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且以深情共余生12

作者:沐清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于会选择皇庭酒店入住,赫饶理解大隐隐于市的策略。只是,隐藏多年,却因起纵火案暴露,太符合的高智商惯的冷静谨慎与隐忍。唯解释得通的是:是意暴露,把G市重要的警力吸引过去。能让以己之身维护的,除了女儿向晚,正常之下应该是作想的。只是——

    神知鬼觉的情况下,萧熠指示姚南妥善安排好了皇庭所的客工作员,并把所住的二十层清空,让抓捕行动得以顺利开展,且引起波动。

    没强攻,而是由换上酒店客服员制服的赫饶按响了2022房间的门铃。

    门铃响过很久,房间内才了轻微的声响,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门口便消失了。

    最后的对峙。

    赫饶以手势示意冯晋骁柴宇等准备行动,握紧配枪,蓄势待发。

    三、二、——冯晋骁倏地上前,掌心向门锁上滑,门卡脱手之时,破门而入,赫饶紧随其后。

    “砰砰砰”枪声瞬间响起,数发子弹齐齐射过来,冯晋骁与赫饶背靠背,站姿射击,柴宇则是卧姿,以保障们脚上的安全,另外三名队员则们掩护下,快速寻找目标,射击。

    战斗分钟内结束,房间内包括内的四两被当场击毙,两中弹失去抵抗能力被捕。显得那么平静,笑看赫饶:“当年真该心软,对你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就没今日的对峙了。”

    赫饶戴上手拷,言辞犀利:“听你女儿的,对楠楠赶尽杀绝确实更符合你的作风。”

    面孔上的笑意透出几分凄苦:“琳琳说,凭孤女实兴起什么大浪,而且看你眼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周旋两女之间,也是种乐趣。没想到,男真的如所料是卧底。”话至此,的眼神陡然转利:“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杀了萧熠。”

    赫饶也笑了,微微讽刺的那种:“与其说后悔如说遗憾,遗憾凭你的身手动了分毫。”

    眯眼看:“果然是你!”

    赫饶把推给柴宇押走:“当陈锋死琳手里,对于那爱的男,你以只是肤浅看着两女之间周旋吗?”

    萧熠从来都是。当赫饶隐隐怀疑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琳,知情的情况下,止次暗中解围,让轻巧地避开了琳派出的杀手的跟踪监控,既保证了身份的隐藏,更躲开了的试探及刺杀。

    萧熠屡屡最后刻洗脱嫌疑,是怀疑过的,可惜,琳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劝阻了。

    没错,六年前,表面上琳毫无瓜葛的母亲,其实私下里直女儿往来,而且以命相护。至于向晚……被押解上车时,问赫饶:“如果那时杀了,你怎么办?”

    “”是指萧熠。而就站自己身边,赫饶神色动地回应了三字:“活下去。”

    的目光落萧熠身上,笑了,然后,对赫饶说:“们真像。”

    们怎么可能会像?却没解释的必要,赫饶沉默语。

    最后,说:“能平安离开G市,就再会与们关的案件发生。否则,即便你们的抓住,也会伤亡。以命换命,虽然公平,可对于你们些国家培养的精英而言,损失更重。”

    “们要的从来是以命换命的所谓公平的交换。”赫饶押解车车门关上前说:“两都是你女儿,你给们的对待却是天差地别。谢谢提醒。”

    的脸色倏地变了。

    对向晚的抓捕工作是机场进行的,没多难,因参与抓捕任务的除了是特警之首的特别突击队,竟然连A市曾任五三二团参谋长的厉行都出动了。但是过程,事后用邵东的话说就是:“剧情跌宕起伏,几乎把吓尿了。”

    以把冯晋骁赫饶等吸引到了皇庭,向晚准备搭乘中南航空航班出国时,陆成远机场登机的最后刻劫住了伪装成另的,以及那隐黑暗里六年,双十案里那首的杀手。

    那本是秋高气爽的午后,候机厅里满是等待上机的。机场广播与声混杂的氛围里,枪声打破了平静,最后,零伤亡的情况下,向晚落网,至于那名韩杨的杀手,救向晚当场被击毙了,临终前,气若游丝地对赫饶说:“十岁那年被绑架,是警察用命救下。没想到,十六年后,险些杀了的女儿。”

    爸爸是了救韩杨而牺牲的?难怪,左胸中枪都能死里逃生。竟然是爸爸天之灵的护佑吗?赫饶跪候机厅里,萧熠怀里痛哭失声。

    萧语珩下机时冯晋骁刚带队离开,上了程潇的车,风驰电掣地往警队赶,结果冯晋骁同时到达。当跳下车冲过来扑进怀里,冯晋骁皱眉:“吓跳,以劫越呢。”

    萧语珩哭着打:“冯晋骁你混蛋,月前瞒着经历炸弹的危险,今天又给玩替身游戏,你是是想继续明天的婚礼啦?”

    冯晋骁笑着拥住:“拼了老命似的今天把抓捕任务完成,就是了确保明天的婚礼如期举行吗!”

    萧语珩顾管地打。

    冯晋骁无奈:“好了,队员们都看着呢,给点面子。”

    于是,队员们很给面子地喊:“结婚,结婚,结婚!”

    终于可以放心做新郎的冯晋骁当众宣布:“明天起抢亲去!”

    柴宇带头喊:“抢亲,抢亲,抢亲。”

    百多天的紧张之后,夜的平静显得那么来之易。

    满天繁星之下的萧宅花房里,萧熠问赫饶:“你们去查,是故意打草惊蛇吗?”

    赫饶低头嗅嗅花香,摇头:“向晚去过病房之后,以继琳之后,是终极BOSS。”因出租屋外的那声音,是无异。

    对的明察暗访,都是意向晚。但调查过程中赫饶发现,所表现出来的对向晚女儿的疼爱,太假。而始终曾松口的认识锦琳父女的说词,则被深夜去墓园的行戳穿了。

    之前A市的半月里,赫饶跟踪过,坚韧如赫饶都以没异样时,那没月亮的晚上,男的陪同下,去了墓园。

    墓碑前沉默地站了很久,然后,悄然离去。

    赫饶随后现身,发现墓碑上的名字是——锦。

    并没否认锦是彼此的初恋,但却否认了那场深情:“十年,场时光的虚度而已。们并如想像中那么爱对方。所以分开之前,们都了各自的爱。”

    对于锦终身未娶却了女儿的生,神色淡漠地说:“是毒枭,婚姻适合。但谁说生孩子的前提是婚姻?况且,愿意生孩子的女,大。”

    话听上去,似乎透出几分醋意。仔细琢磨下来,像是指责锦多情,亦或是,恋爱时,劈腿了?总之,根据的表现,连卓尧都以对锦没了感情。

    可就是样离开了锦二十几年的女,竟然深夜,去阴森至极的墓园看。

    是恨,亦或是爱?

    赫饶断定是后者。

    然后,楠楠身上被放了定时爆弹;紧接着,何许潜入赫饶家企图枪杀楠楠,与此同时,牵扯出疑似接应的于晓玲;再后来,向晚现身萧氏招待会,而于晓玲当晚自暴其身,带着杀手去探“张征”的生死;最后,徐骄阳家所的十号楼被蓄意纵火,矛头直指。

    切的切,太过顺利了。

    还最大的疑点就是,何许口径致地表示两关系睦。可是,那夜陪去墓园的男,明明是。

    所以,对女儿向晚的亏欠所谓的疼爱,都是假的。是设的又的局,令警方锁定了六年前实属贩毒集团员,却得以意外脱身的向晚。甚至是最后,都暗暗地向赫饶指示向晚的逃离方向——机场。

    辈子只爱过,那就是琳的父亲,锦。而锦之所以终身未娶,则是因了让置身于贩毒集团之中,提出分手之后,坚持生下了女儿琳。

    说:“带着琳回去找,是别的女的结婚典礼上。站群里,听见司仪问新娘是否愿意嫁给时,下面喊:愿意,以们女儿的名义。”

    锦悔婚了。然后,终身未娶。但始终肯同意留自己身边,最终妥胁的条件时:“,远离的世界,像普通女样结婚生子。”

    哭了,说:“好,去嫁。”

    留下琳,嫁给了向晚的父亲向家学。或许是了纪念与锦的爱情,始终没再怀孕。向家学是真的很爱,了让父母接受失去了生育能力的儿媳妇,制造了怀孕的假象。

    外眼中,向晚是向家学溺爱的与前妻所生的女儿。

    实际上,向晚只是被抱养的孩子。

    但琳却以,剥夺了本该是自己独享的母爱。于是,把向晚拉下水。而向家学之所以铤而走险以晚风代价与萧氏敌,则是因对向晚的亏欠。可惜最终,失去了晚风,也失去了女儿。

    与琳样,向晚爱上了萧熠。了杀掉琳,三年前警方毒枭“老鬼”设下天罗地网时,是推波助澜说服琳回国,让以身涉险救出被警方困住的萧熠。

    向晚成功了,琳被捕。而被琳陷害参与过贩毒交易,却曾贩毒集团露过面的,样侥幸活了下来。

    琳没说谎,是亲率手下杀陈锋,杀赫大伯家,而是向晚的误导下自作聪明地制造了那宗惨绝寰的双十案。

    向晚以切都止于琳的死。所知道的是,以的母亲,活着的目的只:伺机琳的报仇。

    赫饶家的那把匕首,是派送去的,意警告赫饶:六年的平静,止于此。

    酒会萧熠与赫饶遇袭,是派干的,意萧熠,女儿琳报仇。

    而何许,于晓玲,韩杨,些向晚以忠诚于自己的,早已是的。身毒枭锦生的挚爱,身小小年纪被称之“老鬼”的毒枭之后琳的母亲,会蠢到像向晚那样用钱收买些,只用最直接,最力的控制了们家的办法,控制们。

    就样,向晚身边的,暴露,被捕。最后,陪走完最后程。

    像电影样匪夷所思,萧熠都些佩服了:“简直是演绎了幕真实的玉石俱焚。”

    赫饶也觉得可思议:“所言的很像,是指对爱情的执着。”

    可惜,选择了条没光明的路,导致了结局是黑色的。

    萧熠愿再去想些,拥住赫饶:“等明天冯晋骁语珩的婚礼过后,们去看赫然。”

    赫饶眼底泪意,但却笑:“让知道,楠楠生活得很好。”

    冯晋骁的婚礼如期顺利举行,新娘萧语珩的捧花,毫无意外地落入赫饶手里。

    赫饶被捧花砸中那刻,萧熠当众以捧花信物,再次求了婚:“饶饶,下月十二号,请如所愿地出现婚礼上,要让空欢喜。”

    案件尘埃落定,赫饶再没拒绝的理由,可是,迟疑了下:“只二十天到,萧总觉得时间太赶了吗?以,们的婚礼必隆重,却也应该仓促草率。”

    萧熠霸道地把捧花塞手里,亲吻的手背:“向你承诺,它定与众同。”

    刻,像是被手心里的公主。赫饶笑望,傲娇似地回应,“好啊萧总,拭目以待。”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不是我要把案情精简了,而是又进入了新一季的严打期,涉案不能写了,所以我只是写成这样了,至少让大家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不尽完善之处,清雨会在实体书中加以补充和修改,亲们见谅。

    至此,《求饶》网络版基本完结,我今晚想一想,争取再写一章甜蜜的对手戏吧,然后咱们实体书见。

    最后,希望亲们互相奔走告之一下,因为《求饶》题材敏感,编辑已通知随时可能被锁(《艳域》已经全文锁了,明明已全文换上了实体书稿,依然没能幸免于难)所以没看《求饶》的姑娘抓紧啊。否则只能等年底的实体书了。

    本书由(矜暮汐。)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