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0章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来风急, 硕大的芭蕉叶猛烈摇晃,天色愈暗,宫女们四处快走合上小窗。

    不多时,雨珠便噼里啪啦打下, 下坠的态势击得芭蕉扇面连连伏地,青嬷嬷立在廊下看这场骤雨,杏儿稀奇道:“我以为只有夏雨才这么急呢,今儿好好的天说变就变了。”

    她回头望了眼紧闭的寝门, “还好娘娘睡前喝了汤, 不易被惊醒。”

    青嬷嬷颔首, “娘娘怕黑, 先去把灯点上。”

    “哪儿用您吩咐。”杏儿笑,“方才关窗时我就把那盏莲花挂灯点上啦,就在寝帐外, 娘娘掀开就能瞧见。”

    “嗯。”青嬷嬷道,“陛下离京多久了?”

    “十多日吧。”杏儿歪脑袋一想,她算着与石喜分开的日子呢,记得还算清楚, “祭天在九华山,来回脚程快些七八日就行,加上祭天的时辰,说不定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呢。”

    青嬷嬷露出喜色, “那就好, 陛下不在, 娘娘用膳都没什么心思,食得也少。”

    杏儿弯唇,娘娘有孕来时常要陛下哄着吃东西,十足的小孩儿作态。近日还时不时孕吐,更是食欲不振,若腹中是个小公主倒好些,若是皇子说不定出来就要被陛下教训。

    “我去御膳房看看梅子腌得如何,你在这儿守着。”

    “哎,是。”

    青嬷嬷转向其他宫人,“你们仔细着里面的动静,娘娘醒了就进去伺候,也别站在太外边沾了风雨,莫带了寒气给娘娘。”

    “是,嬷嬷。”五六个宫女齐齐应声,目送青嬷嬷离开,又各自敛眉站好。

    杏儿好心情地哼着小调,从帕子里取了块糖含在口中,倚在廊下听雨。她将目光遥遥投向宫门,微踮起脚,期盼那人归来。

    殿内,幼宁双眸静合,唇角微翘,正于美梦中徜徉。忽而一阵急雨噼啪落下,令她心悸了一瞬,眼睛睁开,入目却是黑漆一片,她借微弱的灯光掀开厚重帘帐,逐渐清晰的视线让她有些许安心。

    【什么时辰了?】

    【申时正。】系统提醒,【外面下了大雨,有寒气。】

    幼宁唔了声,在被窝里翻了一圈,手覆上小腹,【我这么能睡,小宝宝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啊?】

    系统紧急翻了遍母婴知识,十分严肃道【应该不会,但孕后期的确应该多走动,否则会影响胎儿发育,也容易导致生产困难。】

    幼宁其实就是随口一问,她都还没睡醒呢,听了这话就嗯嗯几声,迷迷糊糊闭眼又睁开。孕后的养猪生活令她现在整日都是懒洋洋的,不徐不缓,做什么也都成了慢吞吞,有时连青嬷嬷都要比她急切几分。

    又眯了会儿,幼宁掰着手指数燕归离开的日子,半晌一敲脑袋,【十三哥哥离开几天啦?】

    【准确来说,是十一日三个时辰。】

    幼宁眨眼,【十三哥哥当初说,半月之内回来。】

    【嗯,按正常脚程算,十二个时辰内他应该就会到。】

    “那就是快到了。”幼宁欣喜起来,下意识道出了声,外间耳尖宫女立刻低声道,“娘娘,您醒了?”

    过了会儿,她才得了声软绵绵没什么气力的答复,“嗯,进来吧。”

    几个宫女鱼贯而入,掀帘开窗,倒上早温好的清水。

    “好大的雨。”幼宁收回视线,慢慢饮水,随口道,“杏儿呢?”

    “杏儿姐姐去净手了。”宫女取下莲花挂灯,将灯盖合上,“雨下了有好半刻了,都说稀奇,不过钦天监那儿传话说就是时节往复,没什么特别。”

    她转头取了披风,眼尖瞧见窗边躺了星星点点几朵小花儿,约莫是被风雨吹打而来,便笑了笑捻起,“稍近些的花儿都被陛下下令移到别处去了,这花儿也不知从哪吹来,可见风有多大。”

    指间的几点紫红很是好看,幼宁往那儿一瞧,不知怎的,默了会儿突然道:“现在有枇杷吗?”

    “啊?”宫女愣住,“娘娘想吃枇杷?可是现在枇杷才开花呢,结果得等到来年春夏。”

    “噢。”幼宁有点儿失望应声,淡下的眸表明心情并不怎么好。

    宫女为难,娘娘现今是宫中最大,石喜总管临走前也代陛下交代了娘娘有什么要求一定要做到,她小心道:“奴婢记得御膳房那儿做了枇杷干,要不奴婢去问问,若有的话给您泡杯茶?”

    幼宁本也就是突然想尝尝那酸甜的味道,她不欲为难宫女,颔首让人去了。

    慢吞吞汲了鞋走到窗边,乾殿的窗棂并非简单横竖木条,而是由大家雕刻,圆方各异,内线曲折弯绕,自成风景。幼宁很喜欢站在窗边眺望,若想见的人能从窗另一边缓缓出现,等待的感觉得到满足,那是无以言表的安宁。

    望了会儿,杏儿推门而入,远远就笑道:“娘娘,十八皇子来了。”

    说着,她身后出现一个湿哒哒的泥猴儿,小十八对上幼宁目光蔫蔫垂首,还缩了缩脚知道不能进内殿。

    幼宁扑哧一声,连忙让人去备热水衣裳,“怎么了?像是和人打了一架。”

    “娘娘说对了。”杏儿附声,“十八殿下就是才和人打了一架。”

    幼宁故意长长“噢”一声,“那看来还打输了。”

    还未说完,主仆两都乐得笑起来。

    十八立即忿忿抬首,“那人以大欺小,比我整整高了一头!”

    幼宁敛笑,轻声道:“你身边侍卫内侍宫女嬷嬷都不少,对方既比你大这么多,怎么不叫人呢?”

    十八鼓着腮帮没说话,先气闷地随宫女去屏风后换了衣裳,随意擦了把脸,这才慢慢挪到幼宁身边。

    幼宁示意他坐下,笑眯眯掐了把肉呼呼的小脸蛋,“咱们十八殿下居然受了欺负,这怎么行,我这就让人去查查是谁,再教训一顿给你出气,好不好?”

    “不、不用了……”十八有些郁闷,“算了,男子汉大丈夫,就是打输了而已,而且也不能和、和他计较。”

    “更不能和小姑娘计较?”幼宁试探道,瞥见十八瞪大的眼睛,顿时了然。

    小十八可不是容易吃亏的性子,他天性就聪慧狡黠,如果不是自小被太上皇混不吝带着跑来跑去,指不定现在就是个小狐狸。能让他吃亏还愿意不算账,并且这般扭扭捏捏的,幼宁觉得定是个小姑娘无疑了。

    十八和她对视半晌,终于气馁低头,顺从地埋在幼宁怀中求顺毛求抚摸,嘟囔道:“她明明比我小一岁,居然比我还高。”

    这没什么,男孩儿本就长得慢些。幼宁手轻轻抚着,听十八继续诉苦,“父皇现在时不时就要去温夫人那里一趟,我偶尔也会跟去。那位温夫人有个侄女,今日上来就瞧上皇嫂送我的玉,和我打赌说比斗蛐蛐儿,结果使诈赢了我。我气不过和她打了架,才知道是个姑娘家……父皇还训我没有风范,居然和姑娘家计较。”

    “嗯。”幼宁平静道,“那玉没了?”

    “没……还在呢。”十八莫名觉得向来温柔可爱的皇嫂有点儿危险,发挥了极大的求生欲,“父皇说那是皇嫂你赠的不能转送,就代我另给了一块玉。”

    话落,他觉得周遭空气立刻恢复平和,幼宁颔首,还好父皇没真被哄得忘了自己是谁。

    “十八见过那个小姑娘几次?”

    十八愣了愣,“好像,每次和父皇去都在。”

    幼宁想了想,“你对她感官如何?”

    十八更迷茫,“也……没什么特殊,不过是个骄纵的小丫头。”

    他这难得傻乎乎的模样让幼宁露出慈母般的笑容,“以后父皇去温夫人那儿,你都别跟去了。”

    十八眨眨眼,若是旁人定要问幼宁,可他脑袋里转了一圈,虽然仍不明就里,但他知道听皇嫂的准没错,当即点头,“嗯,不去了。”

    幼宁很开心十八这么听话,他五官其实生得精致,虽然因生得肉而少了漂亮,但绝对是个讨喜可爱的小胖子。

    如果小宝宝以后也能有十八这么乖就好了,幼宁习惯性想到这儿。可一思及燕归的性子,顿时又陷入苦恼。如果性格随了十三哥哥……那无论男女,都很难办呐。

    “十八今晚就留在这儿用膳吧,让御膳房准备你最爱的糖醋鱼和鱼丸。”

    十八嗷得一声就在她怀里打滚,末了顶着白里透红的脸蛋卖萌,“那……下这么大的雨,夜里恐怕还会有雷,我害怕,可不可以和皇嫂一起睡?”

    “唔……”幼宁没抵挡住十八的狗狗攻势,当即把燕归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又摸了摸小狗头,“好啊,我让人再准备一床被褥。”

    终于趁皇兄不在爬上了龙床!小十八心中美滋滋,当即赖在皇嫂温软香甜的怀里就不想出来。

    用过最喜爱的几道鱼,小十八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洗得香喷喷,呲溜一声窜上了床。

    龙床只有一个字,大。十八在上面滚了几圈,缠着幼宁蹭了许久,才慢慢合上了眼。

    十八自幼没有娘亲,幼宁在他心中就如半母,两人相处总有种奇异的温情。青嬷嬷含笑看了许久,才在两人都沉沉睡去时轻轻吹了灯,关门离去。

    然而这夜注定不能平静。

    睡得迷迷糊糊中,十八感觉一阵闷热,身子也不自觉在拱。若有人能瞧见这情景,就能看清幼宁已经不知不觉自己滚到了最内围,而十八在床沿摇摇欲坠。

    隐约中吱嘎一声,门似乎被打开又关上,淡淡的风雨气息飘来。

    十八还以为自己在梦里,半睁开眼就瞧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朝自己走来,他连声音都没发出来,那黑影子就走到床边,俯下|身,似乎坐了会儿,然后在自己额头印下一个温热的吻。

    瞬间被吓醒而抖了抖的十八:“……”

    因为十八移动而看清他的燕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