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章

作者:袖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什、什么?”何建安傻住了。

    陈婆子眸中带着浓郁讥诮之色, “怎么?你爹都快病死了, 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我不知道,我、我……”何建安彻底慌了,手足无措,“娘, 我不知道。”

    “是啊,你不知道。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陈婆子骂得有些累了, 停下来歇歇, 喘口气,道:“你们现在掉进钱眼里了,除了钱, 你们什么道看不见,什么也不知道。哪里还顾得上我和你爹死活啊?”

    陈婆子捂着心口, “我这心真寒呐!没想到,我居然生了一群小畜生!”

    要说刚才, 何建安还觉得委屈, 还能据理力争, 现在除了脸红, 他什么辩解话都说不出了。

    因为他确实是问心有愧!

    “娘, 我是——”

    “滚出去!”陈婆子脸红脖子粗,“你爹再不好, 那也是你爹!这一次, 要是折腾出什么病来, 我等着收拾你们!”

    陈婆子把何建安给赶出病房去。

    何建安也没脸呆下去, 此行目没有达成不说,心中更是沉甸甸增了分量,压得他心口难受。

    何建安跟两个兄弟说了何军事情之后,就一直在医院守着,没有离开过。

    除了在上学孩子,何家大人全都到了。

    可何家人,来一个陈婆子骂一个,见到他们就没有好脸色。还一度因为动静过大,和家人差点被赶出医院去。

    圆宝和萧回办好事情回来后,就看见一排何家人在医院走廊上排排坐。

    一看圆宝回来了,立马一蜂拥全围上了。

    圆宝眉头微微一皱,萧回立马用手把人给隔开,冷着一张脸,神色不善盯着他们。

    “圆宝,”何建喜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舅舅说一说呗。娘她现在谁也不肯见,也就只有你才能和她说得上话了。”

    圆宝在外头跑了一天,累得只想睡觉。

    她低声道:“三舅舅,我现在不想说话。你们做错了事情,姥姥不让我和你们说话。”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陈婆子是真动怒了。

    这可怎么行?

    就连一向稳重何建平也急道:“圆宝,你是知道我们。这一次,爹事情是我们疏忽,我们该死,该骂。但是、但是……一家人不能这样啊。娘生病了,我们也很担心。”

    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圆宝抬起一双清亮眸子,忽然问道:“大舅舅,你很担心姥爷吗?”

    何建平一愣,“担心啊。”

    “那你怎么还不去看他?”

    一句话轻飘飘扔出来,何建平僵住。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脸了。

    圆宝轻轻一笑,带着一丝疲惫,她冷静道:“前些日子,姥姥接到姥爷电话,说姥爷在这里被人欺负了,每天饭也吃不到,没人陪他,想回来陪姥爷。当时我还觉得不可能。毕竟舅舅在这里,这么多人,怎么会让姥爷受委屈?可昨天晚上,我们去到姥爷家时候,他躺在床上,已经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干瞪眼流眼泪。床上被褥很脏,根本没人照顾他。要不是姥姥,姥爷昨晚就没了。”

    这些话,陈婆子也没跟他们说过,现在由圆宝这么轻飘飘说出来,简直像是有人拿着板子把他们脸给抽得鼻青脸肿。

    何建喜脾气要暴躁一些,他狠狠啐了一口,咬牙道:“妈,我去找那个小贱人算账!”

    那个小保姆!

    要不是她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能这么对他爹啊!

    他抬步就要走,却被圆宝给拦住。

    圆宝冷声道:“不用你去了。你以为我今天这么累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收拾那个女人吗?我已经报警把她抓起来了。”

    有萧回陪着,圆宝倒是也不怕。萧回基本上已经把所有事情都给办好了,圆宝在身边,也不过就是做个笔录而已。

    说起来,这一次要不是有萧回陪着她回来,这么多纷乱事情,圆宝还真能一一应对。思及此,她回头,感激看了一眼萧回。

    萧回轻轻一笑,只是暗中捏了捏她指尖。

    两人含情脉脉,何家人气氛却尴尬而又沉默。

    这一次,没有人再说出什么话来。他们都没脸说了。

    何建安突然重重自甩了一下嘴巴,恨声道:“圆宝,这次都是我不好。爹那儿,以后我们三个会轮流照顾他。娘那儿,你还是帮我们——”

    “不帮。”圆宝压根没有考虑,直接拒绝道:“等姥爷病情稳定下来了,我会带着姥姥走。我会亲自照顾她,就像她小时候照顾我那样。”

    “那哪儿成啊?”

    何家几个男人都惊了,面面相觑。

    “我们又不是死了。怎么还让你来照顾她了?这、这不能成!”何建平连声拒绝,声音却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底虚。

    “怎么不能成?”圆宝道:“我知道,舅舅们都很忙,把姥姥交给你们,我压根不放心。我会征求姥姥意见。你倒是看看,姥姥是会留下来还是跟我走?”

    言罢,圆宝拉着萧回进了病房。

    一进门,才看见陈婆子站在门口,怔怔落泪。

    知道她是伤心了,圆宝立马握住她手,轻声道:“姥姥你别怕,我会照顾你。”

    陈婆子只是低骂了几声兔崽子,倒是也没说别话。

    之后,陈婆子一有空就往何军病房跑。好在两人在同一家医院里,倒是也不折腾。

    医生说,何军身子早就被掏空了。

    先前还在壮年时候,进了深山一趟,那次也是九死一生,废了好大劲儿才给救回来。那时候,就已经是埋下病根隐晦。

    后来,又是中风,身体经过调养之后,虽然也好转,倒是到底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从那次之后,他若是好好调养,还有一阵子好活。这一次这个黑心肝保姆不仅克扣他吃食,还动辄殴打虐待。何军能撑到这时候,都要归功于他前半辈子受苦磨砺出来一个坚强无比胃。

    可即便如此,现在也是药石无罔。

    他身体器官已经衰竭,命全靠这些设备吊着。医药费高昂不说,还受罪,也不一定能治好。

    陈婆子听了医生话,顿时天旋地转。

    她哆嗦问道:“就、就没别法子了?就这样了就没了?”

    医生说:“尽力了。最后日子,好好陪陪他吧。”

    陈婆子听闻这个噩耗,大哭了一场。

    她看着明显已经意识不清何军,哇哇大哭,像个孩子似。

    随后,还把三个儿子给挨个揍了一顿。

    三个儿子也没什么话好说,被揍了,就受着。

    陈婆子对圆宝说:“你姥爷虽然有时候糊涂,但是我跟他过了这么些年,感情还是有。有时候恨他不争气,也恨他拎不清。可我只要一想,以后他就是连句骂人话都没法跟我说了,我就什么也不恨了。你也别记恨他,他活了这一辈子,也没落下啥好。”

    圆宝道:“我不记恨他。”

    陈婆子叹气,然后把圆宝给赶出病房,默默给何军擦身子。

    圆宝问系统能不能在商城里兑换药物来治疗姥爷病,她不想让姥姥难受。

    系统给出答案却是否定。

    这种已经下了死亡通知病人,根据系统守则,是不能再插手。它权限没那么大,可以给圆宝兑换这种起死回生药物。

    圆宝没有办法了,也只好安安静静陪陈婆子身边。

    何军到底没有撑过几天,熬不下去了就去了。

    这个老人死时候,一直在念叨着他老妻。他还以为陈婆子不会再回来了。

    意识不清时候,在念叨她名字。最后难得有清醒时候,回光返照时,看陈婆子守在他身边,激动流下泪来,连连说了好几声好。

    “你回来啦。”何军说:“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着你了。”

    又说:“回就好,回来就好啊。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我再也不赶圆宝了,你别生气。”

    说完之后,没多久就没气儿了。

    都没提到他那之前偏心那几个儿子。

    许是之前把眼泪都给流干了,陈婆子这次倒是出乎意料平静,就像在大平村那些年,她一个人杠起大风大浪那样平静从容。

    “好,好好过日子,你以后不许骂圆宝了,她是个有孝心孩子,不忘本。”

    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何军自然也没给什么反应。

    何军后事没几天就准备好了。

    因为之前也有了准备,安排起来,倒是也不乱。

    一切都井然有序进行着。

    以前亲戚老友都来吊唁,祭奠这位逝去老人。

    其中,还有两位意外客人。

    就是圆宝父母亲。

    原来圆宝和萧回两人追着陈婆子回来后,没来得及跟夫妻两告别。

    好不容易找回来女儿眨眼就没了,把他们急坏了。

    最终还是萧回在首都朋友知道后,才把消息告诉他们,所以两个人也眼巴巴赶着来了。

    何军不管怎么说,也收留过圆宝,给过她一口饭吃,算是养育之恩,所以何军葬礼,夫妻两人觉得理所应当要来。

    丧事办完后,所有人都憔悴不堪,瘦了一大圈。

    特别是陈婆子,一双眼睛几乎凹陷进去,看着就像一具骷髅里装了一副眼珠子。

    圆宝心疼陈婆子,提出要立即把她接走。

    周宇夫妻两人自然是女儿说什么都好,要把陈婆子接过去赡养,他们也会把陈婆子当成亲生父母来看待。

    陈婆子也没说什么,跟着圆宝回了首都。

    经历了何军事情,何家人现在对于圆宝关店行为也不敢再说什么,也不敢再说什么惹得陈婆子生气了。

    陈婆子说要走,也没人敢拦她。

    不过短短一阵子,何家就经历了巨变。赖以生存店没了,爹没了,娘也没了。

    可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最终回去时候,圆宝他们是五个人同行。

    周宇和徐小雨激动得不行,第一次和女儿离得这么近。知道他们刚经历丧事,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也不应该表现得太兴奋,可就是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周宇越看圆宝,越看越觉得满足。和女儿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脑子一抽,就道:“这……这偶尔出门一趟,也挺好。这一回去,我是娘也有了,女婿也有了。”

    徐小雨在桌底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周宇不敢说话了。

    听到这话,陈婆子才回过神来般,道:“什么女婿?圆宝才多大?你们舍得我可舍不得。”

    周宇见识过这个老太太脾气,立马应和道:“舍不得舍不得,我和孩子她娘都舍不得。至少还再留个十年八年。”

    萧回……萧回什么话也不敢说,只能乖巧坐着。

    手悄悄捏了一下圆宝手掌心。

    圆宝给他瞪回去。

    徐小雨想了想,柔声问圆宝:“孩子,那你之后又是怎么打算呢?”

    打算啊……

    圆宝笑道:“和姥姥回四合院,养一只猫,再养一只狗。”

    周宇一听女儿打算居然不包括自己,立即道:“我?那我呢”

    “你们要是住得惯,当然也可以搬过来啊。”

    至于萧回,在他没有找到新住所之前,当然是先勉为其难收留他啦。

    圆宝悄悄偏过脑袋去看了萧回一眼,发现他一直瞧着自己面庞。一双漂亮眼亮晶晶,里面光芒,比初升朝阳还要迷人。

    ……好吧,这么好看人,当然是要一辈子留在身边啦。

    圆宝想,她最珍视人都还在身边,以后她应该会很幸福很幸福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