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4章 番外·平安篇

作者:一七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平安是顾家的长女,她听她娘说过,她出生的那一年,家里才换了大房子,他爹也从淮安府通判一跃为户部侍郎,家里从此顺风顺水了起来。所以她娘说,她其实是一个小福将。

    这话平安再不同意不过了,没错,她就是这么有福气!

    小平安自小就招人喜欢,想跟她交朋友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不过跟她几个小姐妹相比,平安觉得自家的人确实有些少了,算算起来,不过只有祖父祖母,小叔小姑,还有他们一家人。

    作为家里最小的一个,平安自小就泡在了蜜罐里头。家里人少,需要烦恼的事情就少多了,没有所谓的姨娘,更没有想要跟她争宠的庶出姐妹。

    不过,她倒是发现有不少人挺想来他们家的。

    顾邵和秀娘从来不会告诉她这些事情,但平安有眼睛,且小眼神还利索得很。

    平安三岁的时候,便发现了一件事,有个据说是什么郡主娘娘的人,老是想要凑到她爹身上,像狗皮膏药一样,赶都赶不走。她私下里跟她娘说过这件事,她娘只是揶揄地朝着她爹笑了笑,也不说话。

    平安挠了挠头,越发想不通了。她自己没有头绪,便将这件事情跟她的小姐妹说了一遍,结果她的小姐妹都说,这位郡主娘娘是想过来跟她争宠的,想要做她的姨娘,或者说,还想做她的娘!

    平安听罢,小暴脾气一上来,气得一把就将手里的奶盆子给摔了。

    虽然她不知道姨娘到底是什么,但是从别人的口中,平安发现但凡是叫姨娘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人家不仅仅想要做的姨娘,还狗胆包天地想要挤掉她的亲娘!

    她绝对不允许这件事的发生。

    平安暗暗地给自己提了个醒儿,等下回再见到那位郡主娘娘的时候,平安瞬间就精神了起来,眼神一刻不错地盯着人家。

    待看到她还是像上次一样故意往她爹那边凑的时候,平安眼珠子一转,忽然间有了主意。

    本来朝着顾邵笑得甚是妩媚的郡主娘娘,忽然间发现自己腿上多了个东西。

    她低头一看,却是顾大人家的小姑娘。小姑娘有些胖嘟嘟的,生得玉雪可爱,面容娇憨,一看就是被人从小宠到大的,叫人看着就喜欢。

    只不过,喜欢那是对于旁人而言的,对这位郡主娘娘来说,这张跟陈秀娘有几分相似的脸,便显得讨厌了起来。

    顾邵好整以暇地看着女儿。周围看热闹的,也都笑嘻嘻地望着这边。

    平安抬头看了她一眼,露出米粒一般的几颗小牙齿:“郡主娘娘,您生得真好看!”

    郡主嘴角还是不可抑制地上扬了一下:“你长得也很好看。”

    “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好看一点,她们说,当姨娘的人都是长得好看的人。你长得这么好看,又喜欢往我爹怀里靠,是不是想当我姨娘啊?”

    看热闹的人,这下全都笑不出来了。

    “我有娘,不想再要一个姨娘了。”

    四下皆惊,本来对这事儿乐见其成的,都因为平安的一句话臊得脸红。

    至于那位郡主娘娘,更是气得发抖。

    趁她还没有发作之前,顾邵赶紧将女儿抱开,他也懒得再跟这个什么叫不出名儿的郡主娘娘纠缠:“小儿懵懂,还望郡主娘娘勿怪。”

    郡主还没有说话,平安就捏了捏她爹的鼻子,撅着嘴巴:“那,爹你会娶姨娘吗?”

    “姨娘不是娶。”

    “那是什么?”

    “是……左右咱家没有,以前没有,往后也不会有,所以平安不用知道。”

    平安听到这句话,又瞅了瞅那边已经气跑了的郡主娘娘,得意地抖了抖脑门上翘起来的几根毛。

    看吧,就说没人能跟她争宠!

    因为没人争,所以家里的日子便过得平淡了些,平安最喜欢做得就是睁着一双大眼睛,悄悄观察家里的每个人。她娘自然是最好最疼平安的!在平安看来,她娘既好看,又心善,还心灵手巧,而且还别会做糖。

    只是虽然她娘会琢磨这个,可平安却不被允许吃多少,一天顶多一两颗,多了没有,找谁要都不行。

    对此,平安也有些不高兴,但是自从她娘跟她说过一位鲁大人的事迹之后,平安就不闹了。

    她绝对,绝对不要变成鲁大人那样,牙齿坏了不说,还胖成了球!虽然鲁大人人还不错,私底下还偷偷塞过她一把糖,不过因为他跟平安说过她爹的坏话,所以护爹心切的平安如今已经不大想跟他说话了。

    至于小叔,他平常不在家里头待,每每住在书院里头。听母亲说,小叔读书十分用功,可平安总觉得,小叔读书好像读得很累,有点惨兮兮的。

    哦,听说他还有个宏图大志,想要十八岁考中秀才,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他到底考不考得中了。反正她爹已经断定小叔考不中了,到时候,他们一家人都可以看小叔的笑话哈哈哈哈……

    至于小姑,平安有事没事就会凑到小姑旁边,家里唯一喜欢带她玩儿的,就是小姑了。小姑很喜欢作诗,还特别喜欢作诗给她鉴赏。小小的平安每次遇到这件事情都会特别苦恼,因为她总得想半天,才能想出个不伤害小姑的好说辞。

    祖父祖母都是个好性子的人,只是祖母有时候会有些奇怪,尤其是对着她的时候。她心情高兴了,祖母就会跟着欣慰,她一耷拉着脸,祖母就会异常经常,使出浑身解数来哄她高兴。

    有时候她也会偷偷去听祖母的碎碎念,可是听来听去,要么听到的就是还债之类,要么就是埋怨爹爹做错了事。

    这话平安是不信的,她爹爹怎么可能会做错事?!在平安心中,自己爹爹可是最厉害的人。

    爹爹说了,他们家虽然看着穷,但是里头很多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都是御赐之物,别的人家压根没有,拿出去都能把别人给吓死。就算不吓死,砸也是能把人给压死的。

    这些御赐之物都是她爹爹挣来的,数量多得家里都快放不下了。虽然平安不知道为什么御赐的就一定很厉害,但是家里人都这样说,所以她也就这么认为了。

    在小小的平安眼中,她爹爹几乎是无所不能。

    事实也是如此,短短几年时间,顾邵从户到工部,从工部到御史台,哪里有麻烦事儿,哪里便有顾邵。平安甚至听外头的人说起过,说她爹是未来的顾相。

    顾相是什么意思,平安也不清楚,不过她认识一个挺有威严的老爷爷,这位老爷爷从前当过萧丞相,也经常来他们家串门。

    来他们家串门的人还挺多,多的平安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自从俸禄制度改革之后,顾邵的路便越走越宽了,所结交的人也越看越多,门路越来越广。

    而且,没了讨人厌的大皇子,顾邵也再没了后顾之忧。那件事之后,大皇子便彻底退了下去,不退下去也没办法,如今不管是在朝堂上还是在地方,大皇子到哪儿都是一片骂声。

    青史留名是留住了,可是不讨好也是真的。

    大皇子真是怕了到哪儿都受白眼,所以即便心里再不甘心,最后也只能退了下去。大皇子是不得不退位,他如今退得干脆,倒也留下了最后一份尊严了。别人且先不说,起码皇上是挺满意的。

    起码太皇子在退下之前,是做了一件实事的。

    这些事情平安都不会知道了,在她的世界里,压根没有大皇子二皇子的概念,但是皇上她知道,就是住在宫里的那位慈祥的老爷爷。

    跟她祖父差不多,对她都挺好的。

    平安从不觉得跟宫里那位老爷爷关系好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想要跟她交好的小伙伴却不这么想,她们对皇宫好像有着天然地憧憬。好像能在宫里待着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儿一样。

    平安很快便发现,她们不仅喜欢听,还喜欢一惊一乍。

    “你说你身上的玉佩是从御书房里拿出来的?”

    “这个璎珞项圈是皇后娘娘给的??”

    “这东珠可是贡品,你就拿来当球使???”

    平安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不对吗。

    他们家虽然穷,但是从宫里面拿出来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

    平安四岁的时候,她娘给她生了一个小弟弟,小弟弟出生的时候,她祖母抱着她哭得不能自禁。

    看得出来,周围人都有些尴尬,可是陈金莲却哭得险些收不住了。

    “我的老天爷啊,你可终于开眼了,咱们顾家终于有后了!”

    “平安啊,这可都是你的功劳,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原谅你爹了,再不原谅,老婆子都要被你熬死了!!”

    又是哭,又是喊的,看得平安一脸懵。

    虽然平安不能白祖母为什么要抱着自己哭,但是她觉得,祖母放着祖父不抱就抱自己,应该是太喜欢她了。也难怪,像她这样可爱的小孩儿,是没有人会不喜欢的。

    不过像弟弟这样一落地就哭个不停的家伙,应该是没有多少人喜欢的,起码祖母就不大喜欢。

    要不怎么会哭呢。

    平安擦了擦祖母的眼泪,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弟弟可真是可怜,刚出生就祖母就不喜欢他,以后她这个当姐姐的还不得仔细照看着。

    唉,她可真是幸苦。平安顶着两个包包头,臭屁得不成样子。

    弟弟生下来之后,平安觉得自己应该就是个大人了,既然是个大人,以后她就得承担照顾弟弟的责任了。

    平安是个说到就做到的人,她说要照顾弟弟,就真的一板一眼地去照顾了。她不照顾还好,一照顾起来,便是秀娘也头疼。平安这孩子吧,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大大咧咧,还自信过了头,从来不听别人的劝。

    说好听点叫活泼,说难听点,叫调皮捣蛋。

    还好这份调皮捣蛋暂时没有用到她弟弟身上。

    平安觉得自己能照顾好弟弟,可那也只是她觉得,得亏新出生的孩子听不懂旁人说话,要不然他还不得被自己姐姐给烦死。一天到晚叽里咕噜,一刻也不停,说得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是最能烦人的音调。说什么教弟弟念诗,实则是她自己觉得好玩。

    顾邵都被她念怕了,这两天见到她都躲着些。

    如此小半个月之后,平安终于结束了这项活动。没有人配合,对方是个说都不会说的小娃娃,所以平安念得再多,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

    可怜的弟弟终于得了个清静。

    也是在这一年,平安终于有了大名。顾家的女孩儿起名都晚,顾邵从女儿出生的时候就在想名字,后来挑花了眼,觉得哪个名字都不好。这么一拖,就拖了三四年。

    如今平安的名字终于定下来了,叫顾桑榆。

    名字挺好听,可平安却好奇为何自己要起这个名字,回头问她爹的时候,她爹总是含糊其辞。

    这就叫平安更好奇了,她私心里甚至想着,这名字是不是不是她爹给起的。要是她爹起的得话,为什么会这么吞吞吐吐的呢。

    这事在某次顾邵醉酒的时候被平安给证实了。

    翌日,头疼欲裂的顾邵从床上爬起来,就被闺女的一句话给说得愣了半晌。

    她道:“爹,统叔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