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番外之姚乐

作者:小猫一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文柏登堂入室的那天是姚乐发烧了, 姚乐觉得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觉得自己大概死不了,也就不想去医院里各种排队的折腾,于是在网上叫了送药的跑腿。

    半个小时后, 门铃响了, 姚乐想着是送药的跑腿来了, 去开门, 结果门外站的是宋文柏,提着一个装药的带子,说:“我在楼下正好碰上那个送药的,我就帮他拿上来了。”

    天有点儿凉, 宋文柏在他那身格子衬衫外套了一个夹克, 背着一个双肩包, 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一副唯恐被她拒之门外的样子, 说:“我看见你买退烧药, 想着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帮忙,如果你还好,我马上就走。”

    姚乐笑了笑, 也没问跑腿的又不是家园的,怎么他也知道了, 就接过药, 把他让进了屋,

    宋文柏进屋后关上门, 脱鞋,姚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家里没有男士的拖鞋, 却见宋文柏听了这话立马笑了起来。至于笑什么,不言而喻,没有男士拖鞋,说明她家从来没有男性客人进过门,宋文柏想追她,这自然是一个让宋文柏高兴的消息。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难道不应该稍微把情绪藏一下吗?一定要乐得这么明显?不得不说,从第一回 在吴小姐的婚礼上见到宋文柏,被宋文柏泼一身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人挺逗的,带着一种天然的喜感。

    宋文柏的袜子上有两个小火车,两个小火车乖乖的并在一起,站在地上,他说:“没事,我就穿袜子。”

    姚乐家不是地板,铺的瓷砖,不穿鞋站在上面可凉,姚乐让他去沙发里坐着,自己回房翻了半天,总算是在衣柜的某个角落里翻出多年前住酒店一时兴起带回来的一次性拖鞋。

    把拖鞋递给宋文柏,姚乐倒了两杯水,一杯给宋文柏,一杯自己喝药。

    姚乐只买了退烧药,但药袋子里还有感冒药和板蓝根,姚乐拿出来看了看,道了声谢收起来了。回头一看,宋文柏虽然还坐在沙发里,看着她笑了笑,但笑里面总是有些戚戚然。

    原本不想解释,毕竟解释起来难免尴尬,但姚乐一想自己都孩儿妈了,好像也没必要脸皮这么薄,也就直说:“我是因为例假所以发烧了,并不是感冒,吃点儿退烧药,回头就好了。”

    例假,这个词在宋文柏过去的三十几年生命里只极其偶然的在网上晃眼而过,就没实际出现过,以至于宋文柏想了半天例假是个什么病,想明白后脸刷的就红了。

    尽管如此,宋文柏没有走的意思,而且人家刚来,让人走也不合适,其实要姚乐说,他就不该来,然而人来都来了,而且好心好意给你送药,不能不请人进门吧?

    姚乐对宋文柏是个什么意思呢,其实她自己觉得有点儿复杂。

    整体来说宋文柏确实是她喜欢的类型,如果是读书的时候,宋文柏追她,她十之八九会答应,但她现在孩子都快上小学了,听话了,不会使劲逮着她闹,会在她累的时候自己安静的看绘本,会说妈妈我爱你,她已经把自己晚年都计划好了,儿子结婚了,她就在儿子的家附近租一个小一室,如果需要她,她白天帮儿子带带孩子,晚上就回自己的小房子,等孙子大了,真的不需要她了,她就每天自己养养花,散散步,儿子有空来看她一下,她做点儿好吃的给儿子吃。

    在她的人生计划里,男人显得多余。

    但她总归才三十岁,她多少还没有完全失去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憧憬,宋文柏的爱慕难免让她心痒。

    可是理智告诉她,她这样一个单亲妈妈,失婚女人实在不该去祸害宋文柏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实际上,像他如今的身家,许多二十出头的少女他可以随便挑。

    宋文柏虽然比她大两岁,但明显没怎么经过男女这点儿事,不懂事,应该就是没走出少年时的迷恋,她懂事了,她不应该瞎搞。

    可是她也不能把宋文柏拒绝得太狠,顾志飞很看重宋文柏,如果她把宋文柏搞得太没面子,她也怕宋文柏翻脸,然后影响顾志飞和张俊的关系。

    她自己结过婚,离过婚,孩子都这么大了,有没有第二春都没太大关系,她希望张俊能嫁得好。她知道张俊就是被薛启文搞怕了,潜意识是就是怕顾志飞没定性,今天好好的,明天就翻脸了。但原谅她这些年自己养孩子穷怕了,在她看来就算顾志飞以后也翻脸了,张俊至少还多少能混到点钱,何况她觉得顾志飞对张俊还是挺用心的,换一个十之八九没顾志飞好。

    然而这些先不谈,姚乐来例假发烧,是真的难受到不行,不赶宋文柏走,她也没精力陪着,索性毫无意义的开了电视,请宋文柏自己看电视,她进了屋躺着。

    躺下后,姚乐还是觉得失礼,拿手机给宋文柏发消息说不好意思,又把家里的WiFi密码发给他。两人隔着一堵墙客气了几个来回,姚乐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她心里一惊,看一眼手机已经四点了,赶紧的起床,穿了衣服往外跑。

    进了客厅却见宋文柏竟然拿着拖把在拖地。

    姚乐家的地三天没拖了,面上看着不怎么脏,但确实该打扫一下了。不过,追自己的男人头一回到家里来,自己回房睡了两三个小时,让人家在外面打扫卫生什么的……

    “不好意思啊,家里有点儿脏。”姚乐有点儿不好意思,又赶紧解释:“我刚不小心睡着了,对不起。”

    “没关系,我就是顺手。”宋文柏见姚乐似乎要出门,快速的把手里的拖把提到阳台里洗了洗,拧干了放好,又洗了手回来,说:“你是不是要去接小明放学?要不我替你接他去?外面下了点小雨,你出去又要冻着。”

    姚乐听了去阳台看一眼,真的下雨了,虽然不大,平时也就算了,她这会儿烧还没退,来例假本来就怕冷,再淋个雨,有多难受可想而知。

    这难免让姚乐纠结,不自觉的眼睛鼻子都愁得挤到一块儿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了多久的愣,直到她扭头见着宋文柏站在客厅的中央看着她在笑。

    宋文柏是一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男人,永远的小平头,最简单的衣服,如果没有必要,也很少主动与人交谈。总是一副安静,甚至有些木讷的样子。

    但这一刻,他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木讷,他在笑话她,笑话她明明心里极不想出门,却又拉不下脸真的让他去帮她接孩子。

    被看穿的姚乐难免有些脸红,所幸宋文柏什么也没说,只是直接去门口换鞋,没有拿他的包,显然是要去接孩子,还会再回来的意思。

    姚乐赶紧的去拿姚明宇的雨衣,又另外拿了把雨伞递到宋文柏手里,然后小声的说:“他放学了要直接去上围棋课,就在幼儿园边上不远,他知道地方,你把他送过去,不用等他,要上一个半小时,回头我去接他。”

    “好的。”宋文柏点头答应后,接过雨伞和雨衣走了,也没问姚明宇小朋友在哪个幼儿园,哪个班,怎么走。

    当然,姚乐也觉得如果她随手订个退烧药,都能把他招上门,那么姚明宇小朋友的这些基本信息,他都知道也不稀奇,不然怎么是大牛?

    宋文柏走后,姚乐给姚明宇的老师发消息,告诉她今天是一位叔叔过去帮忙接姚明宇。大约二十分钟后,姚乐收到宋文柏发来的小视频,视频里姚明宇小朋友兴奋的比着V说:“妈妈,我放学了,现在跟宋叔叔去上围棋课。”

    显然,对于从小因为妈妈意外加班,被任明贤,邱静静,任明贤的爸妈,邱静静的爸妈,吴小姐,张俊,各种叔叔阿姨接过的姚明宇来说,被一个不认识的叔叔接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挺高兴。

    十几分钟后,宋文柏又发了一张姚明宇坐在围棋教室里一边等上课,一边吃着蛋糕的照片,每次任明贤见姚明宇也是各种买吃的,按照任明贤的话说是,他喂自己的女婿,天经地义,后来姚乐也就不管了,显然姚明宇是把宋文柏当成是任明贤一样的叔叔了,所以毫无顾忌的吃吃喝喝。

    【儿子,你醒醒,他贿赂你是想当你爸!】

    事到如今,吃都吃了,姚乐也只能赶紧的回消息。

    姚乐:谢谢!

    宋文柏:没关系。

    按照姚乐原本想的,宋文柏把姚明宇留在围棋班上课,他回来的时候五点多,说起来人家来家里一趟,又是送药,又是拖地,还接孩子,她确实也没力气做太尽心的招待,但所幸家里还有点儿早前包好冻起来的饺子,给人煮锅饺子吃吧。

    结果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宋文柏才回来,进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一个大砂锅,装着一份汽锅鸡。

    别的就不说,姚乐就是有点儿好奇哪家汽锅鸡外带还送个锅。

    宋文柏说:“外面那么冷,带回来凉了不好吃,我让店家把锅也算钱卖给我了。我看这锅挺好,在家也可以用。”

    姚乐只能说,这个男人果然是自带喜感。

    虽然只有一个碗一双筷子,但姚乐还是准备去厨房再拿个碗拿双筷子,叫着宋文柏一起吃,然而她刚起身,宋文柏起身说:“你自己吃,我去接小明。”

    姚乐看一眼时间,离姚明宇下课还有四十分钟,说:“还早,不急,晚点儿去接也没事。”

    然而宋文柏却跟没听见一样已经又在门口换鞋了,不知道为什么,姚乐总觉得他言行之中有些慌张。

    这是干什么坏事了?

    按道理说,宋文柏要去干什么,只要他不是霍霍姚明宇,姚乐也没资格问,然而莫名的,姚乐觉得没准人干的坏事真的跟姚明宇有关,毕竟人一个下午除了她姚乐,也就见了姚明宇。

    “跟我说说,你赶着去干嘛?”

    “我……我答应小明等他下课的时候带着薯角披萨去接他,我答应他不跟你说,吃完了再回来,我都答应他了。”

    姚明宇打小就热气重,随便吃点儿什么炸的烤的就上火,所以姚乐一般不让他容易吃上火的东西,毕竟只要一上火,稍微再不注意点儿就咳嗽,一咳嗽就难得好。

    这种事吧,没养过孩子的不觉得算个事,尤其是男的。

    宋文柏是个男的,所以穿着小火车袜子的脚并着站在门口,一脸的委屈,活像是她逼他说了他本来不该跟她说的话,欺负了他一样。

    姚乐叹了口气:“行吧,你们吃完了回来,我当不知道。”

    我是嫌家里一个五岁的孩子不够多,还要再添个三十几岁的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