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3章

作者:屋里的星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洛伊儿是被庆雅吵醒的,天色渐暗, 屋内点着一盏灯烛, 透过灯罩散出暖暗的光, 庆雅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她睁开眸子, 有些愣然地打量了房间一会儿, 后才反应过来, 她们此时应该离开了京城,不知到了哪里。

    屋内只有盼思守着,见她醒来,连忙走过去扶着她起来,她有些不解问道:“这是哪儿?”

    “听说是豫州边的城镇。”

    盼思也未曾出过京城,还是队伍停下来时,她听见旁人对着王爷说的, 这才记了下来。

    洛伊儿点了点头, 外面庆雅的声音还未消停, 她揉了揉眉尖,失笑道:“快将公主请进来。”

    她侧过头看了下房间,应是客栈之类的地方,因着房间的摆设和床榻都不是名贵之物,洛伊儿一眼扫过,便感觉到简陋。

    庆雅跨步走进来, 面上神色说不上好与不好, 只是坐在了洛伊儿身边似撒娇抱怨道:“这个地方太偏凉了, 不仅住的地方简陋,外面也一点都不热闹。”

    洛伊儿拿着湿帕子擦了擦脸,让自己清醒些,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失笑。

    说起来,庆雅也是第一次出京城,她也未曾想过,她们这一行人都是什么人?不是皇子就是公主,这里的地方官哪敢让人扰了她们的清净,是以,这四周定是安静的,怕是百姓都被隔离开了。

    洛伊儿摇了摇头道:“等到了豫州城,便会热闹些了,到时候,我陪公主四处转转。”

    方瑾凌和洛齐彦有要务在身,定是抽不出时间陪她们,到时候定是洛伊儿和庆雅二人四处走走,也许两人都未必能出去,每到一城,总会有人要来参见二人。

    庆雅撇了撇嘴,然后又眼睛亮了亮,趴在洛伊儿耳边小声道:“我听说豫州城有一观音庙特别灵验,到时候我们也去上柱香?”

    洛伊儿眉眼冲笑,揶揄着看她:“公主与二哥成亲不过三月,就如此抱子心切?”

    “你可别笑我了,”庆雅脸颊一红,说着,她也有些疑惑:“你与皇兄也成亲一年多了,怎不曾有丝毫消息?”

    洛伊儿被她的问话,捂着嘴直笑,笑得庆雅直脸颊通红得轻捶她,两人玩闹一番,洛伊儿才笑道:“你怎得同娘亲一样,连这话都一模一样。”

    “婆婆也问过你了?”庆雅十分惊讶:“那怎么不见你着急?”

    然后,她撇嘴,有些羡慕道:“皇兄生母早逝,自不会有人催促你。”

    洛伊儿耐不住地斜睨了她一眼:“我可不信,娘亲会催过你?”

    庆雅顿了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楚氏待她十分好,她心里清楚,这是因为爱屋及乌,因为洛齐彦真正地将她放在心上,楚氏又是个明事理的人,便也丝毫不曾为难过她。

    只是……

    她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洛齐彦的身子骨如何,她们心底都清楚,她只是想给他留下血脉,让他不留丝毫遗憾。

    庆雅眸子闪了闪,又笑得和没事人一样,揽着洛伊儿手臂撒娇道:“伊儿便陪我去嘛。”

    便是她不说,洛伊儿也能猜出她的些许心思,心下微叹了口气,依旧笑着回道:“当然。”

    直到方瑾凌带着凉气走进来,庆雅才从这里回去,方瑾凌见洛伊儿脸上未曾淡去的笑意,不由得问道:“和庆雅在说什么?”

    洛伊儿站起来,走到方瑾凌面前,浅笑盈盈地将他的外衣脱下,一边回道:“说等到了豫州时候,陪着庆雅去观音寺上炷香。”

    外衫脱下后,方瑾凌就握住了她的手,到底舍不得她亲自伺候着,听着她的话,眸色微暗了些,将小姑娘搂进自己怀里,笑意不明道:

    “娇娇急了?”

    他怜惜她年龄小,不想她这么早就有孕,倒是这事终究是顺其自然,只是可能缘分没有到,这一年多以来,她都未曾有孕,方瑾凌既期待她与他的孩子,又不想她受苦,倒是心底颇为矛盾。

    洛伊儿忍不住轻锤了捶他:“都说了是陪庆雅去的,殿下怎得还扯着我?”

    方瑾凌轻笑出声:“本王是想着,若是娇娇当真急了,那本王自该再努力些。”

    洛伊儿忽地想起那些子哭着求饶的夜里,便不由得脸上爬上红晕,嗔瞪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他。

    一夜无事,毕竟洛伊儿的情况尚不能行房,方瑾凌说得再厉害,也只能规规矩矩地抱着她睡,不然受折磨的便不知是谁了。

    因着一行人求稳,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第二日傍晚的时候才到了豫州城。

    因着昨日睡得太多,今日下马车时,洛伊儿精神尚算不错,刚下马车,就看见颇有些兴奋的庆雅,因着她们停下来的这条街道着实热闹,庆雅很快就跑过来挽着洛伊儿说话。

    被占了位置的方瑾凌淡淡地朝她看了一眼,庆雅似察觉到什么,抬头去看,却看见三皇兄冷淡至极的神色,她倒是并没有感觉不一样,在她看来,三皇兄一直如此。

    只有洛伊儿看得掩唇轻笑,不过她也只当作不知,同庆雅亲亲热热说着话。

    豫州知府得了消息,早便在城门口迎着了,一行人被安排在一处别院内,住宅很大也很美观,看得出来,是特意收拾装扮过的,每个主子都能分得一个院子,还有侍卫等人的休息处。

    方瑾凌也同洛伊儿说过,到了豫州城之后,应该会停下几日,洛伊儿便知晓他们在此处也有事要忙碌。

    刚到院子里,方瑾凌便离开了,连同跟过来的官僚一起,整个院子里除了洛伊儿和庆雅之外,就剩下了侍卫和奴才,因着公主出游,圣上如何也放心不下,便在原本两百侍卫的基础上又拨了两百侍卫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一路走来,十分招摇。

    盼思吩咐着下人收拾房间,别院中还留着原先的下人,这些人都十分谨慎小心,在盼思拿着熏香在屋里点着之后,玲珑就走进来,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还有些兴奋:

    “王妃,刚刚奴婢打听了一下,今日是七夕节,豫州城今日晚上的时候会十分热闹,王妃要不要出去走走?”

    洛伊儿恍然,怪不得刚刚看着街道上还似人满为患一般,现如今已经傍晚,按理说该是渐渐清冷下来了才是,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原因在内。

    不待洛伊儿给玲珑回答,庆雅就派人来说,想要晚上出去凑热闹。这下子,洛伊儿也不需要多想了,只吩咐盼思晚上多带些人,定要保护好公主的安全。

    她不在意张扬些,虽然可能会破坏些气氛,但是在她心中,没有什么比安全更来得重要了。

    更何况,今年年初起,圣上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了,储位之争越来越紧迫,虽然靖王看似占尽了先机,但是圣上一日不立太子,朝中便一日不会消停,谁也不知道圣上心底如何想的。

    当初梧州和凉州一行,靖王在百姓中的名声十分好,可是说是十分得民心,更不用说,他曾三年让西凉国战败投降,民间靖王的呼声应是最大的。

    但是,温王这些年的势力也丝毫不可小瞧。

    衢州知府十日前满门丧命,此番方瑾凌南巡,便是奉了圣上的旨意,要查清此事真相。

    方瑾凌曾与洛伊儿说过,这衢州知府是七皇子禹王的人。

    七皇子,是最小的皇子,今年不过刚刚及冠,洛伊儿初知道此事的时候,还满目讶然,然后才惊觉,在这里,不管是谁,绝不可因其年幼而小看他。

    当年靖王行军打仗时,也不是是十六之龄而已。

    洛伊儿那日还与方瑾凌说,果然人不可貌相,毕竟七皇子瞧着和善,还带着些稚气般,往日与几位皇子关系似都不错,也一直都是无心于权势的模样。

    还是方瑾凌神色平静道:“同是父皇亲子,谁又甘心在旁人之下?”

    洛伊儿隐隐能猜到,方瑾凌应是知晓衢州知府灭门惨案的真相的,但是却不知他这一行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不管如何,如今京中情势严峻,她不得不小心些,这也是方瑾凌坚持要将她带在身边的理由。

    他手握兵权,圣上身子骨越来越差,若是在他离京这段的时间出了差错,那洛伊儿的安危便得不到保证,毕竟,皇城那么多皇子,往日靖王爱护王妃那么明显,将把柄弱点放在敌人眼前,他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用晚膳时,方瑾凌也没有回来,此行明面上的目的是衢州,但是瞧着方瑾凌的样子,似要在豫州停留一段时间,所以洛伊儿也有些摸不清方瑾凌真正的目的。

    晚膳是洛伊儿和庆雅一起用的,庆雅还和洛伊儿抱怨,说是洛齐彦身子不好,让洛伊儿劝着靖王,不可奴役他。

    听得洛伊儿直发笑,也没有心思去再想旁事。

    两人用完膳后,便收拾了一番,带着下人朝外面走去,身后跟着便衣侍卫,足足十多人,更不用说隐藏在众人之间,暗暗保护两人的人。

    便是如此,庆雅看着身后跟着的人时,也睁大了眸子:“伊儿,你带着这么多人作何?”

    她瘪了瘪嘴,两人的丫鬟本就不少,再加上侍卫,便足足二十多人,外面街道上拥挤,这该如何逛街?更何况,如此这般,也未必太过扫兴了些。

    洛伊儿轻笑着说:“公主安全最重要。”

    顿了顿,她又压低声音道:“这段时间,公主的安全应多仔细些。”

    毕竟,庆雅身份也有些特殊,圣上最宠爱的公主,养母是温王生母,偏生夫家又早已站到了靖王身后,若是有人拿她作妖,最起码的,洛齐彦摆在中间,定是要左右为难的。

    庆雅一愣,她也不是傻子,只是没有那么敏感罢了,旁人也从不曾与她说朝事,听着洛伊儿这般说,她便隐隐察觉到什么,立刻无声点头,不再对身后跟着的侍卫再多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