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作者:漱流枕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雪萤着实有些不懂,她问身后的岑无妄, “为什么每个人都问我们睡过没有?”

    岑无妄依然那般姿态, 孤月寒霜, 不带正眼看人,说话吝啬得很, “没有。”

    雪萤品出点意思, “岑无妄你近乡情怯?”

    岑无妄,“没有。”

    雪萤,“没有你虚心什么?”

    那头温安和渡以舟咬耳朵, “看看,蹬鼻子上脸, 连师尊都不喊了。”

    渡以舟表情更镇定, “你没发现谛听之声不在了吗?”

    温安,“那我要替师妹开心?”

    平心而论, 谛听之声虽然给雪萤造成不少麻烦,温安这类吃瓜群众还是很喜欢的, 这叫看热闹不嫌事大。何况他写作君子端方, 读作没脸没皮,偶尔被谛听之声说上几次,依旧和颜悦色的,可见心态稳,脸皮厚, 不愧为大师兄。

    渡以舟白了温安一眼, 上前向岑无妄行礼, “见过师叔。”

    岑无妄被夺魂算私事,渡以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师叔你终于回来了,八卦传多了不可怕,可怕的是群众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万一和现实对上了,心虚就麻烦了。

    岑无妄也不是多舌之辈,见了渡以舟公事公办,要了人手去捞半山腰的苍梧。剩下雪萤和温安走,领着一大堆师弟师妹,聊起这几天经过。

    话说那东海龙太子被某人正义裁决后,于病床上重整旗鼓,本着我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秋秋决不能便宜了凤族。

    等他整顿人马杀去妖界,凤悦眠递来书信,问能不能搞个龙凤呈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秋秋在苍梧手里,咱们不如先来场医闹,砸了苍梧的牌子,把孩子的抚养权要到手,剩下的慢慢争。

    听上去有鼻子有眼,加之龙族进攻妖界受挫,一心想做出事业的敖富贵答应了。

    然后就和颜执吵起来了,颜执的理由是凤族大大滴坏,拿我们当炮灰,太子咱们绝对不能同意。

    后面的事简单来说就是君臣不和,颜执一气之下辞职回家。真没什么桃色新闻,至于为什么颜执性别暴露了,那是因为颜执她娘觉得女孩子家年纪大了,不好嫁人,现在看颜执回来了,估计也是没混出头,还是早点嫁人了事。

    两件事一前一后,本来没关系的。奈何三人成虎,谣言就是要越刺激越好。于是从一开始意见不合到后来的颜执被敖富贵发现女身,丢了丞相之位。再到现在的敖富贵强迫人家为妾。那是相当的刺激。

    “胡说八道,你家宗主是女的,就不准我东海丞相是大胸。”

    雪萤说,“敖太子,颜姐姐是平胸。”

    同类最清楚同类,她很懂的。

    敖富贵愤怒拍龙尾巴,“那也碍不着我老师做丞相。你们这些成年人,脑子里成天胡思乱想,将一个七岁孩童描述得丧心病狂,人神共愤,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我老婆都没了。”

    这是敖富贵最气的,流言传到女侯耳朵里时,女侯特意探望了敖富贵,都是女人,女侯理解颜执背后的酸楚,辛辛苦苦拼的事业被敖富贵一句话说没了。女侯对敖富贵表示了十二分鄙视,外加厌恶。

    “都怪你们。”

    敖富贵说着说着鼻子一抽,温安下意识眼皮微跳,这位太子爷在太初宗哭了好几天了,就差来个水漫太初宗,现如今太极殿下那只王八都能下水了。

    要知那王八说到底是陆龟,不适合生活在水里。

    “不是。”雪萤挺郁闷的,“虽然我同情你的遭遇,可远在东海的事,我们也没能力兴风作浪。”

    对此敖富贵的解释是,“你们修士没一个好东西!”

    八卦就属你们这群修士传的最快,坏死了。

    雪萤还没残忍到欺负小朋友,和温安商议,“师兄,要不咱们把他请出去算了。”

    留在太初宗还浪费粮食,太初宗养一群剑修就很累了,别养龙了。

    温安一指大门,再指敖富贵,意思很明显,不是他们不请,而是这龙撒泼耍无赖。

    “据他所说,颜丞相向来视他为己出,如今他受困太初宗,遭我等欺辱。颜丞相定不会坐视不管。”

    温安说这话时,敖富贵脸色古怪,也不接话。

    出山救孩子吗?雪萤无话可说,“所以,你攻打太初宗,就是为了让颜姐姐再爱你一次?”

    说到这敖富贵又不高兴了,满脸阴翳,“凤悦眠那鸟,老子刚把太素谷拆了,他就把老子调到道界,说什么太初宗会援助太素谷,让我先下手为强。”

    从结果来看,凤悦眠确实把龙族当炮灰用。

    估计敖富贵回去就要和凤族掐个你死我活。作为一个正直的剑修,雪萤还是很乐意往对手伤口上撒盐的,“秋秋入了魔界,凤族正和魔族开战。你可以和魔尊沈烬合作。”

    敖富贵目光警惕,“怎么,觉得我被骗一次不够,还要骗第二次。”

    什么强强联手,没一个好东西。

    敖富贵油盐不进,雪萤拿他也没法。最后定下约定,敖富贵可以在太初宗等颜执来,但是不准哭了。

    再哭王八就要淹死了。

    聊完后雪萤跟着温安去他在太初宗的落脚点,有山有水,和润雨谷相像,“师兄暂住于此?”

    温安翻着太初宗的客峰,等会还有个苍梧,这位是前辈前辈前前辈,决不能怠慢。

    “渡以舟逞强,龙族打上门时不肯叫太玄门,一个人硬撑,伤了内腑。眼下太初宗暂时由我接手。”

    渡以舟的脾气雪萤也清楚,有此遭遇也不奇怪,“师兄揍回去了?”

    温安神情温和,“我削了他半身龙鳞。”

    难怪方才敖富贵不跟温安搭话,揍得自己人形都维持不住,敖富贵会搭话才怪。

    “星辰大阵牵一发动全身,如今太初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温安不再多言,“你与师叔回来了,就多一份保障。”

    这事雪萤应的响亮,跟着指手画脚,说也要住太初宗,温安斜睨过来,“不说说你,去的时候还闹着要叛出师门,回来本名都喊上了。”

    没了面纱雪萤情绪有点变化脸上就映衬出来,高兴时眸子里撒着碎光,明媚动人,“我以前误会了他,实际上他是个好师尊,值得尊敬的对手。”

    “就这样?”

    “白露也回来了,我原谅他了。”

    温撑着下巴听雪萤讲完历程,打量眼前人半晌,安幽幽口气,“儿大不由娘,罢了,最终肥水不流外人田,也不算亏。”

    雪萤品出点意思,她又不傻,摸着额间的红印说,“公事私事我分得清,当时情况我哪想那么多,只想着完成就行。大不了往后我系抹额就是。”

    温安笑起来,“你不知他怎么会不懂,要是真为你好,早就提醒你遮了印记,一路走来只字不提,可见是真的心虚。”

    “还有,既然白露回来了,为何还背着瑶光。别跟我说拿错了,剑修最清楚自身的剑,根本不可能认错。”

    “师妹,你动心了。”

    屋内里头静了几分,外头松风水月,剑者的脚步止步于此,雪萤的声音清晰传来,“是又怎么样,他是四界中最好的剑修,与他同行用什么身份我不在意。我想要的,从来都没变。”

    “要是他日后有了意中人呢?”温安问出这话直觉叫不对,因为雪萤眼里头不是失落,是兴奋。

    “情场失意,剑道上更能进一步。”

    温安,“……”

    外头苍梧拿烟杆戳岑无妄的背,“赶紧的,给你徒弟戴顶绿帽。”

    岑无妄转过头来,“为什么不是她给我带?”

    所以说,有时候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

    **

    几日后颜执领走了敖富贵这个问题儿童,一同来的还有东海和太初宗的友好合约,大意是我们知道错了,爸爸原谅我们好不好。敖富贵走的那天,一起离开的还有女侯和冥公,不知道颜执和敖富贵说了什么,敖富贵见了女侯很正经。

    “我会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你能在以后给我一次机会吗?”

    半大少年,没几分稳重,骄气不减,眼睛和太阳一样亮,烫了女侯的心头。她愣了片刻,噗哧笑出声来,眼波流转。

    “如果你来魔界的话……”

    一龙一魔遥遥相望,背后一干道士当背景板,平白无故喂了一盆狗粮。

    别人的七岁就有刻骨铭心的恋爱了,他们是十七岁还在练剑学法,这就是差距。

    送走这些局外人,接下来就是两派关上门说悄悄话。得知宗主转世后,渡以舟钻研起幼儿教育,照渡以舟的话说,宗主上辈子苦了这么久,这辈子要补偿回来。

    苍梧是在半个月后走的,半夜生了个大胖小子,完事留信一封毫无留恋走树,回去收拾凤悦眠。白送岑无妄一个儿子不用谢,别让这东西回来了,免得抢他养料。

    由于被岑无妄挖坑种到了地里,最后孩子交给栖霞长老抚养。

    种在盆里。

    由此可见,不死树还是很好养活的。

    几个月后识界传来优昙的消息,说是情况在好转,就是楼下魔界有点吵,成天鸡叫,优昙问雪萤有没有助眠的方法。僧人睡眠不太好。

    雪萤写信回道,魔尊估计也烦那只公鸡,你可以和他谈谈,帮忙一起杀鸡。一劳永逸,杜绝后患。

    师妹在外头催促,“师姐,该出发了。”

    雪萤搁下笔,信上墨迹一半,她拿起手边的瑶光,在镜前打量了一圈,确认穿戴无误后,和门外师妹汇合。

    屋外桃花又发几枝,早就记不清岁月,雪萤御风而行,紫微道旁站满弟子,尽头两仪殿内温安等人恭候多时。

    今日,是她正式接任剑仙的日子。

    掌门见了雪萤笑眯眯的,“英雄出少年啊,师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正经场面雪萤中规中矩,乖乖站那听掌门发言,一般领导人发言,那必是深入简出,鞭辟入里,入木三分。

    “我很高兴,能见证新一任剑仙诞生。在我青年时,我曾见过一位剑修的身姿,他的身影使我难忘,今天,我在雪萤师侄上见到了同样的影子。”

    ……话很多。

    絮絮叨叨讲大半天,终于绕回正题,掌门带头鼓掌,“下面,我们用掌声恭喜雪萤师侄。”

    巴掌还没拍几下,长老位上岑无妄忽然出列,掌门特热情问,“师弟是要说几句吗?”

    “非也。”

    岑无妄走到雪萤面前,白露直指雪萤,“但求一战。”

    雪萤记得,很多年前她刚拜岑无妄门下时,不知天高地厚,仰着脑袋挑衅岑无妄。

    然后呢,她被岑无妄无情揍了一顿。

    至于现在,雪萤神色不变,瑶光出鞘,眉眼间尽是自信,“先说好。”

    “我赢了你得管我叫爸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