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52

作者:王三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兄弟关一北还没找到,媳妇也没了。

    世上应该找不到比郁景归更难的人。

    按理说, 一个人离开是有预兆的。

    郁景归知道舒白头天晚上不对劲, 却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她突然的亲切甜美,温柔的话语, 甚至主动过来和他做,一切和之前那么的反常。

    谁能想到, 她会选择离开呢。

    如果细心一点的话,他会知道, 向来懒得整理衣柜的她去衣帽间把东西收拾干净, 里面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 以至于她不想翻找自己的睡衣,而拿他的衬衫匆匆应付。

    “太太的签证信息早就准备好, 机票是前段时间订的电子机票,离开时叫的出租, 手机关机, 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办公室里, 秘书正在一一地汇报。

    “对了, 据调查的信息来看,太太去过关家。”

    “去那里做什么。”

    “关家目前只有关一北的母亲在家, 可能儿子长时间没回来,她代替去看望下吧,买了不少礼品。”

    班桌前的郁景归,掐灭手中的香烟,神色难测。

    秘书知道他尚且处在媳妇抛弃他的氛围中。

    别说当事人, 即使外人,即使林晓晓,都不知道舒白的动向。

    打电话过去询问,林晓晓比他们还惊讶,表示她和舒白之前还聊得好好的,没有半点不对的地方。

    离开看上去毫无预兆,却有可能蓄谋已久。

    “郁总,您要不仔细想想,太太走之前,没有给您留下什么信息吗?”秘书问。

    “没有。”

    “那她是故意瞒着您走的吗?”

    “不知道。”

    舒白不算刻意地瞒着。

    她这段时间虽然潜移默化地拉远他们的关系,种种行为又让人觉得亲密,谁能想过,晚上亲昵抱着脖子做嗳的女人,第二天会一声招呼不打就走呢。

    “虽然太太离开的事情很让人难过……但是郁总,我们该开会了。”

    秘书后一句话,委婉地提醒郁景归。

    人都走了。

    他难不成还要去追吗。

    欧洲那么大,签证办了那么多,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她会在哪里。

    就连用的卡都是瑞士银行,查不出记录的。

    舒白走后,晏城迎来第一场大雪。

    她不知道,林晓晓给她发了多少信息,打过多少次电话。

    不知道家里的柴柴在她不在的时候,偷偷摸摸长胖三斤。

    也不知道,郁景归在找她之前,疯狂搜寻关一北的下落。

    如果没找到关一北的话,等同于找不到舒白。

    这个联系如同恶咒一样,禁锢在郁景归的脑海里。

    晏城名流之首是郁家,附近的城市,大小权势都有所顾忌,但西部地区是怎样的,不得人知。

    最终,郁景归还是找到了,关于关一北的零碎信息。

    舒家老宅。

    天气冷,舒老爹爱和友人在家喝喝茶,下下棋。

    女儿出嫁了,他事业心似乎显得不那么重。

    郁景归的车,停在老宅门口,意料之外地被拦下来。

    下车后,郁景归神色匆忙,对门口的保安简单表示:“我要见舒老先生。”

    保安态度强硬:“老先生在下棋,没空。”

    “他说了不见我吗?”

    “您得去问老先生。”

    “不见的话,我可以等。”

    傻子都看出来保安是故意这样拦的。

    怎么说他是舒家的女婿,哪有把人车拦在外面的道理,哪怕不待见,也应该请人先进屋等候。

    郁景归站在门外,没去车里等。

    他穿了件深色长大衣,和白雪皑皑的周遭形成鲜明的对比。

    保安看到他这样,想说话,又被其他保安使眼神拦住。

    舒老爹事先吩咐过的。

    郁景归来的话,不见,找任何理由搪塞过去就行。

    郁景归试图给舒老爹打电话,然而并没有结果。

    宅子里的几个老头,悠哉悠哉的下着棋。

    有一个老人笑问:“老舒这么做,倒不怕得罪他女儿。”

    “是啊,那大小姐脾气,又不是不知道,被她发现自家男人在外面挨雪受冻,难保不找家长算账。”

    “且不说小舒态度了,光是郁家知道,怕也弄不好脸面。”

    等老头们悠悠地说完,主位上的舒老爹懒散地抬眸扫了眼,“咋了,我教训我女婿都不行了?”

    一颗白旗被他放下后,没好气地继续补充:“我还没怪那小子欺负我家闺女呢,他妈的,我早知道这事,能同意他们两个?”

    “说的一嘴漂亮话,真有那时候,还不一定呢。”老头甲笑,“难不成还能把小舒贴给关家那小子不成。”

    老头乙不乐意了:“这要是给关家,不如贴给我家。”

    老头甲轻蔑:“得了,你家那孙子天天不务正业,还不如我们家呢。”

    他们几个借着下棋的劲儿,跟婆娘似的唠起婚事来,人虽然老,脑子还精着,个个早有攀舒家之意,奈何舒老爹不是省油的灯,物色的女婿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棋早早下完,天冷,茶也凉的差不多,站在雪地里的男人始终一动不动地等着。

    他越这样等,越让舒老爹觉着,他犯了错。

    同情是不会同情的,大闺女和他表示出去转转时,那小眼神藏了好久的哭意,始终没舍得在老爸面前亮出来,看得当爹的很是心疼,曾几何时,他养的丫头需要伪装自己了?

    如果不是要走,舒白大概不会和舒老爹促膝交谈,从小到大,她被照顾得很好,物质生活上没有任何的短缺,几乎心想事成。一直以来,没好好谢过自己的好爹爹。

    谢完后,她便表示自己想出去散散心。

    舒老爹问及理由,她只说郁景归高中欺负过她,所以暂时想一个人出去旅行。

    舒白以为自己没说事情,保留一定的悬念,却不知老爹是何等精明的人,随便想想都知道她高中受过最大的委屈,不就是减肥期间吗。

    即使不知道什么事,也知道其严重性,当爹的第一时间表示支持,完全可以送她悄无声息地离开。

    舒白走后,舒老爹一直在等郁景归送上门,却意外地等了很久。

    他这暴脾气上来,直接让人在外面等上七八个小时。

    叫人进来时,天已经黑了。

    舒老爹一边让保姆送茶,一边招呼女婿坐下:“这大雪天的,你怎么还往外面站着?咋不进来坐坐?”

    老爹装的一手好丈人。

    郁景归薄唇微紫,并没有揪着这个不放,直言道:“爸,我有事想问你。”

    “是舒白吧,我不知道她在哪,别问我。”舒老爹一副不管事的模样。

    “是关一北。”

    停顿了下,郁景归没跳过话题,“您知道关一北的下落,对吧。”

    “我以为你来问丫头的。”

    “我能找到她,但没有关一北下落之前,我无法将她带回来。”

    按照郁景归这段时间的调查和推断,舒老爹是他们寻找关一北下落的最大绊脚石。

    他可能早就通知西部地区的人手,不进行任何的搜查。

    舒老爹以地产开发起家,西部地区不少工程都有他的大投资,不论是地方人脉还是威望,他都有一定的发言权。

    至于为什么隐藏关一北的行踪,只有他自己知道。

    舒老爹不急不慌抿上一口热茶,开始伪装,“我不知道。”

    “爸。”郁景归态度诚恳,无形之中却透着一种压迫,“您应该不希望舒白知道你对关一北做过的事吧。”

    没拖延时间,言简意赅,直接重点。

    舒老爹差点没拿稳杯子。

    好小子。

    还威胁起他来了。

    “你什么意思?”舒老爹问。

    “我知道爸是为我们好。”一波威胁后,郁景归态度很快放低,口吻卑敬,“不论是对白白还是我,爸永远都是慈祥可亲的。”

    另一个意思则是,对自家人亲切的舒老爹,对其他人,就没有任何的慈爱了。

    郁景归过来,只有一个目的。

    在不得罪舒老爹的前提下,找到关一北,再去找舒白。

    “你这小子。”舒老爹不知是气还是羞恼,“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郁景归掸了掸身上的雪迹,说道:“我是来求您的。”

    这句,还算中听,至少摆明他们的位置,免得让舒老爹觉得自己被女婿耍弄。

    即使,郁景归说的是事实。

    提到关一北,舒老爹想起先前自己说的话:

    ——你是个好孩子,我把丫头给你照顾,我放心,因为知道你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当父亲的,希望女儿幸福,等她度过爱玩的年纪,我会为她挑选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女婿。

    而前不久,他关切地在电话里询问关一北最近是否安恙时,关一北回得恭敬又无奈——我何德何能,让老先生这般挂念我。

    他何德何能,让舒老爹如此挂念,在舒白结婚后,依然没放松警惕,放他远走他乡,

    最终,舒老爹坦述道:“行了,我之前确实知道关一北的下落,但几天前他和我断了联系。”

    “他怎么了。”

    “听说为救一个孩子,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伤,这段时间一直在静居休养。”说到这里,舒老爹又为自己圆话,“他的离开可不是我逼的,我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只是听说关一北要走后,舒老爹默默助了把力,封锁所有能封的消息。

    受伤而不联系是假的,想一个人与世隔绝是真的。

    尽管联系不到,但舒老爹知道关一北所在的具体地址。

    “他新换手机了吗?”郁景归问,“方便透露给我吗?”

    “打不通。”舒老爹说,“他不方便接。”

    “没事。”

    拿到手机号码后,郁景归没试着拨号,给那端编辑一条短信:舒白不见了。

    一个月后。

    位于边境的某小国农牧场,周遭不规则遍布着各式木屋,基调复古老旧,胜在环境怡人优美,镜头随便对准地上的一棵草,都是大自然的风光。

    舒白起得早,在社交软件上发布一张带露水的花花照片,便吃饭去了。

    上次和林晓晓说到蜜月旅行,表示各地的风景都已看遍,就差南极的鹅没去观光,实则不然,她们先前去的,不过是著名风景区罢了,节假日游客众多,早就让古老的景点失去原汁原味。

    她现在所在的,是还没开发完善的度假村,人数稀少,很适合散心。

    刚来这里时,遇到不少麻烦事。她吃得惯这里的食物,奶制品又腥又酸,没几天她便瘦下来了,学着这里人的样子,烤点肉或者面包。晚上信号不好,她只能放弃刷手机,专注睡眠。

    谈不上与世无争。

    只是渐渐明白和理解关一北的离舍了。

    午后。

    用过午餐的舒白挑了个角度适宜的山坡,裹着披肩坐下来,平静望着不远处一览无遗的小镇。

    手机铃声响起。

    当地人call她,说有人来找她。

    舒白用英文回,可能找错了,不会有人来找她的。

    当地人再次强调,你的中文名不是舒白吗。

    她说是,但这个名字如此大众,重名是很有可能的。

    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有人来找她。

    接完电话没多久,舒白便听见后面有人喊她。

    是当地人的声音。

    还有一个,是她久违的,熟悉的男声。

    下意识回过头,舒白的眸中,倒映男人修长的身影,他逆着风,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唇角轻挽,给她一种初次见面的错觉。

    他怎么来了。

    疑惑在脑海里回荡着。

    “傻了?”

    直到男声渐近,舒白才回过神来,难掩惊讶,“你怎么在这?”

    “这个问题,不应该我问你吗?”郁景归低头,深眸注视着她的脸蛋,不知是不是缺乏日光的缘故,她更白了,也比之前更瘦。

    舒白被看得低下头,余光瞥见通风报信的当地人在朝她笑,她更不好意思了,抿了抿唇,“这里有人,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

    她把刚才搁放在草坪上的包包拿起来,转身时,发现腕被他捏的死死的。

    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没反抗,往前走几步,迎着风走,脸上的难堪之色,不经意间被风吹散了。

    回到住处,舒白做了两杯冰咖啡,把其一递到对面,后背靠着椅子,姿态随然。

    和他大概一两个月没见面了。

    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生疏感。

    她在等郁景归说话。

    但郁景归始终没有动容。

    他不急不慌地问及附近的情况,吃得怎样,睡得如何,为什么会挑选这里。

    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为这种田园生活感慨。

    终于,舒白忍不住了,“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你想知道吗。”

    “当然。”

    “我不想告诉你。”

    “……”

    他越不说,反而把舒白的好奇心勾-引得越厉害。

    “是我爸告诉你的吧。”舒白问,“只有他知道我在哪。”

    郁景归只问:“我不来找你的话,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会……”

    “怎么不会?”

    舒白皱了下眉头,以为这个问题很可笑,转念一想,不是没这个可能。

    她既然做得出来一声招呼就不打地离开,选择留在舒适的地方有什么不可能。

    “是不是觉得,你在外面待个三五年,我就能忘了你,然后你再回来,直接办离婚手续。”郁景归声音沙哑,“这样一来,不管关一北是死是活,你的心理负担都会少一点。”

    “我……”

    “嘴上说爱我,转身就离开抛弃我,连寻找的痕迹都没有留下,不是赌气撒娇,你纯粹是想整死我。”他说。

    “不是啦……”舒白试着辩解。

    “那是什么。”

    她抿唇,说不出来。

    为了找她,郁景归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

    他要先找到关一北,确定他平安无事,然后再去求问舒老爹,舒白的具体位置。

    舒老爹哪晓得具体位置,说了个国家和地点,郁景归只身寻找后,未果,再一问,得知舒白换地方了。

    断断续续找了三两个星期。

    她去过的地方,都有他涉及的足迹。

    “我找到关一北了。”郁景归没再试问舒白,把结果直接呈现到她的眼前,“这是他给你的语音留言,还有新号码。”

    舒白怔愣地抬头。

    他已经放出关一北的语音。

    ——“舒大白,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

    不知多久,没听到他的声音了。

    乍一听,舒白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高兴的是他还活着。

    难过的是,郁景归竟然是带着这个录音来找她的,他是知道自己空手想要带她走,是不可能带走的吗。

    “你怎么找到他的?”舒白不可思议地问。

    “随便找的。”

    “他在哪?为什么要躲我们?还好吗?”

    “因为救人受点伤,住院期间手机和通讯都断了,所以没联系我们,现在没事了,用不了多久应该会回来。”

    舒白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开心吗?”郁景归突然问。

    “嗯。”

    “那你觉得我呢?”

    “你不开心吗?”她小心翼翼问一句,“我知道擅自离开是我不好……但是你要是再质问我凶我的话,那你麻烦比我大。”

    “……”

    还真挺有理的。

    舒白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郁景归:“来都来了,咱们先度个简单的蜜月吧。”

    本来计划妥当带着摄影组一起坐私人机来的,因为一些事故和她的任性,变得这么草率。

    她在逃避,而他在想解决办法。

    应该耗费不少时间和经历才把局面挽回来,一句怨言都没有,只是问她,是不是他不过来,她就不要他了。

    舒白心头微微颤抖,对眼前的男人不由得产生一种愧疚感。

    尽管不想认错,舒白还是很小声说了句:“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哦。”

    郁景归神色严肃:“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什么时候能把我放在第一位。”

    “现在就能。”

    “又嘴上说爱我?”

    “怎么,不乐意听?”

    “真爱我的话,过来让我亲一下。”

    她哼唧两声,把脸蛋凑过来,“那好吧,就亲一下噢。”

    “可以亲胸吗?”

    “……滚。”

    已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