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作者:蜀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剧组待了接近五个月, 杀青之前,导演请客吃饭, 投资商也会到,剧组里的人都很高兴, 核心工作人员都收到了红包——陆焕生发的,毕竟是意外之财, 工作人员这几天容光焕发, 恨不得再拍五个月, 再拿一次红包。

    文宁第一次参加这种酒席, 几个主演以及导演副导和投资商在一个包间, 吃饭是次要的,多数都是互相恭维。

    投资商是几个影视公司的老总,亲自过来足以表现他们对这部电视剧的重视。

    导演一直在喝酒,他跑去卫生间吐了几次,回来还要继续喝,倒是陆焕生只跟投资商碰了几次杯,并且吃到一半就出去接电话。

    不过没人敢灌文宁喝酒。

    但是让文宁不明白的是刘曼也在这个包厢——她虽然戏份重, 但是是配角,应该在另一个包厢吃饭, 但她却在中途被叫了过去,添了筷子和碗。

    “刘曼啊, 我们来喝一杯。”一脸和蔼的投资商举着杯,笑吟吟的看着刘曼。

    刘曼诚惶诚恐的站起来,端起酒杯说:“我干完, 您随意。”

    说完就一口气把整杯白酒喝下了肚。

    投资商:“看看,巾帼不让须眉啊,我可不能落后,我也喝完。”

    另一个投资商说:“李总豪爽,来来,刘曼,咱们也喝一杯。”

    毕竟之前导演也陪着他们喝,文宁一开始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他看到刘曼喝得脸都发白了,投资商还在灌,他就忽然站了起来。

    桌面上的人都是一愣,几个投资商都没说话,李总有些尴尬地问:“小文怎么了?”

    文宁没什么好话:“你们不是想喝酒吗?喝个没完,我来陪你们喝。”

    几个“总”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李总尴尬地找台阶下:“这不是太高兴了吗?这部戏能顺利杀青,我们跟你们一样松了口气。”

    文宁看着他,文宁虽然还没满二十岁,但处于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不喜和厌恶的时候,也足够看得人忐忑不安了。

    导演连忙说:“不喝酒了吧?小文年纪小,我让服务员送果汁过来。”

    文宁:“我要喝西瓜汁。”

    导演连连点头:“行行行。”

    刘曼在西瓜汁上来之后就出去上厕所。

    文宁也跟了出去。

    刘曼果然没去厕所,她只是在卫生间外的洗手池边看着,双手沾着冷水拍自己的脸颊。

    文宁站到她旁边,刘曼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文宁,有些尴尬地朝文宁笑了笑:“刚刚谢谢你。”

    文宁:“你怎么不拒绝他们?就说你不能喝了。”

    刘曼笑了笑,笑容有些无力:“我还要在圈里混,还要看他们的脸色,我也没法硬气地说以后不拍他们投资或者筹拍的戏,喝酒也还好,不在这个酒桌上喝,也要在那个酒桌上喝,圈外的人觉得这行多光鲜,圈里的才知道有多污糟。”

    文宁:“……”

    刘曼:“只陪酒已经算轻松了。”

    文宁脸色有些糟糕。

    刘曼反而反过来安慰文宁:“你肯定不用这样,娱乐圈势力的很,他们不会得罪你的。”

    文宁摇摇头,神情不是太好,他问道:“那你以后怎么办?”

    刘曼笑了笑:“能怎么办?我再拍几年戏,把贷款还完,再存点钱开个店,以后自己当老板,或者学那些年轻演员,去直播带货,总能混到口饭吃。”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样,文宁看出了刘曼的无能为力,和看似豁达下的认命。

    文宁最终也没说什么,回到包厢之后,陆焕生也已经在位子上了,投资商和其他人都当没有这件事,提都不提,倒是没人再说喝酒的事了。

    陆焕生看文宁黑着脸进来,又黑着脸坐下,给文宁夹了一只白灼虾以后问:“怎么了?”

    文宁忍耐着:“待会儿去车上说。”

    散场的时候,文宁也没有跟投资商打招呼,他觉得自己跟他们呼吸一样的空气都恶心。

    陆焕生也只是说了两句,没有浪费什么时间。

    回到车上之后,文宁系上安全带,脸色很差地问道:“陆叔叔,你刚出道也经常被人灌酒吗?”

    他想问,你也曾经被逼无奈,要给这些人陪酒吗?但他最终没有说出陪酒两个字,当事人自己说,是一种自嘲的调侃,但别人说出来就是揭伤疤。

    陆焕生笑了笑:“他们灌谁喝酒了?孟褚还是刘曼?刘曼吧?”

    文宁沉默着点点头。

    陆焕生发动车子:“当年我也一样。”

    文宁表情更难看了。

    陆焕生:“酒桌文化,什么事上酒桌一谈,好像就能变得顺利。”

    文宁:“刘姐脸色都白了!”

    陆焕生轻叹了一声:“那她能怎么办?”

    文宁没有说话。

    陆焕生:“不喝?还是把酒桌掀了?她还要在这行混下去。”

    陆焕生轻声说:“文宁,我不是一开始就像现在一样,你以为我从入行开始就有现在的人脉和地位?”

    文宁看着陆焕生的侧脸。

    陆焕生看着前方的路:“还记得我拍的第一部电影吗?”

    文宁坐起来:“当然记得!我就是那时候喜欢你的!”

    陆焕生轻声道:“我靠那部戏得到了第一次最佳男主角提名。”

    文宁知道陆焕生要说什么了。

    陆焕生:“但得奖的不是我,我无数次看那部得奖的电影,我没法承认那年的影帝演的比我好。”

    文宁连忙说:“他当然演的没你好,只是因为……”

    陆焕生点点头:“只是因为他的公司更大,他的资历比我更深,所以有人都认为我输给他是应该的,连我的粉丝都在论坛里说我比不上他是应该的。”

    “任何行业,有时候看的不是你有什么本事,只有当你有了资本,你才能去追求所谓的公平。”陆焕生很少有这么严肃说话的时候。

    陆焕生:“业内都说我脾气好,你觉得我脾气好吗?”

    文宁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当然了。”

    陆焕生轻笑了一声:“我当出道的时候,脾气很好,真的掀过酒桌。”

    文宁一怔,他根本想象不出那样的画面,在他的印象里,陆焕生一直是强大而温柔的。

    陆焕生:“有两年我几乎接不到戏。”

    文宁紧抿着唇。

    陆焕生说:“不过也并不全是坏事,我以前接到过一个电话,那是个小女孩,哭着跟我说我才应该拿影帝。”

    文宁傻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我就是那个小女孩”还是说“我不是女孩”。

    陆焕生微笑起来:“她之前每年还会给我寄明信片,不过后来换了公司,搬了家,就没接到过了。”

    陆焕生:“算一算,她也应该跟你差不多年纪了,说不定已经不粉我了。”

    文宁没说话。

    陆焕生逗他:“怎么?吃醋了?”

    文宁清了清嗓子:“陆叔叔,那个电话……是我打的,明信片也是我寄的,我用的是我妈妈的手机,你就一直没发现?”

    安静的夜晚,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

    陆焕生的手放在方向盘上,他转头,认真的看着文宁,那目光专注到叫人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没有秦姐的手机号……”陆焕生紧抿着唇,“老师只告诉我,秦姐帮我打了招呼,还说有事秦姐会联系我。”

    陆焕生单手扶住自己的额头:“我也没找老师要过秦姐的手机号。”

    那时候他是什么呢?一个三流电影演员,怎么有脸主动要去秦瑶的手机号?

    更何况所谓的师弟,有几分重量?秦瑶看在老师的面子上给他行个方便,他难道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秦瑶的师弟了?

    再后来,他就换了手机号。

    他跟秦瑶空有师姐弟之名,却从没见过面,在文宁要回国发展之前,两人也没有任何联系。

    当年他也没有拨回过电话,他并不希望一个小孩子沉迷追星,毕竟那时候刚出了追星粉丝为了追星不上学,不读书,因为父母不支持自己追星,不给自己钱而跳楼的事。

    文宁抿着唇,有些艰难地说:“我妈跟我说,不能因为喜欢你,就打扰你的生活。”

    “其实我每年都有给你寄明信片。”

    文宁抹了把脸,脸上的表情像是笑,也像是哭:“去年和今年的明信片,我还放在背包里,本来准备悄悄寄给你的。”

    陆焕生看着文宁眼睛:“为什么不直接拿给我?”

    文宁笑得有点傻:“我不好意思……”

    陆焕生轻咳一声:“那些明信片我都收着。”

    文宁“嗯”了一声。

    陆焕生:“那时候我想,最懂我的,最替我鸣不平的人,竟然是一个小孩子。”

    文宁急切地说:“不是的!当时很多粉丝都觉得你才是应该拿奖的人,但是奖已经发了,他们担心你被攻击。”

    陆焕生却只是看着文宁。

    文宁在陆焕生的注视下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了。

    陆焕生忽然伸出一只手,按着文宁的后脑勺,把他压向自己。

    文宁碰到陆焕生的唇,陆焕生的软,他的唇形也很完美,不薄也不厚,很适合接吻,但这一次,陆焕生一反以前温柔缠绵的吻,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这次的吻与其说是吻,更像是撕咬,是掠夺。

    文宁觉得自己呼吸都被陆焕生夺走了,他的手放在陆焕生的手臂上,紧紧握着陆焕生的手臂。

    他甚至能品尝到嘴唇被咬破后的铁锈味。

    文宁的手慢慢上移,搂住了陆焕生的脖子,他眷恋的闭着眼睛。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陆焕生主演的电影时,那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不见了,只有陆焕生是真切的。

    “回家吧。”文宁在接吻的间隙说,他从没有如此渴望过陆焕生。

    此时的文宁眼角微红,嘴唇红润,嘴角还有一个细小的伤口。

    到家的时候,电梯门刚开,文宁已经迫不及待的去解陆焕生的皮带了。

    陆焕生的双手放在文宁的腰上,任由文宁动作。

    文宁看了陆焕生一眼,慢慢蹲了下去。

    陆焕生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文宁温热的唇舌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等文宁再次站起来,他的表情有些古怪,皱着眉说:“味道不好。”

    陆焕生无言以对,宠溺地笑道:“你以为是冰棍吗?”

    文宁:“我去漱个口。”

    然后就把陆焕生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陆焕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刀,他的刀正嗡鸣着想要喝血。

    文宁第一次被干得觉得自己被榨干了——他躺在床上,喃喃道:“没有了,一滴也没有了。”

    陆焕生躺在文宁旁边,手轻轻抚摸着文宁的背,两人的身上都是汗,陆焕生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他的胸脯上。

    文宁转过头,欣赏着自己男朋友的美貌。

    人都是视觉动物,文宁的喉结动了动,觉得如果不是身体不允许,他可以再来一次。

    文宁:“陆叔叔,你要不要来一支烟?”

    陆焕生嘴角微勾,他现在已经能通过文宁的一个眼神知道文宁在打什么小九九了。

    他家里也有烟,只是陆焕生不怎么抽,要去跟别人谈合作的时候才会带一包,他会,但没有瘾。

    陆焕生赤着身去拿了包烟,然后靠在床头,点燃这那支烟。

    文宁一只手撑着侧脸,咽了口唾沫。

    陆焕生实在太太太性感了!

    文宁靠近陆焕生的怀里,手放在陆焕生的胸上。

    白色的烟雾被陆焕生吐出来,文宁闭上眼睛。

    他还没满二十岁,但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携手一生的人,能有几个人比他更幸运?

    洗完澡之后,两人凑在一起看文宁以前寄过来的明信片。

    文宁这才知道陆焕生把明信片都收在保险箱里,之前他开柜子看到保险箱,还以为里面放的是金条或者现金。

    这让文宁更加受宠若惊。

    但受宠若惊的情绪迅速被尴尬取代。

    陆焕生拿出一张明星片,读道:“陆哥哥,你是我见过最帅,演技最好,最有才华的人,那些不欣赏你才华的人都是瞎子,永远爱你。”

    这后面还画了个不怎么好看的爱心。

    文宁:“……我看看日期。”

    嗯……他九岁时候寄的明信片。

    陆焕生:“我之前见过你的字,但没想到是你,你以前的字最后一笔都会上提。”

    文宁摸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后来改掉了。”

    陆焕生:“以前的字好看,现在的也好看。”

    文宁笑起来,两人坐在床边,看了一整晚的明信片,文宁也羞了一晚上。

    他小时候写明信片真的好肉麻!!

    文宁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两人凌晨四点才睡觉,第二天文宁就在告知了郑晓和郑鹤他们之后,就发了一条微博。

    先是感谢公司的培养,感谢队友的体谅和粉丝的喜爱,然后宣布自己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提早退团,以后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写歌唱歌。

    最后还感谢了陆焕生。

    这条微博一发,微博下一片哭声:

    “宁宝怎么回事?!!鼎华怎么回事!!说走就能走?!我们怎么办?!”

    “虽然我早就知道可能有这一天,可是这一天真的来了以后,我真的不知道该用做什么表情。”

    “你们激动什么!有什么好哭的!宁宝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我们不应该祝福吗?!”

    “就是!独立音乐人有哪里不好吗?!宁宝在哪我在哪,别说宁宝只是决定去当独立音乐人,就算宁宝去拍那啥片,我也会买一堆支持的!”

    “说宁宝去拍片的,你在想Peach吃。”

    “宁宝!!妈妈永远爱你!”

    “宁宝!男妈妈也永远爱你!!”

    “祝福!希望宁宝在新的领域也能发光发热!我宁宝的才华应该让更多人看到,期待听到宁宝的新作品!”

    “作为爱豆的宁宝离开了,但是作为独立音乐人的宁宝还在!”

    “宁宝!我们永远都在!”

    郑鹤他们也转发了文宁的微博,纷纷送上祝福:

    “宁宝前程似锦啊!”

    “文宁一直都很认真,做什么都没懈怠过,我相信哪怕不是队友,他也能闯出新的天地。”

    “虽有遗憾,但祝君前程似锦。”

    ……

    团粉也快哭死了,李舟走了,结果主心骨文宁也走了。

    粉丝群也是一片哀声载道。

    陆焕生是最后一个转发文宁微博的人。

    他转发的时候没有编辑一个字,而是发了个大拇指。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大拇指有点眼熟?”

    “我也……”

    “有谁还记得拇指太太吗?!”

    “拇指太太,卧槽,我觉得我有点接受不了,陆哥是这个风格吗?”

    “啊啊啊啊啊!!!妈妈我嗑到真的了!我无憾了!!!”

    “这CP,我万万没想到,我嗑的cp还有成真的一天!”

    “这一对颜值太牛皮了!我嗑的cp在一起了!”

    “这一对颜值太牛皮了!我嗑的cp在一起了!”被陆焕生点了个赞。

    cp粉疯了。

    陆焕生的粉丝和文宁的粉丝也疯了。

    甚至连娱乐八卦都在转发。

    但鼎华总有自己的办法,很快不嗑的cp的人都认为陆焕生的做法是坦荡的开玩笑,只有两个直男,才敢真的去点赞去这种评论。

    真要是GAY在谈恋爱,当然是有多紧捂多紧。

    信的人觉得自己嗑到了真糖。

    不信的人觉得自己喜欢的男人就是这么坦荡。

    有更多人去扒拇指太太的微博,在创建超话之前,他从没有发过微博,从资料来看,这个号应该是小号。

    而且除了一些高质量的剪辑以外,什么都不会转,每次转发也只是带着一个大拇指。

    cp粉深信不疑这就是陆焕生的小号。

    她们还在群里各种艾特陆焕生,或是跟陆焕生私聊。

    不过因为企鹅号也是陆焕生的小号,所以一直没有得到陆焕生的回复。

    但是坚定的cp粉认定,陆焕生和文宁这一对,是他们嗑过最甜的cp。

    再也没有比这对更甜的cp了。

    直到五年后,陆焕生宣布转幕后,文宁在小型演唱会上对着所有人说:

    “我要感谢一个人。”

    “他是我的前辈。”

    “是我老师。”

    “是我的偶像。”

    陆焕生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他在微笑。

    文宁拿着话筒,声音颤抖地说:

    “也是我的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要写过年见家长,富婆掉马,养猫儿子三个番外

    么么哒!

    再推一下七七的接档文吧,点进专栏可收:《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简而言之就是:绿茶恶毒男配活成了主角。

    真绿茶,真白莲,真海王。

    想试试不走寻常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