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1章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黑风高,正是灭口的好时机。

    感觉到周围温度直降, 十八目露惊恐, 求生欲爆棚下硬是发挥出了一个胖子不应有的灵活, 偏过头扭了下,瞬间骨碌滚下床, 张嘴就嗷嗷大叫,“皇兄不要杀……唔!”

    燕归眼疾手快捂住十八的嘴,在十八被吓得愈白的脸色下沉沉瞟了眼榻上, 那儿有个微不可见的小包。

    幼宁没被这短暂的声音惊醒, 连眼皮都未动,燕归这才收回视线, 阴测测道:“不许吵醒你皇嫂。”

    “……唔唔,嗯!”

    十八的脸色由白转红, 因憋气被涨红的, 但他不敢挣扎,生怕一个动弹就让自家皇兄手起刀落。

    不是错觉, 他真的感觉到杀气了QAQ。

    燕归心情很不好, 他风尘仆仆赶回,快马加鞭缩短了一半时辰, 为的就是早点回来陪幼宁。虽是深夜幼宁正在熟睡, 但只要人在身边他就无比安心, 然而……满腔温情都被这个乱爬床的小混蛋给搅和了。

    若在几年前, 十八说不定真要小命不保。

    盯着自己的目光越发不善, 十八就差把头缩进里衣。泪眼汪汪对视小半刻, 他衣领一紧,人已经被提出了内殿,留下旁观了完整过程的系统笑到差点机能紊乱。

    幼宁全然不知,一觉醒来感觉身边空荡荡,还随口问了句,“十八一早就去玩儿了?”

    为她穿衣的杏儿顿住,极力压了压嘴角,“没呢……陛下昨夜回宫了,现在和十八殿下一起等娘娘您用早膳。”

    话落她就见主子眼神亮起,只怕心都瞬间飞走,便心领神会地加快速度。

    幼宁如今的衣衫都已舒适宽松为主,秋日不算凉,时常为几层薄纱衣再外罩一件披帛,鞋靴等一律平底。

    松松挽髻,幼宁没细瞧,随意用手点了支银簪插上,便往外走。

    十多日的分别,对本就娇气还有孕在身的幼宁来说已足够长。她越走越觉得思念,跨过门槛的那一瞬眸中甚至盈了水汽,似乎在见到燕归时就能马上哭出来。

    然后一切都在她看清抬首望向自己的两人时停止。

    “……”幼宁往后退了退,试图看看殿名,是否是自己走错了地方。

    燕归起身走来,碰到幼宁的一瞬,听得幼宁迟疑道:“……十三哥哥?”

    “嗯。”声音依旧是只有面对她才有的柔和,略带一点嘶哑,为连日赶路未饮水所致。

    若只是憔悴一点,幼宁不至于认不出人,可……她试探性摸了摸燕归额头和下巴处的两个牙印,不深,但绝对看得清。

    她当然不会怀疑他的品行,况且这印记也明显是个孩子留下。

    再看到十八脸上花花绿绿的药水和黑了一只的眼睛,真相呼之欲出。

    幼宁不大愿意相信那个猜想,挣扎道:“……昨夜有刺客,你们和刺客打了一场?”

    有她在场,十八的胆儿贼肥,拍桌而起蹦跶到幼宁身旁,扯动了脸上的伤口带得龇牙咧嘴,他抱住幼宁手臂,“才不是什么刺客!皇嫂,你要为我做主,皇兄把我的第一次夺走了!”

    幼宁噗得吐出刚入口的早茶,连咳几声,不可置信道:“……什、什么?”

    十八确实早慧,可这种事应该不太懂吧……幼宁有些不确定想着,甚至发散了思维,说来,十三哥哥怎么可能夺得走小十八的第一次?

    平时十八肯定不敢这么理直气壮,可这次着实被修理得惨,不然他也不至于胆大到在燕归脸上留下两个印记。当然,这也是燕归未对他设防所致。

    幼宁一脸茫然,准备听十八继续解释。

    和她一起落座,十八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出昨夜的故事。介于燕归黑沉沉的脸色,幼宁起初还忍着,可是越听越想越觉得好笑极了,她微抿着唇,分明眸中带笑的星光都已经逸出,身体轻颤,硬是不肯出声。

    燕归先妥协,担心她忍得腹疼,无奈道:“想笑便笑罢。”

    幼宁看着他,严肃一颔首,起身几步到了门外。门外默了会儿,很快内殿两人就听到了某人乐不可支的笑声。

    没办法,燕归平日的形象太过高冷,他是冷漠、从容、淡然的陛下,是大周子民心中无所不能的天子,几乎从未有过失态和狼狈的时候。这样的误会撞上燕归,巨大的反差令再不苟言笑的人都忍不住。

    幼宁甚至想到,还好十三哥哥只是想亲亲额头,如果当时还要做些别的,岂不是……

    这么想很对不起小十八,幼宁脑中还是不可自抑地浮现许多画面,最终化为笑意。

    她笑出了眼泪,随手抹了几把,平复了会儿气息才道:“去把我那瓶雪肤膏给十八殿下送去,脸上这么多伤,别留了印子。”

    “是。”杏儿想了想,“娘娘……陛下呢?”

    陛下脸上可也有两个牙印呢。

    “陛下的……”幼宁眼眸转了圈,“陛下的就留着。”

    她语气还挺欢快,“这样挺好看的。”

    挺好看的?将这些话完整收入耳中的燕归扫向十八,冷冰冰的视线差点让十八没端稳汤碗。

    十八撇撇嘴,哼,有皇嫂在,就不信皇兄还敢动手。

    皇兄不高兴,他还不开心呢!小十八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轻薄”过,就算此人是自己兄长,他只要一想就觉得委屈。

    皇兄的清白早就不在了不用算,可自己的清白啊……他以后还要娶漂亮小姐姐,每个第一次当然都要留给未来的媳妇,没想到……这个第一次居然被皇兄夺走了……

    十八越发忿忿,把萝卜咬得咔吱咔吱响,似在泄愤,最后被燕归一掌镇压,乖乖地开始小口喝汤。

    幼宁觉得他这模样实在是个小可怜,心知自家十三哥哥的冷脸的确不是谁都受得了,便开口让人吃饱了可提前退下。

    十八如蒙大赦,反正状告过了,他快速扒了几口糕点,忙不迭回了自己宫殿。

    幼宁则不徐不缓用过早膳,再慢悠悠和燕归牵着在园中走了一圈,才跟着他入了寝殿看他带回的礼物。

    礼物是块奇石,光滑剔透,据说夜间会发出微弱光芒。燕归道幼宁喜欢什么词,他到时再亲自刻上,夜晚时会有一番奇特风景。

    “它居然夜间会发光?”幼宁好奇地拿在手中端详,“既非夜明珠,又非流萤,的确挺好玩儿。”

    她喜欢这些稀奇的东西,燕归了解,所以才在见到石头时立刻为她带回。

    不过眼下,两人还有另一笔账算。

    宫人不知何时被遣退,燕归低低问,“幼幼方才说,我留着这两道,很好看?”

    “……”幼宁讪讪放下石头,她居然忘了十三哥哥的耳力有多好,她口中不服软,“的确……还行嘛,很特殊呀,独树一帜,咳……至少其他人都没有呢。”

    当然没有,谁没事在脸上顶两个牙印。

    燕归气得恨不得把面前的小混蛋也抓来揍一顿,忽而灵光一闪,轻声道:“喜欢这种印记,嗯?”

    “挺……喜欢呀。”幼宁不知他意图,还嘴硬,只不知怎的,身体愈发后退。直至无路可退,她被抵在榻边,燕归居高临下将她圈在臂中,微一挑眉,“既然幼幼喜欢,为夫自然不遗余力。”

    …………

    幼宁尝到了嘴硬的后果,她就像只无力抵抗的小猫儿,任人翻来覆去蹂|躏,虽然动作很小心翼翼,耐不住太过磨人,时辰还长。

    最令她羞于启齿的是,十三哥哥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坏毛病,厮磨间一会儿要她叫“夫君”,一会儿又让她唤“哥哥”。

    被磨得要哭时,幼宁差点儿连“爹爹”都叫出来了。还好燕归没太过分,总归顾忌到她的身子,没让她忍得太难受。

    不过事后……幼宁看着肩颈以下尤其是某个部分的清晰牙印,恨恨嗷呜一声咬上燕归喉结,用小尖牙呜呜轻咬,“哼,十三哥哥学坏了……”

    燕归只是半眯着眼轻抚她背部,纵容地任小妻子在身上泄愤,像头餍足的猛兽,随意摆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