被警察带进了局子里,原因是有人举报他们聚众吸·毒。

    但其实谢书松根本没有碰过这东西,不过他却知道和他谈公事的大佬沾了这个东西。

    谢景臣被顾延远一通电话召回去,让他走一趟,看看他这个麻烦舅舅闹出来的事怎么处理。

    谢景臣心想能怎么处理,该怎么办怎么办。

    他到警察局了解了下情况,交了谢书松该拿的罚款就回来了。

    至于谢书松,谢景臣觉得有必要让他好好思过一下,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居然还这么不着调不靠谱。

    所以警察说关多久就是多久。

    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母亲的亲弟弟的份上,谢景臣根本都不会理会他的所有事。

    谢景臣从警察局出来后就直接开车去了林若办生日会的那家会所外面。

    他停好车,刚拿起手机来要给单曦微拨电话,就发现会所门口不远处的地上蹲着一个女孩子。

    正是他要找的人。

    谢景臣的眉心倏而拧起来,他立刻推开车门下去,大步朝她走去。

    “微微!”谢景臣唤着她,步子迈得又大又急,很快就来到了她面前,蹲下身,轻声喊:“微微?”

    单曦微抱着膝盖,耷拉着脑袋,正在啜泣。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谢景臣皱紧眉,着急地询问她。

    单曦微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哭?”他的嗓音很低,特别温柔,生怕吓到她一样。

    谢景臣问着,手已经捧住了她的脸,小心翼翼地用指腹帮她擦着眼泪。

    她泪眼婆娑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因为眸子里盈着泪,他的轮廓都是朦胧带有重影的。

    单曦微眨了下眼,新的泪滴落下来,视线却清晰了。

    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谢景臣愣了下,回抱住扑进怀里的女孩子。

    在她凑过来的那一瞬,他闻到了她身上萦绕的淡淡的酒香。

    “喝酒了?”他的声音很低醇,比酒还能醉人。

    单曦微带着哭腔应了声:“嗯。”

    “怎么哭了?”他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又慢慢地抚摸,帮她顺气。

    单曦微只是摇头,并不答。

    谢景臣也没有执意再问,他捞着她的腰身,让两个人都站起来,轻哄着说:“我们回家。”

    单曦微“嗯”了下,乖乖松开他。

    谢景臣失笑,帮她擦了下眼泪,就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结果她因为醉酒和蹲的太久,双腿有些使不上力,走路都开始踉跄。

    他低叹,直接把人抱了起来。

    单曦微就这样直勾勾地望着他。

    她终于明白了一切。

    明白了他原来为什么不想告诉她他的生日。

    知道了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不得离开了她。

    清楚了他说的他所做的一切,具体指什么。

    除此之外,还了解了他的原生家庭,他的过往,他的伤,他的痛。

    他身上背负了太多沉重的担子。

    可他却一声不吭,全都默默揽下来。

    只为让她轻松一些。

    她忍不住想,那个五岁的谢景臣,在亲眼看到母亲从自己面前跳楼自杀时,会不会很害怕?

    如果有时空穿越,她真的好想回到过去,抱抱那个只有五岁却突然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的谢景臣。

    就像他也很想抱一抱十九岁的单曦微一样。

    上了车后谢景臣给她剥了一块柠檬糖吃,而后一路无言。

    单曦微每次喝了酒都很安静,乖乖巧巧地坐着,不吵也不闹。

    况且这次她喝的并不多,至少神志清醒。

    回到家里后谢景臣给她倒了杯温水,单曦微坐在沙发里,两只猫蹭过来,想要让她摸摸。

    她喝了几口水后就开始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摸着它们。

    还有些困倦地想要睡觉。

    谢景臣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撸着猫上下眼皮正在打架。

    他刚一走进她就倏的睁开了眼睛。

    像极了好学生上课时打盹被老师抓住的场景。

    见她一脸茫然,男人失笑,他把两只猫抱到旁边去,在她面前蹲下来,温声低哄说:“回房间去睡觉?”

    单曦微垂着头,点了点。

    他扬起下巴,在她的唇瓣上轻吻了下。

    女孩子复而睁开眸子,怔怔地望着他。

    谢景臣和她对视着,两个人的视线交织,气氛不知不觉开始变得暧昧而微妙。

    他们之间像是有磁石,不断地吸引着对方靠近、再靠近。

    最终,谢景臣一只手握着她放在腿上的手指,另一只抬起来,扣在她的后脑上。

    攫住了她柔软的唇瓣,越吻越深。

    两个人拥在一起,单曦微躺倒在沙发里,他俯身,一条腿跪在沙发上。

    身上的衣衫都有些凌乱。

    两只猫还特别没眼力见儿的在他们身侧走来走去,蹭来蹭去。

    谢景臣无奈,直接把她抱起来托好,一边吻着她一边往卧室走去。

    而后门关,雪团和司令被关在了卧室外。

    司令用爪子抓了抓门板,没反应,雪团也学着它挠了两爪子,依旧没动静。

    良久,守在门口的两只无聊的猫突然支棱起耳朵来。

    因为卧室里传来了女孩子断断续续但很绵长的轻泣。

    一场欢结束后,单曦微软绵绵地躺在床里。

    谢景臣套了条短裤,转身时被她看到了后腰处的纹身。

    他后腰的右侧,明晃晃地纹着一个字——微。

    单曦微怔忡住,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来,触到了那块纹了字的地方。

    男人身体一僵,随即他就握住了她的手,转过身来,弯腰抱起她,步伐稳健地往卧室走去。

    单曦微嗓音娇软,微哑地轻声问他:“什么时候纹的?”

    谢景臣把他放到地上,单手揽着她,让她站稳,打开花洒,温热的水落下来。

    他们站在水下,对望着。

    须臾,单曦微听到他低声说:“七年前,拒绝你的那天。”

    女孩子的喉咙哽住,她眼眶通红,缓慢地伸手,圈住他劲瘦的腰身。

    她的后腰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和他的纹身在同一处地方。

    这件事本该只有家人、舍友还有莺莺知道的。

    “我哥告诉你的吗?”她躲在他的怀里,低喃着问。

    谢景臣轻叹了声,也搂紧她。

    男人的手在她后腰有胎记的地方摩挲了下,认真回道:“不是。”

    怎么可能是单羲衍说的。

    “是我第一次见你那次,送你去诊所后,你躺到病床上翻身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的。”

    只是刚好她的衣服上移了下。

    只是刚好露出这块红色的胎记来。

    只是,刚好撞进了他心里,忍不住喜欢上了她。

    ……

    谢景臣怎么也想不到,单曦微会突然发起低烧来。

    他们就做了一次而已,结果就让她生了病。

    深更半夜都睡下了,他搂着她,迷迷糊糊地觉得不太对劲,因为怀里的人体温很烫。

    谢景臣就开了灯,轻眯着眼还带着困意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确定她在发热,他立刻就清醒了。

    男人急忙下床,出了卧室翻箱倒柜地去找退烧药。

    幸好家里备着常用的药,不然他该直接带她去医院了。

    谢景臣倒了杯温水,拿着退烧药回到卧室。

    他轻声把单曦微叫醒,在她意识不清的睁开眸子后很温柔地对她低声说:“微微,起来吃药。”

    单曦微瞬间皱紧眉,摇了下头,手抓着被子要蒙过脑袋,结果被他挡住。

    谢景臣一手拉着她纤细的胳膊,一手托住她瘦削的后背,将人给半强迫性地拽了起来,嗓音很温和道:“你在发烧,吃个退烧药再睡。”

    单曦微拧着眉撇嘴:“不想吃……”

    “听话,”他抬手揉着她的脑袋,哄她:“吃了药喂你吃糖就不苦了,好不好?”

    她不说话,谢景臣又道:“那不然咱们现在去医院?”

    单曦微又舍不得让他大晚上为了她一点小病往医院跑,最终有点不情不愿地应下来。

    她从他的手里接过退烧药和温水来,亲眼看着他的掌心里攥了颗柠檬糖给她备着,她才肯就着水把药送下去。

    吃了药后单曦微就急忙抓住他的手,掰开他的手指找糖吃,却不料忽然被他捏住下巴,被迫仰起头来。

    她这才看到,那颗柠檬糖正在他的齿间。

    男人把咬在嘴里的糖送到她唇边,亲眼看着她乖乖含住,吃进嘴里,满意地勾起唇来。

    “还苦吗?”他温柔地含着笑问她。

    嘴里的苦涩并没有得到一时的缓解,单曦微轻软道:“有点……”

    话音未落,他就扣住她的后颈,吻了上来。

    搅过几番柠檬糖后,他的舌尖上也充满了柠檬的味道。

    单曦微被他吻的脸颊染上薄红,她目光有些迷离地望着他,看到他性感的喉结滑了下,又低哑缱绻地问:“现在呢?”

    她红着一张脸,轻抿了下湿润的唇瓣,眼睫不受控地乱眨了几下,轻哝软语:“甜……”

    “还想要吗?”

    她羞地不说话。

    谢景臣声音很性感地低声疑问:“嗯?”

    “要不要?”

    她涨红了脸,声如蚊蝇:“要……”

    “要什么?”他低笑道:“要糖还是要吻?”

    “或者,要我?”

    单曦微很窘涩,羞赧地撇开头,却被他拥进怀里。

    她听到他在她的耳边蹭着她耳廓蛊惑着低喃:“要我的话,吻给你,糖也给你。要不要我?”

    单曦微咬了下嘴巴,轻应:“嗯。”

    “嗯?”

    “……要。”

    谢景臣愉悦地轻笑,

    这天黎明,后半夜都没合眼的谢景臣不知道第几次给单曦微用电子体温计测量体温,36.6°C。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

    终于退烧了。

    床上躺着的女孩儿睡的安稳,睡颜很恬静。

    窗外的天际泛白,露出一抹微光。

    又是一个晨曦。

    男人半跪在床边,倾身凑过去,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格外轻然的吻。

    他的手掌覆在她柔软的发顶,大拇指在她光滑的前额上轻轻摩挲着。

    谢景臣的嘴角上扬,对他守着的姑娘万般温柔地轻语:“微微,我想你。”

    每一天的黎明,每一日的晨曦,都会听到有一个叫谢景臣的男人,在对那名为单曦微的女孩儿说:微微,我想你。

    每天每夜,每时每分每秒。

    谢景臣都在想单曦微。

    ——

    或许我们都曾在这条并不平坦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甚至猝不及防摔倒,磕的头破血流。

    或许我们都满身伤痕,留下过刻骨铭心的痛。

    或许,未来还有更大的坎坷在等着我们。

    但正如余老师说的那句话,“有了你,所有的苦难都是祝福。”

    我们所经历的好的、不好的,快乐的、不快乐的,因为与你有关,对我来说,统统都成了这世间最美好的馈赠。

    微微,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不止这辈子,下辈子也一样。

    我知道我贪心,你应该也明了,我就是个贪得无厌的人。

    我不仅想要你的余生,更想要占有你所有的来世轮回。

    景臣哥,我愿意与你一同春看百花秋望月,夏听蝉鸣冬赏雪。

    我也愿意,与你一起共赴未卜的前路。

    哪怕未来荆棘遍地,我也甘之如饴。

    总之,只要与你牵手,随便到哪里去,都好。

    作者有话要说: 在520这个甜蜜的日子把正文完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