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尾声

作者:依存体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清溪晚上是和昱昱一起睡的。

    第一次在男人家过夜,她还真有些不适应,幸好郗劲已经给她准备好了一切,又把楼上的一间卧室收拾出来,被子床单也全部都是新洗好的,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郗劲的房子是有家政人员定期上门打扫的,所以他会提前要求一些事情,比如往冰箱里定时添加新鲜食材之类的。

    沈清溪打开衣柜的时候,就看里面整整齐齐的几排衣服,包括睡衣和外出穿的裙子大衣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

    而旁边的格子里,则叠着昱昱的小衣服小裤子,全都清洗过一遍,需要时直接穿就可以。

    不用说,这也都是郗劲吩咐人去做的。

    不知不觉间,她和小孩儿的物品已经填满了这间卧室,就好像两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久似的。

    沈清溪就这么一件一件的翻看了一会儿,又去浴室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护肤品和洗漱用品也都是新的,而且都是她惯用的。

    一想到郗大律师百忙之中还要腾出时间来操心这些事情,一时间她就有些感慨,忍不住又轻轻笑了一下。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是很好啊。

    以前的时候,她一直以为男人都是粗心的,直到遇见郗劲以后她才知道,只要足够爱的话,一个男人真的可以做到从细枝末节来关心你。

    因为爱,所以在意,所以舍不得你受到一点点委屈。

    *

    昱昱那边儿简直就是玩儿疯了,小孩儿坐在一堆玩具中间,怀里还抱着几个玩具小车,左看看右看看,简直就是爱不释手。

    眼看着时间已经不早,她才哄着小孩儿去洗了澡,早早的让他躺下睡觉。

    昱昱的小脸儿红扑扑的,左扭右扭的,精神头仍旧是十足,一丁点儿都不想睡。

    “小姨给你讲故事好不好?”沈清溪只好拍拍小孩儿的后背,慢吞吞的说道:“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

    讲了一会儿,昱昱打了个哈欠,终于睡着了。

    这故事还真有点儿催眠效果,就连沈清溪自己都有点儿困了,伸手把床头灯关好,她就拽了下被子,也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感觉有人进来,她翻了个身也没有在意,结果再睁眼的时候,身处的房间已经变了。

    装修是很冷硬的男式设计风格,大灯开着,把四处都照得很亮,而她则躺在一个暖暖的被子里头,周围并没有人。

    这是郗劲的房间,之前她进来过好几次,所以认得。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停止,男人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只低低的围了一条浴巾,黑发还是湿漉漉的状态,越发显得眉目俊朗而充满英气。

    一边擦着头发,他就径直走到了床边坐下了。

    感觉到床垫猛的往下沉了沉,沈清溪才反应过来,急忙起身,揉了下眼睛:“我怎么来这儿了?”

    “因为你睡错了房间。”郗劲挑挑眉,直接把毛巾塞到她手里,一伸手就把她从被子里抱了出来,强势的放在腿上:“替我擦头发。”

    他身上就只有薄薄的那么一层浴巾,两个人现在离这么近,就相当于是直接挨在了一起,各处的变化都感觉的很明显。

    沈清溪吸了口气,鼻端全是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他洗的应该是冷水澡,整个人都冰冰凉凉的往外冒着冷气,贴近时却意外的舒服,像是抱着个大冰块似的。

    稍微动了一下,她还是乖乖的拿起毛巾,伸着胳膊给他擦了几下头发,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他侧脸的伤痕上。

    这还是上次在病房里,他被沈母拿着扫帚划伤的,如今血痂已经脱落,只剩下一道白白的印子。

    一只手拿着毛巾,她的另一只手就垂下来,轻轻的用指尖摸了一下那道印子,眨眨眼小声问道:“当时,你是不是很疼?”

    凑过去小小的吹了口气:“替你吹吹,以后……不要再受伤了。”

    自从认识他以来,这个人都不知道受多少次伤了,包括年少时也一样,额头和嘴角总是有一些细小的伤痕,这么英俊都一张脸也不知道疼惜,万一哪天破相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怀着十足的真情实感的,对他也是满满的关心。

    结果再一抬眼时,却发现男人好看的喉结动了动,目光变得意味深长:“宝宝,你现在还困吗?”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甜蜜称呼,几乎让沈清溪有点儿昏头,长这么大,她除了小时候,都没被人叫过宝宝呢。

    以前觉得特肉麻的一个词,如今从这个清冷的男人口中说出,竟是异常的好听,苏苏的感觉,还带着一股宠溺的意味。

    “啊,我不困了。”她晕晕乎乎说道。

    但紧接着,她就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回答。

    单膝跪在床上,郗劲直接一用力,就把她抱起来放在了软软的床垫上,趁着她在那弹性极好的垫子上晃晃悠悠晕乎着呢,他便俯身吻了下来,不同于以往的循序渐进,这一次他吻得又急又重,仿佛要把她整个人都吃掉似的。

    沈清溪只来得及惊叫了一声,后半截子话就全被这人给堵了回去,嘴皮子都给咬得有些发疼,她就用手推了他一下,随手双手也被这人控制住,被他握在手中,十指相扣。

    *

    被裹进被子里时,沈清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废了,不管是腿还是胳膊都是酸酸的,她甚至连脚趾都不想再动一下。

    折腾到现在,她只想就这么平平的躺着,躺一天都行,只要郗劲离她远点儿。

    一直到今天,她才对这男人的体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非要用一句话形容,那就是:简直不是个人。

    人能有这种体力吗?明明一直以来使劲儿的都是他,为什么到头来她却累到这个熊样,而人家还生龙活虎呢?

    眼看着郗劲又俯身过来,她就有些惊恐的睁大眼睛,声音都有点儿哑了:“你干嘛?”

    “带你去洗澡。”伸手捏了下她红红的脸颊,郗劲笑得肩膀都在抖。

    自从认识以来,沈清溪都以为这人很高冷的,但见识到他热烈的这一面后,她才知道以前那都是假象。

    但也就是这种反差的感觉,让他整个人更有魅力,一想到刚刚的场景,沈清溪的脸禁不住又红了起来,猛的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被子里面。

    “乖,洗澡去,肯定不用你动手的,保证一点儿都不累。”下一秒又被人挖出来,公主抱走去卧室。

    倒真像他承诺的那样,全程都没用她怎么动手。

    水早就已经放好,两个人泡进那热热的水流中后,他全程都在照顾她,给她的短发打上洗发水,揉出泡沫来又细心的用喷头冲洗干净,而后又拿过来浴液擦在浴花上面。

    沈清溪只要配合的抬抬胳膊就行,但是这种感觉却更加羞耻,她总感觉自己像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子似的,除非是受伤了,不然哪有个成年人让别人帮忙洗澡的?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她伸手就想抢那浴花。

    “宝宝,一会儿有件事还真需要你帮忙。”男人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不行,不行的,我都累死了,而且这是在浴室!”沈清溪一张脸红到极点,拒绝了半天,最后事情的发展还是顺着他的期望飞奔而去。

    浴缸里的水都有些冷了,溢出来一大半儿,地板上倒是汪洋一片,就跟是遭了水灾似的。

    *

    沈清溪第二天一直是睡到下午才起床的,期间昱昱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费劲的爬上大床,用小额头试试她的体温,生怕小姨生病。

    然后又被郗劲抱着送出门去,临关门前还在警告:“小姨需要好好休息,要是吵醒了她,她就要生气了。”

    小孩儿这才乖乖的在客厅玩耍,等到下午沈清溪终于出房间时,这才飞快的跑过来,仰着小脸儿泪眼汪汪:“小姨小姨你怎么了?昱昱一直叫你你都不回答!”

    沈清溪想抱抱小孩儿,但一想到自己酸痛的腰还是作罢,转头瞪了一眼不远处的男人,这才笑笑说道:“小姨昨晚不乖,熬夜了,所以白天睡得太沉,昱昱原谅小姨好不好?”

    “过来吃饭了,给你煮了面条。”正说着话呢,郗劲大步过来,一把就把她抱起来,轻轻放在了餐桌前的椅子上。

    “哇……”昱昱好奇的睁着大眼睛看着,小嘴巴张得大大的。

    “这是两个人相爱的表现,以后昱昱长大了就明白。”一边给她盛面条,郗劲还一边跟小孩儿解释了一下。

    懒得跟他说些什么,正好她也饿了,沈清溪就低头吃了起来,用鸡汤下得面条,里头还卧了颗鸡蛋,热乎乎的很好吃。

    吃完之后,她的精力就恢复的差不多了,本身就已经睡了挺长时间,所以她现在除了腿有点儿软,别的没啥大毛病。

    本打算带着昱昱先回家,结果郗劲忽然说道:“我之前已经给昱昱找到了学校,今天下午领孩子过去适应一下吧?看看满不满意。”

    她也就答应下来,当下换好衣服,两个人带着小孩儿出门。

    昱昱已经五岁多了,明年六岁,也到了该上小学的时候,所以这次的学校也就是过度一下,孩子在哪儿待不了多长时间。

    幼儿园环境不错,而且面积很大,是那种私立性质的连锁学校,管理什么的都很严格,学费也贵了很多。

    沈清溪进去看了看就觉得很满意,在校长办公室办了入学手续之后,就有老师过来领走了昱昱,带着小孩儿去班里听课适应环境。

    沈清溪就和郗劲站在教室外头看了一会儿,见小孩儿乖乖的坐在小椅子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两个人这才安心的离开。

    离下课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们索性就没有回车里,正好学校旁边有个小公园,两人牵着手慢慢散步。

    午后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照在人的身上,沈清溪眯了眯眼,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看见一旁有个长椅,她就走过去坐下,又指挥着男人在自己旁边坐着,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舒舒服服的靠着。

    “你知道吗?第一次去C国的时候,我差点儿就死了。”伸手摸摸她柔软的发丝,郗劲的眼睛望着远处的树木,他忽然说道。

    “真的吗?”沈清溪吓了一跳,急忙就想直起身来,问个清楚。

    以前听他说起这事的时候,她只知道他那时受了伤,却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严重。

    “是真的,但那都过去了,所以你别担心。”

    郗劲却阻止了她的动作,有力的手臂搂着她,让她继续靠在他的肩上,他才又说道:“那时我被毒枭的人发现了,遭到袭击,身上中了枪伤,虽然开车逃了出来,但是当地的医疗条件太差,随时都会有感染的风险。”

    虽然是很不好的回忆,男人说起来,脸上却隐隐的带着笑意:“就在那时,杰克给我看了你抱着昱昱的照片,那是他送小孩儿过来后,躲在暗处偷偷拍摄的,照片里,你穿着白色的裙子,头发很长,像是个小仙女一样。”

    “我有白色的裙子吗?我怎么不记得?”沈清溪使劲儿回想了一下,有些迷茫。

    “你有的,因为我的记忆实在太深刻,那照片就印在我的心里,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只是后来杰克把手机遗失了,没有机会把原本的照片给我传过来。”郗劲笑了起来,侧头在女人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那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呢?他一个人躺在那简陋的病床上,几乎放弃了生的希望,父母虽在,却形似没有,大哥虽然亲近,但死于非命,仔细再一想时,他觉得自己在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牵挂。

    一直以来,他都是性子极其淡漠的一个人,常有朋友形容,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感情,是个冰块做的人,他也确实这么认同了,心里无悲无喜,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活着跟死去没有区别。

    虽然并不是有意变成这样,但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从来都是阴沉沉静悄悄的,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

    直到,杰克来到医院,给他看了那张照片。

    女人温柔的笑脸映入眼帘的时候,从此,一束光亮就照了进来。

    在那之后,他的身体就奇迹般的康复了起来,他成了那个医院里,第一个活着走出医院的重伤患者。

    “啊,小心!”女人着急的声音忽然把他从记忆中唤醒。

    一个小孩儿蹒跚的走在不远处的小路上,前头却忽然窜出一条大狗来,眼看那狗就要撞到小孩儿了,孩子的父母却在一旁打电话,并没有发现。

    沈清溪急忙过去抱起了孩子,这才把那狗狗给吓跑了,把小孩儿交给他父母之前,她就低头摸摸孩子的小脸,笑着逗了他几下。

    小小的酒窝在颊边若隐若现,女人的侧脸小巧而俏丽,笑容如春风般轻柔温暖。

    高大的男人就那么靠在长椅上,眼光追随着她的动作,久久的看着,脸上也不自觉沾染了那份笑意。

    有她的地方就有光,有光的地方,就有爱在产生,而爱,就是能够拯救一切的力量。

    低头看了手表,郗劲站了起来,走过去拉住不远处的小女人,他笑道:“昱昱快下课了,咱们走吧。”

    “好。”她就答应了一声。

    两个人就这么牵着手,一起向着外面走去,阳光下的影子一高一矮,但始终紧挨在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