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 我就是你

作者:含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铭夕似乎回到了三亚。

    是一个晚上。

    月亮挂在海平面上,点点星光洒满夜空,海岸边满是热带植物,迎面吹来的微风都带着海的气息。顾铭夕光着脚踩在细腻的沙滩上,白天时这沙滩被太阳晒得很烫,光脚走会有些灼人,可是在夜里,他只觉得脚下温温的,很是惬意。

    海边一个人都没有,但他并不觉得奇怪。他赤着上身,全身只有一条沙滩裤,当海水漫过他的脚背,顾铭夕仿佛能体会到那种沁人心脾的舒爽感觉,他有些燥热,急需这舒适的海水来为他降温。

    正要下水,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清越的声线,略有些低沉,听着很熟悉。

    “顾铭夕。”

    顾铭夕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向着他慢慢走来。

    高大的身材,被风吹乱的头发,轮廓鲜明的五官,深邃如暗夜般的眼睛。笑起来时,嘴里的虎牙若隐若现。

    他也赤着上身,但是有一双结实健美的手臂,走到顾铭夕面前,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熟练地点燃,眯着眼睛吸了一口。

    顾铭夕看着他修长漂亮的手指,香烟在他指间燃烧,一直沉默不语。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在海边默然站立,海风呼啸,良久,男人问:“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顾铭夕摇头。

    男人右手食指戳戳自己的心脏位置:“我就是你。”

    “我知道。”顾铭夕说。

    “你见过我吗?”

    “也许。”顾铭夕笑了,“小时候,用脚写不好字、吃不好饭,晚上就会见到你。被小朋友欺负、走路不小心摔跤时,会见到你。被很多学校拒收、被别人嘲笑时,也会见到你。”

    “对,我一直陪着你,陪你一起长大。”男人也微笑,右手玩着打火机,姿势很潇洒,“我一直都对你说,不用那么辛苦,你和别人不一样,不需要用那么严格的要求来对待自己。”

    顾铭夕说:“话虽如此,但其实,我并不想要见到你。有那么几年,我很少会想起你。”

    男人笑:“可是你高三毕业的时候,我们还是见面了,你忘了吗?在那个小公园的梧桐树下,雨下得很大,你在哭,我知道,你又想到我了。”

    他说的是实话,顾铭夕的眼神黯了下来。

    男人又说:“后来的那些年,我们时常见面,不是么?在Z城,在S市,在三亚……甚至,那一年,在上海。”

    “没错。”顾铭夕的声音低了许多,但只是一会会,他又坚定地说,“但是,那都已经过去了,全都过去了,我现在很好。”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是吗?”男人的眼睛里带着笑意,“顾铭夕,不要逞强,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每个人都渴望着自己永远都得不到的一些东西。在你的心里,我才是你最完美的模样。是你的终极理想,虽然你从来不和别人说,但我就是你,你任何想法都瞒不了我。我知道你时常会想,如果你能像我这样,那该有多好。”

    男人真的很帅,有着宽阔的肩膀,发达的胸肌,劲瘦的小腹上是壁垒分明的腹肌,说话时,他的两只手随意地做着手势,整个人气定神闲,目光凌厉。

    顾铭夕笑笑,说:“我不否认我有过那样的想法,但是你也不能否认,最近几年,我几乎没有这么想过了。”

    男人想了想:“是这样没错。但是……顾铭夕,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吗?”

    “有一点你说错了,你从来都不是我的终极理想。”顾铭夕平静地说,“你只是我的臆想,是我无助时脑袋里幻想出来的乌托邦。我现在明白我的理想是什么,所以,没错,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你把我叫出来,是来和我告别的,对吗?”男人问。

    顾铭夕的眼神深沉地就像他脚下的这片海,“对,我来和你告别,谢谢你这22年来的陪伴,但是以后,我不再需要你了。”

    他深吸一口气,又重复一遍,“真的,我不再需要你了。”

    话音刚落,男人的烟抽完了。随着火星在他指间熄灭,他整个人渐渐地变得透明,脸上的神情一片释然。海潮又一次涌上沙滩,海水碰到了他的脚,就像气泡被戳破,只是一瞬间,他就不见了。

    海边又只剩下一个顾铭夕,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肩,除了腋下淡淡的伤疤,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独自一人站了许久,又一次往海里走去,走到齐腰深的海水中时,他蹬了一下脚,整个人便跃进了水里。顾铭夕屏了一口气,在海水中翻了个身,用仰泳的姿势慢悠悠地游了起来。

    涌动的潮水推着他的身体,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他规律地踢着腿,漂浮在水面上,缓缓地睁开眼睛看面前的浩瀚星空。在无垠的宇宙面前,人类显得特别渺小,顾铭夕看着那片清晰可辨的银河,就像一条飘渺的薄丝带,跨越了整个夜空。他依着记忆,认出了一颗又一颗的星星。

    他出生在七夕,从小到大,对银河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

    小的时候,李涵教顾铭夕认星星,在银河的两边,这一颗叫织女星,那一颗叫牛郎星,牛郎星边上有两颗小星星,那是牛郎和织女的孩子,牛郎用扁担挑着孩子们,每年走上鹊桥和织女见一次面,所以这两颗小星星又叫扁担星。

    顾铭夕学会了以后,就去爸爸这里献宝,顾国祥听了他的讲述后,纠正说,所谓的牛郎星,在科学家的嘴里,叫做河鼓二,而那两颗扁担星,则是叫河鼓一和河鼓三。

    “牛郎织女的故事只是神话传说。”顾国祥摸摸顾铭夕的小脑袋,“铭夕,你是男孩子,要懂得分清虚幻和现实。”

    5岁的顾铭夕怎么分得清虚幻和现实,一直到后来,他没了手臂,终于深深地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

    温暖的海水包围着顾铭夕的身体,令他觉得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

    心里想着母亲,耳边便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叫着他:“铭夕,铭夕……”

    顾铭夕闭上了眼睛,笑着应道:“妈妈。”

    “铭夕,你现在好不好?”李涵问,“妈妈很挂念你。”

    “我很好,妈妈,你放心。”他说,“我和庞倩在一起了,我们结婚了,你看到了吗?”

    “妈妈看到了。”李涵笑了,“我儿子真帅,倩倩也是美得要命。”

    她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格外温柔,“铭夕,你结婚了,以后和倩倩就是一家人了。你要记得妈妈对你说的话,要好好待她,倩倩是个好姑娘,妈妈相信你们在一起,会幸福的。”

    顾铭夕想要睁开眼睛去看看她,又害怕睁开眼睛后,身边什么都没有。他只能强忍着点头,依旧闭着眼睛:“妈妈,我不会辜负她的。”

    “我的儿子长大了呢。”李涵轻轻地笑着,“铭夕,妈妈要走了。”

    他舍不得:“妈妈,你再陪我一会儿好吗?”

    李涵叹气:“傻孩子。”

    下一秒,顾铭夕就感觉自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有一双手环抱着他的身体,轻柔地拍着他的背。他竭尽所能地将身体紧贴在她的身上,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拼命地汲取她的体温和热量。

    “顾铭夕,顾铭夕。”

    耳边传来一个女孩熟悉的声音。

    一开始,是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声,逐渐变成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渐渐的,又变成了一个清脆的少女声,到了最后,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像蜜糖一样地化在了他的耳边。

    “顾铭夕,顾铭夕,顾铭夕……”

    他恍惚了一下,随即便感到了无比的安心,在她的怀抱里,他喃喃道:“他们都走了。”

    “谁走了?”

    “我妈妈,还有另一个我……”

    “嗯,都走了。”庞倩应着他,吻了吻他的额头,“你喝多了,早点睡吧。”

    顾铭夕像是睡在草地上,夏天的夜晚,四周一片空旷,微风吹得身边的草叶索索地响,各种不知名的虫儿在草丛里唱着歌。他的鼻息间萦绕着身边人熟悉的香气,仿佛带着镇定心神的功效,他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顾铭夕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房间,他迷迷糊糊地睁了睁眼睛,翻了个身,肩膀抵着床头慢慢地坐了起来。

    庞倩依偎在他身边,依旧在熟睡。顾铭夕下了床,才发现自己的记忆似乎断了档。前一晚的婚宴,他喝多了,最后的记忆是那群混蛋来闹新房,又把他一顿猛灌。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好像还是穿着衬衫西裤,打着领带,可是现在,他已经换上了一身舒适的睡衣,身体也像是被清理过了。

    顾铭夕走到窗边,用肩膀和脸颊配合着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立刻照进房间,温暖的光亮甚至笼罩在了大床上,庞倩翻了个身,也醒了过来,看到顾铭夕站在窗边,她下了床,赤着脚走过来从身后抱住了他。

    “老公,早安。”她把脸颊贴在他的背上,轻言细语。

    “早安。”顾铭夕依旧看着窗外,“老婆,今天天气很好呢。”

    他任由她抱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了后颈上痒痒的,顾铭夕回过身去,看到庞倩手里是一根白色的羽毛。

    羽毛不算小,中间是一根粗硬的羽轴,庞倩笑嘻嘻地将它拈在手里,细软、轻柔的羽绒就飘动起来,很是有趣。

    顾铭夕问:“这是什么?”

    庞倩拿羽毛扫扫他的脸颊,说:“我也不知道,是肖郁静夹在红包里的。”

    顾铭夕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根羽毛,心中了然。

    他想起了婚礼前,肖郁静发给他的一封电邮,邮件里讲了一个她小时候的故事,故事讲完后,肖郁静说:鸵鸟先生,新婚快乐。

    他突然浅浅地笑了,庞倩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没什么。”他摇摇头,随即就低头含住了她的唇,庞倩推他:“没刷牙呢!”

    “我想补上昨晚没做的功课。”他咬着她的耳朵,声音哑哑地说,“洞房花烛夜一辈子只有一次,我却喝多了,真的是很抱歉。”

    “……”庞倩怪怪地看着他,“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铭夕好无辜:“我该记得什么吗?”

    庞倩默默地拉下睡衣衣领,给他看她肩膀上红红的吻痕,羞涩地说:“其实……功课,昨天晚上已经做过了。”

    顾铭夕呆了一会儿,眼睛里的小火苗又燃烧了起来,他再一次吻住她的肩,舌尖舔着她肩头那紫红色的痕迹,沉声说:“老师说了,做过的功课,最好再检查一遍。”

    “……”

    国庆假期结束以后,庞倩和顾铭夕回到了上海。庞倩研一的课程很重,排课非常紧,幸好邹立文提前给她打过预防针,庞倩勉强能应付这忙碌的学习生活。

    顾铭夕也一点不轻松,除了学业,他还要兼顾绘本的绘制。这可是他和庞倩这几年的所有经济来源。他画得很仔细,一直和姜琪保持着沟通,连着双休日都很少出门。

    庞倩知道他要赶稿,也不会抱怨什么,周末下午,顾铭夕几乎就是坐在画室里度过,庞倩有些无聊,就和吴飞雁、杨璐去逛街。

    女人们聊天的话题很有限,三个女人在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吴飞雁问起庞倩,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庞倩很郁闷:“我领导也叫我读研期间把孩子生了呢,这真的靠谱吗?”

    “靠谱呀!”杨璐说,“你们记不记得,我们念大三的时候,有个师姐就是怀孕读研的,一直读到怀孕快九个月,才回去休养生孩子。孩子生下来她就在家里休息了半年,后来听说她申请延迟一年毕业,等到毕业的时候,小孩儿都会走会说话了,她就可以直接去找工作啦。”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我还想多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呢。”庞倩撅着嘴,“我们才刚刚结婚哎。”

    杨璐笑道:“你不是和你老公都同居一年啦,二人世界还没过够?”

    “拜托,什么一年啊,6月份之前忙着考试,6月份之后忙着结婚,连蜜月都没去度呢!”

    说到蜜月,话题立刻转移,吴飞雁问:“打算去哪儿度蜜月?”

    庞倩眉飞色舞地扳起了指头:“喏,你们说,希腊,马尔代夫,斐济,澳大利亚,这四个地方哪里好?”

    “我喜欢马尔代夫!”杨璐说,“我以后一定要去马尔代夫度蜜月。”

    “我去过,去的神仙珊瑚岛,挺不错的,但是我听说斐济也很漂亮,潜水胜地啊。”吴飞雁问庞倩,“你想去希腊呀?”

    “嗯,最想去希腊,上回公司组织欧洲游,就是英国意大利法国那些国家,没有希腊。”庞倩很遗憾,“顾铭夕说了,春节的时候我们出去度蜜月,这几个月我刚好选地方,哎呀想想就激动。”

    杨璐撇嘴:“讨厌,说的人家也想结婚了。”

    吴飞雁问:“对了对了,你现在和你男朋友怎样了?”

    话题最终又转到了男人的身上。

    顾铭夕的新书终于在次年1月中旬交稿,完成了大强度的工作,他足足在家睡了两天才缓过劲来,然后和庞倩在第一学期结束以前,定下了蜜月的目的地——斐济。

    庞倩是个行动派,她迅速地订好了机票、酒店,为自己和顾铭夕买了一大堆新衣服新鞋子,还有几套萌萌的情侣装和漂亮的花草帽。她像模像样地买了水下相机套和浮潜三宝,又帮父母订下了去三亚的机票,让老两口去三亚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庞倩每天都心情巨好地泡在旅游论坛上,看着网友们的攻略,和顾铭夕讨论去了斐济要怎么玩,怎么吃。

    顾铭夕听到她和几个闺蜜打电话,开心地说着:“是啊,春节去度蜜月呀,去斐济,到时我给你带礼物啊!”

    万事俱备,只欠登机。

    2013年的春节,是庞倩和顾铭夕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年三十到年初三,一家子人跑来跑去胡吃海喝,年初四,庞倩把爹妈送上飞机,让他们去那个暖洋洋的海岛住半个月。

    她和顾铭夕是初六出发,初五那天的早上,庞倩在家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她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一脸狐疑。

    “怎么了?”顾铭夕看她脸色不对,连忙过去问,“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庞倩张张嘴,说,“你记得我上个月例假什么时候来的么?”

    顾铭夕想了想,说:“1月7号。”

    庞倩瞪大眼:“你怎么记那么清楚?”

    “我交稿那天,你例假刚完,所以……”他温柔地笑,“怎么了?例假来了?到了斐济头几天就游不来泳了,不过后面几天还是可以下水的。”

    庞倩眨巴眨巴眼睛:“顾铭夕,今天几号?”

    他答:“今天情人节,14号呀,你昨天不是还说晚上让我给你做大餐吃么。”

    “14号?”庞倩捧着自己的脸颊,尖叫起来,“今天不是5号吗?!怎么会是14号?!”

    “今天是初五,14号。”顾铭夕知道她过年过得昏头了,“庞庞,你怎么了?”

    “我……我……我……”她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说,“顾铭夕,我可能……只是可能啊,不确定,我……我猜,我怀孕了。”

    顾铭夕:⊙ o ⊙

    庞倩之所以说自己怀孕,是因为她的内裤上有一点点血迹,女人对自己的身体是很了解的。她平时规律的例假这一次晚了7天还没来,她就觉得,可能是中奖了。

    顾铭夕陪庞倩去医院的时候,一直绷着个脸,庞倩却在担心第二天的旅途能否成行,机票倒是可以退,酒店退不了啊,那可是很多很多钱啊,美金啊!

    春节期间医院人不多,产科有门诊医生值班,庞倩挂号验血,一小时后,医生告诉她,她怀孕了,但是孕酮有些低,这些天要注意休息。

    庞倩的第一个问题是:“医生,我明天要去度蜜月,还要转机,加起来一共要13个小时,我还能飞吗?”

    医生冲她挑挑眉毛:“你说呢?”

    “……”庞倩“刷”地转头,瞪着边上已经呈痴呆状态的男人,“都怪你!顾铭夕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回到家,看到客厅里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和房间里另一个装了一半的旅行包,庞倩就掉起了眼泪。

    她一边哭,一边打电话退机票,一边哭,一边又上网和中介商量能不能退酒店,知道最多只能退一半钱后,她哭得更伤心了。

    最后,她哭着给爸爸妈妈打电话,金爱华听到庞倩抽抽噎噎的声音吓坏了,连声问:“倩倩,怎么了这是?铭夕欺负你了?你俩吵架啦?你们明天不是要去度蜜月了吗,别哭别哭,告诉妈妈,谁委屈你啦?”

    庞倩瞬时嚎啕大哭:“妈妈呀!我怀孕了……呜呜呜呜……”

    金爱华:“……”

    顾铭夕一直在她身边,她走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她在哪儿坐下,他就站她身旁。到最后,庞倩冲他喊:“你跟着我干吗?你这个混蛋!我讨厌你!”

    她抹着眼泪,反正家里没人,正好可以大声地控诉他的罪状:“都怪你!就是那一次!洗澡洗一半就非要做!你就那么急啊!你赶火车哪!这么一会儿都熬不住!这下好了!我都还没度蜜月呢!我的斐济……呜呜呜……”

    顾铭夕试着安慰她:“庞庞,是我不好,你先不要哭了,小心哭坏身子。”

    庞倩大喊:“你懂什么!我是孕妇!孕妇情绪容易失控的你不知道啊!”

    ☆、第 112章 不弃不散

    庞倩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依旧撅着个嘴不理顾铭夕,顾铭夕挨到她身边去和她说话,她就是不搭腔。

    庞倩非要把整理好的行李都拿出来,东西各归原位,箱子也要放进小储藏室。顾铭夕哪里肯让她收拾,见她弯着个腰从箱子里往外取衣服,他好言好语地劝她,庞倩不听,顾铭夕的口气就严肃起来了。

    “庞庞,你忘记医生的话了吗?她说你有点见红,要多平躺,多休息,你这样蹲下站起很危险的你知道么?万一出个意外,伤的是你的身体。女人小产对身体影响特别大,我妈妈那时候小产,流了那么多血,后来就有了妇科病,怀不了孕了,你都是看见的,你这时候还和我赌什么气!”

    见庞倩嘴一瘪又要哭的样子,顾铭夕赶紧哄她,“乖啦,我知道你不是不想要孩子,只是蜜月去不成心里不开心。但是老婆,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出去玩,我们还可以带宝宝一起去,斐济,希腊,马尔代夫,埃及,巴西……你想去的这些地方,我都会陪你去的。”

    庞倩不服气:“可是我现在年轻啊,身材好,穿花裙子好看。以后生了小孩再出去玩说不定我都胖了!我这回买的裙子,也许以后都穿不上了!”

    “那就再买新的嘛。我说了,我喜欢你胖一点呢。”顾铭夕知道她准备了许久的蜜月游,突然泡汤心里一定不开心,只能温柔地劝她,“你听话,去床上躺着休息,别折腾了,想吃什么吗?要不要我给你煮点点心?”

    庞倩指着地上的箱子:“东西还没理完呢,我看着这些碍眼!”

    顾铭夕立刻表态:“你去休息,我来整理。”

    “你行不行啊?”

    “我可以的。”他放低了一些身体,用肩膀去推她,“去床上,乖。”

    庞倩这才不情不愿地爬到床上去。

    顾铭夕真的开始收拾箱子里的东西,为了方便,他一脚一脚地把箱子踢进了主卧,坐在地板上,把里面的东西一袋袋取出来。衣服、泳装分门别类地装进收纳袋后,他坐到床上,抬高双脚夹着袋子放进衣柜里。

    他整理得很细致,但是和健全人不一样,他去放东西要麻烦一些,有时候用嘴咬,有时候用肩膀和脸颊夹着,每次只能拿一、两样,就这么一趟趟地进出房间,终于把箱子里的东西都理了出来。最后,他拉上了箱子的拉链,四下看看,起身用脚勾起拉杆,把箱子放在了衣柜边的角落里。

    顾铭夕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回过头,看到庞倩正靠躺在床上看他。之前他整理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的身影,顾铭夕冲着她笑起来,问:“肚子饿吗?想吃什么?”

    她摇摇头,突然向他伸出手,说:“顾铭夕,你过来。”

    顾铭夕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下,庞倩说:“把你的脚搁上来。”

    “嗯?”他干脆就坐到了床上,双脚踩着床面,问,“做什么?”

    她抚上他的右脚脚背,示意他用脚去碰碰她的肚子:“来摸摸宝宝。”

    顾铭夕一愣,立刻摇头:“脚下力道大,我怕会弄伤你。”

    “不会的。”她抓着他的脚,顾铭夕迟疑了一下,右脚轻轻地放到了庞倩依旧平坦的小腹上,整条腿做着虚劲,只用脚趾的位置去碰了碰她。

    “顾铭夕,你要做爸爸了。”庞倩的手依旧按在他的脚背上,她的手指抚过他脚上的一些陈年旧疤,轻声说,“好神奇啊。”

    顾铭夕心里却在担心另一些事:“庞庞,你怀孕了还能上学吗?”

    “能啊。”庞倩说,“医生说预产期在10月份,我刚好6月把研一的课上完,暑假回来休息,9月开学就不去了,生下宝宝后,在家做一年全职妈妈,明年9月继续回校念研二,到时候就能和你一块儿毕业了。”

    休息的这一会儿时间,她已经把很多事都想好了,但是顾铭夕还是担心:“可是,咱们住的地方离你的学校太远了,我不放心你自己开车去上课。而且,起得那么早,你睡眠时间也不够啊。”

    这真的是个问题,庞倩想了想,暂时也想不到办法,说:“到时回上海再说吧,试试看呗,我以前一个英国女客户,怀孕了还成天来上海出差呢,我看她一点事都没有啊。”

    “亚洲女人的身体情况和欧美女人不一样。而且这个事,完全是个体差异,100个人没事不代表你一定没事,我不希望让你冒一丁点的风险。”顾铭夕对那一年李涵的流产心有余悸,他无法想象庞倩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对于照顾一个孕妇,他的确有些力不从心。他想了许久,甚至提出去复旦大学边上租一个房子的办法,每天由他来回坐地铁上学,但立刻就被庞倩否定了。

    “你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你。”庞倩说,“上海的地铁和公交车,高峰时间有多挤你知道么!顾铭夕,我明白你能一个人去坐车,要只有一趟车我也答应了,但要换四次车啊,你是想叫我担心死吗?”

    庞水生和金爱华急匆匆地从三亚赶回来时,庞倩的情绪已经调整得很OK了。她喜滋滋地换上了宽松的毛衣,把那些紧身牛仔裤都塞进了柜子里,买了几条肥大的运动裤穿。明明一点都不显怀的人,走起路来却一摇一摆,还真有些像孕妇的样子了。

    度不成蜜月的懊恼感消失得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经过了最初几天的忙乱,庞倩和顾铭夕已经完全做好了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准备。

    寒假结束以前,顾铭夕的新书上市了,书名叫《那个叫小川的男孩》。

    谷小川是个7岁的小男孩,故事讲述了他为了寻找离家出走的妈妈,误闯进神秘的八角小镇,认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碰到了很多惊险的事。小川受到过质疑和不公正的待遇,也收获了理解和友谊,他和旅途中认识的小伙伴豆豆、香香一起成长,最终虽然没有找到妈妈,却帮着八角小镇的居民化解了一场危机。

    故事的结尾是为了画《小川2》埋下伏笔,出版公司打出了这样的广告语:一本适合父母与孩子一起阅读的好书,一份适合送给孩子的开学礼物,一段能带给都市人回忆的奇妙旅行——鸵鸟先生在《我的螃蟹小姐》和《寂寞的鲸鱼》后,睽违两年为你带来这个温暖的故事,他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谷小川。

    庞倩和顾铭夕站在新华书店的畅销书展柜前,不时地有人过来拿起样书看看,有大人,有小孩,甚至还有老年人,很多人最后都会拿书去收银台。

    庞倩拿起拆封的样书,翻了几页后,问顾铭夕:“为什么要给这个小男孩取名叫小川?”

    顾铭夕看着她手里的书,书上的小川正在奔跑,他笑着说:“庞庞,如果我们有了一个男孩,我想给他取名叫顾海川。”

    庞倩念叨了几遍:“海川,顾海川……挺好听的,这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海纳百川。”他答,“我希望他能有宽广博大的胸怀。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源自我妈妈的名字,‘涵’的意思,是包容。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继承到我妈妈的品德,做一个宽容、善良、正直的人。”

    庞倩一边听他解释,一边翻着手里的书。小川是个活泼的小男孩,有一头毛茸茸的头发和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会令她想到小时候的顾铭夕。

    “那要是生个女儿怎么办?”庞倩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难道叫顾有容吗?还是……顾乃大?”

    顾铭夕哭笑不得,庞倩自己也是乐得不行,顾铭夕说:“要是生个女孩,就叫顾兰芝。”

    “为什么呀?”庞倩一脸的迷茫,顾铭夕说:“有一个词叫兰芝常生,意思是,美好品德常在,你没听过吗?”

    “没有。”庞倩反问,“难道你没听说过,兰芝是棒子国的一个化妆品牌子么?”

    顾铭夕很认真:“我只听说过兰蔻。”

    庞倩:“那要么……叫顾兰蔻?”

    “……”

    开学以后,经过一家人的商量,庞倩和顾铭夕的烦恼圆满解决。

    庞水生和金爱华陪着两夫妻一起去了上海,在复旦大学边上租了个小房子,周一到周五,金爱华陪庞倩住在复旦旁边,庞水生陪顾铭夕住在松江大学城。到了周末,庞倩和顾铭夕去过二人世界,金爱华和庞水生则乐悠悠地在上海转悠着玩。

    如此一来,孕妇庞倩每天都能睡个安稳觉,早上起床后不用赶时间,顾铭夕在庞水生适当的帮助下,也能过上舒适、方便的生活。

    《小川》的销量比计划要来得好,网上的口碑也很不错。甚至有多家童装品牌来和顾铭夕接洽,想要在服装中使用小川的形象。顾铭夕开始筹备《小川2》,和姜琪约定了年底交稿。

    见不上面的时候,庞倩就和顾铭夕打电话,有时还视频。

    顾铭夕详细地问着她的饮食起居,对于金爱华的照顾,他当然是放心的,但作为丈夫却不能陪在怀孕妻子身边,他心里还是很愧疚。

    怀孕头三个月,庞倩的孕吐反应有些严重,变得很挑食,又容易吐,和顾铭夕视频的时候,她开始抱怨:“老公啊,我想吃你做的番茄牛肉汤。”

    “周末你回来,我做给你吃。”顾铭夕看着屏幕里的庞倩,她居然一点都没胖,反而还瘦了一些,他看着都心疼了,“老婆,你另外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卤鸡爪。”

    顾铭夕有点头疼:“老婆,现在禽流感很严重,鸡爪就不吃了啊。”

    “不嘛不嘛,我就想吃卤鸡爪!”庞倩在屏幕里撒娇。

    “要么我们吃椒盐开背虾?”

    庞倩转转眼珠,吞吞口水:“我不放心你做这个,上回你给虾开背时,脚趾都割破了呢。”

    “就那么一次,是我大意,以后不会了。老婆,你想吃吗?”

    “……”她很纠结。

    顾铭夕说:“那我周六去买虾。”

    “我还想吃梭子蟹。”

    “不行,医生说了,孕妇不能吃蟹。”

    “嘤嘤嘤……”

    在一家人齐心协力的努力下,怀孕6个月的庞倩顺利地结束了研一的课程。四个人收拾了东西回到E市过暑假,庞倩按照之前的预约,去拍了胎儿的四维彩照。

    之前每一次的孕检、听课,顾铭夕都陪着庞倩一起参加,看着B超单上的小家伙从一个小点点变得越来越大,听到他有力的心跳,知道他发育得很好,顾铭夕的心情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就像是曾经梦寐以求的一件事,突然成了真,那种激动、喜悦、感激、还有些患得患失的心情,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这时候的庞倩,肚子已经大得很明显,人也微微地胖了一些,她躺在检查床上,顾铭夕则坐在她身边。

    当宝宝的图像出现在屏幕上时,庞倩和顾铭夕都激动得忘记了呼吸。宝宝在动,他的小脸上还带着笑,庞倩的手紧紧地捏着顾铭夕的肩,她与他被巨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冲击到。医生说:“宝宝很健康,你们看,他在啃自己的小手……看他的小脚,他骨头很软啊,小脚也能递到嘴边呢……”

    庞倩和顾铭夕痴痴地盯着屏幕,那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生命的延续,爱情的结晶,因为有了他,他们往后的人生会变得更加快乐,也会担上更多的责任。

    离开医院的时候,顾铭夕有微微的失落,庞倩手搭在他的腰上,问:“你怎么了?”

    “刚看到宝宝,还有点缓不过来。”他笑笑,说,“我是在想,宝宝那么可爱,但他生下来后,我这个爸爸却不能抱抱他,他长大一点会不会有些怪我。”

    “你也太小看我们的宝宝了,他才不会呢。”庞倩停下脚步,侧着身子抱了下顾铭夕,“小孩子很聪明的,你放心吧,爸爸妈妈这么爱他,他是最感受得到的,他会以你为傲,就像我一样。”

    顾铭夕笑了起来,低头吻了下庞倩的额头:“谢谢你,老婆。”

    2013年8月13日,七夕,是顾铭夕29岁的生日,同时也是庞倩28岁的生日。在这一天,有一件对他们来说很特别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电影《我的螃蟹小姐》全国首映。

    顾铭夕和庞倩去了电影院,因为是E市的首映日,片方搞了小活动,情侣买票看电影,在活动场地亲个嘴,就能拿一款螃蟹或鸵鸟的冰箱贴。

    挺着大肚子的庞倩拉着顾铭夕就当众吻了一个,顾铭夕脸都红了,庞倩喜滋滋地拿到了一个鸵鸟冰箱贴,又问工作人员:“我肚子里还有一个,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小螃蟹?”

    工作人员咯咯直笑,还真给她了。

    往影厅走时,顾铭夕笑她:“你想要这个冰箱贴,我去帮你要,要一箱子都没问题。”

    庞倩说:“你不懂,要自己亲来的才有意义!”

    他们买了饮料和爆米花进了影厅,影厅里观众坐了八成满,对这样一部文艺小清新电影来说,这样的上座率已经很不错了。

    庞倩和顾铭夕坐在后排,因为庞倩的“体积”过大,没有坐情侣座,他们像边上其他观众一样,小声地聊着天,吃着爆米花,等待着电影开场。

    灯光熄灭了,几段广告以后,电影开始了。

    【80年代的街道、厂房、宿舍,穿着灯芯绒外套、白色喇叭裤,梳着翻翘头的青年男女。6岁的方小鸵和庞青青手牵着手走在工厂大院里,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时常拌嘴,吵架,但很快又会和好。

    方小鸵是个聪明漂亮的小男孩,有一双特别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时眼睛底下有两道卧蚕,比小姑娘都要好看。庞青青只有方小鸵一个朋友,但方小鸵却有数不清的好朋友,庞青青站在角落里偷偷地看方小鸵和别的小朋友玩耍时,眼睛里带着失落。】

    庞倩对顾铭夕说:“这小男孩的演员选得真好看。”

    顾铭夕小声说:“我觉得这小女孩挺像你的。”

    “哪儿像?”

    “胖。”

    “……”

    【一场车祸改变了方小鸵和庞青青的命运,庞青青为了捡皮球冲到了大街上,一辆货车开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方小鸵将庞青青推了开去,自己却被卷进了车轮里。】

    影厅里一片惊呼,这是看过原作的读者也没有想到的。因为在书里,顾铭夕只说鸵鸟先生在6岁那年生了一场重病,后来的插画,他有时用鸵鸟和螃蟹表现,有时,就算是画成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模样,也都是四肢健全的,他从来没有提过,鸵鸟先生身体有残疾。

    【方小鸵的双手神经受了严重的损伤,虽然保住了手,却无法自如地活动,从那以后,他无奈地开始了以脚代手的生活。】

    方小鸵的妈妈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时候,影厅里已经有女孩子小声地啜泣起来。

    庞倩又把脑袋凑到顾铭夕身边,喂他吃了一颗爆米花,轻声说:“改成这样,是不是因为,截肢很难演啊?”

    “肯定啊。”他小声地回答,“对普通的演员来说,两只手很难藏起来的,编剧这样处理也挺好。”

    “那这演员会用脚做事吗?”

    “电影里拍得不多,只要身体柔韧性够,简单的都能演出来的。”

    “倒也是。”

    【故事在继续。

    方小鸵和庞青青升入了小学,有调皮的男孩欺负方小鸵,庞青青就跟头小母狮似的和他们打架。她一直陪着方小鸵上下学,帮他打饭、系鞋带、撑伞,两个小孩慢慢地长大,升入初中后,方小鸵长成了一个14岁的漂亮少年,庞青青也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孩,与此同时,她喜欢上了学校里的一个风云人物——欧阳承业。】

    “噗!”庞倩一口饮料都呛了出来,“欧阳承业?我去!谁取的名字啊!”

    顾铭夕笑得肩膀抖个不停:“我真的挺期待那谁谁看到时的反应的。”

    “哈哈哈哈,他会吐血吧!”

    【欧阳承业就是个酷帅狂霸拽的富二代,喜欢他的女孩数不胜数,庞青青一头扎进了暗恋的漩涡里,从来都看不见方小鸵在身边的陪伴。

    方小鸵从小帮庞青青辅导功课,终于帮助她考上重高,可就在这时,方小鸵的父亲出轨了。】

    有很多情节,顾铭夕在绘本里并未说得详细,但是编剧们通过想象力,丰满了故事的脉络,比如方爸爸的出轨,方妈妈的崩溃,欧阳承业为了刺激另一个他喜欢的女孩,装作喜欢上了庞青青,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少女青青哪里挡得住富家公子的诱惑,终于同意与他交往。方小鸵黯然神伤地退出了她的生活,可是偶然间,他发现欧阳只是拿青青做替身,方小鸵愤怒了。

    他不顾身体的劣势,找欧阳打了一架,在一个雨天,两个人在地上滚成了两只泥猴,配上煽情激昂的音乐,画面极具冲击力。尤其是,方小鸵无法用手去击打欧阳,只能试着用脚去踢他时,一下子就被欧阳放倒,欧阳挥拳要揍他,方小鸵也躲不了,只是在雨水中怒视着他。】

    庞倩贴到了顾铭夕身边:“你老实告诉我,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揍谢益?”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看来你还是不够喜欢我啊。”

    “谢益又没有来骗你什么。”顾铭夕说,“他要是敢欺骗你,我绝饶不了他。”

    【高考结束以后,经典的送相框情节上演。

    在方小鸵和庞青青时常玩耍的那片小树林,漆黑的夜,滂沱的雨,方小鸵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着,怎么等都等不来他的小螃蟹。】

    影厅里已经从一片小小的抽泣声演变成了一片不算压抑的哭声,在这些哭声里,有一个声音特别突兀,那就是庞倩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是真的想笑,看着那个傻傻的少年方小鸵,可怜兮兮地在雨中大哭,庞倩简直要笑晕了。

    “别笑了,人家都在看你了。”顾铭夕喊她。

    庞倩眼泪都笑出来了,她揉揉大肚子,看一眼边上另一个眼泪汪汪、正瞪着她的女观众,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一下子没忍住。”

    她扒着顾铭夕的耳朵问:“你那天,等我的时候,真的哭了吗?”

    “……”他能否认吗?

    “顾铭夕……唉。”庞倩又揉揉肚子,“宝宝啊,你以后可别学爸爸,喜欢谁就直接说,搞得那么曲折,害得你爸爸妈妈错过了好些年。”

    顾铭夕:“……”

    【方小鸵和庞青青分开的那些年,他吃了许多许多苦,但是他从来不哭。唯一的一次哭泣,是在方妈妈去世的时候。】

    电影为了达到煽情的效果,将方妈妈的去世安排成了一场意外。

    【因为方小鸵双手残疾,所以家里的一些重活都要方妈妈来做。方妈妈踩着梯子装灯泡时,没站稳,摔了下来。

    方小鸵从始至终都在方妈妈的身边,但是他没办法扶住梯子,也没办法接住妈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妈妈摔到了地上。】

    “我讨厌这个改编。”庞倩说。

    顾铭夕点头:“我也不喜欢。”

    他叹口气,扭过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难以想象因为我没有手,而让你受伤会是怎样的情景,我想,我真的不会原谅自己。”

    “我们哪儿会那么倒霉啊。”庞倩笑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但是人嘛,一辈子哪里会没个磕磕碰碰,不管我摔了哪儿,你都不要自责。这些话,我觉得我不用和你多说,你心里应该都明白的。”

    “嗯,我明白。”

    他们在这边聊着天,其他的观众却一直在哭泣,整个影厅里悲伤一片,庞倩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有什么好哭的呀。”她小声说,“不就是部电影嘛。”

    顾铭夕说:“你自己看动画片都能哭,还好意思说人家。”

    “我哪有!”

    边上的女观众又一次泪眼迷蒙地转过头来:“轻点儿行吗!呜呜呜呜……”

    庞倩:“对不起对不起。”

    【电影院里的那个吻,浪美凄美得叫人心醉。

    庞青青站在学校门口,等了一天都没能等来方小鸵。

    从清晨到正午,从正午到日暮,从日暮到深夜,行人和车辆不停地在庞青青身边穿梭,她只是固执地站在那里,手里捏着要送给方小鸵的螃蟹钥匙扣,到了最后,空旷的街道上只剩下了她纤细的身影。】

    庞倩身边的女观众一边抽纸巾一边说:“鸵鸟怎么那么狠啊!有什么事不能两个人一块儿担啊!螃蟹也是,喜欢他就说嘛,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啊!”

    庞倩、顾铭夕:“……”

    【漫长的分离,苦尽甘来,电影里出现了一幕神奇的场景。】

    顾铭夕看着硕大的屏幕,愕然发现取景地就是他和庞倩重逢的那一间露天咖啡馆。他知道,这一定是姜琪的建议。

    【庞青青走上了楼梯,站在这一边,向着露台望去。

    几张木头咖啡桌边,只坐着一个人。

    他背对着她,穿一身白色的衬衣,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微风吹过,他的衬衫衣摆飘荡了起来,连着头发也被风吹得凌乱。

    他低着头,肩膀轻微地颤抖着,庞青青微微一笑,向着他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她走到他的身后,看到了他蜷曲的双手,那双熟悉的手,因为救她而丧失了所有的功能。

    她弯下腰,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了他。】

    电影在此时进入高一潮,观众们的情绪达到了顶峰,整个影厅里哭声一片。

    只有庞倩和顾铭夕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喝饮料,也没有吃爆米花,她的手搭在他的大腿上,两个人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方式,庆祝着这重逢一刻的来临。

    【方小鸵和庞青青的故事,在他们浪漫的草坪婚礼中落下帷幕,无数的彩色气球被放上了天空,电影里帮助过他们的人都来到了婚礼上,方小鸵一身白色西装,高大英俊,就像一个完美的王子,美丽的庞青青牵住了他的双手,踮起脚尖送上了一个温柔的吻。

    镜头从他们痴缠的脸颊慢慢摇高,追寻着一只红色的气球。

    屏幕上打出最后一行字。

    ——献给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祝你们能找到生命里的螃蟹小姐或鸵鸟先生。】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哭泣了,当所有的苦难过去,大家都在回味迟来的甜蜜时,电影院里,只有一个人像个孩子似的大哭不已。她丝毫不压抑自己的声音,任由别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只是一张接一张地抽着纸巾。

    灯光亮了起来,顾铭夕和庞倩随着人群准备离场。

    庞倩撑着扶手站起来时,觉得腰很酸,她搭着顾铭夕的肩,说:“我撑着你走,坐太久了,骨头疼。”

    “要不要去外面找个地方坐一下,休息一会儿。”顾铭夕担心地问。

    “不用,就是坐太久,走一下就好了。”

    她的眼睛依旧红通通的,手撑着顾铭夕的肩慢慢地往外挪。走在他们身后的是另一对小情侣,女孩子也在抹眼泪,男朋友不停地安慰她:“好啦,不要哭啦,就是一场电影,最后他们不是结婚了嘛,又不是悲剧。”

    “你懂什么呀!”女孩子说着,视线集中到了前面顾铭夕的背影上。她抹抹眼睛,仔细地看,发现这个穿着蓝格子衬衫的男人,真的没有手臂。

    女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看着顾铭夕和庞倩走远了,才对男朋友说:“刚才你看到前面那对了吗?女的大肚皮,男的,就像电影里的鸵鸟先生那样,手残疾的。”

    “怎么残疾?”

    “比方小鸵严重多了,他就根本没有手臂的。”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就是从这儿开始,就没了,两只手都没了。”

    男孩摇头:“我没注意哎。”

    女孩顾自想了想,说:“你说这只是一部电影,但是看到刚才那一对,我就相信,现实里也是有这样的故事存在的。他们看起来好恩爱,希望那个男生也能像鸵鸟先生一样,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庞倩和顾铭夕走到了外面,庞倩一手撑着他的肩,一手扶着自己的腰,扭着大屁股走得缓慢,走到一排专卖店的位置,不知哪家店里飘出了歌声,她笑着说:“顾铭夕,你听,是这首歌哎。”

    ……

    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可以温柔却有力量

    在这无常的人生路上

    我要陪着你不弃不散

    我想要大声歌唱

    任何人都不能阻挡

    与你分享生命之中

    所有的快乐所有悲伤

    ……

    第四篇章【我心似海洋】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