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8章 番外七

作者:紫玉轻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在南京停留的日子里,相思还曾经与江怀越一起坐着马车, 去寻找以前的云府。

    宅子在里仁街上, 即便是相思,也费了好大劲才算找到原址。自从云家被查抄, 她和姐姐被遣入教坊以后,她就从未回过家园。

    马车缓缓停在街边,斜对面就是朱漆斑驳的大门。只是正中间的“云府”二字,早就换成了“张府”。

    “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你打听过吗?”江怀越撩开帘子望了望。大门前的石狮子威武倨傲,但门前冷清,看上去有些萧条。

    相思道:“听说后来被转卖给了一个商户, 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是当初买下的那人家。”

    江怀越望着对面,围墙内绿竹依依,枝叶横斜, 在微风中徐徐晃动。

    “要不要想办法进去看看?”他忽提议道。

    相思吓了一跳:“里面住了陌生人, 怎么好进去呢?”

    “也不是找不到办法……”

    她见江怀越微微蹙眉, 似乎真的准备想办法将她带进去,连忙道:“大人, 不要去想什么点子, 人家好端端住着,我们不管是明目张胆闯进去, 还是使用手段溜进去, 都不太好。”

    “你不想去看看以前的家吗?”

    相思垂下眼帘道:“其实, 七岁就离开了宅院, 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而且如今别人住在里面,也许陈设布置都改得面目全非,再进去看一次,岂不是徒增伤感?”

    江怀越听她这样说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马车只是围着那座宅院缓缓绕行一圈,随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处。

    那天夜里,江怀越还在窗前看从京城寄来的书信,相思已经躺到了床上。他一边思索着如何回复,一边研着墨,忽又回过头看看,见她闭着眼睛了,便起身来到床前。

    “相思?”江怀越轻声叫她。

    她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怎么?”

    “你很困了吗?要睡觉的话把衣服脱了。”

    她本来还想再陪他一会儿,然而可能是之前一段时间忙着赶路,到南京后又没好好休息的缘故,今晚真的是又累又困。

    “那你也早些睡。”她爬起来,草草地卸去了妆容,洗漱之后独自上了床。

    江怀越为她放下了薄透的纱帐,随后又去拟写回信了。相思隔着纱帘看着那背影,烛火跃动着,洒下摇晃的阴影。

    ——都告了假了,还不得清闲。

    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转身睡去了。

    ……

    “云夫人,您家的两位千金真正是出落得标致秀丽,以后谁家若是能娶得其中一位,那才是有福呢。”

    “孩子还小呢,程夫人就说起这玩笑话来了……”

    “大小姐也有十二了吧,我家大女儿十二岁已经定了亲,其实也不算早了!”

    “静含倒是温顺懂事,就是那个小的,唉……”

    宴席间的夫人们欢声笑语,丫鬟婆子们在一旁伺候上菜,静琬早早吃了一些点心,听到母亲又在众人面前将自己和姐姐做比较,就翘着嘴跑到屏风外面。

    姐姐和程夫人的两个女儿正在摆弄着绣线,静琬凑过去看了一会儿,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无聊地溜出了房间,在院子里看花看草听虫叫。

    “轰”的一声响,沉沉夜幕间流光四溢,绚丽烟火盛放如花团锦簇。随后便是欢腾的爆竹声远远近近响彻夜晚。

    静琬抛下手里的草苗,悄悄攀上了院中的石凳,站在那里望了许久,耳听外面街上热闹非凡,自己却无法出去,心中很是沮丧。

    正出来端菜的丫鬟看到了这危险的景象,吓得叫起来。

    静琬忙跳了下来,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蹬蹬地跑进屋子里,腻在母亲身边,喊着要出去玩。

    云夫人起先不允许,无奈抵不住这小女儿的软磨硬泡,只好让丫鬟唤来仆人云芮与其侄儿云祥,令两人好生带着静琬,去街市上转一转。

    静琬自然欢天喜地,临走时还不忘问问姐姐:“你不出去吗?”

    静含正和程家女儿比试绣花,头也没抬地道:“闹哄哄乱糟糟的,有什么好看?”

    静琬哼了一声,跟着芮伯与云祥出了院子。

    流光溢彩的灯笼悬满了街市,静琬跪坐在马车座椅上,趴在窗户边睁大了双目看着外面的一切。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时不时传来小贩吆喝叫卖的声音,高高低低起起落落,有许多东西都是她未曾见过甚至未曾听过的。

    “芮伯芮伯,那个一串串的是什么?”她从窗子里探出脑袋,好奇地指着路边的小摊。

    赶车的云芮看了看,笑呵呵道:“红丝线缠成的同心结。”

    她一会儿又关注到别的地方,嘻嘻笑道:“哎,那些人都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看灯,不怕脖子酸吗?”

    “哦,那是在猜灯谜。大小姐对这个最在行。”

    “猜灯谜?那有什么意思,我才不稀罕玩。”她撑着脸颊,又望到了前面一排排的小吃摊,抿抿嘴巴道,“芮伯,芮伯,我饿了!”

    “哎哟二小姐,您刚才不是在跟着夫人们用晚饭吗,怎么就饿了?”

    “我只吃了一块枣子糕啊!太甜了,不喜欢!”她看着各种摊位前人头攒动的场面,又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香味,简直觉得自己快要饿晕了。

    云芮只好将马车停在了较为僻静的巷子边,问道:“您想吃什么呢?”

    “他们都在吃什么?”她又钻到马车另一边,打开窗子朝夜市望。跟在车边的云祥也早就想去吃点好吃的,不由眉飞色舞地道:“透糖大枣、酥油松饼、炸鸡脯翅儿、白糖核桃穰儿、还有时鲜的金橙、石榴、甜橄榄……真是酸甜咸香样样都有,小姐要不要去尝尝?”

    静琬按捺不住,连连应声。芮伯却板着脸道:“外面人多又杂乱,万一挤着碰着小姐怎么办?云祥,你在这儿守着二小姐,我过去买些回来。”

    “可这吃美食,不得亲自过去看了才好选吗……”云祥怏怏不乐地回了一句,静琬也不乐意,但见芮伯意志坚决,只好托着腮想了想,道:“那你就去给我每样都买一些来,对了,鸡肉的我爱吃,多买点。”

    “那么多怎么吃得下,还有那些油蒸熏制的鸡脯鸡翅,腻得很!别吃坏了回去要挨骂……”

    “我吃不下的可以给你们吃啊!”静琬拨弄着衣衫,“反正姐姐和爹娘不爱吃外面的东西。”

    芮伯只好摇了摇头,放下马鞭往集市那儿去了。

    云祥见他走远了,凑到车窗边,低声道:“二小姐,他准是随便买个三四样就完事,哪可能真的给您全都买回来?咱们要不要到夜市上,您看中什么,我给您买了当场就吃。”

    静琬眨眨眼,想到上次看到云祥躲在后门处满脸愉悦地吃着鸡脯肉的样子,不禁心痒难耐。

    “你上次吃的鸡脯肉,就是在这买的?”她小声道。

    云祥连连点头:“带您去看看?那可是南京城夜市里最有名的一家。”

    静琬高兴起来,卷着裙子跃下马车,催促着云祥就往夜市最繁华处跑去。

    华灯高照,人声鼎沸,卖鸡脯鸡翅的小店前挤满了等候的人,果然不见云芮,想来他是不会到这里来的。

    云祥自己想吃得很,借着给静琬买的名义,挤进人群去等,回头叮嘱静琬就在旁边的槐树下等着,不要搭理陌生人。

    她应了一声,走到边上的大树下等候。

    起先还能望到云祥的背影,可是随着又来了一群人,很快云祥都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

    静琬无聊地等了一会儿,看周围的人都在吃吃喝喝,肚子越来越饿。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走到了对面去。

    胖胖的妇人正在叫卖水果,邻近的摊位上,则是一对夫妇在做着她从未见过的点心。

    静琬在两个摊位前转来转去,下定决心指着一堆橙子道:“我要一个。”

    “一个怎么卖啊?你叫你家大人来……”胖妇人正说着,却见这个粉雕玉琢的娃娃从怀里掏出一把碎银子。

    “喏,这一个银子,换你一个橙子,够吗?”静琬怕自己被诓骗,有意从中选了最小的一块碎银,捏在手中晃了晃。

    “够了够了!”胖妇人喜笑颜开,忙挑了个又大又圆的橙子递给她,一把将银子收进口袋。

    静琬抱着圆溜溜的橙子,却发现自己剥不开皮,正着急时,又听旁边的点心摊位上传来吆喝声,便不由自主凑了过去。

    摊位前人不算多,有大人也有小孩,大概只有三四个。

    她踮起脚尖,目不转睛地望着刚做好的点心。

    那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底下大,越往上越打着旋儿地变成尖圆状,粉红、纯白双色交融,望上去好似霜雪白糖揉成的一般。

    边上有大人买了在吃,软软的,绵绵的,感觉应该很好吃。

    她嘴巴发空,手又不由自主地取出了银子,小声道:“我也买一个。”

    卖点心的女人吃了一惊:“银子?我们只收铜钱,没那么贵的!你这给我,我也兑不开啊。”

    静琬没怎么听明白,生怕她不卖给自己,又祈求道:“不能卖我吗?我只要一个。”

    “你自己来这儿的?家里大人呢?”

    “在对面买鸡脯鸡翅。”她指了指身后,又眼巴巴看着那些新奇的点心。

    女人和丈夫商议了一下,还是取出一个,递给了她。“就在这吃,等你家大人过来了,再给钱。”

    静琬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个粉白色的点心,然而手里的大橙子又拿不住了,她见旁边木桌边坐着一个男孩子,便顺手递了过去。

    “送给你了,这个我不要了。”

    男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忽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橙子,令得他怔住了。

    “给你呀。”静琬抿了一口粉色的尖儿,果然又甜又软,又香又绵,还带着浓郁的奶味。只是这点心实在娇弱松软,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断落,故此她急着将橙子往男孩手里一塞,抿着甜甜的点心,口齿不清地道:“要吃吗?我刚买的。”

    男孩有一双黑黝黝的眸子,沉寂得像暗夜湖水。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只是将橙子放在了桌上。

    静琬纳罕地看着他,在家里,无论她给别人什么东西,丫鬟婆子和小厮们都会满脸笑意连连道谢,她从未没有遇到过这样冷淡的人。

    他看上去大概和姐姐差不多年纪,穿着深蓝色的衣裤和黑色的鞋子。

    “你不喜欢吃橙子?”她好奇地打量着男孩,坐在斜对面的椅子上。椅子有点高,她的双足都着不到地,就在半空中晃啊晃,脚踝处系着的金铃铛也随之摇来摇去。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卖点心的摊主看到了,以为是两个孩子想吃橙子又剥不开,便拿着小刀将橙子切了开来,分成四份,随后又去忙碌了。

    静琬高兴起来,拈起一片橙子,塞进嘴里。

    “嘶……”她眉头都蹙成一团了,满脸哭丧神色,一下子将手里的橙子丢到了地上,“好酸!”

    随后又赶紧再吃了一口甜甜香香的小吃,这才缓过气来。

    “那个橙子好酸啊,你也不要吃了。”她指着桌上的橙子,向男孩道。

    他却看了她一会儿,像是听不太明白,过了片刻,伸出手,拿起了一片橙子。

    静琬想要阻止,男孩已经咬了下去。

    黄澄澄的酸橙子,被他慢慢吃掉了。

    “你不觉得酸?”她疑惑不解,见男孩还是很平静的样子,便又将剩下的橙子推到他面前。他犹豫了一会儿,望着她,轻轻开了口。

    似乎是在问什么。

    可是她听不明白。

    那是一种似乎极为复杂又拗口的语言,是她从未听到过的。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不是南京人吗?”她又问。

    他却好似明白了她的意思,再摇了摇头。

    “这些,你都吃掉吧。”静琬指了指面前的橙子。

    于是男孩谨慎而局促地又取过橙子,慢慢吃了起来。旁边的柳树上悬着灯笼,映照在他身上,静琬看到他清瘦的手腕上有伤痕,还有淤青。

    “这是怎么了?”她好奇地问。

    他愣了愣,垂下眼帘,没有表情。

    静琬想到上个月自己因为从凳子上跳下来,膝盖上也这样青了好多天,便也露出痛苦的神色,道:“是摔跤了吗?”

    男孩只是默默地拉过袖子,掩住了伤处。

    她想到自己当时摔得哭了,爹娘却还责备她不成体统,心里没来由地难过起来,又觉得他一定还是很痛。于是跳下椅子,去摊位前又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粉白色点心。

    “这个很甜。”静琬将点心递到他面前,认真地道,“吃了就不痛了。”

    他怔怔地坐在光影交错处,抬起头看着她。

    “拿着吃吧。我给过银子了。”她特意强调着。

    男孩抿了抿唇,用生硬的南京话道:“谢谢。”

    “哎,你会说南京话……”静琬笑了起来,正打算再问他,却听到人群里传来了急切的呼唤声:“二小姐!”“二小姐!”

    静琬愣了愣,回过头,却找不到芮伯和云祥的身影,这才想到自己原本应该在那大槐树下等着的。

    “我走了,你自己吃吧!”她匆匆忙忙地又咬了一口白白的尖尖,转过身便往那边奔去。

    拥挤的人群里,芮伯和云祥都急得满头大汗,正在发疯似的寻找她的身影,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喊,再一看,是静琬站在大槐树下朝他们招手。

    “老天爷保佑!”芮伯飞奔过去,抓着静琬的手腕,眼泪都快出来了。云祥紧跟其后,哭丧着脸埋怨道:“二小姐,您怎么不听话,我好不容易买了东西出来,不见您人影,魂灵都吓飞了!”

    静琬还没回答,芮伯已经怒吼道:“你还有脸说?!谁让你把小姐带过来的,这夜市上什么人都有,万一遇到拐子将她骗走了,这不是要命吗?!”

    “我……”

    “我那么机灵,能被人骗走?”静琬挺起小身板,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回头望。然而人群攒动,个子还小的她站在这里,早已望不到点心摊位了。

    芮伯还在对云祥骂骂咧咧,云祥只好垂着头,拉着静琬的袖子将她往马车那边领。

    “二小姐,我买来的鸡脯和鸡翅您还要吃啊?”

    “当然要了!你不准偷吃!”

    “可是您都吃了这东西,还吃得下?”

    “我又不觉得饱。”静琬扬起脸,问道,“这个叫什么,我没见过。”

    “这是酥油鲍螺。您想吃的话,下回我给您带回来。”

    “好……”

    她跟着芮伯和云祥回到了巷子边,又坐上了马车。铃声清脆响起,车子缓缓地经过夜市,往原路返回。

    手里的酥油鲍螺已经吃完了,齿颊留香,余味十足。

    她推开窗户,往夜市方向再度望去。

    垂柳依依,灯火闪烁,人群依旧热闹,但那个男孩的身影早已消失。

    冷僻的小巷子里,一大一小两人慢慢走着。

    前面的中年人面容瘦削,时不时回过头盯着身后的男孩,呵斥道:“哪里来的钱买这吃的?莫不是手脚不干净,偷了库房的钱?还是拿宫里的东西跟人换来的?”

    男孩依旧低着头,垂着眼睫,默默地跟在后面。

    中年人见他不吭声,冷冷道:“不要贪图小利,以后跟着我回紫禁城,只要你能巴结主子,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没有?要是你目光短浅,被这一点小东西就迷了眼,那可就枉费我一番心血了,懂吗?!”

    男孩还是沉默。

    “我说你是真听不懂官话,还是装的啊?!”中年人恼火起来,一把掐住他的手臂,狠狠拧了一把。

    他痛得瞳孔都收缩起来,却没有叫,也没有哭。

    “算你小子吃硬!够狠!”中年人又打了他一巴掌,松开手,继续往前走。

    黯淡的光影下,街巷幽长延伸,远处不可辨,如同永无尽头的黄泉路。

    他始终跟随中年人的脚步,只是偶尔抬起眼,濡湿的眸子里,隐隐显出寒意。

    在无人留意的时候,他抬起手,抿了食指一下。

    指尖还存留着浓浓的甜香。

    ……

    江怀越忙到很晚,才脱下外衣睡到床上,却听到相思在笑。

    “相思?”他伏在她肩膀上,想问她怎么还没睡着,却发现她其实是闭着眼睛熟睡的状态。

    于是这才明白,她在做梦。

    做梦还笑着,想必是梦到了愉快的事情。

    他笑了一下,静静躺在了她身旁。

    也许只有她这样的人,才会在历经坎坷的人生里,还能在梦中微笑。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