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所有人都以为薛庭儴活不了多久, 哪知他竟慢慢好了起来。

    虽不若之前的精神矍铄, 到底不再是一副垂死之相。

    就在以他为首的这一派系的官员,期盼着他重新立于朝堂, 带领着大家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时候,薛庭儴突然上了乞骸骨的折子。

    言辞恳切, 字字如泣,却被延熙帝给驳了回来。

    祁煊说了这样一番话, 大意是薛爱卿啊, 朝廷和朕都需要你, 你怎么能致仕呢。赶紧养好身子吧, 这首辅的位置朕还给你留着,等着你回来。

    还赏了上等的补药, 并专门派了个太医过去给薛首辅调养身子。

    按理说若是此乃薛庭儴故意之举, 他该借坡下驴才是,可他并没有放弃,又上了第二份折子,第三份折子。

    终于在第三份折子的时候, 祁煊准了。

    自此薛庭儴结束了为期近三十年阁臣的日子, 卸下首辅这一位置,每日就在府中养养花种种草,一副颐养天年的模样。熟悉他秉性的人都忍不住猜测, 这是不是老狐狸的另一个以退为进的手段。期间有无数人登门拜访,都被他拒之门外,似乎他真就这么退出朝堂了。

    可既然退出了, 为什么丝毫没有回归故里的意思,依旧滞留京城?

    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只有那些许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随着薛庭儴的致仕,以他为首的一众官员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祁煊联合王铭晟等一干能臣逐个击破,自此这一派系文官集团终于土崩瓦解。

    当然,没了薛庭儴,还会有其他人。不过相对比薛庭儴这个屹立三朝,身后势力盘根错节的庞然大物,剩下的小鱼小虾相应就好对付多了。

    时间还在继续,而延熙二年注定是个多事之年。

    在这一年里,首辅薛庭儴致仕。在这一年里,一部叫做《百姓的名义》的戏火遍大江南北。随着戏终于进入后半部分,终于有人明白这部戏为何会叫这个名字了。百姓为本,看似写官,实则无不是对‘官’的控诉。

    而这部戏之后的发展也并不若薛庭儴当初所猜测的那般,‘许浩然’依旧是一个也许身上有许多令人诟病之处,却不失为一个好官的人。在他的努力下,朝廷政令清明,不正之风得到遏制,贪官坏官尽遭斩首,而老百姓也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这期间许浩然经历了河道贪腐,沿海走私,其实说是以薛庭儴为蓝本,很多也是讲诉了祁煊自己的所见所闻与内心体悟。因此引起河道上的巨大风暴,这里就不细述了。

    值得一说的是,《百姓的名义》这部被人誉为官场上的照妖镜,福延后世的惊世之作,它并没有就此结束,隔三差五总是会推出一折。而每当它上演的时候,总会引来无数人的恐惧甚至是期待。

    照妖镜之名,名副其实!

    而随着这部戏的地位被拔高到如此地步,出演这部戏的戏子们也被推上崇高的地位。再也没有人以‘戏子’之名称呼他们,而是纷纷称之为大家,后又有演员、艺术家等名号传出。

    甚至连秦明月都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能凭着自己的努力,与无数人的助力,改变戏子下九流的身份,而是变成上九流。世人再不以看戏演戏为不入流的事情,许多喜欢这些的人也纷纷入了行。

    连秦明月也得到了受益。以前但凡提到秦皇后的出身,大家都忌讳莫深,这种忌讳莫深背后的寓意谁都清楚,反正不是什么好的。而如今民间却有将她推到新戏鼻祖的趋势,因为有她,才会有新戏,才会有《百姓的名义》,才会有如今的清明盛世。

    当然这也是之后的事了。

    延熙三年,祁煊趁热打铁,在六部之外又多设一部,名为廉政稽查署。

    以纠察官员贪腐行为为职守的部门,独立于六部之外,不受内阁限制,上可直达圣听。

    这一部门设立,引来了众多官员恐慌,质疑这是不是另一个锦衣卫。

    因为当年锦衣卫的设立就是如此,独立于六部之外,直接受命于皇权。因为手中特权过大,因此而造成了锦衣卫对众官员各种迫害罄竹难书,而文官之所以会如此抱团,恰恰是前朝时期锦衣卫对文官的迫害,致使他们上下抱团与皇权相斗下的余毒。

    不过祁煊用事实告诉他们,这并不是另一个锦衣卫。

    因为廉政稽查署职责职能皆有明文规定,并接受来自外界的监督。同时廉政稽查署也接受外界对于官员贪污腐败行为的举报,一经核实均有奖励,当然若是栽赃构陷也有相应处置。

    虽然这些机制暂时还有些不够完善,但想必会一天比一天好的。

    在这一年里,祁昀被封为皇太子,正式确定了皇储的位置。

    同时,祁煊也对秦明月说,等到了太子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就带着她去云游天下,因为这皇帝当起来实在是太累了。

    其实祁煊并没有君临天下的雄心壮志,不过是有一份责任驱使着自己。且就当时形式来看,他继位为帝,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不用担心幼帝登基,皇权旁落,乱了社稷,辽东那边也可平息。

    当然,随着坐上这个位置,祁煊也生出一种以天下大任为己任的使命感,这个世界依旧有许许多多的不完善,这一切都等着他来办。也许他办不完,还有他的子孙后代。

    当年八月,荷兰人以商贸为由,占据了与大昌隔海相望的大员。

    帝震怒,派出水师军队,以势不可挡之势击退了大员岛上的荷兰人,并将他们逐离。

    可这些荷兰人并未放弃垂涎已久的肥肉,而是联合了与大昌有积怨的佛朗机人,与大昌形成对持。不过大昌今非昔比,想要占便宜,得做好被撕碎的准备。

    朝堂上因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难得一致对外,进入到了上下一心的战略准备。民间老百姓也诸多议论,不过他们都知道,有延熙帝在,有大昌的水师在,这些红毛鬼子也就是被打得回老家的下场。

    延熙三年,大昌水师重挫荷兰与佛朗机的组合舰队,打得对方溃不成军,落荒而逃。自此奠基了大昌在东南海域领主的权益,并不断往外扩展着。

    就在祁煊忙得脚不沾地的同时,秦明月也在忙着。

    由于她为女性造福祉的形象太鲜明,再加上有之前洪兰溪的事在先,如今越来越多的命妇纷纷来找她做主,寄望能得到她的帮助。

    其实说白了就是充当妇联主任的角色,解决家庭矛盾,毕竟像洪兰溪那样有决心扔开一切开展新生活的人还是少数。

    所以秦明月最近除了忙着女儿昭慧的事外,还要忙着解决这些家庭纠纷。

    例如丈夫小妾太多了,很久没来她房里,小妾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例如婆婆偏心,对她不如妯娌好,致使自己在府里没有体面等等。

    当然,除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秦明月也从中得到了许多有用的消息,例如某家大姑嫂家的女儿打算和某家三姨夫家的儿子联姻,或是这家明明私下里和人定了儿女亲家,却突然反悔,改换了另一家等等等,就能看出这家下一步的战略意识是如何。

    其实这些后宅之事看似微不足道,实则很多地方都能体现出当家男人们的一些思想与打算,而这些东西对于想整顿朝纲的祁煊来说非常有用,这也是秦明月为何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光是这些可以入宫觐见的命妇们,还有各家各府的姨娘通房小妾们,她们没有门路进宫,但她们可以找到广和园。通过广和园从中递信,秦明月获知了许多府上的阴私之事。

    其实这些小妾姨娘不外乎控诉的是当家夫人对她们本人的折辱,以及对她们儿女的摧残。简直字字血泪,让人看之默然。

    对此,秦明月无法从表面干涉什么,只能再度亲自执笔写下了数个戏本子。

    这些戏本子大多取材于一个叫做假面的盛宴的作者,所写的宅斗小说。秦明月是这个作者的粉丝,与这个作者三观大致相符,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看到她写下的小说,感觉眼前一亮。为此,她特意去晋江书城上充了书币,支持这位作者。

    这名作者曾写过一本叫做《宅斗教科手册》的小说,至今让秦明月至今印象深刻,她能点亮宅斗技能,也多亏了这本被后世言情界誉为宅斗史上教科典范的旷世之作。

    而秦明月首要想改编的就是这本书,官场有《百姓的名义》,后宅有《宅斗教科手册》。

    你们想做什么,本宫都知道,大家都知道,所以都赶紧洗了睡吧,斗什么斗呢?!不想斗就管着男人别让他纳妾,或者做小不就行了。

    这部叫做《宅斗教科手册》的戏,甫一上市就迎来广大女性的追捧与热爱。她们一面看,一面咬牙切齿,一面咬牙切齿,一面追着看。

    里面那个叫做丽娘的女主,命运之曲折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上辈子家庭和睦,父母恩爱,可惜遭遇渣男一枚。因为这个渣男,她家破人亡了,因为这个渣男她被姨娘小妾们折磨挤兑,饱受屈辱,同时还有个不省心的婆婆,几个心肠恶毒的妯娌,其所遭遇的人和事,几乎可以引起每个看戏人的共鸣。因为她们生活中或多或少都有这种事的发生,且对她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幸好幸好上天垂怜,让丽娘重活一世,这一世定要虐渣男斗小妾,保护父母弟弟,并拿渣男家族做陪葬,就当是偿了她上辈子的惨死。

    这部戏剧情节奏非常快,几乎每一折都有无数的爽点与打脸情节。这个时候的人是不懂什么叫做爽点打脸的,她们只知道看得格外爽快,并从中懂得并明白了许多东西。

    戏的最终以丽娘斗垮了渣男的家族,并成功和其和离为告终。当然丽娘的人生之路并不止如此,她碰到一个并不嫌弃她曾经和人成过亲的男人,并与之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日子。

    当戏结束的那一日,所有人都失眠了。

    可到底为何失眠,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不同的缘由。

    若说《兰溪辞》给人们的影响是知道了身为女子的苦,并懂得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那么这部《宅斗教科手册》的戏给人们影响意义更大,或是有大妇怜悯同是女子的难处,或是有许多打算做小的碍于其中大妇重重的恶毒手段,而心中生畏,望而却步。

    有好,有坏,其中的意义影响深远,不是三言两语可道完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戏遭来了许多男性的抨击。

    认为其影响恶劣,简直就是在教一个好女人如何去当一个坏女人的典范。若说这个坏字只是针对其他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以虐渣男作为整条主线,这不就是在针对男权社会?

    毕竟从戏中渣男所表现来看,在很多男性心目中都够不上‘渣’这一字。

    难道三妻四妾是渣吗?难道繁衍子嗣是渣?难道在家族大义之间,牺牲小我是渣?女子本就该是男子的附属,以夫为天!

    我已经很辛苦了,大丈夫当立于世,你不能理解,你就是有失妇德。

    所以说男与女天生就是对立的,心境遭遇不同,体会与认知自然也不同。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之际,紫禁城里秦明月也在看这部戏,甚至还拉上了祁煊。

    不同于外面人,帝后的待遇自然不同,有专人专场来演,且都是挑得广和园首屈一指的名角。

    看了一半,祁煊出了一身白毛汗,感觉自己旁边坐了个怪物。

    他的眼神也是这么表达的。

    虽然对外宣称撰写这部戏都是以那个叫什么假面的作为字号,可祁煊知道这部戏其实是出自己媳妇之手。

    “若是爷这般对你,你是不是也要这般对爷?”

    秦明月呵呵笑,笑得很甜。

    祁煊默然,甚至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番:“我本就没打算要纳妾。”

    见她不说话,他又道:“你别不信,我真没这种想法,你看那些大臣让朕广设后宫之事,不都被朕给驳了。”

    说着,他亲昵地将秦明月拉进自己怀中,又伸出手搔搔她的鼻尖:“你个小醋包,看你平时从不关心这些,时不时打翻一坛子陈年老醋,灌得朕猝不及防。”

    祁煊已经很长时间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了。一来是两人身为帝后,一言一行万人瞩目,二来也是两人上了年纪,在一起更多的是一种相濡以沫的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这些小情调来维持新鲜感。

    别说祁煊了,秦明月也猝不及防,红了脸。

    她伸手去推他:“有人……”

    “有什么人?朕没看到。”

    一旁立着的宫女太监立马垂着头做鹌鹑样,只差在脸上写着‘我不存在’这几个大字了。

    阳光正是明媚,洒射在这座位于御花园临湖水榭之上,泛起一道道细碎的淡金色光。不远处,二皇子祁晨见到坐在水榭中的爹娘,正打算跑过来,却被太子祁昀一把拉住。

    “哥……”祁晨诧异地看看哥哥。

    “我那儿有前阵子下面人进贡上来的一些小玩意儿,你要不要看看?”

    一提小玩意,祁晨兴奋了。虽是小玩意,但能让他哥拿出来说的小玩意,定不是普通的小玩意。

    “要要要……”他点头如捣蒜。

    “那走吧。”

    祁昀拉着祁晨就走,三岁的昭慧着急地在后面追,还一面喊着:“我也要去看小玩意,我也要去看小玩意……”

    她身边跟着几个宫女,诚惶诚恐地道:“公主,您跑慢点,别摔着。”

    祁晨笑眯眯地回头看妹妹:“我们男人玩得小玩意,你们小女娃不能玩。”

    祁昀松开拽着弟弟的手,回身将妹妹抱起来,“大哥带你去。”

    昭慧小公主顿时笑开了,抱着大哥脸吧唧亲了一口,又去拿小眼神瞅祁晨:“臭二哥……”

    “你个小没良心的,忘记谁背你每天骑大马了。”他作势就要来拧昭慧的小鼻子,昭慧笑嘻嘻地左右转身不让他摸。

    “大哥,你让她下来……”

    “大哥,我不要……”

    孩子们的笑闹声在这处响起。

    水榭中,秦明月听到动静,看了过来。

    同时,还有祁煊。

    看了一会儿,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生活还在继续,虽然琐碎,虽然偶尔也会有许多烦恼,但却充满着幸福。

    也一定是幸福的,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

    ~(≧▽≦)/~不是面面要自吹自擂啊,而是文章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的活动,总得扯上点关系。本来打算这戏让明月演来着,感觉有些不合时宜,还是让别人演罢。

    就此完结了,番外的话只打算写二哥哒,具体怎么写暂时没想好,不敢随意动笔写二哥,总怕把他和老王之间的暧昧给写毁了,这两天争取把它搞出来。

    ——————

    另外,面面掐指一算,算到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新文也开了。(基友帮忙看得黄历,哭唧唧)

    头三天留评有红包相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本算是炮灰和毒妇的结合体吧,打算主走甜宠路线,附带搞搞事,希望能写得尽如人意。

    群么一个,谢谢你们能陪着面面把这本书走完。

    新文再约,不见不散哟。(ps:在微薄做了送书币的活动,5000书币虽然不多,但够看好一阵子书了,大家都来啊~(≧▽≦)/~)

    本书繁华是一座空城 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