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二章

作者:临渊鱼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父亲管得很严,金津津和佟弘在外面约会回来,连外套都顾不上脱,径直回房间打电话,“乔乔,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乔雪桐坐在秋千上,晚秋的阳光在她颊边流光溢彩地涂抹了一层,连带着声音都轻柔了几分,“什么事?”

    金津津脱了鞋子趴在床上,嘴皮子一遛弯儿就说开了,八卦气味甚浓,“我刚刚在酒店里看到了你妈妈的那谁谁,说出来你一定不相信,他竟然和一个年轻女孩子开`房!”

    金家几乎垄断了a市的酒店行业,金津津和佟弘所谓的约会也不过是流连各大酒店实地考察,为了方便日后接管家族企业,乔雪桐把那份调查资料给她看过,她和冯馨的关系金津津是知道的,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不免多留了几分心眼。

    利用特权,金津津自然很顺利地拿到了监控视频,郭川和那个女孩举止亲密,在电梯里已经难舍难分,两个小时零七分以后才从房间里出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乔雪桐不以为然地反问,“我又和那个人没关系。”

    日暮西垂,遥远的天边只剩下一抹红得若血的残阳,乔雪桐举目远眺,眸底红光嫣然,“你也和佟弘去酒店了?”

    “去去去!”金津津捂着脸,埋在被子里羞得不像话,“小孩子家打听那么多八卦做什么?”仿佛根本不认识刚刚那个挑起八卦的人是谁似的。

    “我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乔雪桐淡定地提醒这个事实。

    “是是是!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你已经是已婚妇女了,”她“啧啧”感叹两声,“这结了婚就是不一样啊,满脑子都是那秋天叶子的颜色的思想……”

    “你不也是吗?两个月后就要成为某人的新娘了呢?真可惜,没有办法做你的伴娘了。”

    霞光浸染后的脸颊仍然绯红一片,乔雪桐远远就看见一个挺拔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津津,我老公来了,我不跟你说了。”

    “切!”听到忙音,金津津翻了个身,不屑地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见色忘义的家伙!”

    转念一想,她也有自己的“色”啊,连忙按了快捷键,“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佟弘陪她考察完,又参加了一个古董拍卖会,听到这娇柔动人的声音,瞬间感到四肢通畅,几乎连骨头都软了。

    如胶似漆的情人间,再多的甜言蜜语都不嫌多,连一声“再见”都能道出缠绵悱恻的滋味。

    “老公,”乔雪桐挽着男人的手慢慢往回走,“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

    那双向来深邃的眸子情绪复杂,莫淮北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我下班后顺路去医院看了馨姨。”

    乔雪桐唇边的笑容渐渐淡下来,最后只剩下一个若隐若现的弧度,“哦。”

    捕捉到她异样的情绪,莫淮北轻叹了一口气,“医生说,她的情况并不好。”

    乔雪桐大致清楚当中的原因,应该是因为那件事吧,郭婷婷的脾性虽然收敛了不少,但骨子里依然是任性的,也不知道……

    郭婷婷大概难以接受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同母异父姐姐的事实,那种心情,她懂,乔雪桐抬头看满天的星星。

    晚饭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莫淮北亲自剥了一个鸡蛋放到乔雪桐碗里,对这种每天都要吃上两回而且做法乏味的东西,乔雪桐条件反射跳脚,“不要!”

    坚决不要,她现在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吐,别说吃下去了!

    “听话,鸡蛋对孕妇和宝宝的身体都好。”

    “不要!你就只想到你家孩子,不管我的意愿!”某人不顾事实任性地反驳。

    莫淮北有点无辜,他明明就把她摆在宝宝前面了。

    坐在旁边的莫母看过来,像一个好奇的孩子。

    莫老爷子摸着白胡子,看着小俩口甜蜜对峙,连向来喜欢做和事老的管家也笑眯眯地袖手旁观,这个家,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以后一定会更热闹!

    泡完澡后,乔雪桐坐在床边,微湿的黑发垂下来,男人半蹲在地上帮她吹着,“呼呼”的声音萦绕在两人之间。

    吹好头发,乔雪桐乖乖躺回自己的位置,把mp3耳塞塞进耳朵,听大约十五分钟的音乐后就可以准备睡觉了。

    莫淮北忙完自己的事才在旁边躺下,他随手拿过床头桌上的一本书,一本正经地打破了晚饭结束后的沉默,“鸡蛋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经过科学验证……”

    乔雪桐侧过头去,不经意瞥见书名《孕妇饮食大全》,视线再往上,她差点惊掉下巴,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放着他的财经杂志她的女性杂志的桌子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书占据,什么《孕妇禁忌知多少》,《天大地大,孕妇最大》,《准爸爸手册》……

    林林总总,全都是指向一个话题。

    心里的某个角落瞬间被撞了一下,瞬间变得柔软万分,乔雪桐趴到男人身上,用两句简单的话阻止了他的喋喋不休……

    第一句是:“三个月了。”

    第二句是:“医生说……可以的。”

    ……

    温柔的夜。

    时光在指间跳跃,最后一片黄叶被吹落,凉风改头换面,成为了雪冬的使者,一阵一阵地呼啸而过。

    和蔼的妇产科医生告诉乔雪桐,宝宝们很健康。

    是的,她怀了双胞胎,目前性别不明,为了那一份隐藏的喜悦,乔雪桐也不打算提前知道。

    她不偏心,只要是她和他的孩子,不论男女,都会成为心头宝。

    经过脊髓移植以后,明明渐渐地恢复了健康,那张小脸重新涂上太阳的色彩,青春飞扬,张巧也重绽笑颜,乔雪桐和他们母子俩分享这份喜悦。

    至于为什么明明的父亲突然改变了决定,个中原因乔雪桐无从得知,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已经在她眼前,在她身边……

    乔雪桐抬眸向某个方向看过去,想着腹中的孩子,这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终究还是心软了,最后一次吧,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乔雪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宝宝,给妈妈力量好不好?

    病房冷冷清清的,冯馨躺在床上,脸色似乎比前些日子更苍白了几分,看到乔雪桐的身影,她眼中浮现一丝激动,喜不自胜,“你来了!”

    “嗯。”乔雪桐点头,“我来做产检。”

    四处看了一下,郭婷婷好像不在,这个时间,应该去准备午餐了吧?

    “哎!”冯馨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乔雪桐挺着肚子走过去,扶着她的肩,拿了靠枕放在后面,这一系列动作她做得无比自然,直到……

    冯馨紧紧握住乔雪桐的手,再也不肯放,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溢出,她的心疼,是炙热的疼,夹杂着懊悔、感伤、悲痛,“雪桐……”

    此时此刻,除了低唤这个名字,冯馨找不到别的字眼,可以倾诉她苦涩到麻木的疼痛。

    那双手清瘦如竹,骨节突出,触感微凉——突如其来的亲近,让乔雪桐有那么一刻的怔楞,在孤儿院的许多个日夜,她正是渴望有这样一双手轻抚脸颊,带她离开……可惜,从来没有。

    几乎没有犹豫的,乔雪桐很快地推开,她慌乱着心弦,语无伦次,“你……我……您好好休息……”

    算得上,落荒而逃,以至于没有听见后面传来的杂物落地声和纷乱脚步声。

    在拐角处遇见郭婷婷,乔雪桐想起那天金津津戏谑的八卦之言,出声拦住了她,“能聊聊吗?”

    至少,依照目前这个情况看来,冯馨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个消息对她的病情极为不利,乔雪桐只能找上当事人的女儿。

    郭婷婷目光淡淡地看向乔雪桐的小腹,随后迅速移开,仿佛多看一秒都嫌弃,她的语气带着暗讽,“我和你之间还有什么可聊的?”

    乔雪桐也不想久留,直接开门见山,“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在外面……”她找了个委婉的说法,“有人了?”

    如果只是误传,郭婷婷早就急得跳脚起来反驳了,但奇怪的是,她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眼里写满漠然,乔雪桐稍微一思索就明白过来了,她应该早就知道了。

    这么说……确有其事?

    “那又怎样?”郭婷婷冷哼一声,骄横的性子冲上来,“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过问了?”

    确实是多管闲事了,乔雪桐自嘲地笑笑,转身离开。

    郭婷婷撇嘴冷笑,刚走出几步,看见拐弯处里的身影,视线突然被冻住,僵硬在冰冷的空气里,她吓得大惊失色,“妈!”

    只见追着乔雪桐跑出来的冯馨面无血色,大口地喘着气,眼泪扑簌扑簌地掉落,怎么也止不住。

    郭婷婷快步走过去,扶起半蹲在地上的人,“妈妈,您怎么跑出来了?也不多加件衣裳,这外面多冷啊!”

    冷吗?冯馨已经感觉不到了,心仿佛灌了铅块,麻木了所有的感官,她紧紧抓着女儿的手,像是漂浮在海上的人抱住最后一根救命浮木,“你们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郭婷婷脑子“轰”的一声似乎着了火,僵硬地跪倒在地上,“妈,您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医生说……妈!”

    “医生!快来人啊,我妈妈昏过去了……”

    世界上有多少种背叛,仅仅一瞬,便足以击毙相濡以沫的爱情,甚至亲情?

    (我不相信你们的答案)

    ***

    “据我掌握的消息,王大兵如数招供,警方正在深入调查,到时人证物证俱全,那个人铁定是逃不掉的了。”刚从澳洲雪梨赶回来的赵亭来不及卸下一身的风尘仆仆,便急匆匆地赶到莫淮北的公司。

    “他的动机是什么?”莫淮北搁下手中的签字笔,低垂眉眼,看不出真实的情绪。

    赵亭摇头,“目前还不清楚。对了……”他轻叹一口气,“那个郭川不是一直和你家交好,现在惹上这事,你……”

    欲言又止,其实赵亭真正想问的是,你夹在中间,会不会两相为难?毕竟当年郭氏在莫氏陷入危机之际,非但没有冷眼旁观,反而注入大量的资金,费了极大的心力帮莫氏度过难关。

    何况,两家又是世交,这个情分……

    “我只相信真相。”

    理智上是这样,但感情上,他偏向她,不问后果。

    至于郭叔当年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莫淮北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愤然和心痛,在时光的迁移里,他对乔振东这个人再也提不起恨。

    因为是他,给了他的女人生命。如果乔振东真的死得冤枉,哪怕背负那些,他也会替他讨回公道!

    “你心里有把尺子就好,我先睡会儿。”连日以来的奔波让赵亭困倦不堪,刚合上眼,没一会儿便沉沉窝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入冬后,天总是黑得特别早,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整个楼层静悄悄的,总裁办公室里,只有赵亭细微的打呼声。

    莫淮北看向夜色渐深的窗外,修长的手指搭在真皮椅子的边缘,无声地敲着,那双讳莫如深的眸子,刹那间闪过一道亮光……

    家里,乔雪桐正陪着莫母聊天,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在说,莫母只是静静地听,听到感兴趣的就笑笑,或者以单音作回应。

    都到睡觉时间了,楼下还没传来车子的声音,乔雪桐叹了一口气,估计还在公司加班吧,最近他好像特别的忙。

    莫母今晚似乎有点不安,躺在床上怎么都不肯入睡,乔雪桐想起自己的mp3里还有几首睡眠曲,“妈,你听听歌儿,然后乖乖睡觉好不好?”

    莫母闭了闭眼睛,很快睁开,在看见乔雪桐手里的东西时突然脸色大变,双手抱着头尖声叫嚷,“啊!啊啊……”

    乔雪桐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激烈的反应,还没回过神,莫母已经扑上来抢走了她的mp3,使尽全身的力气往墙上扔过去,“啪”一声,那个陪伴她多年的mp3在地上碎成几片……

    “怕!”莫母躲进被子里,瑟瑟发抖,“怕啊!”

    “怎么回事?”刚回到家的莫淮北听到动静立刻跑进来,看到错愕的妻子、情绪失控的母亲,唇抿得紧紧的,“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妈妈突然情绪大乱,抢了我的mp3扔坏了。”乔雪桐也顾不上地上的碎片,忙着安抚被子下的人。

    好在经过一番折腾,莫母终于睡过去了,睡颜还算安稳。

    乔雪桐对着碎片轻叹了一口气,莫淮北搂住她的肩膀,柔声道,“看看能不能修得好。”

    他知道这个mp3对她有多么重要,几乎承载了她所有的童年美好回忆,还有她的父亲……

    “也只能这样了。”乔雪桐体贴地笑笑。

    外表能否复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东西。

    洗漱好躺在床上,乔雪桐侧过身,“老公,我今天去产检了,医生说我怀的是双胞胎。”

    “真的!”眉色间隐藏的几分落寞被如数驱散,男人笑得像懵懂孩童一样开心,“怪不得这么能折腾,原来是怀了两个坏家伙!”

    乔雪桐皱着鼻子,“谁坏了?”这么说她的宝宝,她会不开心的!

    “是我坏!”

    天大的冤帽子,某人也心甘情愿地戴了。

    清俊如修竹的手指微微挑起她的下巴,男人俯身以唇印上,气息清爽干净,散发着浓浓的宠溺意味,“老婆,谢谢你。”

    只此一句,胜过万千情意。

    本书由(熊猫没眼圈)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