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4章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来小雪初发, 地暖融融, 乾殿并无寒意。

    幼宁被扶着在殿中慢行, 脚下铺了厚厚的兽皮毯防滑, 每走一趟便站在窗前欣赏片刻雪景, 再继续来回。

    出了些薄汗,幼宁就不愿走了, 偏头道:“已经有两刻钟了吧?”

    杏儿好笑, 知道主子累了,但还是无情摇头, “连一刻都没到呢,可不能偷懒。”

    幼宁顿时露出气馁郁闷神情, 七月孕期,太医交代每日都得走上两刻钟到半个时辰, 不拘次数,但时辰必须满。今日她睡得久,晚膳刚过, 歇了小片刻杏儿就拉着她开始走动。

    可是……她真的不想动, 这个月份宝宝已经发育完善, 分量自然也不小, 她每每站着就觉得腰酸腿疼,更别说走这么久。

    杏儿心疼她,可也不能肆意纵容, “娘娘再坚持两个月, 小皇子很快就出来了, 到时您想怎么躺就怎么躺。”

    生产不是小事,绝对要遵从太医嘱咐。前阵子太医来请脉时特意看了看胎象,这位太医经验十足,当场便道有八成是位皇子,自此身边人对宝宝的称呼都换成了小皇子。

    幼宁露出可怜巴巴的神色,看了眼杏儿,再看了看旁边的青嬷嬷,最终只能乖乖继续迈步。

    “陛下去哪儿了?”

    天都黑了,晚膳也没难得没一起用,幼宁不由开口问了句。

    此事青嬷嬷清楚,走来喂幼宁喝了口温水,边道:“数日前附近的宜城下了场大雪,雪太大把许多百姓的屋子都给压垮了,许多人没地方住,当地太守为他们搭了茅屋,开仓赈粮,可还是不够。灾民有些躁动,恐怕会生乱,知府便上了折子。陛下下午刚得了消息,现今正在和几位大人商议。”

    “大雪。”幼宁皱眉,她跟着处理过几年政事,当然明白此事的重要性。

    难倒不难,燕归登基后很得民心,只是要妥善处理好绝非短时间就能办成,还得寻个可靠的臣子去赈灾。幼宁思索朝上有哪几位可派遣的人选,不自觉就出了神,青嬷嬷一瞧忙道:“娘娘,娘娘?”

    “……嗯?”

    青嬷嬷扶住她手,“您就别操太多心了,陛下能处理好的。陛下之所以没告诉您,也是不想您多费心思。”

    幼宁颔首,微微展颜,“我明白的嬷嬷,只是随便想了下罢了。”

    她果然没再为此担忧,走够了时辰,再喝了碗安胎汤,她便按时上了榻。

    说到安睡,对如今的她来说还真是件奢侈的事。平躺睡腰酸,侧躺又不方便,总担心会压着肚子,这让一贯好眠的幼宁开始翻来覆去,一夜要醒数次,有次梦中梦见自己因睡姿不当而导致宝宝出了问题,吓得她连着几夜都没睡好。

    有燕归陪着要让她安心许多,他浅眠,一旦她动弹了立刻就能察觉,所以今夜幼宁有点儿失眠。

    折腾许久,幼宁才勉强疲乏闭眼,没过多久,半梦中就感觉微凉的气息袭来,有人上榻轻轻抱住了她。

    幼宁没睁眼,没什么气力软软道:“回来啦。”

    “吵醒你了?”燕归心中责怪自己,这个时辰应该去偏殿歇息,但他担心幼宁睡姿,所以还是来了。

    幼宁唔一声慢吞吞转过身,黑漆漆的夜晚看不清人影,她干脆一直闭着眼。本就不多的睡意消了大半,她干脆闲聊道:“雪灾一事,十三哥哥打算怎么办?”

    “宜城之事好办,我已授命荀卿前去赈灾。钦天监报今岁冬日各地将有大雪,恐怕宜城还只是个开始。”

    瑞雪兆丰年,但雪太大也不好,先不说粮食一事,寻常百姓御寒也成问题,宜城之前就有不少人活活冻死。

    幼宁睁眼,“那该提前告知。”

    燕归嗯了声,轻轻揉着她腰部,“我已派人去各地宣旨,让当地太守做好预防,加固房屋,储好粮食。”

    “恐怕不够。”幼宁语中不无担忧,大周并未到人人富足的地步,一些贫农可能根本无法度过这个寒冬,她道,“我看,不如缩减宫中用度,除了太后和父皇那儿,其他宫殿减半,用来给钦天监提的那几座城送些粮米和冬衣去。”

    燕归摇头,笑了笑,“无需如此,宫中用度本也不算多,不必再减。”

    燕归倒是想什么都挑最好的给幼宁,只要幼宁喜欢,他盖座新的皇城都行。但幼宁不仅懂得享受,也懂得适可而止,她所拥有的都在皇后规制内,超出太多的,她根本不会提要求。

    况且他怎么可能委屈幼宁,当初助他登基的那位富商如今已成了富甲天下的大皇商。那位也算是心善之人,这种事正好轮得到他出力。

    燕归将细节一一解释清,幼宁才放下心来。她的忧心既为百姓,也为燕归。自古天灾人祸总容易扯上在位者的品行,虽然如今燕归很得民心,但如果雪灾太大无法控制,难保不会有别有用心之人传些谣言。

    “那最近十三哥哥都会很忙了?”

    “会有些。”燕归声中略带歉意,“今后几日应该都不能伴你用膳。”

    “没事。”幼宁话刚出口,就被燕归堵住,“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可挑食,我会每日让石喜上报。”

    幼宁:“……”

    她鼓了鼓腮,半晌不满道:“我又不是孩子了,十三哥哥还让人这样盯着我。”

    “幼幼自然不是,我怎会不放心你。”燕归安抚她,“但你腹中这位不听话,恐怕你管不住他。”

    幼宁这胎的确闹腾,从最初就添了不少事,本来幼宁极温和的性子也被他闹得有些无奈。所以此刻闻言她也无法反驳,心道恐怕出来真如周围人所言,要是个混世小魔王了……

    她倒不在意这个,只是纳闷自己和十三哥哥的性子都和这些扯不上边,怎么怀里的宝宝倒有这种预兆,难道是受了父皇的影响?

    不管幼宁腹中宝宝未来性子如何,如今他还在安稳成长。雪灾一事让燕归瞬间忙碌起来,其中还有几地因雪太大而活活埋死冻死了不少家畜走禽,如此燕归更是脚不沾地,待他能初初松口气时,幼宁已到了生产的时候。

    发动是在春雪初化的日子,幼宁正捧杯对外思索是否要收集些雪水储存,用来泡茶,腹中就感觉突然抽疼了一下。

    她起初没放在心上,还当是惯例,直到腿间有了湿意才怔在那儿。

    青嬷嬷正含笑叮嘱什么,见幼宁呆愣还当她神游,直至发现她有了疼意皱眉才一惊,仔细问了几句便立刻道:“快,快去唤稳婆来,娘娘要生了——”

    乾宫上下立刻忙碌起来,好在之前无事时嬷嬷组织她们练过几次,也算乱中有序。

    宁国公夫人得了消息迅速进宫,幼宁这时才紧张起来。她当然紧张,即便再沉稳的性子此时也不可能淡定,毕竟第一胎,况且女子生产向来都与凶险并存。

    “娘,娘,好疼——”幼宁的声音细细软软,带着些许哭腔,光听着宁国公夫人就要心碎了。她只能握住女儿的手,打气道,“不会疼很久的,幼幼先别喊,存着力气,待会儿我们再用点儿劲,快点让宝宝出来,好不好?”

    很快幼宁鬓发都尽数被汗水濡湿,但她还是乖乖听娘亲的话,没疼到不能忍受的地步就尽量不喊。

    饶是如此,她忍疼的闷哼也被门外的燕归听得一清二楚,他脸色沉沉,比躺在里面的幼宁还要难看几分。

    宁国公没心思注意女婿脸色,他的紧张与燕归不遑多让,那可是他疼了十几年的宝贝小闺女。想到女儿忍着巨大的疼痛在里面哭,宁国公眉头都皱成了“川”字,没过多久都不知不觉握上了燕归一只手,力气大到那只手已经被挤成了紫红色。

    石喜几度张嘴,欲言又止,似乎想让宁国公放开陛下,可是两位当事人一个没注意一个不在意……

    他最终选择放弃,继续将视线投向紧闭的房门。如今谁不紧张呢,皇后产子,这可是举国的大事!

    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暗暗祈佛,向天地神佛祈求皇后母子平安。

    “怎么里面幼幼都没声音?”宁国公没忍住出声,不住向内张望,他陪了夫人两次,那两次夫人可没这么安静。

    他听不见,燕归却清楚幼宁一直都在忍着疼和哭,就算再想大声,宁国公夫人一句话,她都会憋回去。

    宁国公夫人道,如果现在就用了许多力气,待会儿后继无力,很可能会中途停在那儿,到时痛苦的不是她,而是宝宝。

    许是为母则强,那么怕疼的幼宁,因为担心宝宝会出生不顺,居然真的全都忍住了。

    燕归另一只手忍不住握成了拳,此刻他甚至来不及生出所谓的嫉妒和醋意,也想不到其他,脑中只有一件事,幼幼平安就好。

    只要她平安,他什么都不在乎!

    被这几位所感染,系统居然也有了丝丝紧张,不过它再智能也不是人,不会完全失去正常思考和理智。所以除了宁国公夫人,途中还有系统一直在指导幼宁生产时的气力使用法和姿势。

    何时该吃东西,何时该喊,何时该用力……幼宁按照系统最合理科学的指导,虽然不能避免疼痛,但安全系数大大提高。

    历经四个半时辰,从天光大亮到夜幕深沉,久未迎来新生命的皇城上空响起了第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

    当今的大周朝,终于有了第一位小皇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